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494章 欠下的债慢慢还
    霍漱清抱着新生的孩子,“哦哦”的哄着,可是孩子好像此刻也不不知道他是自己的爸爸了,哭了起来。

    “可能是饿了,孩子还是要送去新生儿监护室。”小护士忙说。

    “好,院长,可以拍照了。”孙主任道。

    于是,苏凡和霍漱清抱着孩子,在医生的镜头里留下了一家人第一张照片。

    “是儿子还是女儿?”苏凡问。

    霍漱清把孩子交给护士,才想起自己压根儿都没有看孩子的性别,赶紧打开包裹看了下,不禁笑了。

    女院长看着霍漱清的表情,和孙主任默契地相视一笑。

    “是个儿子!”霍漱清对苏凡道。

    苏凡没说话,只是笑了。

    霍漱清亲了下她的额头,低声道:“辛苦了,丫头!”

    苏凡含笑不语,只是看着他。

    “恭喜霍省长儿女双全!”女院长笑着说。

    “谢谢,谢谢,谢谢你们,我来的急,连红包都没有准备--”霍漱清笑道。

    “霍省长这是带头让我们犯错误啊!”孙主任笑道。

    “孙主任误会了,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霍漱清笑笑,道,“改日再感谢大家,谢谢了!”

    陪着苏凡出了手术室回到了病房,霍漱清脸上的笑容根本无法褪去。苏凡看着他向前来探视苏凡的人们道谢,看着他的笑容,心里不停地叹气,没想到那么持重沉稳的霍漱清,今天也变成了一个傻小子。人啊,真是--

    很快的,罗文茵也来了,一看女儿躺在病床上输液,罗文茵忙问“孩子呢?”

    “送去新生儿病房了,明天再送过来。”薛丽萍道。

    “薛大姐,您没去看看我们的大孙子?”罗文茵笑道。

    薛丽萍笑了,道:“我这不是等着你一起去看嘛!走,咱俩赶紧去看看。”说着,薛丽萍就拉着罗文茵的手走出了病房。

    罗文茵回头向女儿做出了胜利的手势,苏凡笑了。

    伤口的痛,一直持续着,一整天,霍漱清没有离开病房,一直在陪着她。她痛的时候,他就抓着她的手,给她擦着额头的汗,说些轻松的话题,分散她的注意力。

    “不要让我笑嘛,万一笑的肚皮裂开了怎么办?”苏凡强忍着笑,怪怨道。

    “糟了,我忘了这个。那,你想听什么?”他忙说。

    苏凡看着他的样子,真是,又幸福又无奈。

    中午的时候,薛丽萍安排张阿姨从家里拿回来红鸡蛋,和张阿姨一起拎着篮子来到医生办公室,给医生们和护士们发象征着吉祥喜庆的红鸡蛋,分享着他们的喜悦。

    尽管孩子没有生在霍泽楷生日的那一天,可薛丽萍依旧欢喜不已。也许,冥冥之中自有天意,这是孩子自己的选择,孩子可能不愿意去背负太多的上一代人的希冀,那就不要强迫了。不管怎么说,现在的结果,都是好的!

    这一夜,霍漱清陪着她住在医院里,两个人好像又回到了过去以医院为家的那段日子。

    两个人为孩子选名字,之前为孩子想的那么多名字,好像现在都不够用了,一个个都觉得好,可又觉得不是完全称心。

    床头的灯,微弱地投了下来,照着苏凡的脸庞,那偶尔还会因伤口的抽痛而扭曲的娇俏的脸庞,脑子里,猛然间亮了起来。

    是啊,孩子的名字,其实,只是父母的愿望的阐释。她取了一个念卿,那么他--

    霍漱清握住她的手,放在唇边亲了下,道:“丫头,我想了一个名字,你觉得怎么样?”

    眼里,是他那如墨的眸子,即便是在黑暗中,也是那样的深邃,让她的心跟着一阵阵的颤抖。

    “什么?”她问。

    他低低说出了那个名字,苏凡惊呆了。

    她怎么可以这么幸福?怎么可以?

    “为什么?”她抱住他的手,泪眼蒙蒙望着他。

    “在你第一次怀孕的时候,我就想过,我们的孩子应该叫个什么名字,可是,我还没想好,就--这一次,什么都很好。我知道什么最重要,我最想要的,是什么,这就足够了。”他轻轻抚摸着她的长发,微笑注视着她。

    “霍嘉漱,怎么样?嘉奖的嘉,霍漱清的漱。”他注视着她,问。

    霍嘉漱?苏凡思考着。

    孩子的名字里面,是她和他的名字的字,念念的名字里面是他的--

    苏凡点头,微笑着望着他,霍漱清轻轻俯身亲了下她的唇角,低声道:“谢谢你,丫头!”

    她摇头,却道:“孩子们是不是有点过于背负我们的过去了?”

    “哦?”

    “其实,我觉得他们能过自己的人生就好,和我们没有关系,也不要给他们增加什么压力,虽然不能太过随性,可是,背负着父母太多期待的孩子,会迷失的。”她解释道。

    霍漱清却笑了,道:“他们的名字里有我们的名字,就是让他们背负我们的过去?如果这也算是背负的话,我倒是挺赞成的。”

    “为什么?”她不解。

    “让孩子们知道他们的父母是怎样的爱着对方,让他们生活在爱的环境里,难道不好吗?懂得去爱别人,这是很不容易的一件事。不计较得失,只是发自内心地去爱,难道不是吗?”他轻轻捏着她的手,道。

    不计较得失去爱啊!

    苏凡想起自己和霍漱清最初的时光,那些没有明天,却最甜蜜幸福的。

    她看着他的眼里只有他,而她的眼里,也自然只有他,从开始,到最后。

    “以后,别再跟我说谢谢什么的了,好吗?感觉好见外的样子。”她拉着他的手,贴在自己的脸上,道。

    霍漱清含笑点头,道:“那,这就算是最后一次?”

    “嗯!”

    “那,以后你再也听不到我跟你说谢谢,你也不要怪我太理所当然?”他眼中的笑意不减。

    想想未来几十年里,自己可能还是想要听见他的夸奖赞许之类的,如果完全让他不说,可能,好像也有点缺了什么。

    害怕他就这么认真了,苏凡忙抓住他的手,娇声道:“好了嘛,就当我刚才的话没有说,好不好?”

    霍漱清无声地笑了,轻轻捏着她脸颊,道:“你这个小捣蛋!”

    她摸着自己的脸,含笑望着他。

    微弱的灯光笼罩着他,那光影在他的脸上形成清晰的界限,越发显得他的脸庞棱角分明,那么的坚毅。

    这就是她第一眼就爱上的人,从开始到最后,她的眼里只有他,没有一个人可以和他相比较,没有一个人可以夺走他的光芒。不管是在她人生最艰难的时候,还是她命悬一线的时候,他的模样,始终会在她的脑子里,告诉她该走向哪里,告诉她要坚持下去,而现在,一个新生命的到来,并不是结束,或许只是一个开端而已!未来的路,属于她和他的人生,还很长,很远。

    她握住他的手,放在唇边亲了下,低声道:“如果没有你,我不知道自己会发生什么。”

    他微微笑了,大手抚摸着她的脸,双眸一瞬不动地停留在她那娇俏的脸上,道:“我也是。”

    她望着他,笑了。

    “以后,不要这样惯着我了,好吗?我现在是两个孩子的妈妈了,我不是个小孩了。”她的声音,低低的,可那语气和柔软的话音,挠着他的心里痒痒的,明显和她的话意相违背。

    他的唇,有些急切地覆上了她的,吮着,咬着。

    她推着他,趁着和他分开的间隙,说出并不连贯的话语,道:“别,别这样,我,我没刷牙--”

    “小家伙,是故意这样的吗?”他强忍着内心的激动,声音却因为这样的戛然而止而有些走形,双目热切地注视着她,道。

    她对他笑了下,拉着他的手贴在自己的脸上,道:“等伤好了再来,可以吧?”

    他似乎愣了下,旋即笑了,道:“你这家伙,我还没有到那种地步,那么没分寸的。”

    她知道他这是完全明白了她的意思,可是,他的话又显得她好像很急切,她好像忍受不了一样。

    真是可恶的男人,人家是为你考虑的,好不好?反过来--

    她有点气呼呼的,噘着嘴看着他。

    “又怎么了?”他的手指在她的嘴唇上轻轻点着--点绛唇就是这么来的吗?他的脑子里突然想起这个问题--手指的动作,又很快变成了在她干涩的嘴唇上摩挲,慢悠悠地说,“等你身体康复了,我们再讨论计算你这次又欠了多少债,然后再讨论该怎么还,这个问题,先不着急。”

    她一把抓住他的手,盯着他那含笑的双眸,道:“不是吧,你这样都要算--”

    可是,话音未落,她后面的话全都被堵了回去。

    算了,没有刷牙就没有刷牙吧,他也知道这只不过是她的借口,可是,每一次,他总是这样轻易撩动着她的心弦,让她迷失,让她忘记了自己,只有成为她的俘虏。

    第二天,孩子抱回来的时候,霍漱清早就上班去了。

    尽管他昨天从工作场合赶回来陪她,可并不意味着他可以休产假了,还是要和往常一样去工作,开不完的会,接待不完的上上下下的人,看不完的文件,听不完的报告,签不完的字。这就是他的人生,从他作为一个新人走进华东省省正府大院的那一天起,他的人生就这样注定了,如今这一切,对于他来说,迟早都会到来,只是时间的问题。尽管他早就对此有所觉悟,可是,想想自己那稚嫩的--真的是稚嫩的儿子躺在医院里,那软绵绵的脸蛋--这个情形,他没法去想,只要一想,就会想去看看孩子,看看苏凡,难以压制的渴望。不行,不行,该做什么还得做什么啊!

    凡是见到他的省正府工作人员,惊讶地发现这位年轻的省长这些日子--确切地说,是省长夫人又为他生下一个孩子,而且还是儿子之后--省长的脸上总是会有笑容,而且,这位年轻帅气有型--总之各种完美修饰加在他身上都不多余--的男人,一旦有笑容,便成了女性的终极杀手。不知道多少女性在背后议论他那位年轻漂亮的太太,不知道有多少人羡慕她居然有如此好命可以嫁给他这样一位完美到极致的男人,也许,这就是命吧,有些男人,不管再怎么完美,都只能看看而已,想都不要想,而且,能看看都是运气啊!

    于是,苏凡的背景也被挖了出来,从她被收养的那个农民家庭,一直到她成为设计师,看起来也是很励志的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