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487章 结婚这么多年还腻味着
    “我是想过来和你道别的。”苏凡微笑道。

    “道别?”江采囡看着她,恍然大悟地点点头,“要过去霍省长那边了?挺好的,你比那个孙律师聪明!”

    苏凡望着江采囡,想了想,才说:“江姐,你认识孙蔓?”

    “是啊!那时候,她还以为我是霍省长在外面的女人,专门找我谈了一次,要我离开他什么的。”江采囡说着,不禁笑了,那表情和语气极为轻松,可苏凡轻松不起来。

    “那个女人真是蠢,还是律师呢!连自己婚姻的问题在哪里都搞不清楚,还--一味地把过错推到别人的身上,以为是别人怎么样她老公了。这样的女人啊,迟早都会被婚姻抛弃。”江采囡说着,若有所思地盯着苏凡,诡笑道,“我是不是替你挡了孙蔓的枪子儿?”

    苏凡不禁有些窘,尴尬地笑了,不知道该说什么。

    “其实,有件事,我一直,不知道,该怎么跟你开口。”江采囡说着,有点不好意思地笑了。

    “什么事?江姐,你说吧!”苏凡道。

    江采囡想了想,道:“我,呃,以前,很仰慕霍省长,当然,那时他还是云城的市长,呃,其实要更早一点,他在省委的时候,我就知道他了,然后,见了几次面,就觉得他很不错--”说着,江采囡观察着苏凡的表情。

    苏凡有些意外,当然也不是完全非常意外。意外的是,江采囡居然和她说那件事了,不意外的当然是这件事本身。

    “你知道?”江采囡从苏凡的表情里读出了她的意思。

    苏凡点点头。

    江采囡“哦”了一声,然后笑了下,道:“他真是爱你,连这种事都告诉你了。”

    苏凡并没有说,其实这件事是她母亲告诉她,然后她找霍漱清“对质”的。而在江采囡看来,霍漱清的坦诚,哦,不对--

    “我想起来了,你和他,在云城的时候就在一起了,是不是?”江采囡猛地转换了话头。

    面对着江采囡,苏凡也没有隐瞒,点点头。

    “当时被人举报说和他有特殊关系的女下属,就是你吧?”江采囡道。

    苏凡望着江采囡,不语。

    江采囡笑了,给苏凡杯子里添了水,道:“呃,想一想那么多年,我一直没有认识你,我一直在想,会是什么样的一个女孩子被他爱着。后来他给我介绍了你,我什么都没问他,我知道你就是当初那个让他敢于用仕途去冒险也要得到的人。后来,你们之间发生了那么多,我,我才知道他有多爱你,不止是因为他把我当初的事告诉了你。其实,作为他那样的一个男人,甘于为你付出那么多的时间和精力,甚至是为你去冒险,真的很难,他毕竟不是普通的男人!相信我,在他那个位置,他绝对是个惊喜!而这个惊喜,被你得到了,苏凡,你真的好幸福!”

    “谢谢你,江姐,谢谢你曾经仰慕过他,他,真的很好,不止你一个人这么说。我必须要好好珍惜,必须好好爱他,我也一定会的。”苏凡道。

    江采囡点头,微笑道:“你们会幸福的,我相信!”

    苏凡也笑了,点头道:“江姐,你也一定会遇到那个真心爱你的人!”

    江采囡不禁笑了,有些洒脱,又有些苦涩,如此矛盾的心情和表情。

    “这种事,随缘吧!”江采囡道。

    苏凡笑笑,两个人聊了会儿,苏凡就告辞了。

    江采囡送她下楼,陪着她上了车,道:“这封信我会尽快托人送去的,有消息的话,我第一时间通知你。”

    “好,谢谢江姐!”苏凡道。

    车子,慢慢启动了。

    和江采囡分开,苏凡直接乘车去了念卿的学校接孩子,然后就去了吃饭的地点。那里有个很不错的小花园,念卿上次去的时候就很喜欢,她便带着孩子在那里玩会儿,等着其他的家人过来。

    就在苏凡和女儿在餐厅的花园等着的时候,曾泉直接去了岳父家里接妻子准备晚上的家宴。岳父家里,不止有岳母和妻子在,还有其他的几个客人,说是客人,说来说去都是亲戚,其中有一个便是方希悠的小姑方慕卿。

    “阿泉来啦!”客人们都含笑问候。

    曾泉念念问候了大家,便坐在妻子的身边,含笑端起她手边的杯子喝了口水。

    “是不是累了?我给你泡茶!”方希悠道。

    “不用了,就是有点渴而已。”曾泉道。

    “你先等我一下,我去换个衣服。”方希悠起身,对曾泉道,曾泉点点头。

    等方希悠离开,女人们才围着曾泉聊了起来。

    “你们两个结婚也好几年了吧,怎么还跟刚结婚的一样,这么腻味?”方慕卿笑道。

    “这就是青梅竹马的好吧!”一位四十多岁的女客人含笑道。

    “是啊,慕卿你还说希悠呢,你和允清不也是青梅竹马么?结婚时间比希悠和阿泉长多了,也那么恩爱的!”另一个女客人微笑着说。

    方慕卿笑笑,看着曾泉。

    几人聊着,曾泉始终面带礼貌的笑容,话语分寸有道,惹着众人笑着。

    这时,方希悠进来了。那落落大方的完美妆容和仪表,就算是在座的女人们,也都不禁感叹,方希悠无论何时都是一点瑕疵都挑不出来的!

    “哦,对了,阿泉,前两天有人给我送了点阿胶,你们拿去给文茵一盒。”方希悠母亲忙说。

    “谢谢妈!”曾泉道。

    “孙姐,去把阿胶拿出来给阿泉。”方希悠母亲道。

    等孙姐拿来礼物,曾泉谢过岳母和众人,和妻子一道离开了方家。

    罗文茵并不在家,去了曾雨的住处接女儿,曾泉便和妻子乘车去了吃饭的地点。

    车上,方希悠看着一脸倦容的曾泉,话在嘴边,好一会儿才说:“是不是累了?要不先睡会儿?”

    “没事,晚上回家再睡。”曾泉说着,不自觉地打了个呵欠。

    方希悠看着他,想了想,却终究还是没有把要告诉他的事情说出来。

    到了吃饭的地点,两人看见了苏凡和念卿在说说笑笑,方希悠看了曾泉一眼,听见了一声轻轻的心碎的声音。

    “念卿--”曾泉看见了念卿,大步跑了过去。

    念卿自然是一下子就从长椅上跳下来,窜进了舅舅的怀里。

    “念卿又重了啊!”曾泉笑道。

    “舅舅,人家在减肥哦!”念卿道。

    “什么?”曾泉对外甥女这太过成人化的语言惊了一下,看向苏凡,而方希悠也过来了。

    “别听她胡说!这丫头,不知道从哪里学的这些话,完全搞不懂。”苏凡忙说。

    方希悠看着念卿,微微笑着。

    “舅妈,你今天好漂亮!”念卿道。

    这丫头,嘴真甜!苏凡心想,光是这张嘴,这小家伙就不会吃亏了。

    方希悠笑了,抬手轻轻摸了下念卿的脸颊,道:“念卿才是最漂亮的小美女哦!”

    “这里有点冷,咱们还是进去说吧!”曾泉道,说着就抱着念卿走进了霍漱清订下的那个房间。

    苏凡和方希悠跟在后面,方希悠挽着她的手,微笑道:“这几天没见你,感觉怎么样?看着好像肚子又有点大了呢!”

    “是啊,最后这两个月会长的很快的。”苏凡道。

    方希悠看着她,脸上始终带着笑。

    “嫂嫂早点生一个,感受一下。”苏凡笑着说,她却没有读懂方希悠笑容背后的意味。

    “呃,再说吧!”方希悠想了想,笑着说。

    苏凡知道自己和嫂嫂之间,虽然是姑嫂,却并没有多少共同语言,也没有再像很多人一样说什么劝生孩子的话。

    三个人坐在沙发上聊着,曾泉问及苏凡的身体状况,苏凡跟他说了。

    “去了那边还是要照顾好自己,霍漱清他太忙了,不可能随时顾及到你的。”曾泉道。

    “嗯,我知道,我会尽量小心的。”苏凡道。

    聊着聊着,曾泉突然问妻子:“小姑和小姑父又怎么了吗?”

    苏凡并不知道方希悠家里具体的事,却也知道方希悠的小姑夫也是一位不凡的人物,而且他们和曾泉方希悠一样都是青梅竹马、门当户对的夫妻,见曾泉这么问,不禁起了好奇心。

    方希悠淡淡笑了下,说了句“还那样”,曾泉不语,知道妻子这么说就是不想继续说的意思。

    很快的,霍漱清和岳父一起来了,翁婿两人进来,店里的老板亲自陪着。

    霍漱清抱起女儿,和苏凡曾泉夫妻说话,曾元进跟老板交待了几句,老板就退了出去准备晚饭了。

    曾元进看见儿媳妇坐在儿子身边一如既往,刚想开口说什么,妻子和小女儿来了,曾雨虽然不高兴,却还是跟大家打了招呼“爸、大哥、嫂子、姐夫”,唯独对苏凡,只是看了一眼,并不说话。

    “刚才你答应我什么了?”罗文茵对女儿道。

    曾雨翻了个白眼,才一脸无奈看了母亲一眼,并不看苏凡,叫了声“姐姐”。

    苏凡愣住了,好一会儿没反应过来,霍漱清忙推了她的胳膊一下,苏凡扶着沙发扶手站起来,慢慢走向母亲和妹妹,微笑道:“谢谢你过来,小雨!”

    曾雨看着苏凡脸上的笑容,一时语塞,罗文茵站在一旁看着两个女儿,曾雨看着母亲的眼神,才长长呼出一口气,很不认真,却似乎有些尴尬地对苏凡说:“姐,对不起,我,我这两年,我,对不起你,请你原谅!”

    罗文茵含笑点头,曾元进也是一脸错愕看着妻子和女儿。

    苏凡完全怔住了。

    霍漱清放下女儿,走到苏凡身边,拉着她的手,含笑望着苏凡。

    苏凡抬头看了他一眼,又看看母亲,眼里含泪,对妹妹笑着说道:“没事的,我们都是一家人!”说着,苏凡抱住了妹妹,曾雨被这一下突然惊呆了,愣愣地看着母亲和眼前的姐夫,却又轻轻推开苏凡。

    “你这么大肚子,这么抱着我,万一我挤坏了你肚子里的宝贝怎么办?”曾雨说着,表情依旧有些不自然。

    苏凡的表情,从惊愕很快就转到喜悦,拉住妹妹的手,笑着说:“没事的,等小宝宝生出来,你要去看我们哦!”

    曾雨尴尬地笑了下。

    “好了好了,都坐下吧!”曾元进笑着说,罗文茵便走向了丈夫,曾元进一言不发,只是拉住她的手轻轻拍了下点点头,罗文茵却只是含笑望着他。

    而曾雨,则被苏凡一直拉坐在她身边。

    和方希悠看着这一幕,曾泉这时才说:“小雨,怎么一下子就懂事了?”

    曾雨冲着哥哥做了个鬼脸,方希悠笑了,圆场道:“小雨其实一直都很懂事的,只是小雨有点害羞,不好意思嘛!”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