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514章 他会幸福的
    “到时候再说吧!”覃逸飞道。

    江津起身,走到门口,覃逸飞就坐在自己的办公椅上,开始继续看文件了。

    “逸飞--”江津停下脚步,回头看着覃逸飞,覃逸飞抬头。

    “叶小姐,她是个非常非常好的女孩子,真的,很难得--”江津道。

    覃逸飞微微愣了下,旋即笑道:“你说这个干吗?”

    “没什么,只是--”江津却说不出来真正的原因。

    “既然做了决定,我就不会轻易改变,放心。”覃逸飞望着江津,良久才说。

    他不是不明白江津的话外音,他和苏凡之间,其实都是江津看着过来的。江津知道他们之间很多事,知道母亲的反对,知道他对念卿的疼爱,知道他对苏凡--也许,这儿世上最清楚他这件隐秘感情的人就是江津了。

    “那我出去了,晚上见。”江津道。

    覃逸飞是个负责人的男人,和他江津一样,在这一点上是一样的。既然选定了一个人,决定了结婚,就不会做出任何背叛婚姻的事。可是,走出了覃逸飞办公室,江津突然觉得,覃逸飞是不是太可怜了?可怜的不是失去了苏凡,失去了他一直梦想的、属于他和苏凡还有念卿的家,而是,他从一开始并不是主动接受这段婚姻,他是被动接受了这桩婚事,只为了成全所有的人,却唯独不能成全他自己。

    回头看着覃逸飞的办公室,江津心里深深叹息了。

    但愿和叶敏慧结婚后,覃逸飞会爱上自己的妻子,先婚后爱吧!要不然,这桩婚姻将会是他的坟墓。

    此时的覃逸飞,根本不知道苏凡已经来到榕城。

    在念清待了会儿,苏凡就离开了,邵芮雪本来今天是休假的,她就让邵芮雪去陪妈妈逛街吧!

    “那你呢?”邵芮雪不放心道。

    “我到处走走。”苏凡道,“好久没来了,很想这里。”

    邵芮雪依旧不放心。

    “好了,你走吧,难得有个时间可以陪陪阿姨,别被我给搅和了。”苏凡笑着说。

    可是--

    邵芮雪看着苏凡。

    “我去丝绸博物馆看看,你捎我一程吧!”苏凡笑着说,“这下你总放心了吧!”

    “那中午你怎么吃饭?”邵芮雪问。

    “小事儿一桩。要是有什么问题,我会找你的。”苏凡道。

    于是,两人上了车。

    邵芮雪看着苏凡的样子,好像现在也没什么事儿了吧!应该可以放心了吧!

    “呃,小凡。”邵芮雪还是开口问了。

    “什么?”苏凡问。

    “你这次是来做什么了?找灵感吗?”邵芮雪还是委婉地说。

    “呃,”苏凡想了想,哪里是找灵感,是离家出走,可是,她又不能和邵芮雪说,便点点头,道,“最近这些日子一直脑子晕晕的,所以出来看看,也许会有思路也说不定。”

    邵芮雪“哦”了一声,道:“那你准备什么时候回去?嘉漱那么小,还是离不开你的吧?”

    “怎么这么快就想赶我走了?怕我破坏了你们的二人世界?”苏凡笑道。

    “哪有啊!我和你说过的,我家的门,永远向你敞开,我的床,也永远都向你--”邵芮雪道。

    “别,我怕江津听见了找我拼命!”苏凡笑着说,“住你家没问题,我可不敢睡你的床,江津不会饶过我的。”

    邵芮雪脸儿绯红,一看就是甜蜜的小妻子的样子。

    苏凡看着邵芮雪,不禁羡慕起来。

    其实,自己一直也是如此啊,被一个男人宠着爱着疼着,可是不知道哪一天,不知道怎么回事,那个男人就--

    其实,也不能怪他,都是自己,自己不能成为一个让他省心的人,就像刘书雅说的,霍漱清和她在一起可能真的很累吧!她一无是处,别说帮他,成为他的有力支撑,就像母亲之于父亲那样,她就连真正的独立都没有,总是要他操心,她,都是她自己的问题!

    “小凡,到了。”邵芮雪道,苏凡这才反应过来。

    “我和你一起去吧!”邵芮雪道。

    “不了,太浪费你的时间了,你回家去找阿姨吧!”苏凡笑着,推开车门下了车。

    邵芮雪看着苏凡挥手道别,走向博物馆的领票处,这才把车子开向主道。

    博物馆里人迹稀少,偶尔进来一群人,却是旅行团的,急急来急急走,然后就去旁边的丝绸卖场购物去了,博物馆里不出几分钟就立刻安静了。

    榕城地处江南鱼米之乡,自古以来就以精美的丝绸制品而名闻天下,并且产生了名叫“玉绣”的特殊刺绣工艺。玉绣,自然是取自玉湖的名称。博物馆里,展出的多是历朝历代的玉绣。

    以前在榕城住的时候,苏凡也来过几次丝绸博物馆。她喜欢从传统文化里寻找设计的灵感,最近陷入了设计的僵局,自然也要来这里努力一下。

    从博物馆出来,已经到了中午。可是她没什么胃口,就在旁边的面包店买了一块面包,买了一瓶茶,走到博物馆附近的玉湖。

    入冬之后,玉湖那茂密的树木,反倒让人觉得阴冷,风一吹过来就更加寒冷了。可是穿过林子,到了湖边,似乎--风更大了。

    也只有在这个时候,湖边就显得越发人迹罕至。虽说玉湖一年四季都是人潮涌动,可是到了冬天,坐在湖边看景的人就不多了,更多的都是走来走去的游客或者市民。

    苏凡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一个人坐在长椅上。

    风吹乱了她的长发,不远处的渡口,一只又一只的小船停在那里,到了冬天,游船的生意也冷清了许多。

    都说玉湖一年四季都是美景,可是此刻,对于苏凡来说,她坐在这里,只想让自己平静一点,脑子清醒一点来思考未来。

    掏出手机来看了眼,依旧是停止服务的状态。

    不知道嘉漱怎么样了,那孩子总是好像缺乏安全感一样,她这一走,孩子,孩子会不会哭的--

    湖边总是风大,苏凡坐了一会儿,就起身离开了。

    走到西南面的那个门出去就是槐荫巷,她来这里就是想一个人静一静,槐荫巷那边是最好的去处了。

    沿着湖边走到了玉湖的西南门,苏凡过了马路一直走向巷子。

    巷子里,一如既往的安静。高跟鞋走在石板路上,发出“哒哒哒”的声音。

    走到家门口,苏凡的手抚上门板,抬头看着门顶上伸出来的紫藤花的干枝,闭上眼。

    在中枪昏迷的那个时候,好像这个场景在梦里不停地出现着,梦里是那灿烂的紫藤花,紫色花瓣漫天飞舞的时候,霍漱清走过来,向她伸出手,说要带她回家!

    带她回家啊!最终,还真的是他带着她回了家,带着她离开了那个黑暗恐怖的世界。

    手,贴在门上,颤抖着,泪水从她的眼里流出来。

    “雪,雪初?”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

    那么熟悉的声音,她猛地回头--

    是逸飞!

    他就站在她身后一米的地方,依旧是她熟悉的面容,是她熟悉的声音,可是,他的声音,颤抖了。

    眼眶里的泪,在她回头的刹那飞了出来,他看见了。

    他以为自己再也不会为她的眼泪心痛,可是,当她的泪水从那如瓷的脸颊上流下的时候,他的心头,好似被那泪水化成的尖刀割了下。

    可是,她很快就擦去了脸上的泪,对他挤出了一丝笑意。

    “你怎么,怎么--”她折身走向他,微笑着问道。

    覃逸飞看着他脸上未干的泪痕,心头像是被什么割着,道:“我,回家一趟,有客人--”

    他的语句也不连贯,苏凡对他笑了下,点点头,下意识地回头看了眼自家的门,道:“我,回来看看,看看家里,呃,还有店里。”

    “哦。”他只是这么应了声,却不知道接下来该说什么。

    苏凡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自己是离家出走的,面对逸飞,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那你回去吧,呃,再见!”她只好和他道别,依旧微笑着,摆摆手,就折身去开门了。

    她的语气,疏远的好像两个人只是认识的人一样。

    他也没有再说什么,也只是木然地说了声“再见”!

    苏凡开了门,见他还是站在原地没有动,便笑了下,道:“你赶紧回去吧,要不然就,让客人等久了。”

    他“嗯”了一声,就看着她关上了门。

    她就这么关上了门,就这么--

    他们本是无话不谈的,可是如今走到这样的境地。

    这样不是也挺好的吗?他一直希望的不就是她可以平静生活吗?他很清楚自己会对她的生活造成什么样的影响,又何必去打扰她呢?

    抬脚走过那个门口的时候,她回头那一刻眼里的泪猛地出现在他的眼前,他的脚步猛地滞住了。

    他回头,定定地盯着那扇门,良久不动。

    她为什么会站在那里哭?出了什么事了吗?可是,能出什么事呢?会是什么事呢?

    他的心,陡然之间就乱了。

    身后传来一声喇叭声音,他回头一看,就赶紧站在路边了,因为他是站在路中间的,车子怎么都没办法绕过去。

    车子擦身而过,他的眉毛蹙动着。

    她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上逸飞,自从逸飞订婚以来,两个人都主动减少了联系,再加上念清的榕城的业务已经大部分被转移,留在这边的部分也是完全由邵芮雪在经营着,她和覃逸飞已经没有什么理由再联络了。

    他要结婚了,她为他开心,因为叶敏慧真的是很爱很爱他,为了他付出了那么多,用一个女孩子最美的时间爱着他等着他,他们,一定会很幸福的,一定!

    坐在客厅前的台阶上,苏凡望着前方。

    外面有车子的喇叭声响了下,逸飞应该已经走了吧!

    坐在这青石板上,毕竟是冬日的天,很快就冷了。

    就在苏凡起身的时候,门上传来急促的敲门声。

    谁啊?怎么会这么急的敲门呢?

    她小心地走过去,试探性地问了句“哪位?”

    结果传进来的是覃逸飞的声音,她愣了下。

    “雪初,请你开一下门,我有些话想和你说。”他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