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467章 逸飞你幸福吗
    “想请她入股念清啊,等念清搬去京里的时候,管理方面,我就可以请她帮忙了。不过,昨晚想了想,还是不要麻烦人家了,她那个人是不错,可是,我还是,算了,毕竟不是很熟。”苏凡道,“所以,我就想把念清关了,现在你这个办法,呃,那就没必要关门了,你说的对,念清是我的心血,虽然这么说让我难以承受,你也付出了很多,我不能太自私。”

    覃逸飞笑笑,不语。

    “可是,以后就要辛苦你--”苏凡道。

    “这有什么辛苦的?交给小雪去做就好了,她现在不是干的挺好吗?而且她是你闺蜜,大家都放心。”覃逸飞道。

    苏凡点头。

    “你是该停下来休整了,这一年发生了太多的事--”覃逸飞看了她一眼,“一直这么操心下去,你的身体也承受不了。”

    “哪有那么夸张?我可不是纸片人哦!”她笑了,道。

    “那你说说,世上有多少人中枪醒来半年就去工作的?”覃逸飞道。

    苏凡含笑不语。

    “不过,做翻译就是有点辛苦,而且,你给谁做翻译去?谁用得起你?”覃逸飞笑道。

    “你应该说,那么多翻译人员,哪有我的位置?”她笑着说。

    “我可没那么说啊!”覃逸飞道,“你想做就去做,反正别在家里待着就是了。”

    苏凡点头。

    “哦,对了,我刚刚看见敏慧,感觉不一样了哦!”她看了他一眼,微笑道。

    “有吗?我没发现。”覃逸飞道。

    “真的不一样了,她以前给人感觉很活泼,现在,呃,沉稳很多了,真是大家闺秀的样子。”苏凡道。

    覃逸飞淡淡一笑,道:“我妈更喜欢那种类型。”

    “不是你吗?”她接着问。

    覃逸飞却只是看了她一眼,没有回答,苏凡突然意识到自己话说过头了。

    “对不起,我,好像话太多了。”她尴尬地笑了,道。

    “没什么啊!你没说错,她现在就是和过去完全不一样了。我也没想到她是这样的,还好现在也慢慢适应了。”他说。

    “那你喜欢过去她的样子,还是现在?”她问。

    喜欢?覃逸飞看了她一眼,笑笑。

    “呃,可能是她也成熟了吧,毕竟年纪也长大了,所以,也许这就是人生的必然。”覃逸飞没有回答,却说。

    苏凡点点头,笑了下,没说话。

    可是,直到此时,苏凡突然有种感触,教养这个东西,真的是很难说清楚的一件事。叶敏慧以前是那么疯狂不着调的一个人,现在也能为了覃逸飞变回淑女,变成了一个和自己过去完全不同的人,却一点都不违和。

    “呃,我要和你说的就是念清这件事,没其他的了,等年后公司上班了再正式处理。”苏凡道。

    “你不用管了,我会派人弄好的,你是品牌的持有人,所以,你的股份还在,到时候我弄好了,你再回来签字就行。”覃逸飞道。

    “谢谢你,逸飞,又麻烦你了。”苏凡望着他,道。

    覃逸飞摇头,道:“又不是我亲自做,交给别人去弄就行了,也没什么麻烦的。而且,这方面,我比你懂的多一点。”

    苏凡微微笑了,没说话。

    “你们聊什么呢?”突然,一个人面带笑容走过来,苏凡和覃逸飞都看向她。

    “你们聊什么呢?”一个声音飘了过来,苏凡和覃逸飞都看向了她。

    “敏慧!”苏凡含笑问候道。

    “迦因姐!”叶敏慧微笑着问候了一声,走到覃逸飞身边,很自然地把自己的手放在他的手中,靠着他站着。

    覃逸飞并没有拒绝,他看了苏凡一眼,却见她对他们微微笑了。

    “我过去看看念卿和桐桐,两个孩子太淘了。”苏凡微笑道,说完就朝着两个孩子的方向去了。

    而这时,覃逸秋的女儿娆娆不知道从哪里跑来了,桐桐带着两个妹妹在园子里玩了起来。

    “迦因,等等--”覃逸飞推开叶敏慧的手,追了上去。

    叶敏慧看着自己空空的手,心头如同被细密的针扎着,眼里,猛地涌上一层水雾。

    “怎么了,逸飞?”苏凡停下脚步,问。

    “你大概什么时候回来?我是说年后回榕城。过两天你不是要和我哥回京里去吗?”覃逸飞道,“等你回来的时候,咱们再决定念清怎么处理。”

    苏凡点头,道:“好,等我回来吧!”她回头看了一眼叶敏慧,见叶敏慧依旧站在原地,便对覃逸飞淡淡一笑,“你去和敏慧一起陪大家吧!”

    覃逸飞看着她的背影,转身走向了叶敏慧。

    叶敏慧忙侧过身擦去眼里的泪,待他走近了,抬头望着他微笑着。

    “敏慧--”他站在她面前,低低叫了声。

    她知道他是要解释什么,却摇头,道:“没什么,我们回去吧!”

    “她要关了念清!”覃逸飞道。

    叶敏慧怔住了,停下脚步回头看着不远处和三个孩子玩的苏凡。

    “她,真的要放弃设计了吗?”叶敏慧惊愕道。

    覃逸飞点头,负手而立,望向苏凡。

    她脸上的笑容,浅浅的,却是让人感觉那么的快乐。

    是啊,她要守护她的幸福,有些东西,不得不舍弃。他,难道不也是吗?这世上,有多少人可以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呢!很多时候,不都是退而求其次吗?

    叶敏慧看着他脸上的落寞,她怎么会不明白呢?对于覃逸飞来说,苏凡就是他心上那颗痣,此生无法除去。

    她握住他的手,覃逸飞看着她。

    “不用担心,她当初也是无意间踏入设计行业的,总有一天,她也会找到其他的梦想去实现。”她抬头望着他,道。

    是啊,总有一天,苏凡会找到其他的梦想并去努力实践,就像她对待她的设计一样。而这个被她“抛弃”了的梦想,就如同他一样,已经走进了她的历史。

    她是那么执着的一个人,当初选择离开大哥,孤苦无依在这他乡谋生,却都没有想过回去找大哥。她明知道只要和大哥在一起,她是不会吃一丁点苦的,不是么?而她,情愿选择走最难的路,只为了爱心里的那个男人!

    那么现在,她也是同样的吗?断绝了他和她之间唯一的纽带,只为了--

    覃逸飞的心里深深叹息着。

    她为的,依旧只有她心里的那个男人,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她的心里,就只有那一个人,只有他啊!

    “逸飞--”叶敏慧低低叫道。

    覃逸飞看着她,神色木然。

    “我说过,你等她多少年,我就等你多少年。现在,你能告诉我,还要继续等吗?”叶敏慧望着他,眼里全都是他。

    覃逸飞不语。

    良久,叶敏慧低头,眼中泪花闪闪。

    覃逸飞的手,轻轻抬了起来,一点点,落在她的脸上,泪水就从她的眼里滚了下去,他轻轻擦着。

    没有人是石头,没有人不会为另一个人对自己的深情感动。只是,在他望着苏凡的时候,却一直忽略了身边这个望着他的人。当他被苏凡抛下的时候,这个人,依旧站在这里。那么,人生就是如此了吗?得不到他最爱的那个人,只有去选择一个最爱他的人,这就是幸福吗?

    或许吧,或许,这样也挺幸福的,应该也--

    “走吧,大家都在那儿聊天呢,我们不能在这儿瞎呆着。”覃逸飞说完,就要朝着湖上那个厅子走去,刚迈开脚步就停了下来,伸手牵住叶敏慧的手,深深注视着她。

    叶敏慧的心里想哭,却不知道是为什么要哭。

    尽管如此,她还是对他笑了,快步跟着他,走向了厅子。

    爱情,从来都不是对等的,注定一个人要卑微地向另一个人付出。可是,只要和他在一起就可以了,就足够了啊!和他在一起,也好过孤单地守着自己的夜夜梦回。

    苏凡远看着覃逸飞和叶敏慧手牵手走向厅子,看着叶敏慧和他说说笑笑,心里,突然有种莫名的感觉,望着那一对背影,微微笑了。

    逸飞,你幸福的吗?是啊,会幸福的!

    因为,如果你不幸福,我的幸福,又怎么会真实?

    几家人的聚会,在这古梅园边上的别院里举行着,温馨又热闹。

    夜里,念卿非要和两个姐姐一起去睡,苏凡没有办法,只好把孩子托付给桐桐,自己便独自坐在房间里看书。时间已经过了十一点,霍漱清和覃春明等人打牌聊天,一直没有回来,她看着也无聊了,就披了外套走出房间。

    寂静的夜空,一片清净,苏凡一直走到了后花园里,坐在游廊下看着那满天的繁星。

    不知道有多久没有看到这么美的星空了,她也不禁忘了时间。

    记得小时候,那夏夜辽阔的星空,总是让她流连忘返。那时候没有机会出去旅游什么的,偶尔出门,也就是去市里跟着爸妈卖花,唯一接触外面世界的方法,就是电视了。那么索然孤立的童年和少年时期,于她而言,最美的莫过于这无垠广袤的夜空。后来上了大学离开了家,到了城市里就再也看不到那么美的星空,久而久之,也就不去抬头看天了。

    如水的夜空,深邃而久远,如同一块巨大的磁石,吸引着她的灵魂。

    “你是不是想着能飞到天上就好了?”霍漱清的声音飘了过来,她没有回头,却只是微微笑了,等着他过来。

    他真的坐了过来,坐在她的身边,她便靠在了他的身上。

    “怎么穿这么点衣服就出来了?着凉了怎么办?”他抓着她冰凉的手,道,语气里怪怨着,却还是把她的手放在自己的手中搓着。

    苏凡微微转头,望着他,烟波含笑,忍不住亲了他的脸一下。

    他无声笑了,依旧给她搓着手。

    “你知道吗,上大学之前,我都没有去过云城。”她望着夜空,低低地说。

    他不语。

    “那之前,就觉得星空是世上最美的地方,你说的对啊,我就是想着能飞上去,可惜没有翅膀!”她说着,笑了。

    “听说俄罗斯宇航局可以把人送到太空里去,只要你掏钱。”他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