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498章 怕什么来什么
    在松江省省会洛城的时候,因为霍漱清工作繁忙,夫妻二人也是相聚甚少。霍漱清来京里开会,苏凡跟着一起过来,一来是为了探望家人,二来也是为了和他有个机会相聚,却没想到--其实她应该想到的,不是吗?

    当初她苏醒后曾泉告诉霍漱清进入红墙工作的时候,曾泉就和她说“一入宫门深似海,从今以后霍漱清就再也不是你的人了,虽然这个现实是从以前就开始的。可是以后会更加严重,你们的时间,会越来越少”。时到今日,她还记得当初她和曾泉说,就算是霍漱清再忙,也会守护和她在一起的时间。可当霍漱清的工作越来越繁忙,职务越来越高的时候,苏凡才开始真正体会到当初曾泉的告诫。

    霍漱清有事,她还能说什么呢?难道要把他绑在身上吗?那是不可能的,他是个男人,他有他的事业,而她也不愿他把一切都放在家里,这样对他是不利的,她很清楚。他有他的梦想,所以她要支持他。

    孤独,那也就该忍受了。

    离开了苏凡房间的罗文茵,简直被女儿气的不行。

    方希悠和罗文茵一起回到客厅,见罗文茵这样生气,就给她倒了杯茶,罗文茵接过来。

    “迦因的想法,我也可以理解,她本来就是那样心软的一个人,文姨您也别太生气了。”方希悠对罗文茵道。

    “真是的,这丫头,怎么说都没有用,真是,真是要被她气死了。”罗文茵道。

    “要怪就怪江采囡心机太深,隐藏那么久,利用了迦因的善良,让迦因对她没有戒心,这也是没有办法的。毕竟当初她为漱清做了那件事,不管是谁,也会觉得她是真的站在公正的立场。谁知道她图谋的更深--”方希悠道。

    “她从美国回来的时候,我就觉得有问题,后来你看她做什么慈善,好像还真的是,唉,人性啊,从来就是不容易改变的。”罗文茵道。

    “现在的关键是,我们该想办法让迦因自己远离江采囡--”方希悠道。

    “那丫头怎么会主动?漱清那边,我看也悬,他那个人就是个情种,怎么会对江采囡狠下心?”罗文茵道。

    方希悠并不否认,霍漱清虽然不滥情,可是他对江采囡的态度从来都是有点说不清的,从过去到现在。至于江采囡,虽然一到松江上任就写了那么几篇看似火药味儿很重的文章,可是如果不那么写,怎么让霍漱清的视线再次被她吸引?当初在江城的时候,江采囡不就是因为文笔犀利、眼光独特才被霍漱清注意的吗?故技重施,却没想到又奏效了。

    到底该说是霍漱清蠢呢,还是江采囡心机太深、太了解霍漱清呢?

    就在这时,方希悠接到了苏凡的电话,问她晚上要不要一起出去吃饭。

    “你不是和漱清约好的吗?”方希悠问。

    “他有事去不了了,我一直都想去那家吃饭,嫂子你要是没别的安排的话,我们一起去吧!你不是上次和我说你也想去吗?”苏凡道。

    “我和文姨在一起,要不要我们大家一起去?”方希悠问苏凡。

    “我还有别的事,你们两个去吧。”罗文茵对方希悠道。

    “好,那我们俩吧!”方希悠道,说完就挂了电话。

    “但愿他不是和江采囡约好的。”罗文茵对方希悠道。

    方希悠并不是不知道罗文茵的“他”指的是霍漱清。

    “怎么会那么巧?”方希悠道,“文姨你也太担心了。”

    罗文茵的确是有些心病了,可是有什么办法呢?对于母亲来说,儿女们的幸福是母亲最关心的事。苏凡和霍漱清是她的骄傲,她怎么会愿意看着他们出什么事呢?实在不行的话,实在不行的话,就只能她出手了,这个女儿,真是一点都指望不上,也不知道她怎么就那么多的菩萨心肠呢?这将来还怎么的了?

    可是,该怎么把霍漱清和江采囡从舆论里分开呢?

    当初她插手了刘书雅和苏凡的事,结果刘书雅开枪去杀苏凡--

    现在罗文茵想起那件事依旧心有余悸,她还是害怕旧事重演。

    然而,很多事就是这样,怕什么来什么。

    罗文茵和方希悠对这件事格外重视,毕竟这关系到苏凡的幸福,而她们是苏凡最亲近的家人,她们必须关心。可是,她们都很清楚,鉴于目前的处境,鉴于和江家的关系,江采囡和霍漱清的事,绝对不会是一桩桃色事件那么简单,背后隐藏的更多的,是利益的争斗。

    女人们对这种婚外情的事总是很敏感,不管背后有什么因由,是江采囡的别有所图,还是霍漱清心中亏欠,总之这件事就不能继续下去。

    事实上,即便风声传的那么多,可是罗文茵和方希悠都是不相信霍漱清会对江采囡有什么想法的,毕竟霍漱清在苏凡面前做了那么多,对苏凡的好,大家都是看在眼里的,那绝对不是他在演戏而是真情表现。尽管如此,警惕心还是不能没有的。男女之间的事,很多时候即便一方没有意愿,另一方只要主动攻击,总有攻陷的时候。特别是江采囡之前还帮过霍漱清那么大的忙,对苏凡也是很友好,让苏凡成为了她的好朋友,如此一来,江采囡想要攻陷霍漱清,简直就是太简单了,只要霍漱清一个不留神,江采囡就会得逞。而这,是曾家不愿看到的。

    不过,曾元进和曾泉倒是不像他们的妻子那样的担忧,在他们看来,传言只是传言,霍漱清是不会做那种事的。

    首先霍漱清的人品在那里摆着。虽然他和苏凡也是婚外情发展而来的婚姻,可是,霍漱清也就只有和苏凡有过这样的感情,之前和前妻孙蔓关系那么冷淡,到了冰点也没有去看别的女人一样,只有遇到苏凡。而现在,他和苏凡终于历经艰辛走在了一起,还有了两个孩子,霍漱清是不会做出对不起苏凡的事的。他能在苏凡离开后等她三年,在苏凡中枪之后守护她整整一年,这些时间,具体到每一天上面都是极为漫长的,想象不到的漫长,对身体和心理,特别是心理和情感最严苛的考验。霍漱清的地位,面临着多少的诱惑,情感的身体的诱惑,身边爱人的缺失,极易让他走上寻求另外刺激的道路,而他一直坚守着自己和苏凡的约定,从没有背叛过他们的感情。这样的霍漱清,会被一个江采囡诱惑到吗?

    其次,关于霍漱清的前途,在书记处历练了两年之后来到地方主政,将来至少也是某个大省的封疆大吏,好一点的话,问鼎都是有可能的。在这样的情况下,在他的前途一片大好的情况下,他怎么会犯糊涂,和江采囡发生什么事?虽说江采囡和江家断绝了关系,可是,有确切的消息告诉曾元进,江启正自杀之前见过江采囡,事后江采囡也偷偷去了江启正的葬礼。的确,江采囡是和江家断绝了关系,那也是在江启正和霍漱清作对的时候,江采囡那么做是出于她自己的正义感,并非完全断绝关系,只是离开了江家。尽管她给霍漱清的那个秘密账册是导致了江启正的覆灭,可是,江启正临死前和江采囡见面的时候说了什么,谁都不知道。可能江采囡向兄长认错,求得原谅,并不是不会发生的事。江启正会不会让江采囡利用她和霍漱清之间已经建立起的信任来对付霍漱清,对付曾覃联盟,并非没有可能。而霍漱清的前途,需要曾元进、方慕白同覃春明一起来为他保险。毕竟这条仕途越往后走,竞争就越是无法想象的激烈,没有足够强硬的支持者,是绝对走不到最后的。甚至,在最后的拼杀中,拼的不止是当事者的能力,更多的还是背后力量的角逐。因此,霍漱清是绝对不会放弃曾家的,曾家背后的力量,是覃春明无法达到的强大。而霍漱清也是不会让曾家放弃他的,他是个有志向的人,走向最后的巅峰,是他的追求,也是覃春明和曾元进等人的渴求。推出一个人,对于每一方来说都不是简单的事,好不容易有了一个人,他们就绝对不会让这个人毁了。这一点,曾家清楚,覃春明清楚,霍漱清自己更加清楚。

    最后,曾元进并非完全没有担心,他的担心在苏凡这里。苏凡对世事过于单纯的看待,对人与人之间关系更加完美的幻想,很容易让江采囡的别有用心得逞。苏凡对婚姻和感情的过于简单的处理方式,可能会把霍漱清的感情浇灭。这才是最麻烦的,要是苏凡错误的做法让她和霍漱清之间的婚姻出了问题,那就很难处理了。就算两个人不会闹到不可开交的地步,一段心死的婚姻,就是一个危机。即便他们的婚姻形式依旧存在,霍漱清感情的游离,会给那些别有所图的人一个空子可钻。

    出于这些考虑,曾元进交代妻子一定要盯紧这件事,这个女儿有些时候很懂事,可是她让他们不放心的时候,才是最麻烦的事。

    然而,就在所有人对霍漱清这件桃花事件报以安心的态度时,苏凡约方希悠一起出去吃饭,结果遇上了意外。

    这家餐厅是非常隐秘高级的一个地方,方希悠是常客,苏凡也来过不少次,因此,当两个人到达餐厅时,老板极其熟悉热情地接待着她们。虽然是很热情,可是方希悠还是感觉到了老板有点不一样的地方,眼里似乎有什么在躲闪着。老板是何等精明的人,可再怎么精明,都敌不过方希悠的明察秋毫。想在方希悠的眼皮底下藏什么秘密,几乎是很难的,没有多少人可以确保自己能做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