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476章 就你那点道行早被玩死了
    霍漱清理解岳父的火气,压低声音说了自己的安排,曾元进不禁愣住了。

    思量片刻之后,曾元进道:“你们啊,也真是着急,不能等着政策正式放开再说吗?这也就几个月的事情,至于这样吗?”

    “爸,我明白您的担心,这件事不会有问题的,您放心。”霍漱清道。

    “事到如今也只能这样想了,要是让迦因去流产,对她的身体伤害也太大了。”曾元进道,“不过,即便你做了这样的安排,可是,我还是要批评你,太草率!”

    “是,爸,您说的对,这件事,我们,我--”霍漱清应声道。

    “也罢也罢,我也理解你的心情。这件事已经这样了,你自己也提前做了安排,我就不说你什么了。不过,以后,你不能这样草率,明白吗?”曾元进道。

    被岳父劈头盖脸骂了一顿后,霍漱清也不禁叹了口气。

    世上什么事都是有风险的,岳父说的对,再等几个月,政策完全放开了,他再准备这件事也不迟,只是--

    就这样吧!备用计划早就准备好了,万无一失,他不能伤害苏凡的身体,毕竟这件事是他主导的。

    为了让这件事尽量少点人知道,曾元进主动出面安排了一个信得过的医生给苏凡产检,并打电话把医生的信息告诉了苏凡。

    苏凡原以为霍漱清所说的什么“要陪你产检”这句话只是笑话,却没想到他从第一次开始就那么认真,尽管工作很忙,他还是抽出时间陪她去看医生,并且非常认真谨慎地向医生询问注意事项。

    从检查结果来看,苏凡一切都还好。即便如此,霍漱清还是不放心。

    “这个大可不必太紧张,要是爸爸太过紧张的话,也会给妈妈压力的,还是顺其自然吧!”医生劝道。

    苏凡听着医生这么说,不禁看了霍漱清一眼,那眼神就是责怪霍漱清这样大惊小怪。

    “不过,怀孕过程有很多未知因素都会影响胎儿甚至未来婴儿的健康,爸爸紧张也是应该的。只是,怀孕的时候,孕妇本身就会有很多的心理和身体上的压力,爸爸还是适当放松一些。”医生和蔼地笑着,说道。

    “是,我们知道了,谢谢医生,辛苦了。”霍漱清道。

    “没事,应该的,有什么问题随时给我打电话,不用担心,宝宝会很健康的。”医生道。

    等两人从医院出来上车回家,苏凡才不禁抱怨起霍漱清。

    “你真是太丢人了,哪有你这样的爸爸啊?要是其他人都这样,天下就没有女人想生孩子了,烦都要被你们烦死。”苏凡道。

    霍漱清不禁笑了,拥着她,不说话。

    “唉,其实,我也挺担心的,要是孩子,孩子什么地方有问题怎么办?身体的疾病还能想办法医治,万一自闭症--”苏凡叹道。

    “看你,刚嫌我唠叨,你自己不是又开始瞎担心了?”霍漱清说着,抓着她的手,“没事的,我们两个这么健康,孩子也一定没问题。你现在要担心的不是自闭症的问题,你要担心的是其他的事。”

    “什么事啊?”苏凡问。

    “万一我们再生个像念卿一样调皮捣蛋的孩子怎么办?咱们家的房子会被他们拆了的!”霍漱清笑着说。

    苏凡也笑了,点头道:“的确是啊,现在一个念卿就让人头疼死了,再生一个和她一样的--”一想到那么恐怖的场景,苏凡立刻抓住霍漱清的手,他不禁愣住了,看着她。

    “怎么了?”他问。

    “如果这个孩子也那么调皮,可不可以不要让我陪他们玩啊?我会被整死的!”苏凡的眼里,全是哀求。

    霍漱清笑了,亲了下她的眼角。

    他可以想象那个场景,别说苏凡会被整死,恐怕他也,悬啊!而且现在念卿把妈妈整的是挺惨的,苏凡似乎总是会被念卿那神奇的思维给蒙住,总是被女儿说的无言以对。只要想想苏凡那无奈的表情,霍漱清就忍不住笑。

    “你笑什么啊?”她忍不住捶了下他的胳膊,道,“还不是你?总是纵容着她,害得我在她面前连仅有的一点威严都没了,你说怎么办?”

    “没关系没关系,我们的念卿是个懂事的孩子,她那只是在和你闹着玩呢!她不是不尊重你这个妈妈,她只是--”霍漱清想说“其实她只是为你的智商捉急”,不过,这种话,他是不会说出口的,便改口道,“她只是比较早熟一点而已,女孩子就是早熟的,别担心。等她长大了,绝对不会出格的,我们的女儿,不用担心。”

    说到出格,苏凡就想起自己的妹妹曾雨,不禁叹了口气。

    “但愿吧!”苏凡叹道。

    霍漱清含笑亲了下她的额头,这时,手机响了起来,他拿起来一接,是罗正刚的。

    奇怪,罗正刚怎么在这个点打电话过来?

    “老罗,什么事?”霍漱清问。

    “你这会儿干嘛呢?”罗正刚问。

    “刚刚从医院出来。”霍漱清道,“先送迦因回家,然后去上班。”

    “哦,医院啊,今天是第一次产检吧!”罗正刚道。

    这大舅哥,就是称职啊!连今天是第一次产检的日子都记着。

    “嗯。你找我什么事?”霍漱清问。

    “呃,那个,老霍啊,有件事,不知道医生跟你说了没。”罗正刚的语气有点吞吐,似乎是有口难言。

    即便没有看见罗正刚的表情,霍漱清也从他的语气里听了出来,便说:“医生查了没什么事,就开了点叶酸什么的。不知道医生还要说什么?”

    罗正刚强压着想要爆笑的冲动,还是一本正经的语气。

    “老霍啊,其实也没什么,这种事,医生也不一定会跟你说,有时候也不好说--”罗正刚道。

    如果换做别人,听到这话还不一定会在意,可霍漱清是头一回经历老婆怀孕,对于任何和怀孕、宝宝有关的事都很在意,一句话都很在意,忙问罗正刚。

    “老罗,你别卖关子了,到底是什么需要注意的吗?”霍漱清道。

    罗正刚很少搞这种恶作剧,现在对他来说,已经是忍到极点了,可是他太想捉弄霍漱清了,好不容易和覃东阳商量出这个点子,怎么能前功尽弃呢?

    于是,罗正刚一本正经地咳嗽了一下,对霍漱清道:“呃,其实是这样的,这是我这个过来人给你的经验教训,鉴于你的实际情况,我觉得还是应该提醒你一下。”

    “我的实际情况?什么意思?”霍漱清现在就跟个毛头小伙子一样,完全被孩子的喜悦给冲昏了头脑,丧失了基本的判断力。

    “呃,”罗正刚还是有点难以启齿,却有种豁出去的冲动,“是这样的,呃,那个前三后三,你知道吗?”

    前三后三?什么东西?

    果然是过来人,一句话就把霍漱清这个新晋爸爸给考住了。

    “什么意思?医生也没说过。”霍漱清脸色认真,苏凡不知道他和罗正刚在说什么,也坐正身子看着他。

    罗正刚真要憋不住了,他哈哈笑着,道:“就是前三个月和后三个月不能那个啊!要半年呢,兄弟,你能憋得住吗?同情你啊!”

    原来是--

    霍漱清一听,脸都绿了。

    这个罗正刚,真是,真是--

    “老霍,我这个兄弟还是够意思吧,这么切实考虑你的利益--”罗正刚笑着,说道。

    可是,毕竟罗正刚那点道行在霍漱清面前差远了,被霍漱清一句话就给说的哑口无言起来。

    霍漱清抿唇笑了,此时,他可以想象罗正刚那得意的表情。

    这家伙,跟着小秋和东子学坏了,竟然连这种话都想的起来。看来真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霍漱清笑着,好一会儿没说话,揽着身边的妻子,想了想,道:“没关系,我们的花样多着呢,你想得到的想不到的我们都会玩,要不改天我教你两招,好好让小秋乐呵乐呵?”

    罗正刚的脸,一下子就憋的通红,嘴巴张了好几下,就是说不出一个字。

    这个老霍,这么没脸没皮的,这种话--

    都怪东子,干嘛让他打这个电话嘛!害得他现在都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不要脸的霍漱清了!

    可是,此时的罗正刚,只不过是短短的几分钟的工夫,已经完全忘记刚才自己玩了霍漱清一把的乐趣,完全忘记了自己几分钟前还有多么感激覃东阳想的这个招了。

    霍漱清此时完全猜得出罗正刚的反应。

    小样儿,还想跟我玩儿?你忘了你从小到大就没在我这儿占去半点便宜?要不是有小秋护着你,你不知道早八百年就被哥哥我玩死了!

    当然,霍漱清这些心里话,就算不说出来,罗正刚也能想得到。

    从小到大,他们和覃逸秋一直都是同学,还有覃东阳,四个人关系好的跟什么一样。罗正刚学习认真,是老师们津津乐道的好学生,中规中矩,虽然他父亲一直都是军区的领导,爷爷退休前也是华东省军区的将军级人物。和许多大院出身的子弟不同,又或许是父亲过于严厉,罗正刚一直都属于乖小孩,做什么事都很认真,属于典型的书呆子。而其他的三个人,则是属于不着调的,罗正刚在教室里苦读时,他们三个就在外面玩。然后到了考试前就找罗正刚划重点,可怜的罗正刚在覃东阳和霍漱清威逼之下给他们三个人补课。也许是因为罗正刚成绩太好,每次考试都能给他们划到试题大部分的题目。当霍漱清和覃家堂兄妹为自己的成绩高兴的时候,罗正刚就代表全年级的第一名站在全校大讲堂里讲授学习经验。也是因为罗正刚对他们如此重要,他们出去玩的时候也总是会拉着罗正刚,也只有在这个时候,罗正刚才会放下书本。至于覃逸飞,则是个跟在他们屁股后面的小跟班,怎么甩都甩不掉。而罗正刚的眼里,总是只有覃逸秋一个人,看着她和霍漱清、覃东阳没分寸的玩闹,他就坐在一旁笑着,被他们几个人捉弄了也不生气。

    这个小小的四人集团里,罗正刚是被欺负,却又非常重要的那一个人。霍漱清是个出鬼点子捉弄人的,领导着四个人。而覃东阳就属于实施的中坚力量,犯了错跑的最快的一个。至于覃逸秋,她的地位有些复杂。不过,其他三个人很清楚,要是惹了事,只有罗正刚出去顶罪,他们才会平安无忧。

    至于故事的最后,四个人的关系就这么的“好”,等到长大了,罗正刚就如愿娶到了自己的女神,快乐幸福的生活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