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468章 爱他就做他喜欢的事
    她笑了,道:“那要好多钱啊,我们没有,所以,还是在这里看看夜空就好了,不花钱的!”

    他亲了下她的脸颊,笑道:“真不错,知道给你男人省钱!”

    她含笑不语,两个人就这么静静靠在一起坐着。

    听她打了好几个喷嚏,他才说:“赶紧回屋吧!小心感冒了!”

    两个人牵着手,一步步走向自己的房间。

    院子里安静极了。

    “我跟逸飞商量了念清的事。”她说。

    霍漱清“哦”了一声,道:“你怎么说的?”

    “我跟他说我要关了念清,他说,还是先留下来,交给雪儿她们打理,等以后我想回来做设计了,念清还在。”她说着,看了他一眼。

    霍漱清的脸色平静,似乎并没有意外这些。

    “那你想怎么做?”他问。

    “呃,我觉得,逸飞的建议,也,很好,所以,我同意了。”她说道,又问,“你觉得呢?”

    霍漱清笑笑,道:“这是你的事业,你自己决定。”说罢,他停下脚步,静静望着她。

    她不知道他怎么了,也抬头望着他。

    良久,他才说:“你应该有自己的事业,我不希望你过多考虑我的想法而牺牲你自己的梦想。丫头,你的梦想是什么?”

    苏凡微微笑了,道:“你别多想了,我觉得离开念清是目前最好的办法,我是真的没有办法继续设计了,我想从头开始去学习,充充电。而且,逸飞说的对,念清还是要保住的,因为,它是我的另一个孩子,它和念卿一样,都是因为你而存在,我不该轻易就放弃了。可是,现在的我没有力量让念清变得更好--”

    霍漱清抬手,手指轻轻摸着她那冰凉的脸颊。

    “我已经决定了的,具体的事宜,等年后回来再和逸飞商量。”她说。

    “那好吧,这样也是个办法。等你以后可以轻松驾驭的时候,再把念清接起来。”霍漱清道。

    苏凡点头。

    两个人谁都不提此事对大家的影响,而这影响是显而易见的。可是,这样也,可以啊,大家都需要向前走。

    霍漱清拥着她,继续朝着房间走。

    “明天想去看看下面的梅花。”苏凡道。

    “嗯,早上起来我陪你去,小飞说花开了不少了已经,只不过都是花苞而已。”他说。

    “要是下点雪就更美了,可惜榕城的冬天太少下雪了。”苏凡道,“你还记得吗,咱们云城的那个家,那个小区里的梅花,下雪的时候开放真的好美。”

    他点头。

    怎么会不记得呢?那个时候在月色下,拥着她站在阳台上看着院子里顶着风雪绽放的红梅,那么的美。

    “我想,是不是可以在梅树下喝茶吃东西呢?”她突然说,“青梅煮酒,就像古人一样!”

    霍漱清微微笑了,道:“小同志,青梅煮酒又不是在梅树下面煮酒,你偷换概念了。”

    “差不多就行了嘛!不要那么死板!”苏凡噘着嘴,一脸孩子气。

    霍漱清看着,心里怜爱万分,忍不住亲了下去。

    苏凡闭着眼,一点点回应着他。

    “不过,你这个主意不错,明天早上约上小飞和以珩一起去。”霍漱清道。

    苏凡笑了,不说话。

    “你今晚怎么老说过去的事?是不是想云城了?”他问。

    苏凡没有意识到,经他这么一提,好像,是真的。

    “我想回家一趟,我说的是翔水那边。然后再去云城看看,还想,”她边想边说,“我还想去拓县看看。”

    “拓县?”他愣了下,“去那里干什么?”

    “当初去那里工作的时候,老支书一家对我很好,这么多年没联系了,也不知道他们一家过的怎么样,就想回去看看他们过的怎么样了,当初如果不是他们收留我,我还不知道成什么样子了呢!”苏凡道。

    “是啊,那家人是对你很好。”他叹道。

    “你怎么知道的?我没和你说过太多啊?”苏凡问。

    霍漱清不禁笑了,道:“那次你病的那天,我要带着你走,一个女人非要问我和你是什么关系,不敢让我带你走,后来跟着我到了县医院给你检查了,说她是支书的儿媳妇,说她公公婆婆都担心你出什么事,见你没事才放心地走了。我还说给她钱坐车,她都没要。”

    苏凡愣住了,眼前立刻浮现出支书一家人的脸。

    “还是好人多,是不是?”她叹道。

    霍漱清点头,道:“也是因为你帮了他们,因为你也很善良,人和人之间,以诚相待,以心换心,总会有好的回报!”

    苏凡含笑不语,拉着他的手,静静注视着他。

    是啊,那一次,他不顾及自己的身份,把急病的她从乡下带回了云城,救了她的命,也彻底改变了她的命运,她怎么会忘记了呢?

    “那她问你是我什么人,你怎么说的?”她突然问。

    他狡黠地笑了,却根本不回答。

    “说嘛,你怎么回答的?”她却执意要得到答案。

    “不告诉你!”他笑道,大步朝前走着,她跑着跟了上去。

    “告诉我嘛,好不好,快点说嘛!求你了!”她拉着他的手,追问道。

    “真想知道?”他停下脚步。

    她点头。

    好想知道那个时候他是怎么看待她的,好想知道自己那个时候在他的眼里是什么。

    他张开嘴,却没有发出声音,眼底是深深的笑意。

    “你怎么说的嘛?”苏凡拉着他的手,怎么就是不罢休。

    霍漱清笑了,张开嘴,没有说出话来。

    “讨厌嘛!就知道卖关子,再不说,我可不听了。”她说着,假意不理他,推开房门。

    霍漱清跟了进去,关门含笑道:“真不听了吗?那我可就不说了哦!”

    说着,他从她身边走过去,脱下外套挂在衣架上。

    苏凡看着他,真是不知道怎么办了。好想听他说,可是他又--

    这个人,就是这么,这么,讨厌--

    他回过身,含笑看着她,一副过时不候的表情。

    苏凡咬着唇角,想了想,还是走上前,拉着他的手,嘟着嘴,一副娇羞可人的模样,道:“求你了嘛,告诉我吧,好不好?”

    “你就这样动动嘴皮子,就想要让我说出那么重要的事?”他笑道,故意欺负她。

    她知道,他这么说的时候,就要给点实惠的好处,要不然--

    “那你说,怎么样才告诉我嘛!”她拉着他的手摇来摇去,撒娇道。

    霍漱清故作深思,脸上的笑意渐浓,贴着她的耳朵说了句话,她的脸就立刻红了,不停地捶着他的胳膊,道:“讨厌死了,脑子里想的什么啊!”

    说完,她就扔开他的胳膊,脱下外套,径直走向洗手间。

    “哎,说真的,你答应不答应?”他跟着她走过去,靠在洗手间门口,笑着看着她那一脸窘相,他最喜欢看她这样的表情了。

    苏凡白了他一眼,不理他。

    这下,换成霍漱清着急了,可是,他不想就这样放弃立场,她想知道,就必须要用什么来换,用他最喜欢的--

    “好吧,那我们的交易就取消了,这辈子,我都不会跟你说了。”他说着,解开了衬衫的扣子。

    “你不说,我可以去问那个嫂子的。”苏凡道。

    “好啊,你去问吧,你以为人家没事干会记着几年前的一句话?你以为人人都跟我一样?”他说道。

    苏凡停下刷牙的动作,想了想。

    的确啊,嫂子可能都忘记了,人家凭什么记着那么几年前的事情呢,那么一件小事?原想用激将法把他降服的,可是,看来根本不可能成功了。

    这么想着,她开始觉得自己是不是应该和霍漱清谈判一下,换个条件什么的--

    “想好了没有?机会马上就要没有了哦!”他右胳膊撑在洗手间的门框上站着,含笑望着她。

    苏凡刷完牙,擦干净嘴上的牙膏,走过来,抬眼望着他,脸颊泛红,点头。

    可是,她刚点完头,整个人就被他抱起来。

    一下子悬空的恐惧,让她赶紧本能地抱住他的脖子。

    “吓死人了。”她叫道。

    他却笑着,把她放在床上,一点点解开她的衣服,嘴唇在她的肌肤上肆虐,胡茬轻轻扎着她,痒痒的。

    “霍漱清--”她低低叫道。

    “什么?”他问。

    “我,爱你!”她说。

    他亲了下她的唇角,道:“我知道。”

    是啊,他知道她爱他,因为爱他,她才会主动去做他喜欢的事,用自己的嘴巴去让他有别样的体验,做任何他喜欢的事,让他快乐。

    “每一次,和你在一起做的时候,每一次都很好,除了,”她停顿了下来。

    “什么?”他追问。

    她望着他,咬咬嘴唇,道:“我们,第一次的时候,那次,很不好,我--”

    他轻轻亲了下她的额头,连连道:“对不起,那一次我,我太着急了,我怕失去你,我怕不那么做,自己和你就再也没机会--”

    她轻轻摇头,道:“我明白,那一次是有些不好,可是,我爱你。”

    他沉默不语。

    她对他笑了下,道:“别多想了,过去的事情了,而且,我第一次去你家的时候,你就算做了,我也不会,不会怪你,所以,还是,别想了,好吗?”

    他微微笑了,道:“真该第一次就要了你。”

    她轻笑不语。

    “哦,对了,你忘了说了,那个,你说我给你做了那个的话,你就告诉我当时你和嫂子说了什么的,你不会食言吧?”她猛地想起来关键的问题,忙问。

    霍漱清一愣,马上就反应过来,故意不悦道:“原来你是为了这个啊?”

    “说嘛!”她说。

    他想了想,笑了,在她耳边低声说:“我说,我是你,叔叔!”

    说完,他哈哈大笑起来。

    “霍漱清,你--”她开始拿着靠枕打他了,他躲着,笑声不止。

    也许是顾及到影响,苏凡还是停下手了。

    “好吧,你说的也对。说叔叔,也对。”她有点自言自语。

    霍漱清忍住笑,深深望着她,眼眸里爱意浓浓。

    “骗你的,小傻瓜!”他宠溺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