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500章 特殊的努力
    是为了得到一个稳定婚姻带来的好处,还是为了得到那个人的爱,方希悠和苏凡是不明白其中的缘由的,尽管她们已经拥有了自己的婚姻,各自嫁给了心爱的人,哪怕他们的婚姻都出现了问题。

    “呃,我想,其实没必要太计较到底是谁付出的多,谁付出的少吧!有时候,付出的多,爱的多,并不一定就是不好的事。只要自己觉得开心就好。”苏凡想了想,道。

    方希悠却笑了,道:“你这是自我安慰的想法,一个人要是得不到自己想要的,总有一天会心理失衡,会坚持不下去的。”

    苏凡沉默了。

    “你爱他,他也爱你,所以,你是体会不到这种心情的。”方希悠道。

    听方希悠这么说,苏凡也不好再说什么了,说下去就会有种秀恩爱的嫌疑,而方希悠和曾泉之间的现状,是不允许她在方希悠面前故意刺激的,这样太不好了。

    “迦因,如果,漱清他--”方希悠想起刚刚那个领班和自己说的事,想提醒苏凡一下,可是,话到了嘴边她又说不出来。虽然之前她和罗文茵都跟苏凡说了,那么明确地提醒了,可是她们的内心其实还是留了一丝的信心,因为她们还是相信霍漱清的,唯一担心的就是苏凡玩不过江采囡,就怕苏凡不小心引狼入室让江采囡得逞。但是,现在,霍漱清毁了和苏凡的约定,跑来这里和江采囡见面,和江采囡吃饭,这里是他约好和苏凡来的啊,怎么就突然--

    他一定是觉得自己和苏凡说有事不能来吃饭了,苏凡就一定不会来了,所以他就可以和江采囡来这里,毕竟,京城任何一个餐厅,他会去的餐厅,苏凡都有可能去。如果让苏凡在其他地方撞见他,不如在这里,来这个他确定苏凡不会来的地方更安全。和其他的女人约会,不就是要来这种地方吗?这样才不会被妻子撞见。

    虽然曾泉从来都没有和其他的女人约会过,至少没有那种不正常男女关系的异性,可方希悠对这种事情太清楚了,男人的心理,她觉得自己是很了解的。因此,她很准确地判断了霍漱清的心态。

    可是,心里这么一想,她就越是觉得不平,霍漱清怎么可以这样?

    连霍漱清都这样了,这世上的男人--

    这么算起来,至少曾泉没有背着她做什么,没有欺骗过她。

    方希悠陷入了深思。

    苏凡见方希悠沉默不语,觉得方希悠应该是在想和曾泉的事,也就没有再吭声。

    是的,方希悠就是这么想的,她在想曾泉的事,想自己和曾泉--

    当初苏凡出院住在曾家的时候,某一天,她在苏凡的更衣间里不小心看见了一些秘密,那是苏凡买的一些特殊的衣服。方希悠小心地看了下,有护士服女仆装什么的,真的是让人一看就脸颊发烫的。她没有想到苏凡居然会买这些东西,没想到苏凡和霍漱清居然,居然这么的,会玩儿。想一想的话,自己和曾泉好像--

    现在,方希悠的心里,突然有点蠢蠢欲动起来。

    苏凡和霍漱清现在是有些问题,可是之前,他们一直都那么好的,感情和睦到让人嫉妒的地步,会不会他们感情那么好,和苏凡的那些特殊的“努力”有关系呢?

    小姑曾经也和她说过,建议她在夫妻生活方面玩点花样,男人都是喜欢新鲜刺激的,何况曾泉还那么年轻,要是玩点花样,肯定是可以促进夫妻关系的。毕竟男人都是下半身控制脑子的物种,下半身舒爽了,脑子也就通畅了。而她和曾泉之间--

    在苏凡面前,或者说,在任何人面前,方希悠是问不出那种话的,比如说“你们是不是玩不一样的东西”,比如说探讨什么体位啊什么动作啊之类的,听是不可能和任何人聊这个东西的。也就是在刚结婚那两年,小姑和她说过要想办法玩一些闺房游戏,因为小姑觉得她其实是个放不开的人,是个太矜持的人。在情事上面,矜持是绝对不好的。

    那次霍漱清和他们两个谈过之后,她就和曾泉聊了下,跟曾泉说自己的想法,其实也没有吵,只是两个人好像都么没有什么特别想要交流的欲望,也就搁置了,也没有再说过什么。只不过,唯一的变化就是每一天他们两个人都会给对方打一个电话,这也是霍漱清跟他们建议的,不做什么,电话总是要打的,哪怕只是一句公式化的问候,那也是需要的。于是,他们两个人就按照霍漱清叮嘱的去做了,坚持每天通话。

    可是,现在,通话依旧在进行,感情方面,似乎一直都是那个样子。曾泉不回来,她,也不去看他。算起来两个人又是半个月连面都没见过了。

    “迦因,有件事,我--”方希悠启齿,道。

    苏凡望着他。

    可是方希悠说不下去了,她怎么说的下去啊,在饭桌上和苏凡请教怎么去讨男人欢心?自己刚刚还那么长篇大论、满满一锅鸡汤给了苏凡,让苏凡要做个女强人呢,现在自己又转过身来请教怎么增加闺房乐趣?简直,简直没见过她这样自相矛盾的人啊!

    “怎么了,嫂子?”苏凡哪里知道方希悠在想什么,问道。

    “没有,没有,没什么事。”方希悠道。

    可是,方希悠真的很想和苏凡聊一聊,她觉得苏凡一定在那种事上面很精通--当然,这不是贬义,是褒义,当你完全没有开窍的时候,有人比你强,那就是精通--而且,和自己的丈夫做那种事,精通一点擅长一点,不是很好吗?又不是出去和乱七八糟的人。

    即便如此,方希悠还是开不了口,终究还是没有开口。

    晚饭结束,两个人挽着手走出了餐厅。

    这家餐厅考虑到客人的隐私,通常是不会让客人们碰上的,总会用不同的通道让客人离开。可是今天,不知怎么回事,方希悠的车和江采囡的车停在了一起,方希悠和苏凡走到车边的时候,江采囡也过来了。

    “采囡姐?”苏凡惊讶地叫了一声。

    江采囡也明显是愣住了,已经上了车的方希悠听见苏凡这么叫,赶紧下了车。

    可是,方希悠没有看见霍漱清,苏凡当然也没有看见。

    “迦因?你,”江采囡忙说,“希悠?”

    “采囡姐?你也来这里吃饭?早知道就叫你一起了,我和嫂子两个人。”苏凡笑着走过去,拉住江采囡的手就说。

    谁都看得出来她见到江采囡的兴奋,她的确是很开心的,意外在这里碰见江采囡,怎么能不开心?虽然母亲和嫂子告诉她,江采囡和霍漱清之间多年那些传闻,可是这些在苏凡这里完全没有印记留下来,让苏凡记着的是江采囡的大义灭亲,江采囡的坚持正义。江启正是害了她的人,而江采囡并没有因为那个人是自己的哥哥就包庇,反而是帮助霍漱清依法惩治了江启正,这件事在苏凡这里就显得格外重要,重要到让她忘记江采囡和霍漱清的传闻。毕竟,传闻很多,特别是这种不怀好意的传闻,苏凡才不会相信呢!

    可是,方希悠就不像苏凡一样,一来是她和江采囡原本就不是很好,江采囡的个性在圈子里就是个另类,方希悠是公主一般的存在,怎么会和刺儿头的江采囡走到一起?二来江采囡虽然帮过霍漱清,可是江采囡是江家的人,江家要找机会和曾家反扑,这是肯定的,两家势如水火,怎么做朋友?再者说了,江采囡掺和进了霍漱清和苏凡的婚姻,让方希悠去和江采囡亲近?不如让北海的水彻底干了好了。

    “采囡一个人吗?”方希悠问候了一下,假装随意地问道。

    虽然不喜欢,可是面子上大家都是要做足工夫的,方希悠怎么会不明白?

    “和朋友过来吃了个饭,没想到这么巧碰见你们。”江采囡倒是很大方。

    “是啊,真是很巧!我以为你一直在洛城呢!”方希悠道。

    “过来开个会,就和朋友来吃个饭,好久没来了。”江采囡道。

    方希悠“哦”了一声,笑着道:“真想见见你的朋友呢!来这里吃饭--是不是男朋友?”

    江采囡觉得方希悠好像知道什么,总是往那个方面带,好像要逼着她说出真相。可是,方希悠越是这样说,她就越是不会上当。

    都是千年的狐狸,演什么聊斋啊!

    “哪有哪有,我这辈子是嫁不出去了,怎么都比不上希悠你这么幸福,和阿泉结婚这么多年,还跟新婚一样,真是羡慕死人了。”江采囡笑着接话道。

    苏凡哪里知道这两个女人演的什么宫心计啊!

    “采囡姐,嫂子,现在时间还早,不如我们去哪里喝杯东西聊一聊?你们都没有事吧?”苏凡忙问。

    方希悠和江采囡互相看了一眼。

    方希悠笑了下,道:“好啊,难得遇到。”

    “没问题,”江采囡从方希悠的眼里清楚地看出了敌意,不过也同样感觉到方希悠似乎对自己的一切了如指掌一般。

    人如方希悠,会有什么是不知道的?

    “不如我们就进去找个地方好了,也不用去别处找,怎么样?”苏凡道。

    是啊,择日不如撞日,择地不如就近。

    刚刚恭送她们出来的领班一见这三个女人怎么又回来了?而且,她们三个明明是不同时间出去的,怎么--

    领班又不是傻子,人精一个。刚刚送江采囡出去的时候,其实还有霍漱清在,现在霍漱清已经走了,江采囡和他错开了,却没想到碰见了霍漱清的妻子。这个世界,还真是,小!

    正房和小三,这戏码不少见的,只是像眼前这样两个人跟姐妹一样的--也不少,不过,也是一桩戏码而已。

    “给我们找个包厢,喝点茶。”方希悠对领班道。

    领班的年轻女人赶紧查了下系统,就领着三个人来到一个包厢,正好是刚才进和霍漱清吃饭的那个。刚刚把包厢号说出来,领班立刻意识到自己错了,完了,江小姐会不会生气啊!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她小心地看向江采囡,果然江采囡的眼里闪过不悦的神情,可方希悠微微笑了,在领班说要换包厢的时候,方希悠看了江采囡一眼,道:“不如就这个吧,不用换了,在哪里都一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