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525章 恰到好处出现的是你
    “嗯,你要不要喝点水?”他说着,就起身给她去倒水。

    苏凡看着他的背影,一颗心不停地揪着。

    “好了,来,喝点水。”他从床头柜里取出一支吸管,把水杯子放在她的嘴边,扶着她的头起来。

    苏凡什么都没说,只是乖乖的喝水。

    真的好渴好渴。

    一下子就喝掉了半杯水。

    一切,好像又回到了当初住院的那个时候,苏凡心里有种说不出的痛。

    “现在好像不烧了,我给你量个体温?”他把杯子放到床头柜上,摸了下她的额头,道。

    “不用了,我感觉好多了。”苏凡道。

    “你感觉是一回事,要相信科学。”他说着,就找温度计了。

    温度计就在床头柜上,他的水杯旁边放着,可他看不见。

    “在这里。”她伸手拿过温度计,道。

    他不禁笑了,道:“你看我这眼神儿,还没老就不行了,看来你一直以来的批评是正确的。”

    她总说他看不见东西,明明就在眼前就是看不见。其实这也没办法,有些人看东西的视线就是如此,能看见远处,看不见近处。

    “要不要我叫医生过来?”他问。

    “不用了,我觉得挺好的。”苏凡道,“你回家去吧,这么晚了。”

    “我和张阿姨说过了,今晚我在这边陪你,她去家里陪着嘉漱。你不用担心,咱们的两个孩子啊,都是自理能力很强的,念卿就不用说了,咱们不在她身边她也过的很好,嘉漱虽然小,可是也是个小男子汉啊,你离家出走,他都--”他说道。

    苏凡看着他。

    说到离家出走的事,他不禁笑了下,大手摸着她的头顶,道:“以后要乖乖的,知道吗?天冷了就要穿暖和,饿了就要吃,生病了就要吃药。两个孩子的妈了,不是小孩了,要是你自己不能照顾好自己,怎么照顾孩子呢?”

    他的声音那样的温柔,苏凡的心,真的都化了。

    不管她再怎么倔强--哪怕只是心里的倔强--遇到他这样温柔的眼神和话语,什么倔强都会消失不见的。

    都说百炼钢抵不过绕指柔,温柔这一招,对女人也是百用百灵的。

    苏凡拉着他的手,贴在自己的脸上。

    泪水从眼里滚下去,粘在他的指尖。

    就算是之前那么的怪怨她,可是看着现在跟小猫一样的她,霍漱清的心里,也是软软的。

    怨她什么呢?她就是这么一个人,有时候很没脑子,没头没脑的做一些自以为是的事,让他为难或者让他无奈,可是他知道她是很认真的在生活着,在爱着他爱着这个家,这样就足够了,足够让他原谅她所有的无理取闹,让他忽视她所有的毛病。

    “你这个丫头啊!”他深深叹息着,俯身轻轻吻着她的脸,她的眉,她的鼻尖,她的唇。

    她的唇,冰凉,可是他一点点认真地亲着,温暖着。

    泪水,噙满了她的眼眶,满到溢了出去出去。

    她的手,颤抖着贴上他的脸,霍漱清抬头,静静注视着她。

    泪眼蒙蒙中,依旧是她熟悉的他,依旧那样俊逸儒雅的他,依旧让她痴迷的他。

    “霍漱清,你老了。”她的手指,在他的眉间轻轻磨蹭着,道。

    他笑了下,道:“你都长这么大了,我能不老吗?”

    可是,这话出来,苏凡的心里一阵酸楚。

    “老了更帅。”她说。

    霍漱清无声笑着,道:“我现在开始有点怀疑你是不是脑子烧坏了。”

    “哪有。”她说。

    “好吧!被自己的老婆这样崇拜着,也是不错的感觉。”他说着,大手依旧贴着她的脸。

    苏凡沉默不语。

    “丫头,有些事,我想,我是不该给你那么大的压力,你就是你,也许你做事和思考的方式和别人不太一样。大冷天穿那么点把自己冻到发烧住院,恐怕也就你能做得出来。不过,没有办法,既然和你结婚,那就得接受你的全部,哪怕你是个杀人犯,我也得认了。谁让你是我老婆呢,是不是?现在我们两个孩子都有了,我就算是后悔了想退货,也来不及了,是不是?”他说着,眼里脸上依旧是那浓的花不去的笑意。

    “所以,丫头,做自己就好了。不要动不动去怀疑自己什么,我霍漱清的眼光还没那么差,虽说我也曾经看错过人,可是,对于你,我相信我是没有错的。当然,你也不要怀疑自己的选择,好吗?我们已经没有退路了,我也不想退,你也不要退,苏凡。”他说着,握住她的手,“不管将来发生什么,我们都要一起走下去,好吗?”

    苏凡的嘴唇,颤抖着,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这样的他,能不让她感动吗?

    可是,她该怎么做?继续心安理得的享受着这一切吗?

    她的嘴唇颤抖着,霍漱清轻轻亲着她的唇。

    “傻丫头啊!”他轻轻叹息着。

    “你,你为什么,为什么要选我?”她的眼里含泪,望着他,“当初在云城的时候,为什么是我?如果不是我,其实还有别人可以的,是不是?”

    他不知道她怎么突然提起这个了,有些无奈。

    “是啊,为什么呢?”他坐在她身边,轻轻握住她的手,望着漆黑的前方。

    苏凡望着他,等待着他的答案。

    江采囡说的没错,在他们的关系里,她总是最不安的那个人,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她总是在怀疑着,怀疑着她的存在,怀疑着他的爱。

    其实,她并不是觉得他不爱她,她很清楚他对她的感情,他是爱她的,可是她不确定,自己如何承担得起他的爱?她总是怀疑着自己,怀疑着这份情感,哪怕两个人到了如今已经是情比金坚了。

    都是因为不自信,不是么?江采囡之前说她,不管是作为花农的女儿活着,还是作为部长的女儿,她骨子里一直都是曾经那个卑微的苏凡,别人对她的好,对她的爱,都让她害怕,这样的爱多一分,她对自己的怀疑和不自信就多了一分。

    她害怕,真的,害怕!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也许就是一见钟情吧,第一眼看见了就觉得很舒服,就想要见第二次,见了第二次就想要见第三次,见面了还想要打电话,打电话不够,还想要牵着你的手,还想要抚摸你,还想要亲你吻你,”他说着,静静地注视着她,“想要和你在一起,睡醒一睁眼看到的就是你。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要这样。你问我当初为什么是你,可能,你是在恰当的时间,恰到好处的出现的那个恰好的人,没有什么为什么,一切,都是恰好吧!”

    真的啊,真的都只是因为恰好,恰好在他需要人陪伴的时候,她就出现了,于是,一切就很顺理成章发展成了今天的样子。

    如果换做是平常的时候,霍漱清这样的解释,真的是世上最美最动听的情话,听者怎么不会动心?可是,现在,在江采囡和苏凡说了类似的一番之后,用那种口气说了这番话之后,苏凡哪里能感觉到这番话的情深意动之处?霍漱清这样的解释,只不过变成了她对自己怀疑的一种认证。

    原来,江采囡说的都是对的,江采囡,真的,真的很了解他,而不是她!她,只不过是恰好出现在他的身边,恰好得到了他的垂青,成为了现在的他的妻子。

    如果,如果当初出现的是另一个女孩子,是不是,那个女孩就成为了他的妻子?而不是她?她就没有机会得到他了?

    世上的事就是如此,同样的话,不同的心境,产生的结果是完全不同的。而霍漱清,根本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苏凡的心,一点点裂开了。

    “你怎么配得上他?”这句话,从过去的孙蔓、刘书雅,一直到今天的江采囡,每一个人都在用不同的方式同样的语言提醒着她这个事实。

    她,怎么配得上他?

    闭上眼,泪水噙满眼眶,却又流了出来。

    “怎么又哭了?”他轻轻擦去她眼角的泪,柔声道,“难道我娶了个林黛玉回来?”

    说着,他不禁微微笑了。

    他想让她开心起来,可是,他这样的努力,似乎根本没有效果,反倒是让她越来越自责。

    “虽说流眼泪可以排毒,可是呢,流的太多会伤身,明白吗?我想要每天都开开心心的,就像过去一样,每天都开心的活着。”他认真地说,捧着她的脸。

    苏凡望着他,泪眼蒙蒙中,他依旧如初见那样的俊逸儒雅,他永远都是那个让她看一眼就会爱上的人,爱上就会终生难忘的人。可是,这样的他,这样完美的他,她又怎么--

    “今天,采囡姐来了。”她睁开眼,对他说。

    霍漱清的手明显地滞了下。

    “我们聊了下,也没聊什么。”苏凡说着,伸手拉住他的手,认真地注视着他,“对不起,我一直误会了你,对不起,我,我太任性了,让你这么为我担心--”

    霍漱清不知道江采囡和她说了什么,可是看起来她是想通了吧!闹了这么几天,结果把她自己搞成这个样子,也是该收场了。

    “好了,我们都别再说这件事了,好吗?到此为止!”他轻轻拉着她的手,道。

    苏凡点头。

    “都忘了看你的温度计了,来,我看看。”他说着,就从她的腋下取出温度计。

    “降下来了,你现在好好休息,有什么不舒服就和我说,我在这边陪着你。”他说道。

    苏凡点头。

    现在让他回去,他也是不会回去的,他啊,总是对她不放心,可是她不想让他总是这样,不想让自己活成他的负担,她不要做他的负担。

    夜色,静谧,霍漱清坐在一旁的沙发上看书看报告,苏凡却睡不着,看着他打呵欠的样子,心里真是不知道有多疼。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