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518章 我要回家去了
    “万一他走不出来呢?”覃逸秋望着母亲,道。

    母亲不语。

    “妈,一个人,会被另一个人对自己的爱而感动,可是,感动,不是爱。感动换来的爱,根本就不是真的爱!小飞是个善良的人,这一点,我们都很清楚。敏慧爱他,他并不是不知道。可是,正因为如此,他内心才会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他觉得只有自己和敏慧结婚了,才能成全身边所有的人,保全所有人的脸面。可是,他想要的幸福,谁能给他?”覃逸秋说着,不禁泪花满眶。

    母亲慢慢转过身,她的声音轻轻飘进覃逸秋的耳朵--

    “你只能选择一样,要么让他变成一个一辈子都学不会负责人的人,要么就让他学会怎么接受!”母亲说完,身影就从覃逸秋的眼前消失。

    风吹过,手机响了,覃逸秋赶紧回神,是霍漱清的来电。

    “漱清?”覃逸秋擦了下眼角的泪,道。

    “有什么事吗,小秋?”霍漱清问。

    “哦,没什么,我就是,”覃逸秋想起母亲刚才说的话,道,“漱清,迦因来榕城了吗?你怎么不早点和我说,我--”

    “她又没什么事,和你说什么?让她去烦你吗?”霍漱清笑着说道。

    虽然苏凡是离家出走的,可是他也不愿意让别人知道,哪怕是自己最好的朋友。不是说他是为了面子,而是,而是这种事,真没什么好说的,不是吗?

    苏凡离家出走,绝对不是出去玩了,可是,她跑到榕城去干什么?小雪一早就打电话给他了,现在小秋又说--

    难道小秋见到她了?

    小秋怎么会见到她?

    榕城那么大,如果不是刻意去找的话,想要碰到真的不容易。

    于是,霍漱清便不等覃逸秋回答,试探着问:“你见她了?”

    “没有,我刚刚听敏慧说的,说她回来了,在槐荫巷这边。”覃逸秋道。

    此时,覃逸秋还完全不会往霍漱清和苏凡可能出问题这边想,因为她也担心弟弟的问题,便说:“我给她打电话想约她吃个饭,手机打不通,所以就打给你问一下,我以为你也过来了呢!”

    “哦,我刚刚开会呢!等会儿还有点事儿要忙。吃饭的事,改天我们见面了再说吧!”霍漱清道,又问,“小飞的婚礼进展的怎么样了?敏慧还没休假吗?”

    “他们两个还一直忙着工作,压根儿也不像要举办婚礼的人。”覃逸秋道,顿了下,对霍漱清道,“我觉得小飞现在也越来越有感觉,之前怎么都进入不了状态。”

    她是想说,覃逸飞已经接受了现状,可是,她不能直接说,她也担心霍漱清会多心。

    大家这么好的关系,可覃逸飞和苏凡那段始终都是卡在大家中间的一根刺,只要往那个方面一想,就会难免尴尬。特别是覃逸飞一直没有结婚,也没有恋爱,虽然有个叶敏慧在身边,却一直不冷不热,这难免--

    “没事,他慢慢就会好了。”霍漱清道。

    两个人都是有话卡在嗓子眼里,却是没办法说。

    可是,毕竟是从小到大的朋友,覃逸飞和苏凡又是两人的至亲至爱之人,特别是覃逸秋,身为女性,就更关心霍漱清会不会想多了,关于覃逸飞,关于苏凡。

    “漱清,我--”覃逸秋想说,却怎么都说不出口。

    霍漱清曾经为了他们那三年对苏凡和念卿的帮助照料而表达过感谢,虽然霍漱清看起来是没有在意覃逸飞和苏凡的事,可是,他那么爱苏凡,身为丈夫,怎么会对逸飞和苏凡的当初不介意?就这个问题,她还认真地和丈夫罗志刚讨论过。

    “小秋,有什么事回头再说,我这会儿还有点--”霍漱清是真的在忙,覃逸秋便忙和他再见,然后挂了电话。

    “什么事?”霍漱清问秘书。

    “张阿姨说夫人已经到家了。”秘书道。

    霍漱清的眉头微微蹙动了下,秘书知道他是有点不高兴,可是夫人回来了为什么会不高兴呢?

    会议室外面的走廊里,一个人都没有了,霍漱清站在原地,看向旁边的玻璃窗外,不远处那高大的常绿乔木,在这个时候看起来变得那么的阴冷。

    他就奇怪了,为什么所有的单位都要在院子里种这些看起来阴森森的树?不知道人心情不好的时候看见这种树会更加心情不好吗?

    当然了,这是他自己的心情问题,怪不得树。

    现在怎么办?她这是干什么去了?

    回家吗?回家去干嘛?

    她一声不吭就走了,她一回来他就回去?当他是什么人了?

    不行,不回。

    于是,领导折身,走向楼梯口。

    秘书还想着领导这是要去干嘛,走到楼梯口才发现领导是上楼了。

    去办公室?

    果真。

    哪怕是周末,想要工作的话,省长不怕没活儿干没事儿管。

    当然,领导要生气了,要加班了,下面的人怎么休息?

    领导在办公室翻开他的工作记录,一条条指着让秘书去安排人,加班!

    刚刚结束了一个紧急会议,还有一大堆事儿等着领导呢!事情在那边堆着,明天要做,今天做也没什么奇怪。

    只是,秘书还是感到奇怪的,真是奇怪的。

    本来今天给领导安排了去温泉度假的,而且连房间都给定了的,结果没想到夫人一大早不见人,领导一大早脸色不好心情不爽。

    温泉泡汤了是小事,领导周末跑来开会也不是大事,关键的是领导不高兴。

    为什么不高兴?秘书小心地问了张阿姨,张阿姨在领导家里的地位很多人都知道的,可是就连这样一位张阿姨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不知道什么事就是大事!

    秘书一大早就在思考领导心情不好的理由。

    领导昨晚去了省医院,看望了那个江站长,和夫人一起去的,领导走的早。江站长和领导夫人是好朋友,夫人去了自然没什么。可是,领导和江站长的那些绯闻--当然,时刻跟着领导的秘书自然知道那些都是对领导不利的谣言,看领导不顺眼的人又不是一个两个,有那种传言自然没什么奇怪的。何况昨晚的情形已经很清楚了,要是领导和江站长真有什么,会带着夫人一起去医院?扯的吗!

    可是,那领导巧不巧的一大早就不高兴?而且夫人还不在--

    夫人现在回来了,领导不是很疼爱他的小妻子的吗?怎么不回家去--搞不好是夫人和他生气了,然后连温泉旅行都取消了?

    有可能,夫人年轻,这夫妻年龄差那么多,夫人耍性子也是没什么奇怪的。

    看来是夫妻闹别扭了啊!

    得,领导一句话,秘书跑断腿,那就跑吧!

    于是,这个周末的下午,直到夜幕降临,省政府的一号办公楼,零星亮着灯。

    冬天到了,夜晚来的本来就早,当霍漱清回头看向窗外的时候,真的早就是夜色布满天空了。

    办公室里,就他一个人。

    他静静坐着,放下手里的笔。

    曾经,她也来他的办公室里找过他,还是刚刚认识的时候,她就那么局促地坐在他的对面--

    此时,霍漱清面向前方的时候,他好像又看见了当初那个腼腆的苏凡。

    那个时候的她啊,那个丫头--

    后来,当他们到了同一幢办公楼,她也去过他的办公室,还拿着文件做掩护,真是个傻丫头,那个紧张那个不安,可是拒绝他的时候,一点都看不出来紧张的。

    真是,真是让他搞不懂的一个丫头!

    往事从脑海中闪过,霍漱清的嘴角不禁露出了连他自己都无法察觉的笑意。

    回家,回家吧!

    司机的车子开的很平稳,从省政府到霍漱清住的小区,只有十几分钟的时间,可是这一路,霍漱清一言不发,神情甚至比早上还要严肃。秘书一言不发,只是静静坐着听着空气的浮动。

    他回去和苏凡说什么?问她为什么突然离家出走?哪儿都不去,就去榕城?去榕城干嘛?

    于是,当车子开进了领导家的院子,秘书屏气凝神赶紧拉开了领导的车门。

    霍漱清坐在车里,并没有立刻下车,秘书一愣,余光朝着车里看了眼,发现领导还是在坐着。

    那么,这是什么状况?

    就在秘书怀疑自己是不是领会错误领导的意思的时候,领导下车了。

    初冬的风,吹动着霍漱清的衣襟翻摆着。

    秘书小心地看向他,他抬头看了眼二楼妻子书房的方向,大步走进了楼里。

    一楼客厅里,空无一人,只有厨房里保姆阿姨在给嘉漱做辅食。

    “没事了,你们回去吧!”霍漱清对秘书道。

    说罢,霍漱清并没上楼,只是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着落地窗外面的花园。

    苏凡下楼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保姆和张阿姨哄了嘉漱睡着,她就一个人下楼来了。

    客厅里,漆黑一片。

    她的脚步很轻,霍漱清没有听见,他依旧坐在那里,直到她开了沙发边的落地灯。

    可是,哪怕是她开了灯,他都没有看她,没有动。

    两个人,谁都没有说话,苏凡站着,他坐着。

    两个人,似乎都在知道对方要说什么,却又害怕说出来。

    时间,静静流淌着。

    空气,紧绷着,好像任何一个人动一下就会打破这样的平静,而谁都好像不愿打破。

    苏凡嘴巴张开,却发不出声音,而这次,先开口的,是他!

    “家里还有没有吃的?我没吃晚饭!”他起身,从她身边走过去。

    苏凡的心,猛地被用力捏了下,疼了!

    她转过身,看着他打开了厨房的灯,看着他的背影。

    霍漱清--

    楼上的保姆和张阿姨早就把嘉漱哄睡着了,两个人也偷偷在楼梯口看了下,总是觉得有点不对劲。

    霍漱清和苏凡是出了名的恩爱夫妻,这不光是传说,她们身在这个家里最有发言权了,这的确是真的,而且现实比传言更过。

    这对夫妻今天这是怎么了?和平时不一样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