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483章 离那个女人远一点
    “你想怎么做?跟我说说吧,既然你都想了这么多。”他向后一靠,看着她。

    “我想去见见她,和她好好谈一谈,问她自己的想法,如果她想要回家,我会帮她--”苏凡道。

    “还有吗?”他问。

    “暂时,就这些。”她说。

    他想了想,道:“我理解你的心情,可是,我不同意你现在这个样子去见她,我要考虑你的安全问题。”

    “你放心,我会和江姐一起去的,不会--”她忙说。

    “绝对不行!”他合上资料,盯着她。

    他的眼神,让她退却了。

    房间里好一会儿都没有一点声音,她默默坐着。

    “其实--”他拥住她,首先开口,“你现在这样,连行动都困难,还怎么去那样偏远的山村?万一孩子出了问题怎么办?”

    “可是我--”她抬头望着他。

    “丫头,我知道你放心不下那个女孩子,可是,你现在首先要保护的是你自己的孩子,而不是--”他劝道,却被她打断了话头。

    “就算不能拯救看不到的苦难,保护身边的人远离不幸,也算是一种拯救,是吗?”她望着他,幽幽地说。

    霍漱清怔住了,盯着她,好一会儿都说不出话来。

    这家伙,怎么了?

    “我不知道呢,不知道该怎么做,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在没找到那孩子之前,就想着一定要找到她,带她回家和家人团聚。可是今天,江姐给我看到这些的时候,我突然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了,我没有帮到那个孩子,没能在她遭受这么多不幸之前就找到她,没能让她的悲剧被扭曲之前就找到她,只有眼睁睁看着她,看着她--”她的声音有些激动,霍漱清忙拥住她,轻轻拍着她的背。

    “霍漱清,我该怎么办?我--”她哽咽道。

    “现在,你最重要的事是--”他说,却再次被她打断话语。

    “我知道,是把孩子生下来,我知道。可是,”她抬头看着他,“霍漱清,你有没有想过,我们的孩子,我们的念卿,会不会某一天在街上被人劫走,然后被拐卖到什么我们看不到的地方去?发生我们想象不到的事?”

    “你啊,真是想太多了。看来,你真的不该再看这些负面消息。这个江采囡,做事也太没分寸了。”霍漱清道。

    “你是觉得我们不会遇到这样的事,是不是?”她追问道。

    霍漱清神色严肃,道:“是,我们不会遇到这样的事,我们会好好保护我们的念卿,不会让她发生任何的不幸!这是我们身为父母的职责!”

    “世上所有的父母都会这样想,都会想着拼劲自己的生命去保护自己的孩子,可是,霍漱清,没有人可以预计未来,没有人可以预见我们会发生怎样的不幸,我们的孩子--”她顿了下,接着说,“可现实是,每一天,我们这块土地上,每一天都有孩子失踪,每一天都有父母在品尝着失去孩子的痛苦,而他们,能做什么?他们也曾经说过要保护自己的孩子,如果可以重来,他们宁愿用命去换孩子的平安,可是,他们没有机会。就像燕燕这件事一样,她的父母需要为了家庭的生计去拼搏,疏忽了对孩子安全的保护,孩子就那样没有了--”

    他的双手按在她的肩上,墨黑的眸子定定地盯着她。

    “丫头,很多事,我们没有办法去根绝。的确,拐卖孩子,针对孩子的伤害每一天都在上演,可是,我们能做的,只有去努力找他们,其他的--”他说着,注意到她眼里那晶莹的液体。

    也许是怀孕的女人,更容易被所有涉及到孩子的事情影响心情吧!

    他如此想着,改变了话锋。

    “丫头,我理解你的想法,可是,不管你要做什么,都要等到孩子生下来。而现在,你不能只想着别人的孩子怎么样,你要先想着保护好我们的孩子,不是吗?我们的孩子,现在只有你来保护,他那么脆弱,除了你,没有人可以保护他。你的心情会影响他的健康,你是他的妈妈,对不对?”他说着,苏凡低下头,视线落在自己高高隆起的肚子上。

    “其他的事,我们一起努力,别怕,我会帮助你,丫头,好吗?”他握住她的手,柔声道。

    苏凡抬头望着他,眼中泪水翻涌。

    苏凡明白霍漱清的担心,他说的对,不管要做什么,她都要等到孩子生下来。为了不再让他担心,她点头答应了他。

    而这一夜,她睡的并不安稳。

    次日一大早,霍漱清早早起床,洗漱完毕吃了早饭就去开会的地方了。苏凡起床的时候,念卿正在吃早饭。

    “昨晚没睡好?”她来到餐厅,看见母亲正在看杂志,而念卿已经吃完饭背上书包离开了。

    “还好!”苏凡低声道。

    罗文茵看了她一眼,道:“漱清说他想接你去他那边,你准备好了吗?”

    苏凡讶然地望着母亲,为什么昨晚霍漱清没告诉她?是因为被她的话打断了吗?

    见女儿没反应,罗文茵不禁心里疑惑,放下杂志看着她。

    “他没跟你说?”罗文茵问。

    “嗯,昨晚,昨晚说了其他的事,就,就没来得及--”苏凡道。

    罗文茵一听女儿这么说,就知道她肯定是跟霍漱清说了什么让霍漱清也为难无奈的事情,要不然霍漱清怎么会不告诉她呢?

    “迦因,你最近是不是和那个江采囡来往太多了?”罗文茵想了想,道。

    “我们是有些来往,怎么了,妈?”苏凡问。

    “那个女人,我劝你还是保持距离的好,那种人--”罗文茵说着,端起手边杯子里的牛奶喝了一口,然后继续看杂志。

    杂志上有一张照片,是前几天她参加一个慈善晚宴的时候拍的,只不过不是她一个人,而是和几个女人一起,这张照片让她很不满意,角度没有拍好,一看就知道她不是中心。

    “妈,江姐人挺好的,很直爽,我请她帮忙找一个学生--”苏凡道。

    “我让你和她少来往,是为了你好,那个女人,会害了你。”罗文茵道。

    苏凡不解,看着母亲。

    罗文茵心里有些无奈,这个女儿啊,总要让她把话说清楚。

    “江采囡这些年做的很多报道,让不少人都觉得不舒服,她的家人也因此受到了一些影响,因为这些原因,她和家里人决裂了,已经脱离了关系。”罗文茵望着女儿,道。

    “我觉得她做的很多事都很好啊!她帮助了很多人,的确,她的报道是和别人的角度不同,可是,她的出发点是好的,她是要让那些弱者发出自己的声音,是--”苏凡发现母亲脸色很不好,便不自主地压低了声音,“我觉得她才是真正的记者!”

    罗文茵叹了口气,道:“看来你真是被她给洗脑了。那我问你一个问题,你和她交往那么密切,她告诉过你,她曾经追求过霍漱清吗?还是霍漱清和徐蔓没有离婚的时候!”

    江采囡,和霍漱清?

    苏凡愣住了。

    从女儿的表情,罗文茵已经知道了答案,便说:“你那么信任她,可是她呢,明明追求过霍漱清,而且她到现在都没有结婚,你说,她的心里是不是还放不下霍漱清?万一她还是爱霍漱清怎么办?你和她之间还是霍漱清帮你牵线的吧?你怎么就不想想这里面的事情?”

    苏凡不语。

    “我是相信霍漱清,他是真爱你的,可是,他那么年轻就有现在的地位,不知道多少女人盯着他呢,何况是那个特立独行的江采囡?迦因,万一江采囡给你挖个陷阱去害你,最终影响了你和霍漱清的关系怎么办?那种女人,什么事都干得出来!”罗文茵道,“你啊,还是听我的话,以后别和她来往了。妈是为了你好,明白吗?”

    “妈,我,我的确不知道她追求过霍漱清的事,可是,我觉得,觉得她不是那种心计很重的人,她,她其实有点傻,我觉得,做的很多事,您说她让很多人不舒服,可这不正是说明她傻吗?如果她像其他的那些记者,就不会走上这样的路,安安静静的写一些御制文章做个御用记者不是更好吗?我--”苏凡解释道。

    罗文茵只是叹气,道:“我真想把你的脑袋敲开看看里面装的什么?你竟然帮着她说话?你是不是想等着看你被她牵连,霍漱清和你爸被牵连?”顿了片刻,罗文茵拉着苏凡的手,语气温柔,“迦因,你心思单纯,没什么社会阅历,妈理解。可是,你要小心那些和你接近的人,你要当心自己被那些人牵扯,明白吗?你不是你一个人,你还有霍漱清,还有你爸,还有你哥,要是你被江采囡连累,他们都会受到影响。江采囡那个人,你要当心,记住了没有?以后,别再和她来往了!中午我会打电话给漱清,让他给江采囡说一声,以后别找你了。”

    说完,罗文茵松开手,端起牛奶喝着,继续看着那张照片,眉头紧锁。

    苏凡好一会儿都没有动,看着母亲的侧脸,想着刚刚母亲说的话。

    江采囡和霍漱清--的确,江采囡没有说过,可是,霍漱清怎么也没和她说呢?也许,也许是因为真的没什么吧,也许是没什么的。苏凡,不要胡思乱想。

    “我说的话,你记住了没有?”罗文茵道。

    苏凡不语。

    “你啊,真是--”罗文茵叹了口气,拿起手机给霍漱清发了条信息,道,“让霍漱清自己去劝你吧,你这个脑子,怎么这么轴?”

    看着母亲,苏凡一声不吭吃完了早饭,然后起身,罗文茵还在餐桌边坐着。

    “你干什么去?中午你大姑和阿政夫妻请我们吃饭,你别出门了。”罗文茵看了女儿一眼,道。

    “嗯,我知道了。”苏凡说完,就走出了餐厅。

    院子里,已然是冬日的景象,一片萧瑟,而天空,也是阴沉沉的。

    回到房间,苏凡翻开昨天江采囡给她的资料,想了想,还是拿起手机给江采囡打了过去。

    “江姐,是我,苏凡!”苏凡道。

    “嗯,我知道,什么事,迦因?”江采囡起身,给自己倒了杯水。

    “你能不能帮我给燕燕捎一封信?”苏凡问。

    “这个,很难,迦因。”江采囡说完,思虑片刻,道,“下周有个合作团体要去那里,我把你的信捎给他们,他们会有办法让燕燕看到你的信。”

    “真的?太谢谢你了!”苏凡惊喜道。

    江采囡笑了,道:“客气什么?朋友之间,应该的!”

    朋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