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484章 相夫教子太可惜了
    苏凡的笑容凝固住了,却很快就说:“那还是要谢谢你的。”

    “改天你请我喝咖啡就可以了!”江采囡笑道,这时,办公室门口有人在敲门,江采囡忙说,“迦因,我这边还有事,先挂了。你尽快把信寄给我,我再转交给她。”

    “嗯,好的,你忙吧!”苏凡挂了电话。

    “江小姐,视频已经剪辑完毕了,您过来看看。”门口的一个年轻男人道。

    “好,我来了。”江采囡端着杯子就跟着那人走了出去。

    电话那头的苏凡,暗笑自己怎么这样容易受到母亲的影响,和江采囡接触这么多日子,虽说不是很了解,可是也不是陌生的人。就算江采囡曾经追求过霍漱清又怎样?和现在没什么关系吧!

    好了,还是理清思绪写信吧!

    就在同时,霍漱清看到了岳母给他发的信息,眉头不禁一蹙。

    江采囡,他是了解的,一个特立独行的女人。至于岳母所说的不好的影响,他也想过,只是--如果真会有什么影响,那也是他起的头。不过,应该不会怎么样吧?苏凡和江采囡,明显不是一路人啊,她们怎么会走到一起呢?等眼下这件事结束了,就不会再来往了吧?想来往也没什么共同语言,自然就会断了关系。霍漱清如此想着。

    上午十一点半,苏凡上了母亲的车,来到了大姑订好的餐厅,一进包厢,就看见了和大姑坐在一起的嫂子潘蓉。

    “二舅妈,迦因,快请进!”潘蓉忙起身迎上来。

    “大姐早到了啊!”罗文茵含笑道,“抱歉让你们久等了。”

    “来,咱俩坐着聊聊,也没早几分钟。”曾敏华笑着起身道,“迦因,快坐下。”

    潘蓉搀着苏凡,扶着她坐在一旁的沙发上,还心细地给她的背后垫了个靠枕。

    “谢谢嫂子。”苏凡道。

    “不客气!”潘蓉笑着说,“我们才半个月没见吧,你这肚子又好像大了。”

    “这孩子好像长的很快!”苏凡摸着肚子,道。

    “那你生完后可要好好减肥才行!”潘蓉道。

    “你们现在的女孩子就想着身材啊美啊什么的,孩子最重要,知不知道?”曾敏华道。

    苏凡和潘蓉都笑了。

    “妈,要不,咱们先点菜吧,阿政可能要晚一点才来。”潘蓉对婆婆道。

    “行,你和迦因看着点吧!”曾敏华和儿媳妇说完,就拉着罗文茵的胳膊,低声道,“希悠和泉儿,还是没动静?”

    罗文茵点头,道:“泉儿也忙,基本不回来了,希悠,希悠上个月去看过他一次,就待了三天回来了。”

    曾敏华叹了口气,道:“这不行啊,你得想想办法。他们这都结婚多少年了,连个孩子都没有,你和老二跟谁都没法交待!”

    罗文茵也叹气,道:“谁说不是呢!我也没办法啊,总不能,总不能把他们绑在一起吧?泉儿那性子--”

    曾敏华看着罗文茵,想了想,才说:“泉儿是不是,在外面有人了?”

    罗文茵盯着大姑姐,好一会儿都说不出话来。

    “其实,就算是有人了,他也不该和希悠这个样子啊?这孩子,怎么就轻重不分呢?”曾敏华道。

    这边两人在私聊曾泉夫妻,那边的二人在点菜,而包厢的门,这时就开了。

    “二舅妈,迦因,抱歉,我来迟了!”张政含笑走进来。

    苏凡刚要起身问候,潘蓉就拉住了她,笑着说:“你现在是重点保护对象,自己的哥哥嘛,就别那么客气了。”

    “是啊,迦因!”张政笑道。

    苏凡微笑着叫了声“大表哥”。

    包厢里,暖意融融,苏凡看着潘蓉给张政脱去风衣和围巾,看着两个人脸上那心照不宣的笑容,心里也暖暖的。

    她也听见了母亲和大姑聊的内容,想想曾泉和方希悠,好像,他们就没有张政和潘蓉这样的笑容。而这笑容,是相爱的人才会不自觉流露出来的啊!

    曾泉,和方希悠--

    这顿饭,苏凡眼里的,始终都是潘蓉和张政那和睦的样子,脑子里却是曾泉和方希悠。而她的母亲,则一直和大姑姐曾敏华聊着笑着,看起来很是融洽。和父母相认也有两年的时间了,关于过去的恩怨,苏凡也知道了些。曾家的男人们对于曾元进的出轨和续弦都没表示过什么意见,毕竟都是男人,只是觉得曾元进那样做太过感情用事。而曾家的女人们,虽然不是很多人嘴上会说什么,可私底下对罗文茵的排斥完全不是无形的。那么多人里面,唯有这个曾敏华一直很关照罗文茵,用罗文茵自己的话说,曾敏华教会了她许多。从眼下的情形来看,两人关系的确很好。

    “你打算什么时候去霍省长那里?”潘蓉低声问苏凡。

    “可能就这几天吧!他来开会了,完后我们可能就一起过去。”苏凡道。

    “你去那边生?”潘蓉问。

    苏凡点头。

    “那你生完孩子之后呢?继续做设计师?”张政问。

    “还不知道呢!不过应该是不会了。婚纱店我已经交给别人去打理了。”苏凡道。

    “挺可惜的呢!我看过你的设计,也给身边的一些做婚纱的朋友介绍过,他们都说你很有天赋。”潘蓉道。

    苏凡笑笑,没说话。

    “漱清要去那边工作,你们两个还是不要分开的好,可这么一来,你的事业就--”潘蓉道。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张政道,看了苏凡一眼,他说,“迦因,不过呢,我觉得你应该给自己找点事做,你还这么年轻,要是只过去陪他照顾孩子,就像蓉儿说的,真的很可惜。”

    潘蓉想了想,突然说:“你为什么不去他那边做婚纱呢?”

    苏凡看着潘蓉。

    “迦因,你好好想想,如果想继续做婚纱,我可以支持你的。”潘蓉说着,看着丈夫,“你说是不是?”

    张政点头。

    “大表哥,嫂子--”苏凡惊道。

    “其实,迦因,我和你哥商量过了,之前你在榕城做的那么好,有覃总支持着你,可是现在--或许,有些事,呃,”潘蓉尴尬地笑了下,道,“他毕竟会有些不便了。我呢,一直就想做一点这方面的事,我也对婚纱很感兴趣,只可惜我自己真的,真的做不来,做鉴赏还可以,让我拿起笔来设计,那就完全不行了。所以呢,如果你还愿意继续做设计开婚纱店的话,钱方面,哦,还有经营方面不用担心,交给我来做,就当是咱们两个合作了,就像你和覃总以前一样,怎么样?”

    苏凡没有回答,张政看着她,微笑着,道:“你回去和漱清商量一下,我们等你的消息。”

    罗文茵和曾敏华听见了,两个人都微笑看着他们。

    苏凡看向母亲,罗文茵含笑道:“谢谢你们了,阿政,蓉儿!”

    “二舅妈别这么客气,我们是觉得迦因这样荒废了自己的才华,很可惜呢!”潘蓉道。

    罗文茵点点头,曾敏华道:“是啊,迦因,你回去和漱清好好商量商量,一个女人不能完全没有事情做的,你还这么年轻,相夫教子太可惜了。”

    “大姐,当年你可不是这么和我说的!”罗文茵笑着说。

    “我说让你去工作啊,是你自己不去,说什么泉儿还小,元进那么忙,你不忍心看着泉儿没人照料。”曾敏华道,罗文茵笑了。

    的确,当年那么年轻的罗文茵,为了能让曾家人接受自己,让叶家人可以平息怨愤,一心一意照顾曾泉长大,让曾元进完全没有后顾之忧去工作,这么一来就是几十年的时间。而罗文茵也很清楚,这样的日子,苏凡是过不下去的。就是怀孕这段时间,她都不知道和那个江采囡来来去去见了多少面,还一起逛街吃饭,再这么下去--与其让她和江采囡搅和在一起,真的不如去开婚纱店呢!而且,有潘蓉的支持,就和覃逸飞彻底断了来往了,这么一来,你好我好大家都好,何乐而不为?

    “不管漱清那边怎么想,我先替他们谢谢阿政和蓉儿了。”罗文茵含笑道。

    “都是一家人,应该的,二舅妈!”张政道。

    罗文茵微笑了,拉着大姑姐的手,道:“大姐,你知不知道我羡慕你羡慕的要死啊!”

    “你羡慕我什么啊?我这么一个老太婆,哪有你这么水灵靓丽啊?看起来真的跟三十几岁的一样,我要是个男人啊,才不管你和老二的事呢,直接追求你!”曾敏华道。

    桌子上的人都笑了。

    “大姐,你又这么挤兑我啊!”罗文茵说着,给曾敏华夹了一块莲藕放在碟子里,“你看看你,阿政这么孝顺的,蓉儿又有本事又乖,就跟你亲闺女一样的,可不光是我,不知道多少人都说你们家叫人羡慕呢!”

    曾敏华笑着,道:“你这是嫌泉儿不孝顺?还是希悠没本事不乖?”

    “哪有啊?泉儿那是没的说了,真是个好孩子,入秋的时候我咳嗽了好几天,迦因根本没说陪我去医院看看什么的,泉儿来了之后就给刘主任打电话,说了我的情况,也没开药,就安排厨房天天给我榨梨汁,又熬什么百合粥之类的,一个星期下来的确是好了。你说,我这亲生的,还不如泉儿上心呢!”罗文茵道,曾敏华含笑不语。

    “希悠那更没的说啊,人又漂亮稳重,知书达理,只不过和蓉儿完全不是一种类型。”罗文茵笑着说,“大姐,你可不能随便给我扣什么帽子啊!我们家的那两个,也是天底下难找的好孩子!”

    “那不就得了?”曾敏华笑道。

    “是啊,人呢,就是要知足,知足是福气呢!”罗文茵叹道。

    “这就对了,可别尽看着别人家什么什么好,其实自己个儿的幸福,才是别人羡慕的。”曾敏华道,罗文茵点头。

    一桌人午饭完毕就散了,苏凡跟着母亲乘车回家。

    “蓉儿说的事,你和漱清好好商量商量。漱清工作忙,你在他身边开店的话,也能够好好照顾着他点,你自己也有事做,也省得一天到晚出去乱跑惹事。蓉儿那孩子做事稳重,可以放心。”罗文茵道。

    “我知道了,晚上我和他商量。”苏凡应道。

    “现在还有一个多月就生了,你自己先好好计划着以后的事情,也来得及。还有,我早上和你说过的,和江采囡尽量保持距离。”罗文茵道。

    苏凡点头。

    晚上,霍漱清回来的很晚,念卿早就睡了,苏凡靠在床上翻着自己的笔记。

    “不是跟你说别等的吗?这么晚睡可怎么行?”霍漱清坐在床边,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