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486章 真是个傻丫头
    “你,对很多事的判断不够准确,有些看起来是很小的事,一不小心就会变成大事。而江采囡,也很容易被人利用,她虽然特立独行,可她在政治上有些幼稚,就这一点会变成麻烦。而你,在这方面更糊涂,我不希望你在自己完全没有意识到的情况下落入别人的陷阱里。”他说着,看着苏凡低头,接着说,“丫头,你和别人不一样,和很多女人都不一样,你有我,还有你爸,还有你哥,还有你的整个家庭,你要是做错了什么事,我们所有人都要帮你解决麻烦。如果你不是曾家的女儿,如果你只是我的妻子,我不会干涉你的决定,可你,身后还有一个很大的家族,你不能忘了这一点!”

    苏凡低下头,点头。

    “所以,你要记住,做任何决定,要慎重,你不是小孩子了,明白吗?”

    是啊,她不该忘了自己不再只是孤身一人,她,不能只霍着自己!

    苏凡点头,道:“那我们什么时候走?”

    他一愣,看着她,迎上她的视线,才反应过来她指的是什么,顿了片刻,才说:“你妈妈和你说的?”

    “嗯。”

    “抱歉,我没有跟你说。”

    “没事,你那么忙,忘记了也理解。我不会介意的。”她微笑着,“那,我们什么时候走?”

    他笑了,道:“你就这么着急跟着我走?不要我们的女儿了?”

    “念卿跟着我妈比跟着我高兴多了,我妈还带着她去这儿那儿的,我哪儿都去不了。”苏凡道。

    “可是,毕竟是我们的孩子,老让你妈这样辛苦,我觉得很过意不去。”他说。

    苏凡笑了,道:“我妈不知道有多乐意带着念卿呢!她说我靠不住,要是念卿跟我时间长了会变得跟我一样傻的,她才不要那样!而且她说什么,漱清工作那么忙压力那么大,还要照顾你,再加上一个念卿的话,你让他活不活了?”她说着,脸上的笑容越来越深。

    霍漱清也笑了,拉着她的脚,轻轻按摩着,道:“果然还是丈母娘待我好!”

    “是啊,丈母娘就是好!”苏凡笑道,看着他捏着自己的脚的手,良久,叹息着说,“霍漱清,你说,我是不是脑子不合适?”

    “怎么突然这么说?”他看了她一眼,道。

    “我,也不知道,有时候就觉得,觉得自己,雪儿说我都是被你给惯成这样了,惯的一点都不记得人生艰辛生活悲苦。”她说着,望着他,“我是不是太幸福了?”

    他不禁笑了,道:“知道就好!”

    “那你不要这样了,好吗?我怕太幸福了,就,就会发生不好的事!”她的神情很认真,霍漱清看的简直是要笑破肚皮了。

    “傻丫头,想什么呢?”他停下手,捏了下她的鼻尖,注视着她的双眸,“第一,你是我老婆,我疼你惯着你是应该的,我不惯着你难道去惯别的女人?”

    听他这么说,她歪着脑袋嘴角含笑。

    “第二,什么现在太幸福了,就会发生不好的事。这种宿命论,千万不要有。难道为了不让不好的事情发生,我们就要不幸福,就要活的苦兮兮惨兮兮?而且,没有人能保证说你现在不幸福,将来就一定会有好事落在你头上的。”他说着,顿了下,“没必要想以后的事,活好现在,才是最真的。明白吗?”

    她笑着点头。

    他的眼里,深深的笑意,看着她这孩子气的表情,不禁深深叹了口气,想了想,道:“你可以把这一切当做是理所当然的。”

    “哦?”

    “因为你以前缺少家庭温暖,所以现在才有一大家子人疼你爱你。因为你以前是个善良纯真的女孩子,所以我才会爱上你。”他说着,她脸上的笑容,好似整个人沉浸甜蜜的气氛里一样。

    是啊,这就是她的幸福,她最美的幸福!

    “呃,至于你说的傻呢,你的确是挺傻的,而且,怀孕之后比以前更傻了。”他故作深思,微笑道。

    “真的吗?”她止住笑,望着他问。

    霍漱清含笑点头,道:“不过也没关系,还好你现在没搞出什么乱子,就算傻点也没事。而且,是不是有人说什么一孕傻三年?你这样子,也正常。只是,要是真的傻三年,我可要疯掉的!”

    她笑了,望着他那俊逸的脸庞,道:“放心,我一定会谨记大人的教诲,尽快恢复正常,不再犯浑!”

    “你啊!”他含笑叹气,捧着她的脸,脸上那绽放的笑颜吸引着他,他深深地吻了下去,如同蜜蜂采蜜一般,采撷了这一块蜂蜜。

    等两人气喘吁吁拥在一起躺在床上,苏凡才想起自己之前问的事还没得到答案。

    “你还没说咱们什么时候走呢!”她说。

    “只霍着填饱饥饿,忘了这个了!”他笑道。

    她捶了他一下,他抓着她的手,道:“明天就开完会了,你收拾一下,咱们后天走,你的机票我也订好了。”

    “这么快?”她惊道。

    “我应该提前跟你说的,不过,也不用特别准备什么,那边什么都给你备好了,张阿姨已经过去半个月了。家里万事俱妥,就等你这个女主人!”他说。

    苏凡笑着亲了他一下,偎依在他的怀里,抓着他的手,一下下的揪着手指头。

    “明天晚上曾泉就回来了,我们全家一起吃个饭,我订好了位子,他那边我已经说了,你明天给希悠打个电话,还有小雨,大家一起,毕竟这些日子他们照顾你也很辛苦,我该好好表达我的谢意的,还有念卿呢,也要留在这里继续麻烦他们。虽说是一家人,可是我们也不能表现的太理所当然,该表示的还是要表示,这样的话,一家人关系才会维持下去。”霍漱清道。

    苏凡点头。

    他要忙着工作,就连家里的关系,他都要这样--苏凡这么一想,不免心中懊悔,如果自己可以细心一点,就可以替他分担了,就算其他的帮不了他,家里的事帮他处理好了,让他少分点心,他不也会轻松一些吗?

    此时,苏凡想起母亲罗文茵,想起母亲如何事无巨细地处理曾家、叶家、方家,以及三家的各种“外戚”关系,让父亲毫无后顾之忧的忙工作。也许,母亲的付出,并不是没有意义的!

    “霍漱清,谢谢你!”她说。

    “傻丫头,我们是一家人,对不对?”他含笑注视着她,她点头。

    “以后,我会努力来处理我们的家庭关系,不再让你分心了。我会努力--”她认真地说。

    霍漱清含笑点头,伸手抚摸着她的脸,道:“我知道!”

    她偎依在他的怀里,闭上双眼。

    夜色已深,晨曦即至。

    次日一大早,霍漱清就离开了。苏凡也起了大早,念卿还在家里吃早饭,罗文茵也在。

    “妈,霍漱清说今晚咱们一家人一起吃饭,他已经给我哥说了,我这就给嫂子打电话。”苏凡道。

    “哦,他那天晚上和我们说过了,你给希悠说吧。”罗文茵道。

    “小雨呢?昨晚没回来吗?”苏凡问。

    “好像没有,等会儿我给她打电话,她这会儿肯定还没起床。”罗文茵道,“哦,你们明天就要走了,你需要什么今天就得买上,时间够吗?”

    “没什么需要特别准备的,呃,我想去给霍漱清做两套衣服,去刘师傅那里--”苏凡道。

    罗文茵听罢,叫了秘书孙小姐一声。

    “你给刘师傅打个电话,让他明天早上早点来家里给漱清量一下身材!”罗文茵道。

    “好的,我知道了。”孙小姐应声,忙走出餐厅,在一旁拨出了电话。

    “妈,那个,钱我来付,您不用管了。”苏凡忙说。

    “知道,你要给自己老公做衣服,我才不会抢着呢!”罗文茵笑道,对念卿说,“你妈妈要向你爸爸示爱,姥姥怎么可以不识相?”

    念卿笑着,看着母亲。

    苏凡看着女儿,想说自己要走了,可是,女儿那纯净的笑容,又让她张不开嘴。

    “姥姥,我吃完了!”念卿放下勺子,跳下椅子。

    苏凡给女儿穿好羽绒服,系好围巾,孙小姐就过来和罗文茵复命,准备送念卿去学校了。

    “今天我们一起去吧!”苏凡道。

    孙小姐看着罗文茵。

    罗文茵也知道苏凡是要离开了,舍不得孩子才这样,便点点头。

    “那我和念卿去院子里玩会儿,你吃完了我们走。”孙小姐道。

    “嗯。”苏凡道。

    念卿便跑出了餐厅,院子里立刻传来小狗的叫声,苏凡知道是女儿在和她的小狗宠物玩闹了。

    “妈,念卿,就--”苏凡道。

    “我知道,你就和漱清去那边吧!念卿跟着我没事的,这孩子懂事极了,我很喜欢。”罗文茵说着,望着女儿,神色认真,“迦因,记住他上一段婚姻的教训,好好照顾他,维护你们的婚姻。”

    苏凡点头。

    “你和他在一起,总归不会出什么大问题!”罗文茵道。

    “我知道了。”苏凡应道。

    “孩子,不要想着你要做什么大事,随便做点什么打发时间就可以了。漱清将来是要做大事的人,你只要好好守在他身边就可以了。”罗文茵耐心地说。

    苏凡不语。

    如果这样的话,她这辈子,还有什么意义?

    “不要想什么乱七八糟的,女人这辈子,成就一个男人,就是最大的成功了。你看夫人自己的事业都到那个地步了,现在不是照样放弃了?其实,这个事情,你换个角度看就明白了。人一辈子可以做很多事的,对不对?不同的阶段做不同的事,也并非说你碌碌无为。”罗文茵道。

    “嗯,我明白了,妈。我想先过去把孩子生下来,然后再准备婚纱店的事情。不过,还要和逸飞说一下。”苏凡道。

    “你自己把握好分寸就好。”罗文茵道。

    说罢,苏凡便给方希悠打了个电话,正式邀请她参加晚上的饭局,方希悠接受了邀请。

    家,就是这样的吧!互相扶持,互相帮助,却要时刻记得感恩!

    苏凡望着车窗外的景致,想起霍漱清,不禁微微笑了。

    下午,苏凡和江采囡约了下,亲自去了江采囡的工作室,把信交给了江采囡。

    “不是叫你寄过来吗?怎么就自己过来了?你看你这么大肚子。”江采囡含笑扶着苏凡坐在沙发上,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