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506章 谁的孩子
    霍漱清说让她找找嫂嫂了解一下情况,不过,在那之前,她还是先准备几份草稿出来吧!虽然现在是针对一个人来服务,顾客只有一个人,和以前面对许多的顾客的情况有所不同,可是,不管顾客是什么样的人,作为设计师,内心都有一个自己的梦想和初衷吧!

    那么现在,她的梦想是什么呢?曾经,她只是希望所有穿上她的婚纱的女孩子们得到幸福完美的婚礼,那么现在是什么呢?

    她的梦想啊!

    翻了好一会儿,苏凡的脑子里却什么都想不到,便把草稿收起来,回到卧室。

    他还在睡。

    她坐在他身边静静注视着他。

    不管到何时,她总是这样迷恋他,总是没办法不爱他,不相信他。

    这到底是幸还是劫呢?

    苏凡不禁笑了下,刚准备躺下,却发现床头柜上他的手机闪了下,好像是来了信息,因为手机不止闪了还发出了提示音。尽管她不去翻他的手机,却也知道那是短信来了。

    垃圾短信吧,不用管了。

    苏凡这么想着,就睡了。

    她不会像一些妻子一样疑神疑鬼地去查丈夫的手机,她知道霍漱清手机的密码,霍漱清也知道她的密码,他们都是共享的。如果她想看,霍漱清的手机在她面前就是一片透明。

    霍漱清睡的太熟,也不会去看手机。因为有急事的话,他接到的会是电话,而不是短信。

    然而,紧接着,霍漱清的电话就响了。

    他一下子就惊醒了,苏凡刚睡着,迷迷瞪瞪的,也惊醒了。

    霍漱清赶紧拿起手机接了电话,手机里传来一个微弱的女声--

    “我的肚子好疼,疼--”是江采囡的声音。

    “你在哪里?”霍漱清问着,已经起身了。

    “家,家里。”江采囡道。

    霍漱清挂了电话,立刻拨了个号码出去。

    “孙院长,赶紧派一辆救护车去--”他把江采囡家的地址告诉了电话里的人。

    苏凡看他挂了电话,赶紧问:“出什么事了?什么救护车?”

    “江采囡好像出问题了。”霍漱清道。

    苏凡一听,什么都没说,赶紧起床了。

    “你干什么--”霍漱清看着她着急忙慌找衣服的样子,道。

    “赶紧去看她啊!她一个人在这边无亲无故的,大半夜给你打电话,难道咱们要在这里坐着?”苏凡道。

    “救护车过去了,医生--”霍漱清道。

    “医生是医生,可是,我们是朋友,对不对?她是你的朋友吧?”苏凡走到他面前,盯着他,道。

    霍漱清张开的嘴巴又合上了。

    是朋友吗?

    好像,又不完全是朋友。

    朋友的话,就是和小秋那样的,可以无话不谈,什么玩笑都可以开。可是,他和江采囡,很多话都是不谈的,就算是那次吃饭,也是极少谈及私事。

    他来松江省一年了,可是对于一个省长来说,一年的时间根本不足以让你掌握这个省的情况,让你可以足够自信的说我站住脚了。他需要很多人的支持,让他的政策可以执行下去,让他的声音可以传出省政府大院。因此,宣传方面,他需要有自己人。可是,对于松江省来说,他是一个外人,空降来的省长,没有自己的人马,即便是坐着省府的办公室,不见得所有人都会听你的。再者,他要让松江省走向更广阔的舞台,让更多的人来认识松江,为松江争取更多的政府和私人投资,让松江省在他的手上拥有更大的发展。他想要打造一个新的松江!

    为官一任造福一方,这是他入仕以来父亲告诉他的。做官如果什么都不做,只是混资历,那么总有一天是会被人挤走的。“如果你这辈子的目标是做个处长,那你就天天坐着办公室里喝茶看报去吧!如果你想要做市长省长,就必须要有自己可以拿得出手的成绩,就必须利用每一个位置带给你的机会去锻炼自己,让你掌握每一个位置给你的全部能力。”这是当年父亲和他说的。

    有父亲的人脉和基础,他就算是混日子都可以混到厅级副省,退休的时候在省人大政协之类的做个一般的副职,喝茶看报都可以混成这样。可是,他是不想那样混的,因为他父亲就从来没有混日子,因为父亲在自己的每一个岗位上都是兢兢业业,因为父亲极好地利用了每一个岗位给他的机会,让他成为了一个伟大的领导者,成为了华东省的传奇。他是霍廷楷的儿子,他怎么用混日子来虚度一生?

    因此,从刚开始工作,一直到现在,霍漱清就一直恪守着父亲的嘱托,利用每一个机会来锻炼自己,尽管不知道将来自己可以走到什么位置,可是,要为将来做准备。不能让自己成为一个只会开会说空话的官员,成为那种让他鄙视的人。

    经过多年的积淀和学习--父亲、覃春明、曾元进、方慕白都是他的导师--他在自己地位上升的同时,也锻炼了自己的能力,让自己可以有自信坐在每一个位置上,对自己发布的每一条政令都有一个大概的预判。可是,要真正做事的话,不光自己要有相应的能力,还要有支持自己的人,有一个为自己所用的宣传渠道。就如当初的云城,他想做事可赵启明卡住他的脖子,让全市的领导干部觉得他霍漱清就是个傀儡,这样就没多少人会愿意跟着他干。好在云城的时候,他毕竟是从省委出去的,还算是在省里有些根基,再怎么艰难还是能找到自己的关系。而现在,在松江这个地方,他是一个纯粹的外来人,他需要树立自己的权威,显示自己的存在,这比当初更加艰难了。尽管在他来的时候,曾元进也叮嘱过松江省的部分官员--松江省有曾元进的部属,这些人在此时就变成了霍漱清的人马--可形势依旧严峻。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需要宣传界的支持,江采囡的出现就显得那么重要。而江采囡也是心照不宣地支持他,他所做的一切,她都在无形中支持着。就算是他不说,她都知道该做什么,尽全力帮他打开工作的局面。

    岳父提醒他,江采囡来松江可能是另有目的,可是他没有特别在意,因为他不需要特别在意。结果,事实和岳父担心的相反,江采囡时时处处站在他这一边。

    这样的江采囡,让霍漱清的心里很是复杂。

    他知道江采囡的住处,尽管他从没去过--他是一个有家室的男人,一个省长,是不能去一个未婚女性的家里--他知道江采囡的电话,却从不会主动联系。就连上次在京里的饭局,也是江采囡有事打电话约的他。

    今晚--

    他们,是朋友吗?

    “走吧,我们一起去医院。”苏凡见他不说话,直接把衣服塞到他怀里,自己赶去换衣了。

    霍漱清看着苏凡那忙碌的身影,心里,隐隐有种愧疚。

    江采囡在他的心里,的确是不一样的一个人。一个人的印象,往往是综合效应,综合了许多的过往,才会有一个特别的印象,才让江采囡在他的心里成了一个特别的存在。可是,因为这种特别的存在,在此刻,此刻霍漱清才意识到,自己的这种想法在潜意识里伤害了苏凡。

    苏凡是个单纯的人,单纯到了极点。因为她的单纯,他才会侧目于她,才会和她一直走到了现在。可是,到了现在,两个人的身份和地位以及所处的环境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苏凡却依旧--

    他该感到高兴还是难过呢?

    不管是高兴还是难过,此时的霍漱清,心里绝对是对不起她的。

    哪怕他对江采囡有一点点超出正常男女的感觉,他都是对不起她的。

    “穿暖和点,外面有点冷。”他穿好衣服,拿了一条围巾给她系上,道。

    苏凡看了他一眼,这才拿起包,和霍漱清一起走出了家门。

    车子里,苏凡问他“她在哪家医院”,霍漱清便又给那位院长打了个电话问了下具体情况,才知道江采囡已经送到了医院,刚刚送进急诊手术室。

    医院里,苏凡和霍漱清赶到的时候,手术还在进行。

    “怎么回事?严重到手术的地步了?”苏凡对霍漱清道,“之前没听她说有什么病啊!”

    “人总是会有点意外的问题,也不是所有的病都有先兆的。”霍漱清道。

    大半夜的,孙院长亲自赶来见霍漱清了。

    江采囡是什么身份,孙院长怎么会不知道?新华社驻松江省的负责人,不是一般的小角色。而且松江省官场传说的那些关于霍漱清和江采囡的事,孙院长也不是不知道。不过今晚的情况看起来,那些可能是捕风捉影了,毕竟是霍漱清夫妇一起来的。而且松江省官场很多人都知道江采囡和霍漱清的妻子关系很好。如果霍漱清和江采囡真的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怎么会把老婆也带到医院来呢?做人做事起码要回避一下的吧!

    可是,即便是此时,苏凡和霍漱清都不知道江采囡是怎么了,江采囡的意外是什么。

    幸好手术结束的很快,江采囡被送进了单人病房,人却是意识不够清楚。而送江采囡出来的医生,手术医生,居然是妇产科的。

    虽然不知道具体情况,可是苏凡已经大致猜到是哪一类的问题了。只不过,她还想不到究竟是怎么回事。

    毕竟霍漱清是个男人,身份在那里摆着,有些事还是不便的,苏凡便主动询问手术医生。

    “江站长出什么事了?”苏凡问。

    “胎儿停止发育导致宫内大出血,可能是病人太辛苦了。”医生告诉苏凡。

    胎儿?

    苏凡惊呆了。

    江采囡没有结婚,也没有听说她有交往的人,怎么就,肚子里的孩子哪里来的?

    不过,苏凡只是惊了下,并没有多想。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特别是私生活方面的这么隐秘的事,没有谁会把这种事拿出来跟别人说。苏凡也是明白的,不会再追问什么。

    毕竟自己曾经也出现过类似的情况,那种经历,现在想起来都会头皮发麻。

    苏凡觉得,江采囡发生了这样的事,身体和心理都是很痛苦的,她和霍漱清是江采囡的朋友,而且江采囡帮过他们,她有责任必须照顾江采囡。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