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530章 得付出怎样的代价啊
    罗文茵嘟着嘴,不说话。

    “好,我回来咱们再说,这会儿于同在家里,你就好好对他们,别当他们是在谈恋爱,就跟以前一样就行了。你女儿的脾性你还不知道吗?你越是不让她做的事,她就越是去做,你要是不想让她和于同谈恋爱,注意你的态度,等他们自己淡了了再说。”曾元进道。

    “我知道了,那你早点回来。”罗文茵道。

    “嗯,我已经出发了。”曾元进说完再见就挂了电话,对秘书道,“漱清呢?你给他打个电话,要是有空的话,就过来家里。”

    秘书的电话打过去的时候,霍漱清还在开会。

    “漱清今晚有别的安排吗?”曾元进问霍漱清的秘书,道。

    “霍省长要和华东省那边的人见面,已经安排好了。如果部长您需要他回家的话,我跟霍省长报告一下。”秘书道。

    “好的,你跟漱清说一下,让他给我回个电话。”曾元进说完,就挂了电话。

    霍漱清这次来京开会,其实一直在曾家住,只是因为曾元进今天才出差回来,翁婿二人一直没见。曾元进也知道霍漱清很忙,便也一直没有叫他,直到今天回来才约。

    曾元进刚到家,霍漱清的电话就来了。

    “爸,您回来了吗?”他问。

    “嗯,你晚上能回来吗?我等你咱们喝两口。”曾元进道。

    “好的,大概要到十一点了。”霍漱清道。

    “我等你,那你先去忙吧!”曾元进说完就挂了电话,走进院子。

    女儿曾雨和陆于同站在车边等着他,他一下车,女儿就扑了过去。

    “爸爸--”曾雨叫着,紧紧抱住父亲。

    “好了好了,你都多大的人了,还这么爱撒娇。”曾元进宠溺的笑着,道。

    陆于同走过来,恭敬地问候了一声“进叔”。

    曾元进拍拍陆于同的肩,笑道:“你也好久没来了,你爸怎么样了,身体?”

    “他好多了,不过可能最近不会回来了,他还是喜欢在那边待着。”陆于同道。

    “别回来了,反正这边空气也不如海南好,他在那边更舒心一点。”曾元进道。

    说着,曾元进一边揽着女儿的肩,一边走着陆于同。

    “回来了?”走进客厅,罗文茵便走过来问。

    “嗯,我先去换个衣服,娇娇,你和于同等等我们。”曾元进道,罗文茵便和他一起从客厅的屏风后绕出去,走到了后面两人的院子。

    “迦因那边怎么样了?漱清晚上过来,我们两个喝两杯。”曾元进边走边问。

    “应该没事了,她也不是分不清轻重的人,就是需要提点一下。”罗文茵道。

    曾元进点点头,道:“那你也该放心了。”

    “我见了江采囡!”罗文茵道。

    曾元进停下脚步,看了妻子一眼,道:“你和她说什么了?”

    “迦因和我说,江采囡那个孩子可能是漱清的,我想,迦因也不是不懂事的孩子,要是没什么来由,她是不会那么说的。如果不是她那么想的,也不会离家出走。”罗文茵道。

    “嗯,结果呢?是江采囡给她说的?”曾元进问。

    “江采囡当然是不会承认了,迦因自己也没有说那件事就是江采囡和她说的。其实,这种事你也知道,就算不明说,给一些提示,混淆了视听,迦因那个脑子,很容易就往那方面想了。我猜着江采囡就是利用了这样的信息来扰乱了迦因的思路,你也知道你女儿的,不用吹灰之力就可以拿下了,何况她面对的对手是江采囡那种人。”罗文茵道。

    “没事,经过这件事,迦因自己会知道她该怎么做的,如果再有问题,你再出马嘛!”曾元进说着,含笑揽住妻子的肩,“反正这个女儿,咱们必须多多付出点心思才行,否则将来还会有很多的麻烦,也不能什么都指望漱清。”

    罗文茵点头,却又叹道:“她和漱清闹矛盾,一个人跑去榕城,逸秋和我说,她和逸飞见面了,敏慧也都--”

    “你是怕她和逸飞再出什么事?”曾元进问。

    “怎么能不怕啊!当初她和逸飞都到那个地步了,就因为漱清的突然出现,一切都停止了,就算她收了心,逸飞那边也未必啊!”罗文茵道。

    “逸飞和敏慧马上就结婚了,一结婚就没事儿了,逸飞是个懂事的孩子。”曾元进道。

    “可是有时候我又觉得逸飞这样很可怜,毕竟那几年要不是逸飞,迦因和念卿也很难撑下去--”罗文茵道。

    曾元进也叹了口气,道:“这就是宿命,没有办法的。”

    罗文茵说着,看着丈夫:“你说,逸飞会不会临阵逃脱啊?”

    “你说婚礼?”曾元进问,罗文茵点头。

    “不会,你把他当什么人了!何况婚礼只不过是形式而已,他要是不同意,就不会去领结婚证的。这点你放心。”曾元进笑道。

    “其实啊,有时候我想,迦因和逸飞在一起,可能会更轻松一些,毕竟逸飞比漱清要单纯,他的环境也--”罗文茵道。

    “单纯也只是现在的情况,逸飞越往后,就会越来越像漱清的。不管是做事还是做人,他会越来越像漱清。”曾元进道。

    “为什么?不至于吧!毕竟是两个人。”罗文茵道。

    曾元进笑着摇头,道:“逸飞一直看着漱清的背影在长大,虽说他那个人心性的确是单纯,可是他所处的环境会越来越复杂,这一点不受他控制,环境改变的时候,他也会改变,他会不知不觉变得和漱清一样,他会成熟起来,会变得很像漱清。所以,迦因即便是当初选择了逸飞,事实上最终面对的人,还是漱清。而且,他们三个身份那么尴尬,现在逸飞结婚是最好的出路,大家都会解脱。”

    “可是这么一来,逸飞就太可怜了啊!我们都知道他心里是迦因--”罗文茵道。

    “那也没办法啊!迦因这辈子是不会和他在一起的,难不成你要他单身?那才是残忍呢!敏慧爱他,他们两个结婚--”曾元进道,说着,他又换了语气,“不过,你说的对,逸飞的心里,总是有缺憾的,他对迦因的那颗心没有善终,就会一辈子积在他的心里,时间越长,那份心就会越难熬。怕就怕啊,他现在结婚了,也不会觉得幸福。他,是不会幸福的。”

    “是啊,我就是这么觉得的,所以才觉得特别对不起那孩子。”罗文茵叹道。

    曾元进走进更衣室,开始换衣服。

    “每次和徐大姐聊天,我总觉得没办法面对她的眼神,我觉得事情到了今天这样,好像真的是我们亏欠了他们--”罗文茵道。

    “那你想要怎么办?迦因和漱清走到今天这一步多么不易,难道要拆散他们?这本来就是无解的题,我们没有办法给他们一个答案的。现在的情况虽然是很委屈逸飞,可是,也未必不是一条出路。逸飞现在,可能是婚后这几年未必会觉得自己幸福,可是时间长了--”曾元进道。

    “那你觉得你这话站得住脚吗?”罗文茵道,“被迫娶了自己不爱的人,会幸福吗?”

    曾元进看着妻子,沉默不语。

    他也是从这条路上走过的人,他也很清楚让逸飞爱上敏慧有多困难,可是,如果不这样还能怎么办?事情总的有个解决的办法啊!而这就是眼下最好的解决之道啊!

    “你别多想了,让孩子们自己去决定吧!如果这条路走不通,他们就会停下来的。人生哪有事事如意的可能?走了错的路,再去寻找到正确的,才会更加珍惜。”曾元进道。

    罗文茵沉默不语。

    “好了,走吧,再不去,你女儿会以为你在和我告状呢!”曾元进说着,拍拍妻子的背。

    看着丈夫的背影,罗文茵心里深深叹息着。

    你知道眼前的选择可能是错的,却还是要选,不管是你自己的当初,还是对阿泉,抑或是针对现在的逸飞。可是你忘了吗,做了错误的选择会付出怎样的代价?

    和丈夫一起回到客厅,陆于同和曾雨两个人挤在沙发上玩游戏,说着笑着。

    “于同,听说你最近又搞了个新玩意儿?”曾元进走进去,笑着问道。

    “爸,是新游戏,您看--”曾雨忙起身,拿着平板电脑走到父亲面前,“您看,就这个,这种要在大型的机器上玩儿,小电脑上是玩不开的。”

    “嗯,这个好,现在是互联网时代,你们年轻人玩得来这个,会有大发展。”曾元进道。

    “是吧,爸,我说的没错吧!”曾雨得意地说着,看向站起身走过来的陆于同。

    罗文茵看着这情形,真是心里无数个叹息。

    “这个,怎么玩的,跟我说说?”曾元进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脑。

    “这样的,爸,要先设定一个角色,给自己选定一个--”曾雨和陆于同坐在曾元进的两边,给曾元进讲解着。罗文茵看着这样子,起身了,问家里的管家李阿姨道“念卿呢?接回来了没有?”

    晚饭,就开始了,念卿从她的芭蕾舞教室回来,也正好赶上家里的晚饭。

    “等会儿你爸爸就回来了,你要不要等他来了再睡?”曾元进问外孙女道。

    念卿摇头,道:“爸爸明天还要上班是不是?我不等他了。”

    “念卿真的好懂事。”陆于同一听,夸奖道,“这么小就开始独立了,真的很了不起。我这么大的时候还老缠着我妈呢!”

    “你还好意思说哦!羞死人了!”曾雨笑着说。

    “好了好了,我的丑事你就别再说了。”陆于同道,“和念卿一比,我真的弱爆了。”

    “于同哥哥,我好喜欢你的那个游戏呢!能不能再让我玩玩啊!”念卿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