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520章 男人都是要哄着的
    霍漱清愣住了,抬起手看了下,哪有脏哪有脏?他明明是洗过的,这丫头,明显就是无理取闹!

    他的耐心也用尽了,她不是这样的人啊!怎么今天这样不懂事?

    一声不吭离家出走,回来了就跟他这样,到底谁做错事了?

    今天的霍漱清,是真的被她给惹怒了,两人相识以来这么多年,真是从未发生过这样的事。

    难道真的是因为他太惯着她了?纵容她到如今这种无法无天的地步?

    是啊,不怪他能怪谁?不是他惯着她,还是谁?

    不能,今天她犯了这么大的错,他不能再由着她的性子来了,要不然以后怎么办?动不动就给他整出幺蛾子,他的日子怎么过?工作还要不要干了?

    于是,霍漱清也狠下心来,没有再理会她,任由她在那里坐着哭,直接起身回到餐厅去继续吃饭。

    这下换做是苏凡愣住了。

    怎么回事?他还有理了?明明是他的错,不跟她解释不跟她道歉就算了,还,还这样?

    今天,两个人似乎是完全变了性格一样,霍漱清不理会她的时候,她就偏偏要去找他。

    结果,当苏凡第二次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霍漱清依旧是没理会,苏凡直接抓过他的筷子按在碟子上,盯着他。

    “你闹够了没有?”他的脾气也上来了。

    她从来都不是这样不讲理的,她从来都是乖巧的靠在他的怀里,在这种他加班回来的时候会很体贴的端来晚饭,送来啤酒,然后和他聊天说话,什么时候跟他这样闹过?而且,闹也就算了,关键是她闹的时候是她刚刚犯了错的时候,她凭什么这样闹?

    他一直都是对她极有耐心的,不管她跟他耍性子还是发脾气,他都会含笑应对,而今天,他的耐心,也用尽了,他也是实在受不了在自己辛苦工作回来后还面对一个这样不讲理的妻子!

    闹?苏凡也是气的不行?怎么就是她闹了?难道他在外面沾花惹草,她还要笑嘻嘻的支持他?

    怎么可能?

    她的脑子是进水了才会那么做!

    “我闹?霍漱清,你不是应该跟我解释清楚吗?”她盯着他,道。

    “解释?我和你解释什么?是你要跟我解释这件事,你,为什么无缘无故就离家出走?难道你不知道嘉漱多大吗?你知不知道自己是一个妈妈?你以为你是三岁小孩,想发脾气就发脾气?你还有没有一点责任心?”霍漱清道。

    两人相识以来,今天,的确是霍漱清最生气的一天,这样严重的话,也是他今天才说,以前,他是不会这样的。

    只要这么一想,苏凡就会觉得自己更加难过了,更加可怜了。

    泪水,委屈的泪水,愤恨的泪水,不可自抑的从她的眼里涌了出来。

    可是,霍漱清怎么会管她?现在连吃饭的心情都没了,直接擦了嘴巴起身上楼了。

    看着他从自己身边擦过,苏凡闭上了双眼。

    她真是自取其辱,她还以为自己可以回来扞卫自己的权利,自己的爱情,自己的婚姻,却没想到是这样的结果。

    他这样算是什么?难道他真的一点都不在乎她的感受吗?他当她是什么?他们这个家是什么?

    家?

    为什么她回到了这样的位置,她在意的最根本的,不该是他们的爱情吗?如果他们的爱情没有了,要这个家,有什么用?

    从来都不知道该如何和丈夫解决分歧的苏凡,此时完全陷入了迷茫。上飞机之前,她想的很清楚,一步步该怎么做,怎么和他谈,怎么解决他们的问题,而现在,她真的是不知道怎么办了。

    走到楼梯口,霍漱清停下脚步回头,她依旧站在那里。

    如果换做是以前,他一定会过去哄哄她,把她哄开心了,然后再说她错在哪里了,可今天,他似乎也没了那种心情,见她站在餐厅里不动,他也懒得理会,直接上楼了。

    楼道里,张阿姨走来走去。

    “怎么了?”霍漱清问。

    “哦,没,没什么。”张阿姨忙说。

    “早点休息吧,累了一天了。”霍漱清道。

    “嗯,我知道。”张阿姨说完,就看着霍漱清从自己眼前过去,嘴巴张开想说什么,却又说不下去。

    怎么办?原以为他们夫妻两个在楼下调情,却没想到吵的那么凶--说凶也不算,没有说几句话,可是那两个人从来都没这样过啊--

    张阿姨越想越不对劲,她觉得应该和罗文茵报告一下,毕竟她是背负着罗文茵的嘱托在的,可是又想,她还什么都不清楚呢,而且,也许这夫妻的问题不是很严重,是个夫妻都要吵架啊,有什么的?虽然吵架对他们两个来说很罕见。要是她报告错了,罗文茵那边有了什么举动怎么办?罗文茵是岳母啊,女儿女婿吵架,肯定是向着自己女儿的啊!到时候霍漱清不就吃亏了?何况罗文茵还不是普通的女人,那个女人真是--

    想来想去,张阿姨决定不打这个电话了。

    电话是不打了,可是这夫妻两个,她也不能看着不管啊!

    霍漱清这里,她是不能随便说什么的,虽说大家跟亲人一样,可毕竟他是领导,事务那么多--

    于是,当张阿姨下楼到餐厅的时候,苏凡还在那里站着,只不过眼泪已经不流了。

    “小凡?”张阿姨低声叫了声。

    苏凡没有反应。

    “苏小姐?”张阿姨又叫了声。

    苏凡这才转过头看着她。

    可是,苏凡表情木然。

    张阿姨微笑着,道:“时间不早了,你也累了一天了,早点回去休息吧!这些我来收拾。”

    苏凡没有动,也没有回答。

    张阿姨也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慢慢的收拾着桌子。

    “其实啊,这夫妻之间吵架什么的,都是常事儿。霍先生他工作那么忙,有时候发个脾气,你也多理解理解他,毕竟他的压力那么大,你是很清楚的。他--”张阿姨小心地说着,观察着苏凡的表情。

    “男人呢,你不要和他硬对着干,说说好话哄哄他,让他心情好点了,你再去和他说你的事儿,有什么不高兴的就和他说,比现在这个时候要好点儿。霍先生他那么疼你,不管你和他说什么,他都不会生气的--”张阿姨道。

    苏凡却长长地叹了口气。

    张阿姨看着她。

    苏凡却什么都没说,只是从张阿姨身边走了过去。

    是啊,人人都说他忙他辛苦他压力大,那么她呢?

    苏凡一边上楼,一边陷入了深思。

    她也知道他忙他压力大,可是,难道因为这样,她就要无条件接受他给她的一切?接受他的背叛?接受他在外面--

    然后,等事情发生了,她还不能和他说,要不吵不闹,做个安静的妻子?

    她,做得到吗?

    走到二楼的楼梯口,她看见他的书房亮着灯。

    他没有回房间睡觉,却是在这里办公。

    看着他这样辛苦劳累,她的心怎么会不舍得?可是,谁为她考虑过?

    久久的,她站在原地没有动,静静看着那扇门。

    霍漱清在接电话,她推门进去的时候,他看了她一眼,却还是继续在电话。

    直到他说完了,电话挂断了,苏凡才走过去。

    “想说什么?”他坐在椅子上,看着她,道。

    可她说不出口,在他面前,好像她变成了一个罪人一样。

    不该是这样的啊!

    “你和江采囡,怎么回事?”她直接开口道。

    这下霍漱清完全惊呆了。

    江采囡?我和江采囡?怎么了?

    “你什么意思?”他却反问道。

    “我什么意思你很清楚,你和她,怎么回事?她的孩子,怎么回事?”苏凡追问道。

    “什么孩子?苏凡,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他没有回答,却是反问道。

    “我知道,你知道吗?那个孩子,你们之间--”苏凡继续追问着。

    “够了!”霍漱清一下子站起身,盯着她。

    他的身材本来就很高大,这一下子站起来,突然让她有种泰山压顶的感觉。

    这一夜,苏凡一直坐在客厅里,漆黑的客厅里,只有她一个人,她没有开灯,只抱了靠枕窝在沙发里,等着他。

    他会回来的吧!他一定会回来的吧!他怎么会不回来呢?这是他的家啊!

    可是,直到晨曦撕裂黑暗,等到朝阳投进房间,她在朝阳中睁开双眼,却始终都没有看到他回家!

    难道是他半夜回来的时候她正好睡着了吗?

    这么一想,她赶紧扔下靠枕跑上楼,跑进卧室,没有人迎接她。

    跑到他的书房,也是没有人。

    客房,没有人。

    跑到车库,车库里只有她的车,还有张阿姨的车,他的车,不见了,昨晚那辆车,不见了。

    初冬的清晨,洛城的初冬,非常的寒冷。

    对于只穿着单薄睡裙的苏凡来说,这样的冷风,不啻于寒冬肆虐的北风。

    可是,她站在车库门口,久久都没有动,就那么站着。

    他,终究是没有回来!

    第一次,他们结婚以来,不,是他们在一起以来,这是第一次,第一次他夜里生气离开她。

    他为什么要生气?为什么要这样?

    她知道的,他们在洛城没有房产,任何房产都没有。她还有个念清的店面,他什么都没有,现在住的是公房,有什么必要去买房置业?

    那么,他一夜未归,会去哪里?

    “我如果想要在外面找女人,你一辈子都不可能知道!”

    他昨晚的话,猛地窜出她的脑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