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507章 奇怪的短信
    夫妻二人到了江采囡的病房,江采囡依旧在麻醉的状态中没有清醒。

    “我已经请孙院长派人安排找护工了。”霍漱清对苏凡道。

    苏凡点点头,看着病床上那面色惨白的江采囡,对霍漱清道:“你回家去吧,我在这里陪着她。”

    霍漱清微微一愣,道:“不是有护工吗?你--”

    “护工是护工,我们也该为她尽点责的。”苏凡望着霍漱清,“你别担心,我没事的,就是一个晚上,我没问题的。不过,明天我们的温泉,恐怕就不能去了。”

    霍漱清揽着她的肩,道:“没事,改天才去也行。只是你最近这么累,再熬夜的话,我怕你的身体也受不了。”

    “放心啦,我没那么脆弱的。”苏凡道,“你赶紧回家去吧,这里是妇产科,你在这里要是被别人看见,传出什么闲言闲语就不好了。一切有我在!”

    单纯如苏凡,却用她单纯的心思对待着身边的人,帮助着他!

    “等护工来了我再走,你一个人在这里我不放心。”霍漱清说着,拉着苏凡的手坐在床边的沙发上。

    苏凡看着病床上的江采囡,低声问道:“医生刚才和我说采囡姐是胎儿停止发育引起的宫内出血,你知道她有男朋友吗?我没听她说过。”

    江采囡?怀孕了?

    霍漱清才是愣住了。

    苏凡看着他的表情,知道他也和自己一样的意外。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啊!”苏凡道。

    “你就别问了,她自己的事,自己会处理。等她醒了,你安慰安慰她就可以了。”霍漱清道。

    虽然江采囡和自己也是关系非比寻常,可是霍漱清就担心苏凡热心过头,又扯出什么麻烦事出来。

    没多久,医生就过来询问病人的家属情况。

    “医生,是有什么事吗?”苏凡问。

    “嗯,有点事,需要和家属谈。”医生说,

    “她在这边没有家人--”苏凡道,“我和她是好朋友,不知道能不能--”

    苏凡没有说出来,医生却也明白了她的意思,点点头。

    病房里,就剩下霍漱清一个人了。

    江采囡慢慢睁开眼,眼前是坐在沙发上的霍漱清。

    “你怎么来了?”江采囡虚弱的声音传入他的耳朵。

    霍漱清把手机装入衣兜,走到她身边,低头看着她。

    “现在没事了。”他说。

    她笑了下,道:“抱歉,给你添麻烦了。”

    霍漱清摇头,看着她,道:“等会儿护工就过来了,苏凡说她要留下来照顾你,要是有什么事你就告诉她,只要是我们能做的,一定会为你做。”

    江采囡张开嘴,欲言又止,良久才说了句“谢谢你们”。

    而这时,苏凡推门进来了,跟着她的是一个中年女人,苏凡说这是孙院长安排的护工。

    “采囡姐,你醒了?”苏凡赶紧走到窗边,道。

    “嗯,谢谢你,迦因!”江采囡这么说着,可是心里为苏凡的出现而惊讶着。

    她打电话给霍漱清,没想到霍漱清打电话叫了救护车--当然,这没什么想不到的,霍漱清是不会三更半夜去她家里,而且她的意外会让他难堪,到时候他更加难做,因为他绝对会叫救护车,这是最安全的做法--可是,让她意外的是苏凡的出现,苏凡为什么会在这里?霍漱清来了,为什么要带着苏凡?

    即便心里有疑问,江采囡也不会表现出来不会问出来。

    “你别客气,有什么不舒服的就告诉我,我给你找医生,刚才医生说--”苏凡刚要说,却瞥见霍漱清站在一旁。

    毕竟这是女人的私密事,霍漱清是她的丈夫,她的事情她的私密可以和他说,可是江采囡又和他没关系,当着他的面说--

    “你先出去,我和采囡姐有话说。”苏凡回头对霍漱清道。

    霍漱清愣了下,还没来得及说话,苏凡就说:“时间不早了,要不你回家去,我有事会给你打电话的。”

    “好吧,那你也注意休息。”霍漱清道。

    苏凡点头。

    “江记者,我先走了,保重。”霍漱清道。

    “谢谢你,晚安。”江采囡道。

    “采囡姐,我送他下楼,马上回来。”苏凡说完,就拉着霍漱清走了出去。

    江采囡看着他们的背影,心情却是复杂极了。

    苏凡,你怎么可以这么幸运!

    把霍漱清送到了电梯口,苏凡跟着他下了楼,他的车就停在楼下停车场,苏凡把他送到车上。

    “你别担心,我会照顾好她的。”苏凡道。

    “那你刚才干嘛赶我走?”霍漱清道。

    “啊呀,我是要和她说医生说的事情,你一个大男人在那里听什么?你又不是她老公。”苏凡道。

    霍漱清尴尬地笑了下,道:“还好,你现在总算是明白一点了。”

    “我明白什么了?”苏凡又糊涂了。

    霍漱清无奈地摇头,道:“好,算我白说了,你好好照顾她吧!不过,明天的温泉,咱们还是去吧,晚一点也没关系,大不了你在车上睡觉。明天要是不去的话,下次还不知道什么时候。看她的样子,应该也不是很严重,有护工照顾她就好了。”

    “你还真是冷血啊!”苏凡道。

    “我怎么又冷血了?”霍漱清道,“你刚才不是说了吗,我又不是她老公--”

    “好了,我们别说这个了。”苏凡拉着他的手,抬头望着他。

    月色下,寒风吹着他的衣角翻飞。

    “你在这里待太久不好,赶紧走吧,明天早上我回家来,你把东西准备好,咱们就去温泉。这边我给护工交代一下,再问问采囡姐要不要叫她的朋友或者家人过来陪陪她。”苏凡道。

    霍漱清点头,轻轻在她的额头亲了下她,苏凡就推着他上了车。

    车子离开了停车场,苏凡看见他伸手出来和她再见,她也和他挥挥手。

    上了楼,苏凡才跟江采囡把刚刚医生说的事告诉了她。

    “刚刚医生已经过来检查了,没什么大碍,只要休养就可以了。谢谢你,迦因。”江采囡道。

    苏凡摇头,道:“别这么客气,采囡姐。”话说完,苏凡想起这毕竟是流产的事,便试探性的问,“你要不要给什么人打电话?”

    “你是说孩子的父亲吗?”江采囡倒是把苏凡要说的话给说了出来,苏凡不禁脸颊有点尴尬的泛红。

    江采囡也知道苏凡的尴尬,便说:“没事,男人嘛,说了又有什么用?苦痛还不是女人自己受着?”

    说着,江采囡凄然一笑。

    苏凡看着她,心里不禁一疼。

    或许,和江采囡相比,她真的是很幸运。两个人有类似的经历,可霍漱清那么疼她,不顾身份抱着她去医院照顾她陪着她,她,真的很幸运。

    “孩子是两个人的,你身体的痛,他心里也会痛的。”苏凡安慰道。

    江采囡摇摇头,笑了。

    苏凡觉得再提这个话题可能会让江采囡更心痛,心情不好的话,身体也康复也会变慢。

    “其实,今晚你不用留在这里的。”江采囡道,“我打电话让我家保姆过来,她这几天正好休假了。”

    “都和你说别客气了,采囡姐。”苏凡道,“你现在好好休息,要是哪里不舒服就告诉我。”

    江采囡微微点头。

    苏凡啊苏凡,你真是幸运,被他那么呵护着疼爱着,虽然经历了枪击那么严重的事,却还是这样单纯地看待这个世界,真是叫人羡慕。可是你知道吗,这个人世,根本就没那么简单。

    心里这么想着,江采囡却还是慢慢睡着了,毕竟经历了那样的手术,出了那么多的血,身体还是很虚弱的。

    苏凡坐在床边,看着江采囡睡着了,就把床头的灯调暗了些。

    派来的护工自然知道眼前这个年轻女人是什么人,省长的夫人,那可不是一般的人物啊!

    “您休息吧,我来陪着病人吧!”护工对苏凡道。

    “我们交换着来吧,后半夜你来。先去睡吧!”苏凡对护工道。

    没想到省长的夫人一点架子都没有,真是意外。

    虽然得到了省长夫人的指令,可护工也不敢真睡。

    苏凡坐在沙发上,拿着杂志翻着。

    床头柜上,放着江采囡的手机。

    手机是静音,却在震动。

    苏凡看了眼,想要叫醒江采囡,却还是没有叫。想了想,拿起手机看了下,发现有一条信息。

    她又不知道江采囡手机的密码,自然是看不到信息的内容。

    可是,一不小心手一滑,手机竟然开了,苏凡吓了一跳,她不想窥探别人的隐私的。

    也不知道这个手机是怎么设置的,一打开信息就弹出来了。

    苏凡很奇怪,江采囡平时都是这样的吗?每个人的手机都有秘密的,就算是别的没有什么,现在的智能手机真是把人的信息都集中在手机里面了,所以手机就显得越来越重要。可江采囡怎么会连密码都没有设置,而且会弹出信息呢?

    然而,当苏凡看见了那个发信人名字的时候,彻底震惊了。

    霍漱清,霍漱清,为什么是霍漱清?霍漱清为什么会给江采囡发信息,而且,刚刚他还--

    因为是霍漱清的名字,苏凡的心剧烈的跳动着,她像是着了魔一样地打开了那条短信,只见上面写着“孩子以后会有的,不要伤心”。

    孩子以后会有的,以后?

    以后是什么时候?

    孩子?谁的孩子?

    江采囡,和谁的孩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