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503章 盯着那个女人
    “眼下我们静观其变,等到--”方希悠低声同罗文茵说着,罗文茵一边点头一边深思。

    这样做,的确,风险太大了,万一控制不好的话,酿成不好的结局就没办法收场了。

    “也只能这样了,如果想要一劳永逸,也只能这样了。”罗文茵道。

    “如果我们决定这样做的话,您就得盯着迦因的动向了。”方希悠道。

    “我自有分寸。那丫头什么都不喜欢和人说,藏在心里,就有点不好应付了。”罗文茵道。

    而此时的两个当事人,根本不知道罗文茵和方希悠在计划什么。

    孩子们都睡着了,霍漱清看着妻子疲惫的眼神,心里难免不忍。

    “又不是没有请保姆,干嘛自己那么辛苦?”他说。

    “我要是说我喜欢和孩子们在一起呢?”她笑了下,坐在他身边。

    霍漱清给她倒了杯水,递给她。

    “晚上我和嫂子去了那边吃饭,然后碰上采囡姐了。”苏凡道。

    “哦。”霍漱清看了她一眼,端起茶杯。

    “霍漱清--”她叫了他一声。

    “嗯。”他看着她。

    “嫂子建议我去和孙小姐谈谈合作的事,可是我没有做过礼服,我想,我心里很没底--”苏凡道。

    “不如你先设计几套,去和她谈的时候就把稿子拿上给她看看,如果她觉得不合适,你就不要再去想这件事,如果她觉得合适呢?很多事情,艺术方面的,都是灵感一现。其实还是灵气更重要吧,你如果没有灵感,匠气太重的话,我想她也不见得会看中你的设计,毕竟科班出身的设计师太多了,你说呢?”霍漱清的手搭在她的肩上,认真地注视着她,道。

    苏凡陷入了沉思。

    “所以就不要想太多了,相信自己,尽力拿出你最好的作品给她,成功失败,都无关紧要,关键是你在为了转行做努力。就算是这次失败了,你们没有谈成也没关系,只要你这一步转行的步子迈出去了,总会有成功的那一天,是不是?”霍漱清道。

    苏凡点头,望着他。

    “一个人要是没有自信,就什么事都做不好了。”他说。

    苏凡笑了下,道:“我就是很没自信,今天和嫂子还有采囡姐在一起的时候,我感觉她们,真的,她们两个真的很出色,而我,我只是运气好,遇到了你,和你在一起--”

    “你真的觉得自己一点优点都没有吗?”霍漱清打断她的话,道。

    苏凡不语。

    “你的优点,是别人,是任何人都没有办法去模仿和比拟的。”他说。

    “什么优点?”她问。

    他笑笑,端着茶杯喝了口水,却不说。

    “干嘛啊,你说嘛,我有什么优点?”她追问道。

    他却只是笑,不说话。

    “好嘛,说嘛,说了让人家找点自信,你不是说我没自信嘛,给我点自信!”她拉着他的胳膊,撒娇道。

    霍漱清杯子里的茶水快要倒出来了,晃动着。

    “好了好了,水都出来了。”他笑着说。

    “那你就告诉我不就行了?干嘛还卖关子?”苏凡道。

    霍漱清笑了,看着她这娇俏的脸庞,这孩子的动作和表情,心里软软的。

    “你的优点啊!”他故作深思,苏凡立刻就松了手。

    他放下杯子,静静注视着她。

    “你啊--”他说着,手指轻轻覆上她的脸庞,视线一点点在她的脸上游弋着。

    苏凡的脸颊,不禁有点微红。

    他的眼神那么的温柔,一如当初,怎么能不叫她的一颗心颤抖?

    而她这样的反应,每每就是叫霍漱清欲罢不能。

    他的五官,那让她痴迷的俊逸模样,在她的眼里越来越近。

    当他的唇覆盖在她的唇上之时,苏凡听他说了句“你是这个世上无可取代的丫头”,那一刻,她的心,真的化了。

    她是真的爱他,那么爱他,怎么都没有办法不爱他。

    对于霍漱清来说,除了江采囡,他并不是没有接触过其他的女人,他都四十多了,四十多岁做到省长的位置,已经是在刷新纪录的。这样的地位,这样的年纪,爱慕他的女人何止一两个江采囡?可是,不管是怎样的女人,都没有办法替代苏凡在他眼里心里的位置。

    清纯和性感,可爱和妖娆,在她的身上毫无违和感地结合在一起,展现在他的面前。她的笑容,在他最为艰难和烦心的时候带给他光明和平静。

    是啊,丫头,你怎么会没有优点呢?你的优点,就是让我知道自己还是个活着的人,让我知道除了事业的成功,我还有爱人和家人,让我知道不再是行尸走肉,不再是机器。这一点,从来都没有变过,从我们相识,一直到现在,从没有变过。

    可是,这样的话,霍漱清没有说出来,直到后来很久以后,他想起今夜的情形,他会设想,如果他在这样的夜晚把答案告诉了她,会不会,两个人更幸福一些?

    如果只是如果,这个世上,从来就没有如果!

    躺在他的怀里,听着他那渐渐平静的呼吸,苏凡的嘴角露出了甜甜的笑容。

    她有这个世上最好的男人,她还有什么不自信的?他是那么优秀,那么完美,完美到骨子里,怎么会无缘无故喜欢她呢?她是有优点的!

    可是,不知怎么的,苏凡的脑子里闪过母亲和嫂子下午说的那些话,闪过江采囡的脸。她想问他,那些关于他和江采囡的传闻,到底是怎么回事?可是,这个念头一冒出来,就立刻熄灭了。她怎么可以怀疑他呢?夫妻之间,信任是最重要的,不是吗?传闻嘛,传闻就是传闻而已,他是这么优秀的人,怎么会没有人喜欢爱慕?没有才不正常,她又何必拿着这些子虚乌有的事来影响他们的感情?没必要的。

    直到后来,当苏凡同样想起这个夜晚,她也后悔为什么在这个夜晚没有和他谈那件事,为什么没有去问他一下?如果她问了,和他谈了,听了他的解释,他们是不是,会更幸福一些?

    同样的,世上,没有如果!

    听了霍漱清的话,苏凡第二天就开始准备设计稿,身在国外的孙颖之给她发了邮件,问她什么时候方便可以见面,想看看她的设计稿。苏凡很快就回了信,说她在准备稿件,等孙颖之回来了再具体联系。

    因为霍漱清赶着要回洛城,苏凡就带着孩子一起回去了,只不过,在这次回去之前,罗文茵找了张阿姨,和张阿姨谈了下,让张阿姨注意观察着苏凡和霍漱清之间的状况。

    张阿姨在霍漱清身边已经很多年了,也是一路看着苏凡和霍漱清走过来的,当然也知道现在那些关于霍漱清和江采囡的留言,也看着江采囡时不时来家里--当然江采囡基本都是来找苏凡的,没有说哪一次是来找霍漱清的,也没有说什么时候是苏凡不在的时候来家里的--可是,即便如此,张阿姨也是觉得不对劲的,特别是现在一听罗文茵这样暗示,张阿姨立刻就明白了。

    “夫人您放心,我知道怎么做。”张阿姨道。

    “那就拜托大姐了,迦因这孩子的性子太面了,也不知道防备别人,实在是让我放心不下。别的不说,当初你说她,我跟她说过多少次要离姓刘的远点儿,可她呢,把那个女人的女儿竟然放在自己身边--”罗文茵说着直叹气,“不说了不说了,这晦气的事,想想就生气。你说,万一再出点什么事儿,我们哪里承受的住,是不是?”

    “夫人说的在理。您别担心,我会注意的,苏小姐她是心地太善良了,不知道别人会害她利用她。我会多盯着一点的。”张阿姨道。

    接到罗文茵嘱托的张阿姨,就和苏凡一起领着孩子们回了洛城。

    当然,江采囡已经先行回去了。

    到了洛城,霍漱清依旧是忙着公事,每天晚上回到家里都十一点多了,有时候甚至是回不来。这也没办法,工作缘故嘛,苏凡也是理解的。而且,最近苏凡忙着准备礼服的设计稿,也是忙的晕头转向,不停地翻阅各种杂志寻找灵感,甚至连夫人平时出席公务活动的每一件服装,连同配饰都仔细研究着。

    如果你的顾客是一个特定的人,就必须去观察这个人的特征和喜好,如此才能找到最好的契合点。

    方希悠和她说,孙颖之是想给母亲换设计团队,可是找不到符合心意的设计师。苏凡也明白,孙颖之并非找不到设计师,全国那么多的设计师,怎么会找不到一个合适的呢?应该是有别的原因。虽然她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想要跟方希悠了解真实的情况,却又担心自己会让方希悠为难,毕竟这涉及到一些机密,方希悠是有保密原则的。

    想来想去,只有自己琢磨了。

    画了好几天,霍漱清回家的时候,总是看到苏凡的书房亮着灯。

    回到洛城的第五天,正好是个周六的晚上,霍漱清周五去下面的市里视察工作,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周六晚上了。

    车子刚进院子,他就看见了苏凡的窗户一如既往地亮着灯。

    秘书赶紧为他拉开车门,霍漱清下了车。

    “您回来了?”张阿姨开了门,道。

    “她还在画吗?”霍漱清问。

    “嗯,这几天一直都很忙。”张阿姨道。

    “我上楼去。”霍漱清说完,就上楼了。

    调职松江省之后,霍漱清就换了秘书,把原来在书记处的一个秘书领了过去,冯继海则被曾元进调到了吏部的一个司做了司长。

    新秘书就和张阿姨说了下领导这两天的饮食和休息状况,和张阿姨沟通一下,以便周末领导可以在家里得到极好的休息和照顾,之后便离开了。

    霍漱清上了楼,连衣服都没换就去了苏凡的书房,推开了她的房门。

    苏凡也没有抬头看,以为是张阿姨来了,继续画着图纸。

    “怎么还没休息?”霍漱清走过去,亲了下她的额头。

    “你回来了?我都没听见声音。”苏凡看了他一眼,道。

    “要不要喝点什么?我想喝点酒,你要不要来一点?”霍漱清问。

    “好啊,我想喝一点红酒。”苏凡道。

    霍漱清看着她那认真的样子,也不忍再说什么,就走出书房换了下衣服,拿了一瓶红酒和两个酒杯上来。

    “怎么样?”他问她的稿件。

    苏凡从他手里接过酒杯摇头,道:“怎么都感觉不对。”

    霍漱清翻了下她放在桌头的废弃稿件,一边喝着酒,道:“明天我们带着孩子去趟温泉--”

    “我怕来不及--”苏凡道。

    “你这样整天在房子里窝着怎么能找到灵感?”霍漱清低头看着她,注视着她。

    苏凡抬头望着他。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