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479章 怎么越来越粘人
    肚子,越来越大了,苏凡觉得自己比怀念卿的时候更累,可能是因为孩子长的快吧!

    到了六个月的时候,苏凡的脚已经开始肿了,霍漱清晚上回来太晚,却还是会把她摇醒来,给她倒了温水,双手轻轻搓着她的脚,为她按摩。

    “你别这样了,我自己就可以洗了,你快去洗漱睡觉吧!”她的心里虽然很甜蜜,却还是觉得不忍心让他如此。

    世上有多少男人会给妻子洗脚呢?特别是他这样地位的男人?

    他的手,轻轻为她按摩着脚和腿,道:“我能为你做的,也就只有这么一点了,只是这样吵醒你,白天会不会很累?”

    苏凡摇头,脸上带着笑容,道:“白天可以再睡的,反正我也没什么事。”

    “我问过医生了,这个脚啊,还是要时常按摩的,按摩一下就会舒服许多,对你的血液循环也有好处,可以好好的睡觉。不过,我可能手法不行,恐怕没什么大用了。”他说着,不禁笑了。

    苏凡的眼里,泪花闪闪。

    她抱住他的头,闭上眼睛,泪水就涌了出去。

    怎么可以这样幸福,怎么可以?

    然而,过了一会儿,霍漱清抬起头望着她,告诉了她一件意外的事。

    “我要被调离了。”他的话语一出,苏凡彻底惊呆了。

    “这,这,什么时候?马上吗?”她问。

    他拿起毛巾给她擦了脚,没说话,起身把水倒了,过了一会儿才走过来坐在她身边,道:“后天就要走。”

    后天?那,岂不是,很快?

    他拉着她的手,深深注视着她的双眸,道:“今天已经完成了交接,明天可以休息半天,下午就--”

    “去,去哪里?”她问。

    为什么这么急?为什么连爸爸都没跟她说?为什么--

    他说了个省份的名字,接着说:“出了些事,临时调我过去代理省长,因为任命突然,所以,所以我之前没有跟你说,爸爸那边,也是昨天上会才确定了消息。”

    省长?

    苏凡的嘴巴张的好大!

    “我很想陪你在这边,直到孩子生下来,可是,丫头,对不起,我没有办法--”他说。

    苏凡完全说不出话来。

    她不是不明白霍漱清此番调动的重要性,这对于他来说是个巨大的进步。在华东省的时候,即便他已经就是省委常委,却也只是省会的书记,就算按部就班成了省里的领导,那也需要好几年的工夫。而现在,他居然就一下子跳了过去,尽管他要去的那个省份是一个中部欠发达的省份,却依旧是意义非凡的调动!

    可是,他的升迁,伴随着的,就是他们的分别吗?苏凡低着头,一言不发。

    “我想过了,我先过去那边,等一切都安顿好了,你再过去,好吗?你和张阿姨一起过去,让她继续照顾你。等生孩子的时候,我们再决定是在那边,还是回京里,你说呢?”他认真地问。

    她猛地抬头,只是点头,眼中闪烁着激动的光芒。

    他微微笑了,拥住她,下巴不停地在她的额定蹭着。

    “你等我一阵子就好,不会太久的,丫头!”他说。

    “只要可以和你一起,不管等多久,我都会等着你。”她说着,坐正身体,抬头望着他,“只是,你不要让我等太久,好吗?我不想,不想和你分开太长时间!”

    霍漱清笑了,道:“你这个傻丫头,怎么越来越粘人了?”

    她却不说话,只是看着他。

    霍漱清轻轻撩过她额前的碎发,怀孕之后,她已经明显发胖了,原本瘦削的脸,现在看起来圆圆的,有种浓浓的婴儿肥,看着越发的可爱了。想到这个词,他不禁笑了,亲了下她的额头。

    当他的手贴在她的小腹上,那里,好像突然动了下,他猛地笑了,道:“看来,我们的小宝贝也舍不得爸爸走了啊!”

    苏凡含笑低头,手覆盖在他的大手背上,道:“他一定说,会有好长一段时间见不到爸爸很想念呢!”

    他含笑不语,手却轻轻在她那隆起的肚子上抚摸着。

    “这个小家伙啊,生出来不知道会有多重呢!我记得我怀念卿的时候,生之前还在上班呢,肚子也看起来都没这么大。这小家伙一定是营养太好了,才能长这么大啊!”苏凡叹道。

    “你是不是该稍微节食一下,万一孩子太重了生不出来怎么办?”他说。

    苏凡笑了,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现在这么能吃东西,不过,没关系,总能生出来的,可别让孩子营养不良了。”

    “现在的孩子,哪里还有营养不良的?各个出来都是小胖墩,幸好咱们念卿不胖,要不然我们的小美女就毁了。所以呢,万一我们这个宝宝又是个小美女怎么办?胖胖的可就不好了。”霍漱清含笑道。

    苏凡不说话,只是笑眯眯地看着他。

    那如花的笑颜,绽放在他的眼里,摇曳着他的心神。

    他不禁忍不住亲了下去,她攀住他的脖颈,闭着眼回应着他。

    他的手,隔着她身上单薄的睡衣,抚摸着她玲珑的身躯,玲珑却有些微胖的身材,在他的眼里掌心,却是那样的诱惑。

    也许是分别的滋味浸透了她的心,在他吻着她的时候,苏凡主动向他发出了邀请。

    那么爱他,那么爱他,此生,那么爱--

    而时间,却总是那么短!

    次日清晨,霍漱清很早就起来了,看着她那甜甜的睡相,不禁笑了,这个小丫头,究竟有多少面呢?又可爱又调皮又呆,却又那么妩媚,那么疯狂,这样的一个女人,注定今生要收了他的魂魄。可是,那又有什么关系?只要他们在一起,在一起幸福就足够了!而他,是真的很幸福!

    亲了下她的脸颊,霍漱清起身下床洗漱。

    张阿姨在厨房已经准备好了早餐,霍漱清和往常一样按时过去吃饭,把自己要调离的事情告诉了张阿姨,并问张阿姨是否方便和苏凡一道过去他的任地。

    “您今年已经五十四岁了吧?”霍漱清问张阿姨道。

    “是的,上个月过生日,您和迦因还给我送了礼物,霍书记。”张阿姨道。

    自从为霍漱清工作以来,每年到了张阿姨生日,霍漱清会特意为她送一份礼物,两个人早就不是简单的主仆关系,更像是家人了。心中怀着对霍漱清的感激之情而为他工作的张阿姨,这么多年下来,早就把霍漱清的一切事务摆在了自己的优先位置。张阿姨对霍漱清的忠诚和精心的服务,让霍漱清很是满意,也从没想过要把她换掉的想法,而现在他要去那么远的地方,张阿姨年纪也大了,也是时候回家颐养天年。尽管昨晚和苏凡说要让张阿姨陪她过去,可是看着张阿姨,霍漱清又不想那么做了。

    不过,苏凡现在肚子那么大,换个人来照看,毕竟不如张阿姨方便,还是等孩子生下来再说吧!

    “我先过去那边上班,等安顿好了,你和迦因一起过去。念卿就留在这边上学,有她姥姥看着。”霍漱清道。

    “好的好的,您放心,我会好好照顾迦因的。”张阿姨道。

    “不过,你要是过去的话,就要和你爱人分开了,我想,你们两个商量一下,看看他能不能过去那边?跟你家里人,你儿子女儿也都商量一下,这么多年你一直在给我帮忙,没能好好照顾家里,现在又要搬家,你问问他们的意见,别因为我家里的事影响了你的家。”霍漱清认真地说。

    “没事的,霍书记,不过,您说的对,这毕竟是大事,我还是要和他们商量一下的。”张阿姨道。

    霍漱清点点头,开始吃早饭。

    “恭喜您,霍书记,恭喜!”张阿姨笑着说。

    霍漱清看了她一眼,笑着点点头,道:“谢谢!”说罢,又说,“哦,你帮我整理一下要带的衣服什么的,中午我和迦因去她爸妈那边吃饭,下午我就坐飞机走了。”

    张阿姨应声。

    苏凡起床后,就发现张阿姨在给霍漱清准备行李了,不禁感叹张阿姨比她这个做老婆的都细心啊!

    上午十点多,两个人乘车前往曾家,念卿今天没去上学,因为昨天曾元进已经打电话让女儿女婿过去一起吃午饭,一家人给霍漱清举行一个简单的送别仪式,念卿就没有去学校了。

    到了曾家的时候,罗文茵正盯着念卿拉琴,时不时地给孩子指正着。苏凡知道罗文茵在音乐方面也是很有天赋的,精通好几种乐器,上大学时,钢琴、小提琴都是在全国拿过奖的,专业也是音乐类的。只是嫁给曾元进之后就把心思放到了家庭和丈夫身上,彻底放弃了自己的爱好,偶尔无聊的时候动动乐器而已。念卿年初就请了音乐老师来专门教授小提琴,可是罗文茵听了几次讲课之后,觉得老师不行,亲自挑选了好几个之后才确定了现在这个满意的。给念卿选老师的时候,苏凡是在场的,罗文茵那严苛的程度,真的不亚于考场的考官,尽管苏凡完全区别不出来每个人的差别,可罗文茵对细节还是很讲究的。尽管罗文茵不赞成一开始就给念卿找名师入门,可是挑选的老师,绝对都是精英,随便哪一个放到台上,足以支撑起一场独奏音乐会。

    断断续续的音乐声从房间里飘出来,接着就是罗文茵的声音了,霍漱清和苏凡来到门口敲门,罗文茵也没有理会,直到她把话同念卿说完了,才说了声“进来”。

    “爸爸妈妈--”念卿看见父母的身影,抱着琴就跑了过去。

    霍漱清并没有抱起女儿去亲,却是弯下腰笑问:“有没有好好练琴?要跟着姥姥好好学习,知道吗?”

    “知道了!”念卿道。

    虽然嘴上说知道了,可念卿的心里真是一百个不乐意,她好想出去玩啊,昨天和前面院子里的一个小伙伴约好在巷子里跳绳的,现在却--

    “念念,再拉十分钟就休息,李奶奶已经给你准备好了你最爱吃的红豆糕。”罗文茵对外孙女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