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466章 说不出来的痛
    覃逸飞一下子就抱起念卿,亲着念卿的小脸蛋,念卿也亲着他。

    “薛姨,佳敏、正刚哥,累了吧!”覃东阳笑脸迎上来,和杨正刚握手,问候大家道。覃东阳的妻子章惠娟也跟着他过来,念念问候大家。

    虽说是覃逸飞组织的聚会,覃东阳是东主,自然也就由覃东阳的妻子来负责招待大家了。

    “麻烦你们了,阳子、惠娟!”薛丽萍笑着说。

    “哪里哪里,几家人难得有机会聚一下,我也没麻烦什么。”覃东阳陪笑道。

    “是啊,大家赏光,东阳和我都很开心呢。薛姨,这外面湿气重,先到里面休息一下。”章惠娟微笑道。

    在章惠娟的陪同下,霍佳敏夫妇和薛丽萍先朝院子里走去,霍漱清和苏凡在后面跟着,覃东阳跟他们说话。

    “老霍,这气色不错啊,看来还是迦因把你伺候的好啊!”覃东阳揽着霍漱清的肩,笑着打趣道。

    苏凡一听,不免难堪。

    霍漱清捶了下覃东阳,笑道:“不要胡说了。”

    覃东阳看着苏凡那微红的脸颊,哈哈笑了,道:“好,好,不说了不说了,要不迦因就不好意思了!走吧,我们进去,二叔和叶叔叔他们都到了。”

    一行人走进里面的院落,苏凡才发现这里和外面完全不同,仿了秦汉的建筑风格,建了几个小楼分别置于三个院子里,院子里种着几株梅花。

    苏凡心想,这覃东阳真是越来越有钱了,竟然连古梅园的地都圈了来盖宅子,别说这地了,就光是这三个院子的房子盖下来也不少钱了吧!财主啊!不过,这点院子,和他的身家相比起来,恐怕根本不算什么。

    可是,她也只是这么想想,嘴上是绝对不说的。

    内院有一扇门出去就是一条通往古梅园的青石板路,而内院后面,则是一派新式的江南园林。虽然现在只有梅花点点,其余的花都没有开放,却也可以看出夏日花开时的胜景。

    大家来到内院的正厅,厅堂屏风后面的门直通花园。

    而此时,覃春明夫妇和叶承秉夫妇,还有江彩桦在罗正刚夫妇的陪同下一起参观着园子,苏凡在屏风边看见了他们。

    “去年年初才建好,这一年就空置着,等过年的时候请大家一起来坐坐。”章惠娟见苏凡看着后面,含笑解释道。

    “妈,您先休息一下,我们去后面和覃叔叔他们打个招呼。”霍漱清对母亲道。

    “去吧,我先喝口茶。”薛丽萍道。

    “薛姨,咱们去后面喝茶,等会儿他们就都过来了!”章惠娟微笑道,扶着薛丽萍起身,走出了正厅。

    霍漱清和苏凡还有姐姐姐夫一起在覃东阳陪同下来到后花园,问候覃春明等人。

    “怎么没见敏慧他们?”苏凡问覃逸秋。

    覃逸秋拉着苏凡的手,低声在耳边说“敏慧去检查咱们的后勤了”,说着,覃逸秋诡秘地笑着,苏凡明白了,叶敏慧已经是作为女主人在招待大家了啊!这么说,覃逸飞也在这儿有份?

    很快的,苏凡就看见苏以珩夫妇和覃逸飞,还有念卿、桐桐一起从侧门走了进来。

    “妈妈,妈妈,那边有好多的花,好漂亮啊!”念卿跑向苏凡,大声喊着。

    跑到父母身边,念卿才发现有一堆人,对大家笑着。

    “这孩子就是这么惹人啊,怪不得三姐夫总在我们跟前显摆自己的外孙女儿!”苏以珩母亲苏静过来弯下腰摸着念卿的头顶,微笑道。

    “赶紧让小希给你们生个大孙子,你也就不眼馋了不是?”徐梦华笑着说。

    苏静含笑道:“我这不也做好准备等着呢嘛!”

    一堆人都笑了,桐桐喊着念卿去看水池里的鱼,念卿就赶紧跑了。

    “霍书记,苏姐姐,你们好!”顾希走过来问候道。

    苏凡拉着顾希的手,笑着说:“好久没见你了,是不是学校的事很忙?”

    “一到假期就轻松了!”顾希微笑道。

    大家走到人工湖上的一座厅子里,叶敏慧已经在那里泡茶等候大家了。

    几个月没见叶敏慧,当苏凡看见她的时候,感觉和之前完全不一样了,落落大方,一派大家闺秀的感觉,宛如方希悠的复制品。这就是爱情的力量吗?

    众人都落座了,大家聊着笑着,一片祥和热络的气氛。即便是覃春明夫妇或者叶承秉夫妇,谁都没有提覃逸飞和叶敏慧的事情,可苏凡看得出来,两家似乎是有了默契的。而覃逸飞--

    “小飞叔叔,没有鱼食了,小鱼们要游走了!”念卿的声音从外面飘进苏凡的耳朵。

    苏凡便起身走了出去,看见覃逸飞陪着桐桐和念卿在喂鱼逗鱼。

    “我陪他们玩儿吧,你进去和他们聊天去!”苏凡对他说。

    “没事,好久没和念卿玩儿了!”覃逸飞对她笑了下,道。

    “念卿,我们去那边,快--”桐桐拉着念卿就跑了,扔下两个大人不理会。

    苏凡要叫女儿慢点跑,覃逸飞却说:“没事,桐桐会盯着的。”

    不远处传来两个女孩的声音,苏凡站在柱子边看着他们。

    覃逸飞站在她身边,也是一言不发。

    风从耳边吹过,阳光投在水面上,泛着点点金光。

    “哦,有件事,我想,跟你说。”苏凡觉得这样无话可说挺奇怪又可疑,忙找了个话题。

    “什么事?”覃逸飞问。

    “念清。”苏凡看着他,覃逸飞抬手,示意她边走边说。

    苏凡便和他一起走着,把自己的设想告诉了他。

    “我想着要是不行的话,就关了吧,搬到那边去,我在经营方面又不行,又怕因为这个出什么事--”苏凡道。

    覃逸飞背着手慢慢走着,却问:“那是你这么多年的心血,你舍得吗?”

    苏凡苦笑了下,道:“如果不是因为你的帮忙,也不会有念清,从始至终,我做的都很少--”

    “你是这么看待的?”覃逸飞道。

    苏凡不语。

    覃逸飞脚步很慢,也不再说话。

    尽管她没有明说,可是他也觉察的出来,她这么决定,最重要的原因是不想再和他有什么瓜葛。这么一想,他的心里,难免痛楚。可这种痛,他说不出来。

    他们没法见面,唯一见面的理由就是念清,而现在,她连念清都要关了--

    覃逸飞抬头看了一眼白云层叠的蓝天,停下了脚步。

    “如果你自己想要放弃的话,我也没有理由说服你继续留着念清,只是,迦因,我想告诉你,念清是你的,虽然我也为念清做了些事,可是,你的思想是念清的灵魂。不管念清对于现在的你来说意味着什么,我觉得你都不该轻言放弃。如果你要放弃,必须要有个可以说服自己的理由,让自己以后不会再后悔。你现在,有这样的一个理由吗?”覃逸飞问。

    叶敏慧看着湖对面覃逸飞的身影,心头不禁痛了,却还是面带微笑陪大家聊天。

    他们,在做什么?她是该继续去在意,还是,放下?

    或许,还是不要去在意了,他要放下苏凡,需要时间,而她,应该给他这个时间,至少,他现在已经在慢慢的放了。

    理由?

    苏凡停下脚步。

    理由就是,她不能再和覃逸飞有牵扯,这就是理由。只要念清存在一天,她和覃逸飞之间就免不了联系,而他需要有他的新生活,她不能让念清拖住他!

    对,就是这样,她不能拖住逸飞!

    “我觉得自己在设计方面还欠缺很多,以前或许是运气太好了,一直都很顺,可是,将来,如果要一辈子从事设计的话,我恐怕不行。所以,”她抬头望着他,眼神果决认真,“我,我觉得不如现在就放弃了好了,这一年多没有我,团队里其他的设计师都做的很好,我想,要不就交给他们继续去做--”

    覃逸飞双手插兜,抬头望着头顶假山上的树,那是一种芳香木本植物,却完全不认识是什么。

    “呃,如果是这样的话,我想,不如就继续保留念清,你不想做主设计师,可以请别人来,你说呢?等到什么时候你回来了,念清还在,怎么样?”覃逸飞望着她,道。

    苏凡张大眼睛看着他,却说不出来话。

    这是个好办法,毕竟,也许她将来还会重回设计行业,留住念清,算是给她一条后路。

    覃逸飞竟然--

    “我们就这样决定,好吗?等过完年开会和员工们通告一下,你如果想去继续学习就去学习,让他们继续发展念清。至于搬迁,我觉得暂时还是不要搬了如果你不做的话,念清留在榕城,我可以盯着。”覃逸飞道,“还有,我和四少、宇飞一起在沪城看了一块地皮,打算买下来,在沪城拓展业务。虽然榕城距离沪城不远,可是毕竟不能比沪城,沪城在各方面都是领先的,要想发展下去,还是要在沪城占领一席之地。”

    “你没有计划去京里发展吗?”苏凡问。

    覃逸飞摇头。

    “那你们要好好干,把飞云做成国内第一的传媒公司!”苏凡伸出手,要和他握手。

    她眼里深深的笑意,让覃逸飞的心又剧烈跳了下,却还是微笑着握住了她的手。

    “嗯,一定会的,等到了那一天,我请你吃饭!”他笑着说。

    “好啊,到时候我一定会狂宰你,绝对不会手下留情!”苏凡笑着说。

    “没问题!就算你要满汉全席,我也不会反悔!”他说。

    苏凡却只是笑了,不说话。

    “那你呢,离开念清之后打算做什么?”覃逸飞边走边问。

    “还没想好,可能去读书进修,不过没法出国。”她说着,无奈地笑了下。

    覃逸飞点头,道:“出国去学的话,最好,只是现在纪律那么严,没办法。”

    “是啊,所以就在国内学,设计,或者继续学我的老本行。”她笑着说。

    “要去做翻译?”覃逸飞道。

    “呃,也许吧,还没决定呢!”苏凡道,“之前还和逸秋姐在飞机上聊,我还想着找我大姑家的表嫂,潘蓉,你知道的吧?”

    覃逸飞点头,问:“你找她做什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