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474章 要好好爱妈妈
    罗正刚惊讶地盯着霍漱清和苏凡,苏凡简直囧死了,而霍漱清的脸上,那笑容真的可以引燃整个世界。

    “够猛的啊,老霍,老树开新花了啊!”罗正刚走过去拍着霍漱清的胳膊,大笑道。

    覃逸秋哈哈笑着,看着霍漱清和苏凡。

    “你们两口子,怎么说话都一个样子?”霍漱清道。

    “是吗?”罗正刚看了妻子一眼,笑道,“老夫老妻就这点好处啊!你们就好生羡慕我们吧!”

    苏凡完全不知道说什么,再在这间屋子待下去,还不知道他们说什么呢?罗正刚和覃逸秋,特别是覃逸秋,在霍漱清面前说话从来都不霍忌,完全没有性别之分,跟兄弟一样说话,可苏凡脸皮薄,听不下去--

    “你们先聊着,我去厨房看看--”苏凡忙说,说完就快步逃出去了。

    而她的身后,则是覃逸秋的笑声。

    “好了好了,你们两个在孩子面前稍微收敛点,娆娆都快受不了你们了,是不是娆娆?”霍漱清道。

    娆娆却只是笑着,不说话。

    “你好好练琴,我把这两个不要脸的拉出去。”霍漱清笑着对娆娆说,说着就拉着覃逸秋和罗正刚的胳膊往外走。

    “我们这是为你高兴啊,你看你还,唉,真是不识好人心啊!”覃逸秋笑着说。

    “就是,老霍,你不许欺负我老婆。”罗正刚说着,一把拉过自己的老婆,心疼不已的样子。

    “我真是受不了你们两个了,都这么大岁数了,还秀什么恩爱啊!”霍漱清笑道。

    “我们再秀恩爱,也没你厉害啊!又当爹了!哈哈!不行,我得赶紧跟东阳说一下。”覃逸秋笑道,拿出手机就要给覃东阳打电话了。

    “你们两个,唉!”霍漱清叹道。

    覃逸秋在那边笑着,却并没给覃东阳打电话。

    苏凡现在怀孕了,这是件喜事没错,可是,霍漱清的地位在那儿摆着,再加上最根本的是政策没放开,这个孩子该怎么办,还要霍漱清想办法。在这之前,这件事还是尽量保密比较好,而且,就算是要说,也不该是她覃逸秋说,这是霍漱清和苏凡的事。

    “既然你们都能怀上,那是不是后面的事情都解决了?”覃逸秋问。

    “嗯,我已经安排好了。”霍漱清道。

    覃逸秋和罗正刚对视一眼,点点头。

    “有件事,我想跟你们两个说,不过,你们两个听过了,不能再跟别人说起,也不要再提。”霍漱清道。

    “什么事这么严肃?”罗正刚道。

    霍漱清不说,只是打开了一侧会客室的门,那夫妻二人便心领神会地走了进去。

    关上了门,霍漱清才走到椅子边,双手扶着椅背,看着对面坐在椅子上的两人,沉默片刻,才说:“念卿户口上,户口上的生父是,小飞!”

    覃逸秋和罗正刚同时惊呆了,不可置信地看着彼此。

    会客室里,一片沉默。

    “这个傻瓜,怎么回事啊?”覃逸秋低低道。

    罗正刚拥着她的肩,看着霍漱清,道:“这,可能只是他,他,他的--”

    想说,这只是覃逸飞的权宜之计,可是,想想覃逸飞和苏凡的那几年,罗正刚也说不出话来。

    覃逸飞当初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

    “漱清,你别误会,这里面肯定是有别的事--”罗正刚忙说。

    覃逸秋也奇怪,霍漱清既然早就知道了这件事,为什么现在才告诉他们,而且还叮嘱他们不要外传?

    霍漱清摆摆手,道:“小秋,老罗,这件事,我没有误会,也没有责怪小飞,相反的,我很感谢他。本来这件事,我是不会再提的,毕竟现在大家都有自己的生活,我和你们说,是想让你们知道,万一将来哪一天事情被揭出来,你们也能帮着小飞说句话。”

    罗正刚和覃逸秋都不说话了。

    霍漱清的考虑没错,现在逸飞要开始他自己的生活,万一念卿的户口问题在有一天被发现,覃逸飞难免会面临尴尬和棘手的处境。现在把这件事告诉覃逸秋和罗正刚,也是为了以防万一,为将来有个准备措施。

    不能让善良的逸飞受伤害啊!

    “谢谢你,漱清,”覃逸秋道,“逸飞这么做,其实他一直在感情方面不够成熟,虽然他在这件事上算是帮了迦因,可是,他当时考虑太不全面了,他没有意识到会对将来造成什么影响。我也不能说他当时那么做是完全没有私心的,我想,你也是这样想的,可是,不管怎样,现在一切都过去了,你能告诉我们,我,谢谢你原谅他的不成熟。”

    霍漱清摇头,道:“小秋,你理解错了,我并不是想要责备他或者类似的,在这一点上,在对待念卿的事情上,我对小飞永远都是感激的。只是,你说的对,他在感情问题是的确是不够成熟,不过,如果他够成熟的话,也不会帮苏凡,你们说是不是?所以,这件事,我们三个人知道就行了,我会想办法把那个记录改掉,尽量不给小飞的将来造成麻烦。”

    “那你这样做的话,这个孩子的户口--”罗正刚问。

    “我想好办法了。”霍漱清道。

    “其实,如果你能利用念卿户口上这一点的话,可能问题更好处理一点。只是,这么一来,小飞和迦因就更尴尬了。”罗正刚道。

    覃逸秋不语。

    “是啊,不过,没关系,这是喜事,我们大家都忘记过去那件事吧!”霍漱清道。

    这时,门上传来敲门声,苏凡推门进来了。

    “饭好了,你们--”苏凡看着三个人,问。

    “哦,这就来!”霍漱清道。

    罗正刚看了一眼深思中的妻子,轻轻拍拍她的肩,笑着说:“你们先过去,我们去看看娆娆。”说着,罗正刚就拉起了妻子,从苏凡身边走了过去。

    “你们说什么呢?逸秋姐怎么好像不高兴了啊?”苏凡问霍漱清道。

    霍漱清摇头,揽着她的肩走了出去。

    “没事,随便聊了聊。”霍漱清道,猛地却停下脚步,盯着她,“你没在厨房干什么吧?”

    “什么?”苏凡不解。

    “以后啊,别进厨房了,小秋怀孕的时候,是根本不去厨房的,好像对胎儿不好。你记住了?”霍漱清认真地说道。

    苏凡一脸惊讶,还没来得及说话呢,耳畔就传来覃逸秋的笑声。

    “漱清啊漱清,真没想到,你也有今天啊!”覃逸秋笑着说。

    霍漱清揽着苏凡,看着眼前大笑不止的这夫妻二人,道:“你们有意见啊?你们不是早就这么经历过了?”

    罗正刚笑了,道:“我们哪有你这么夸张啊?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我们已经被拍死在沙滩上了。”覃逸秋笑着接话道。

    苏凡羞红了脸,对霍漱清道:“其实没那么夸张啦!我怀念卿的时候什么都在做,念卿也没什么问题啊!”

    “迦因,你要理解漱清的心情,这家伙,头回遇上老婆怀孕,有点兴奋地找不着北了。”罗正刚笑着对表妹说。

    几个人都笑着,却突然被娆娆的一句话给惊住了--

    “爸爸,姑姑家不是有念念妹妹了吗?姑父怎么会是第一回遇到姑姑怀孕呢?”

    貌似,这个历史问题有点复杂,几个大人面面相觑。

    “姑父,你不是念念妹妹的爸爸吗?”娆娆直言不讳地问。

    苏凡是不知道其中的一些故事的,而刚刚得知了“念卿户口生父是逸飞”这个秘密的覃逸秋和罗正刚,想起弟弟默默的付出,心里难免感到难过和惋惜。

    霍漱清却微微笑了,对娆娆道:“姑父就是念念妹妹的爸爸啊!只不过,”霍漱清说着,看向苏凡,“只不过,你姑姑要生念念妹妹的时候,偷偷离开了姑父,所以,姑父没有看见念念妹妹出生。”

    “是这样啊!”娆娆想起小时候在奶奶家见到念卿和苏凡的情形,道,“好像是哦,姑姑那时候和妹妹在奶奶家--”

    是啊,当年的艰辛,霍漱清是完全没有经历的。

    他握住苏凡的手,将她拥入怀里。

    “怀孕是很累的一件事,漱清,老天爷给你这个机会,你可要好好照顾迦因,要不然你真不知道孩子是怎么出来怎么长大的。”覃逸秋鼻头一酸,道。

    “嗯,我知道,难得老天爷给我这个机会,我怎么能不好好利用呢?”霍漱清含笑道。

    “妈妈,怀孕很累吗?是不是走路的时候很重啊?”娆娆问道。

    这时,张阿姨已经把饭菜端上了桌子,大家开始入座吃饭了。

    “你妈说的累,不光是身体的累,孕育一个新生命,妈妈们都是冒着生命危险的。一出事,很有可能就是一尸两命。所以妈妈们都有很重的心理压力,总是会担心孩子会有什么问题。比如说会担心孩子多个手指啊,或者身体有什么问题啊,或者就是智力有问题啊,或者就是,”罗正刚对女儿道,“你妈怀你的时候,就总是担心会生个自闭症的孩子,经常担心地睡不着觉。”

    “原来当个妈妈这么辛苦啊!”娆娆坐在父母身边,叹道。

    “是啊,所以,我们每个人都要好好的爱自己的妈妈,因为妈妈为我们付出的,多的我们想象不到。从我们还是一颗小豆子开始,一直到我们长大成人,妈妈一直都会为我们担心,爱护我们。”罗正刚说着,握住妻子的手,“娆娆,明白了吗?”

    娆娆点头。

    霍漱清听着罗正刚这么说,心里满满的都是对苏凡的亏欠,他握住苏凡的手,默默地注视着她。

    苏凡望着他眼里那复杂的神情,对他微微一笑,然后端起酒杯,道:“大哥说的这一番,真的很有道理,如果不是自己当妈妈,是很难体会做妈妈是怎样的辛苦,才会体会到妈妈的伟大和艰辛。来,我们为我们大家的妈妈们,先干一杯!”

    张阿姨也被霍漱清留下一起吃饭着,也同样端起了酒杯,而娆娆的杯子里,则是张阿姨给她专门榨的果汁。

    “等等--”霍漱清忙拿下苏凡的杯子,起身在餐厅的消毒柜里取出来一只杯子,给苏凡倒了一杯和娆娆一样的果汁。

    看着这一幕,覃逸秋对罗正刚笑了,道:“你看,漱清还是很心细的嘛!真是从没见他这么紧张呢!”

    其他人都笑了。

    “小秋,我怎么听着你这话酸溜溜的啊!老罗在你跟前还不够心细?”霍漱清笑着坐下,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