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504章 你相信我吗
    “你需要的是灵感一现,是灵气,如果你没有这个了,整天趴在这里看别人的设计,你说,你能做出独特的设计吗?”他说。

    苏凡叹了口气,道:“你说的对,只是,我好像--”

    “时间不急的,慢慢来,拿出你最满意的作品给她,让她一眼就喜欢上你。”霍漱清揉着她的头顶,道。

    苏凡笑了,不说话。

    霍漱清坐在沙发上,酒杯在他的手里,苏凡看着他坐在那里闭着眼睛活动着脖子,便走了过去。

    等霍漱清感觉到的时候,她的手已经在他的脖子上了。

    他轻轻笑了,看了她一眼,道:“这几天都忙坏了吧?”

    “嗯。”苏凡道,“越来越没底了。”

    “那就把所有的设计都抛开,放空脑子,脑子放松了,灵感说不定就来了。”霍漱清道。

    苏凡点头。

    等她再低头的时候,霍漱清又闭上了眼睛。

    “你的肩膀很硬。”她说。

    “还好吧!”他说。

    “别那么拼了,身体--”她心疼的说。

    “放心,你老公的身体伺候你没问题。”他打断了她的话。

    “讨厌,又说这种话。”她说。

    霍漱清无声笑了。

    “我听张阿姨说你又有新闻了?”苏凡道。

    “我天天都是新闻,你说的是什么新闻?”他问。

    “我看了采囡姐给你写的采访稿,关于全省公路高速建设的那一篇。”苏凡道。

    霍漱清“哦”了一声。

    那是江采囡前天去他办公室做的专访,没想到很快就上了新华社官网头条位置。这一点,让他也有些心里不安。

    上头条是一件很值得关注的事,很多人都想着,可他似乎有点--

    岳父和他说过,要做事就会得罪人,就会触及某些人的利益。而他这次提出要全面改善松江省的交通状况,已经让书记的脸上有些难堪了,江采囡又把这个弄上了头条--

    松江省的交通本来就是一个难题,去年纪委巡查的时候,查处了几个交通方面的领导。开始反腐以来,松江省被调查的厅级以上官员并不多,就不多的那些里面,好几个还都是和交通建设有关的,要么是现任的,要么就是从这个领域调出去的。省委周书记在松江省已经是第二届了,出了这样的事,他已经有点不高兴了,现在霍漱清又说要改善交通,好像是有意要说什么一样。

    没办法,霍漱清又不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你做二把手的,怎么会不受到一把手的制约?从当初在云城做市长开始就这样步步维艰了,在荆棘中前进,早就习以为常了,要是顺风顺水,那还是做官吗?这是集中了中国人五千年所有斗争智慧和哲学的竞技场,要是真怕了,就不该进来,进来了就只能朝前走。

    事实上,就算霍漱清任期内什么都不做,没有政绩,也不会影响到他的升迁。可是,当初曾元进和他说过,如果不做事,就不该坐在这个位置上。虽然有岳父的嘱咐成分在,可他自己也不是一个想要混日子混资历的人。只不过,现实就是,只要做事就会犯错,就会被人盯上,就会得罪人,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他不想在离开松江的时候好像从来没来过一样!

    只是,江采囡--

    也罢也罢,该来的总会来,没什么可怕的。

    “是她写的好,还是你说的好?我觉得那篇文章很精彩!”苏凡道。

    “你还看过了?”霍漱清问。

    “嗯,当然看了。”苏凡差点就要说“关于你所有的新闻我都做了简报”这种话,幸好没说出来,要不然就会被他给笑话死了。

    当然,在看过那篇报道之后,她还特意把那个版面打印了下来,加入了自己的收藏。张阿姨当时看着她那么贴的时候,还笑了。

    “其实没什么的,你想做什么就该去做,别人怎么看待你,都无关紧要。”她突然说。

    霍漱清愣住了,睁开眼看着她。

    苏凡笑了下,道:“我听了一些事,别人说你喜欢做表面文章什么的,说你很高调,那又怎么样?难道要跟那些老头子一样拿着工资混退休吗?人活着,就该活的精彩一点,按照自己的心意去活,要不然还不如别来这世上。”

    “人,不能太在意别人的眼光,只要问心无愧就好。”她说。

    霍漱清轻轻拉住她的手。

    “嗯,你说的对,走自己的路,没必要去在意别人怎么看。”他应声道。

    苏凡望着他,道:“不过呢,你自己也别太累了,事情是一天做不完的。”

    霍漱清不禁笑了,道:“那你自己呢?”

    “我?我怎么了?”她问。

    “你还不是一样?”他说。

    苏凡不语。

    “慢慢来,把自己逼的太紧,反倒是没有什么好的效果。”他说。

    “嗯,我知道,只是,只是因为我以前对这方面没有经验,心里很没底,就--”苏凡道。

    霍漱清拉着她的手,拉着她坐在自己的怀里。

    “你跟希悠了解一下夫人的喜好和性格什么的,从那些报道上面是很难看出来的。”霍漱清道。

    “我也这么想过,就怕让嫂嫂为难。”苏凡道。

    “没什么的,这一点小消息还是没事的。希悠也是个热心的人,她既然想促成这件事,就一定会帮你的。她也是希望身边能多一个自己熟悉的人的,有些事做起来就更方便。”霍漱清道。

    苏凡点头,道:“可是,我不明白孙小姐为什么要--”

    “立场不同吧!孙小姐也是个有个性的人,当初她和一个男人相恋,她父母不同意,她跟着那个男的去了美国,结果分了,后来还差点做了你嫂子。”霍漱清道。

    “不会吧,她和我哥--”苏凡惊道。

    霍漱清点头,道:“我也是后来才听说的,她和曾泉关系很好,和希悠也是非常好的。不过,她和曾泉那件事,可能也就是传闻,没什么依据的。毕竟希悠是她的好姐妹,希悠喜欢曾泉,孙小姐怎么会去和她争呢?”

    传闻?

    苏凡听着,又说:“你说,传闻是怎么出现的?”

    “呃,可能是有一点的某方面的苗头,然后人们就会开始想象,然后就有了传闻,也不一定都是假的也不一定都是真的。就像很多明星,你不是老看娱乐新闻嘛,一直说是朋友朋友,突然之间就结婚,那些有绯闻的,后来才发现是炒作。”他说。

    “你怎么知道这么清楚?你又不看娱乐新闻。”她说。

    “笨丫头,不瞄两眼怎么和你找话题?”他轻轻捏着她的鼻尖,道。

    苏凡笑了,却说:“那,你知道和你有关的传闻吗?”

    “我的?”他愣了下,道:“我的什么?”

    苏凡想了想,没说出来。

    “我的什么?你怎么不说?”他问。

    苏凡歪着脑袋看着他,却还是摇摇头,没说出来,笑了下,从他腿上站起来,道:“好了,你先去洗漱吧,我很快就过来,正好这会儿有思路。”

    霍漱清看着她的背影,心里好像有什么在涌动着。

    关于他的传闻?为什么她会不说?

    她在洛城待着,和洛城官场的那些太太们接触,也是很少的,不过有了嘉漱之后在院子里带着孩子玩,倒是能碰上一些家属,难道听说了什么?

    “丫头--”他说。

    “嗯?”苏凡抬头看了他一眼,接着又低下头,继续画设计稿。

    他的嘴唇微张,张开了好几下,却还是闭上了。

    有些事,等到他这里说出来,反倒不会是坦白,而是对她的伤害了。

    不管她想说的是什么传闻,暂时还是就这样吧!

    霍漱清起身,走到她身边,弯腰拥住她,下巴在她的头顶抵着。

    “丫头,你相信我吗?”

    “嗯。”她说。

    “那就好。”他说。

    他松开她,苏凡抬头看着他,对他笑了下,道:“你去洗漱吧!我很快就忙完了。”

    说完,她就低头继续作画,霍漱清看了她一会儿,才折身离开。

    苏凡看着他关上门,缓缓放下手里的笔。

    刚才,她差点就问他那些关于他和江采囡的传闻了。话到了嘴边,还是没问出来。

    那些只不过是捕风捉影的事,她要是真的和他说出来问他,岂不是好像她是相信那些传闻一样了?好像她不信任他了?

    她怎么会不信任他呢?

    母亲曾经和她说过,霍漱清的官越来越大,所处的环境也是越来越复杂,她也要多多小心,不要听风就是雨,很多人都喜欢传什么桃色新闻,然后就看着当事人家里出问题。

    “你经历太浅,别上了别人的当,漱清那么年轻就到今天的位置,不知道多少人想看他的笑话呢!不光是工作上的,还有生活上的,特别是家务事这种,最是能毁他的形象了,你要是听到别人说什么,可不要太当真,有事情就和漱清说,不要闹。明白吗?”母亲当时就是这么劝她的。

    母亲的话,现在还是在她的耳边,可是,来洛城之间,母亲还和嫂子那么认真地同她谈霍漱清和江采囡--

    应该只是传闻吧!

    江采囡是记者,总要在各处采访,霍漱清和她关系熟,接触的肯定会比普通记者多一些。加上江采囡未婚,传闻肯定就多了。

    是啊,应该就是这样的,她不用在意,不用在意,该怎么样就怎么样,没什么必要去较真儿的。要是太当真的话,岂不是给别人口实?

    苏凡这么想着,叹着气摇摇头,继续低头作画。

    连日的奔波,不是开会视察就是在车上,根本一点也不轻松,此时躺在自家的浴缸里,霍漱清轻松地闭上的眼睛。

    这样才是一天最幸福的时刻吧!

    江采囡--

    他不是不知道那些有关他和江采囡的传闻,他也听过。在这方面,他向来都是很小心的,和异性接触,都是有一个尺度和分寸,绝对不会跨越那个尺度。这也是他从政以来父亲给他立的规矩,唯一一次破例,就是在苏凡的身上。

    让一个女性深夜去自己家,苏凡那是第一次。带着女下属出去旅行,和她同居,苏凡那也是第一次。

    苏凡是第一次,当然也是他破例的唯一一次。

    只是在江采囡这里--

    江采囡帮助过他,甚至不惜背叛了她的家族,为他提供了有力的证据去对付江启正。霍漱清很清楚,江启正伏法,很大程度上和江采囡的证据有关。在这一点上,他是没有办法把江采囡和其他的异性化为一个层级的。

    如果说他和江采囡之间有什么,那还真是没什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