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524章 你有资格拥有他的爱吗
    “孙蔓那个人个性强硬,自私自利又目中无人,漱清离开她是迟早的事。可是你,并不是他唯一的选择,你和孙蔓刚好是相反的人,他受够了孙蔓,恰好你出现了,他就会留着你。而你,并不是唯一,换做其他的女孩子,也是同样的情况。可是,你把这种偶然当做了你制胜的法宝,你给他做情人的时候如此,结婚了依旧如此,你觉得他不会产生审美疲劳吗?他不会厌烦你吗?你住院的那一年,他为了你耗尽了心血,如今,你又继续过去的老路,你觉得他还有多少的心力让你来消耗?”江采囡道。

    是啊,她不是唯一的,她只是在他最需要人陪伴的时候出现在了他的身边,正如孙蔓所说,她唯一的用处就是陪他上床。

    可是啊,她现在是他的妻子了啊,身为妻子,不该只是那一个用处的啊!

    “漱清是个很自律的人,这一点,你我都清楚。和孙蔓离婚前,他就只有你一个情人,没有任何的绯闻。你们结婚后,他也是同样。可是,迦因,你把这一切当成了必然,你把他对你们婚姻的忠诚当成了理所当然,你理所当然的享受着他给你的一切情感,却没有给他任何他想要的。你觉得这样下去,你和孙蔓有什么区别?你觉得他不会再去婚外寻找新的慰藉吗?”江采囡道。

    “你觉得,你们之间的一切都是合理的,是吗?是因为我的过错,才导致了今天的局面,是吗?”苏凡看着江采囡,道。

    “如果一段感情没有问题的话,外人是无法插足的。这一点,你应该很清楚。你自己的经历,应该告诉了你这一点。”江采囡道。

    “是啊,我就是那个插足了他上一段感情的罪人,所以,我就理所应当接受同样的境遇,让你来插足我们的婚姻吗?这就是我的报应,是吗?因为我曾经做过同样的事,我就没有资格在这里指责你,是吗?”苏凡道。

    “抱歉,这是你自己的认识--”江采囡道。

    “就算是这样也无所谓!”苏凡苦笑了,“可是,采囡姐,话说回来,像我这样一没背景二没钱财三没才华的女人去给人做情人,我可以理解,毕竟这个世上很多像我这样的人,利用自己的青春来换取优质的生活,用青春来换取未来。可是,为什么像采囡姐你这样的人,你这样有背景有出身有钱有才华的人,怎么你也要走上这样的路?是因为已婚男人让你充满战斗力,拆散别人的家庭更有成就感吗,还是什么?我真的,真的不理解。原以为小三路上只有我这种类型,却没想到,走上这条路的人,还真是形形色色。”

    说着,苏凡长长地叹了口气。

    江采囡听得出苏凡是在讽刺她,可是这样又有什么关系呢?

    “抱歉,我和漱清,还没有到你所说的那种程度。”江采囡却说。

    苏凡愣住了,盯着江采囡。

    霍漱清说让她相信他,她还没有来得及想通这件事,江采囡就--

    “是的,我和他,没有上床,我的孩子,也不是他的,只是一个意外的产物,并不是漱清的孩子。”江采囡道。

    “不是,他的?”苏凡惊愕道。

    “你以为呢?”江采囡却笑了,“你根本不相信他,是吗?还真是悲哀,漱清还真是悲哀。他那么爱你疼你,哪怕你和覃逸飞的暧昧传的天下皆知,他也没有怀疑过你,而你在这里,唉,漱清还真是可怜。”

    苏凡说不出话来。

    她怀疑过霍漱清吗?她相信过他吗?

    “我这件事,还真是没怎么样扯到他身上,你就这样怀疑他,那么将来有一天,如果这一天就在不远的明天就到来呢?如果满世界都在传他的绯闻,哪怕都是陷害他的阴谋,你呢?你会相信他吗?你根本就不会,对不对?你只会怀疑他,你会觉得自己不够优秀配不上他,是你的错导致了他的出轨,所以,当别人在你面前用这样的事来陷害他,来挑拨你们关系的时候,你会怎么做?你一定会上当的,对不对?你一定会相信别人,而不是相信漱清,对不对?”江采囡说着,笑了,叹了口气,道,“漱清还真是可怜,他都不知道自己娶了一个什么样的人吗?”

    “江采囡--”苏凡生气了。

    “怎么?我说错了吗?如果我说错了,请你指出来,迦因。他现在是什么地位,将来会走到什么位置,你应该是很清楚的。他所处的环境,只会越来越复杂越来越艰险,到处都是明枪暗箭,一不小心就会粉身碎骨,等他失败的时候,不光是他一个人的失败,而是你们曾家的失败,是覃春明的失败,同样也是方家的失败。你父亲的同盟,就是这样的,对不对?漱清,他是你父亲和覃春明着力培养的接班人,而你,会轻易将这一切毁掉,苏凡,即便这样,你也无所谓吗?你觉得你还有资格拥有他的爱吗?”江采囡言辞激烈,道。

    苏凡,怔住了。

    “婚姻,特别是这个圈子的婚姻,绝对不是只有上床而已,迦因。你什么都帮不了他,你唯一能给他的,就是你的家族给你的好处,就是你家族对他的支持,除此之外,你身为你个人,你又能为他做什么?不光是不能给他任何帮助他的东西,你,还会毁了他,迦因,你要毁了他吗?”江采囡道。

    毁了他吗?

    苏凡静静坐在床上,高烧不知何时又起来了,让她开始产生了幻觉。

    脑子里,来来回回都是江采囡那些话,甚至还有孙蔓,还有刘书雅。

    那么辛苦,那么艰难才和他走到现在,难道过去的一切磨难,就是为了让她在得到他之后又失去吗?

    霍漱清在开会,一下午忙的要死。可是他离开之前跟苏凡说过,他会打电话过来问她的情况。于是,当下午,苏凡病情开始反复的时候,霍漱清的电话来了。苏凡叮嘱了张阿姨,不要告诉他实情,只不过是发烧而已,她不是不能应付。她什么都可以做到,她绝对不要给他添乱,绝对不要,不要毁了他!

    如果不能平视他,不能平等的站在他的身边,那么,她情愿自己扛下一切,而不是连一个发烧都要让他跑来跑去为她担心。

    苏凡,你可以做到,什么都可以,就算你不能为他分担,就算你和他没有共同语言,就算你不能切身体会他的压力和忧愁,可是,你也不能再这样让他为你分心了。

    可是,苏凡的状况让医生也很是担心。

    本来是个很简单的因为着凉而导致的发烧,其实很容易就治愈了,哪怕是她身体素质不好,这种小病也不是什么难事。可是,苏凡的身体毕竟是做过大手术的,从生死线上捡回了一条命,现在这样反复发烧,不由得让人担心。苏凡自己也知道,毕竟之前在医院的时候,医生也和她强调过,三年之内一定要万分小心,感冒之类的还是要注意的。可是,苏凡一直没什么问题,哪怕是怀孕生子都没事,结果就掉以轻心了。现在这样的情况--

    应该是没事的吧!她自己也是这么想着。

    不过,今后可一定要注意了,毕竟身体是自己的,生病了还是要让霍漱清分心的。帮不了他,至少也别让他为她担心。

    她能做的,也就只有这点了。

    到了晚上的时候,温度总算是控制住了,只是因为反复的高烧,血液系统也是压力极大,血小板浓度很低,可是她也吃不下东西,什么都得靠输液进行。霍漱清直到晚上九点才来到医院,看着她已经睡着了,心里难免不舍。

    张阿姨在医院和家里两边跑,嘉漱小家伙虽然和保姆待的可以,可张阿姨总是不放心,来回几趟。等到霍漱清到医院的时候,张阿姨和护工两个人在病房里陪着。

    “现在怎么样了?”霍漱清问张阿姨。

    “医生说今晚可能还会发烧,不过应该不会很高了。”张阿姨对霍漱清道。

    霍漱清点点头,坐在床边,拉着苏凡那只没有输液的手,静静望着她。

    “今晚我在这边陪着她,你回家去看看嘉漱吧!”霍漱清对张阿姨道。

    “您明天不是还要出差--”张阿姨道。

    “没什么要紧的,就一晚上而已。”霍漱清道。

    张阿姨看着霍漱清,不由得叹了口气。

    病房里,又剩下霍漱清和苏凡两个人了,和那些日子一样,他坐在旁边看着沉睡的她,只不过现在,她是睡着了,他知道,她只是在正常睡觉,只是因为身体和病毒抗争,太虚弱了没力气了,需要休息。

    “你这个丫头啊,这样下去可怎么得了?”他轻轻抚着她的手,叹道,“好歹我比你早生了十四年,比你多活了十四年,你要是连我这岁数都活不到,不就太亏了吗?”

    医生在电话里和他报告苏凡病情的时候,他还特意询问了这次如此严重的生病和之前那次事故有没有关系。医生告诉他,关系是有的,毕竟是那么重大的手术,不过,最根本的还是因为病人体质太差,只要以后好好休养,就没什么大问题的。只是这个休养,不是在家里躺着就好,要有个全方位的计划,营养和锻炼结合。

    一切都会好的,连死神都在他们面前让路了,还有什么说不能克服不能战胜的?

    霍漱清拉着她的手,放在唇边轻轻亲了下。

    苏凡睁开眼的时候,就看见他这样望着自己。

    他的眼神是那样的温柔,温柔的快要把她融化了,可是,她的心头--

    “你,回来了?”她的声音很低。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