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497章 人总得往前看
    “江阿姨,我嫂子呢?”苏凡问江敏道

    “哦,她和小楠去厨房了。”江敏道。

    罗文茵听江敏这么说,又看了一眼坐在方慕白身边的姜毓仁,心中已经明白了不少,便对苏凡道:“你去给你嫂子帮帮忙吧,她很少下厨的,别受伤了,厨房里可都是利器。”

    苏凡便起身了,江敏微笑着对罗文茵道:“还是迦因懂事,我啊,一年到头也难得吃到女儿做的东西。”

    “姐姐你这话可就差了,迦因怎么和希悠比啊!我才不知道多羡慕你呢!”罗文茵笑着说,“不过,好像我也不用羡慕姐姐你啊!”

    江敏含笑看着罗文茵,就听罗文茵道:“细细想想我还真是上辈子积了德,才有希悠这么好的儿媳妇儿,是不是,姐姐?”

    “你啊!”江敏道。

    曾泉在那边给岳父和父亲几人端茶倒水,罗文茵看着给曾泉帮忙的姜毓仁,低声问江敏:“姐姐,今年怎么他们来家里了?你--”

    江敏深深叹了口气,道:“还能怎么着?反正人都死了,我还这么计较也没意思了,是不是?”

    罗文茵不语,只是微微点头。

    “阿泉和希悠两个都忙,很少回家里来,我和慕白这两年也是靠了小楠和毓仁了,生病啊什么的,照顾我们两个的还是这两个孩子。虽说,虽说过去那件事真是让人难以启齿,不过,人都死了,我又干嘛还跟个死人争呢?活人怎么都争不过死人的,就算我和慕白再怎么闹,慕白也是不会忘记那个女人的,而且,我越是对那件事耿耿于怀,慕白就越是觉得那个女人好。明明我为他付出了那么多,还让他在心里记恨我,我真是太傻了,是不是?”江敏道。

    “慕白大哥娶到姐姐你真是福气,没几个人像姐姐你这么大度的。”罗文茵道。

    这话虽有讨好江敏的意味,可是罗文茵说的很真诚,丝毫让人听不出不舒服的地方。

    江敏苦笑了下,道:“我呢,现在就是好好儿对小楠和毓仁,让慕白他自己个儿心里想着去。”

    “慕白大哥是个重情义的人,姐姐你这么对小楠他们,慕白哥不会不记着你的好儿的。”罗文茵道。

    江敏点头,接着说:“你家里,你看看你们有阿泉,还有漱清,我家呢,就一个阿泉和你们分,”江敏说着,罗文茵笑了。

    “慕白不说,其实我也知道他是打算把毓仁当自己个儿的儿子一样培养了,这样也挺好,毓仁本身也是不错的孩子,小楠呢,真是和你家迦因一样,很贴心的女孩儿,虽说我们刚开始相处的真是很不好,现在都没事儿了,我倒是挺希望她是我女儿就好了。”

    “希悠听见可就伤心了。”罗文茵笑着说道。

    “她们两个不一样的。”江敏道。

    罗文茵点头。

    这话,罗文茵是赞同的。去年江敏把脚扭伤了住院了,那阵子方慕白正在南方视察,希悠也跟着夫人出国访问了,罗文茵去医院探望的时候,就碰见顾小楠在医院里照顾江敏。虽说江敏住院的时候并不缺人照顾,可是罗文茵也看得出顾小楠是很尽心的,而且后来江敏出院回家之后,家里也是顾小楠在照顾着她。

    江敏和顾小楠的关系能到这样的地步,不得不说是江敏的大度,毕竟没有那个女人愿意看着自己丈夫念念不忘的人生的女儿在自己眼前晃悠,换做是她罗文茵也做不到。而顾小楠那孩子,也真是很懂事的,有时候罗文茵甚至觉得顾小楠比苏凡都要讨人喜欢一些。

    当苏凡到达厨房的时候,就听见方希悠在给厨师们说着什么,接着便听见顾小楠的声音,好像她们关系还不错,起码有好好的交流,比她和曾雨这一对亲姐妹都要相处的好。

    “迦因来了?”方希悠看见苏凡,笑问。

    “我来帮忙。”苏凡微笑道。

    “没什么要做的了,我和小楠也要过去了。”方希悠揽着苏凡的胳膊,道。

    “小楠姐姐好!”苏凡问候道。

    顾小楠微笑着,道:“谢谢你们过来。”

    两家人的宴会就开始了,和气一片。

    当然,没有人知道方希悠和曾泉怎么了。

    只不过,对于苏凡来说,方家接受了顾小楠,也让她多了一个伙伴。不知怎么的,也许是经历有些相似,让她觉得顾小楠更容易亲近,更喜欢。

    有了顾小楠这位新朋友,苏凡也算是找到知音了。

    只不过,过了年,江采囡的到来,更让苏凡感到开心和意外,毕竟她在洛城几乎没有什么朋友,邵芮雪过来帮忙婚纱店的开店准备,却也基本都是在两地飞着。

    苏凡没有想到江采囡会来洛城,而且是以新华社驻松江省的总负责人的身份到来的。尽管这个工作很忙,江采囡还是经常能和苏凡在一起喝喝茶聊聊天,因为苏凡的新婚纱店距离江采囡的单位并不远。

    有了朋友,孩子们又健康快乐成长着,虽然霍漱清很忙,可是也没关系了,至少她不再是孤独的。

    若干年后,当江采囡重新以另外一种身份出现在他们的生活的时候,苏凡才知道了这些过往,可是,她又该如何看待这位丈夫的“红颜知己”呢?尽管这件事是霍漱清为了给她报仇而开始的行动,江采囡帮了霍漱清也就是帮了她,而且,江采囡还帮她找到了燕燕,让她开始了新的事业--

    “兴许,漱清不是那么看待她的,可是你要当心,江采囡虽然帮过你们,可是江家落到如今的境地,江采囡怎么会对你们没有仇恨呢?”方希悠对苏凡道。

    苏凡沉默不语。

    “我老早就和你说过,要和江采囡保持距离保持距离,你根本不听,还瞒着我去找她--”罗文茵道,“男人最是无法消瘦美人恩,欠什么都别欠人情。”

    “漱清当初也是逼不得已。”方希悠道。

    霍漱清和江采囡的传闻,已经在京城传开了,江采囡突然放弃了自己经营的那些慈善事业,重新加入了新华社,成为了新华社驻松江省总部的负责人。而松江省,就是霍漱清离开书记处之后担任省长的省份。

    苏凡和江采囡的关系一直都很好,从根本来说,她喜欢江采囡,甚至很敬佩江采囡,特别是在得知了江采囡为她和霍漱清做了那些事之后,现在就算有了江采囡和霍漱清的传闻,她也--

    看着女儿的样子,罗文茵完全惊呆了。

    “你该不会是觉得没关系吧?你是不是觉得这些都是传闻就不用在意了?你是不是等捉奸在床才算是有事?”罗文茵问道。

    “什么捉奸在床?您这说的也太--”苏凡道。

    “迦因,”方希悠打断苏凡的话,道,“文姨说的没错,这件事,你应该引起注意,江家和咱们家的事,根本就是你死我活,江采囡或许曾经是很善良正义的一个人,可是江启正死了,出了那么大的事,你以为江采囡会无动于衷,她不会认为是漱清把江启正逼到那个地步的吗?”

    苏凡沉默了。

    “迦因,与人为善是一个良好的品质,可是也要看是什么人,也要看是什么时机。”方希悠耐心地对苏凡说。

    苏凡依旧沉默不语。

    罗文茵看着就是气不打一处来,刚要说什么,方希悠给她使眼色,罗文茵便收回了话,只说“话我们就说这么多,你也不是小孩子了,该有个想法,不要等真的出事了才后悔,到时候你哭都没机会”,说完,方希悠就和罗文茵起身离开了。

    苏凡静静坐着。

    卧室里,嘉漱还在睡觉,这孩子也和念卿一样睡着了就什么都听不见,除非自己醒来,否则就算是打雷都没办法影响他的睡眠。

    霍漱清和江采囡,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母亲说,男女之间没有单纯的友谊,从来都是如此。如果没有异性之间的特殊吸引,男女怎么会做朋友?

    可是,苏凡并不认同母亲的话,她和覃逸飞之间,不就是好朋友吗?虽然,曾经有一段,她和霍漱清的确是因为覃逸飞闹过矛盾,甚至还险些离婚。可后来,什么都没有发生,没有离婚,而覃逸飞也和叶敏慧在很好的相处着。一切,都很好,怎么会,母亲怎么会那样--

    起身走到婴儿床边,苏凡静静望着儿子那安静的睡相,心情,复杂极了。

    刚才,嫂子还给她看了几篇江采囡到松江就任之后连续亲笔发的几篇长文,都是围绕着松江这一年在民生建设方面的问题,苏凡认真地看了,似乎依旧是江采囡的作风,关注民生而不管政府方面的想法,这就是江采囡。这些文章在松江省高层引起了很大的轰动,让省里显得极为被动,毕竟现在经济很难有起色的时候,全靠民生来给政府工作找亮点了。而江采囡身为新华社驻松江站的负责人,居然一点面子都不给省里--

    霍漱清当然也是看过这些报道的,一篇又一篇,如同紧箍咒一样一圈又一圈缠在霍漱清的脑袋上,越来越紧。覃春明甚至还打电话给霍漱清说是不是因为江家那件事江采囡这么做的,可是,谁都清楚,新华社发的那些重头文章都可能是一个人可以决定的,江采囡的文章一定是经过了某些方面的核准的。现在的局势,并不是说完全控制在曾元进等人的手上,江家的问题,最终只是江启正一人以自杀结束了一切。江启正的三叔和江采囡的父亲以及族中其他人依旧是手握重拳,没有被削弱到什么程度。

    苏凡并不懂这些事为什么发生,怎么发生,最终怎么走向结局,她是完全不懂的,江采囡的任何一个举动有什么意义,亦或者这后面都有什么力量的角逐,她是不懂的。

    手机响了,她赶紧起身去看,是霍漱清打来的,说今晚他有个应酬要去,原本约好她一起吃饭的,现在只能放弃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