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502章 得想个妥善的办法
    和方希悠一起回家的路上,苏凡发现方希悠一直不说话,好像有什么很深的心事。

    方希悠向来就是如此,如果有心事是绝对不会说出来的,可是苏凡看着今天情况好像有点严重,就忍不住问了起来。

    “嫂子,出什么事了吗?”苏凡小心地问。

    方希悠却没有说话,只是开着车。

    是不是和江采囡说什么了?苏凡心想。

    “采囡姐有时候说话有点--”苏凡以为是江采囡说了什么话冲撞了方希悠,便开口圆场道。

    可是,方希悠打断了她的话。

    “迦因,你要听文姨的话,离江采囡远一些。”方希悠说着,却也不看苏凡。

    苏凡看着她。

    方希悠抿了下嘴唇,继续说:“我们说这话是为了你好,你不能再让她--”

    再让她插足你的家庭,不能再给她和霍漱清提供任何机会和借口,不能让江采囡对外说是你迦因同意她和霍漱清的关系的,绝对,不可以!

    可是,这话,方希悠终究还是没说出来,她是有自己的底线和原则的。话说到差不多就可以,不能说太多。

    苏凡这才明白方希悠是因为今天下午那件事在不高兴,方希悠一定是和江采囡说了什么的,而江采囡那张嘴,一定是口无遮拦得罪了方希悠,让方希悠难堪。可是不管怎样,方希悠的难堪,都是为她和霍漱清,因为方希悠是她的家人。

    “嫂子--”苏凡叫了声。

    方希悠看了她一眼。

    “迦因,你自己的婚姻,要你自己去扞卫,哪怕是用你自己的方式,可是,这种方式,不是让你和你的敌人做朋友,什么化敌为友从来都是骗人的。你不要奢望着一个想要和你抢丈夫的女人会对你心慈手软,会和你真心做朋友。所有她表现出来的真心,只不过是为了达成她肮脏目的的手段而已。”方希悠道。

    “嫂子,采囡姐,和你说什么了吗?”苏凡问。

    “迦因,”方希悠没有回答,却是叫了声苏凡的名字。

    “什么?”苏凡问。

    “你再这样姐姐长姐姐短的话,不如干脆和漱清离婚好了,把他拱手送人,你也还能落个大度的名声。”这是方希悠和苏凡相识以来说的最重的一句话。

    一直以来,方希悠和苏凡,和任何人说话都是很有分寸的,都是深思熟虑过的。在罗文茵的眼里,方希悠就是活生生的一个薛宝钗,大方懂事,做人到位,做事妥帖,总之就是什么都没有一点差错的人,每个长辈都会喜欢她这样的一个儿媳妇。有了方希悠这样的儿媳妇,且不论她的家庭出身,单单就她这个人,就可以让整个家族繁盛起来。所有的长辈都是喜欢宝钗的,不是吗?

    在苏凡的眼里,方希悠也是同样的。苏凡从来都不觉得宝钗有什么不好,宝钗黛玉,她都是喜欢的。只是因为自己成不了宝钗那样的大家闺秀,所以一直也是出于仰望状态,哪怕自己的嫂嫂就是那样的人。而今天,现在,方希悠说的这句话--

    苏凡是愣住了。

    方希悠说出这话的时候,自己也是惊呆了的,她不禁有点后悔,她干嘛要和苏凡说这个?这样得罪人的话?她可是从来都不会得罪人的啊!可现在,居然--

    原来她不是不会得罪人,只是那些话她不愿意说,她不会对任何人说一句重话,可有时候,重话,像是这样的重话,恰恰会让人感觉到亲近,让人感觉到她是更近了。苏凡此刻就是这样的感觉。

    尽管苏凡也惊讶于方希悠的意外之举,可是,综合方希悠的个性和一直以来做事的风格,这样的话,恰恰说明方希悠是拿她当自己人,把她当做了自己人来看待才这样说出重话的。

    所谓良药苦口利于病,忠言逆耳利于行!

    话说出来,两个人都没有说话,苏凡静静看向前方。

    良久,方希悠才说:“迦因,抱歉,我,刚才--”

    “没有,嫂子,你不用道歉,我,我应该谢谢你。”苏凡道。

    方希悠不语。

    “我,会认真处理这件事,你和大家,都不用担心了。如果我有什么问题,我会去找你和我妈问的。你会给我建议的,是不是?”苏凡望着方希悠,问。

    方希悠看了她一眼,片刻之后,才说:“自己的事,只有自己才最清楚,我们给你的建议,也不一定可以解决你所有的问题。只是,迦因,现在是你遇到了麻烦的时候,你不能不正确分析眼下的状态。江采囡,不是个容易对付的对手,你再给她可乘之机,你就失去漱清了。”

    失去,霍漱清了吗?

    苏凡沉默了。

    可是,她该怎么做?一哭二闹三上吊?还是,离婚?把他大大方方送给别人?

    “做决定之前,好好想想你要什么样的结果,根据你想要的结果来做部署,一步两步,每一步都要好好走,这是你扞卫自己婚姻的时候,对于女人来说,扞卫婚姻就是一辈子最重大的战役,绝对不能出错。”方希悠道。

    车子,停在了曾家院子里,方希悠和苏凡下车了。

    下车了的方希悠,并没有和苏凡一起走,而是自己回了房间。

    母亲已经回来了,苏凡过去和母亲说了晚安,就去自己那边。

    推开房门的时候,看见霍漱清正在抱着嘉漱,而念卿就在旁边逗着弟弟,父女两个人看起来笑的都那么开心。

    “妈妈--”念卿一看苏凡回来了,忙跑过去,就像是小猴子爬树一样挂在了母亲身上,苏凡抱着女儿。

    霍漱清抱着嘉漱走过去,对苏凡笑着说:“你看,小家伙现在会对我笑了,逗一下就笑了。”

    说着,霍漱清证明给了苏凡看,的确小儿子被爸爸逗的笑了,而霍漱清的脸上,是那深深的笑容荡漾着。

    苏凡看得出来他很开心,和自己的女儿儿子在一起,怎么会不开心呢?只是,江采囡--

    难得一家人可以有这样温馨的时刻,苏凡也不忍心让孩子们伤心,便没有说出自己和江采囡见面的事,同霍漱清一起逗着两个孩子。

    而另一方面,回到房间的方希悠,却是给罗文茵打了个电话。

    “文姨,您现在方便吗?我过去您那边一下?”方希悠问。

    “可以可以,你过来吧!要喝点什么?”罗文茵问。

    “不了,文姨,我这就过来。”方希悠道。

    挂了电话,方希悠就走到了罗文茵的院子里,只不过两分钟的工夫。

    大半夜的方希悠过来,肯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而刚才苏凡过来的时候,方希悠并没来,这事儿,一定是和苏凡有关。

    夜色,深深地笼罩着大地,方希悠推开了罗文茵的房门,而此刻,苏凡正在哄着念卿去睡觉,霍漱清把儿子交给了保姆,跟着苏凡过去了。

    一家人,夫妻,便是如此,是吗?

    方希悠从来都不是一个喜欢管别人闲事的人,可是苏凡这件事非比寻常,表面上看是一件可能的三角恋,可是背后牵扯的,不知道有多少事情。从今晚江采囡的反应来看,似乎江采囡是铁了心要去掺和苏凡和霍漱清的婚姻。而霍漱清这边--

    “你觉得他们在一起没有别的什么事吗?”罗文茵听了方希悠说完,问道。

    方希悠点头,道:“不管是对霍漱清的人品还是他性格分析,他都不会和江采囡跨越那道线,他很清楚江采囡是什么人,咱们知道的,他肯定知道,咱们不知道的,他也未必不知道。所以,和江采囡有实质性关系会有什么样的后果,他是非常清楚的。所以,今晚的事,最多就是他们的一个普通饭局,根本不会涉及重要的事。”

    “你说的有道理,我只是没想到这个江采囡脸皮厚到这种程度,在洛城那边缠不够,还跑到这里来--”罗文茵道,说着,叹了口气,“现在的麻烦就是迦因,这丫头,这脑子,不知道怎么长的。实在不行的话,我们--”

    说着,罗文茵看着方希悠,意思就是让苏凡去处理江采囡,这是完全靠不住的,不如她们出手,在苏凡知道之前就把事情给解决了。

    方希悠怎么会不明白罗文茵的意思?她摇摇头。

    “迦因的性格那个样子,这次就算是我们帮她把江采囡处理了,可是,万一以后呢,她和霍漱清还都那么年轻,以后的日子很长,面临的问题也会更多,我们不可能帮她解决一辈子的麻烦的。而且,这毕竟是她和霍漱清的家事,要是我们去插手,霍漱清那边怎么会对咱们没有想法呢?他那个人是不会明说的,可是心里肯定是记着的。咱们做娘家人的干涉他的家事,时间长了,难保不会有芥蒂。”方希悠道。

    “你说的有道理,可是眼下这局面--”罗文茵道,“咱们和迦因说了,她根本就没放在心上。”

    “文姨,有句话,我说了您别生气。”方希悠道。

    “怎么会呢?你说吧!”罗文茵道。

    “其实迦因和霍漱清的根本问题就在于迦因从小生活的环境,我们每个人的原生家庭都会对我们的人生观和性格形成有几乎决定性的影响,迦因和霍漱清在一起这么多年,其实很多时候都是她在迎合着霍漱清,这么做其实也没什么,霍漱清那么疼她。可是久而久之,迦因就自己没有独立的人格了,她没有办法去独立思考,没有办法作为她自己而活着,一直都是霍漱清的一个--”方希悠说不下去了,罗文茵却接上了她的话,“她一直是被霍漱清养着的宠物,她的思维也是宠物的思维。”

    方希悠不语。

    罗文茵是看的很透彻的,想问题做事都很有深度,要不然也不会被曾元进这么疼着宠着而不出差错。

    “没办法,她的养父母家里就那个条件,说到底,她变成今天这样个样子,都是我们的缘故。”罗文茵叹了口气。

    方希悠摇头,劝道:“文姨,您别再责备自己了,这样自责也是没有用处的,我们还是要想办法怎么解决。”

    “我们又不能插手,给迦因说又没用,难道咱们去和霍漱清谈?”罗文茵道。

    “我有个办法,只不过,风险有点大。”方希悠沉思道。

    罗文茵看着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