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532章 如果有那么一个人
    “嗯,好的,”霍漱清微笑应声,又对曾雨道,“别哭了,女孩子哭起来不漂亮。”

    说完,他就走向了主院,曾雨看着霍漱清的背影,一眼不发,泪水也止住了。

    “我给你说,以后说你姐姐的事情的时候小心着点,记住了没有?”罗文茵对小女儿道。

    曾雨不语,看了母亲一眼,从母亲身边走开。

    等罗文茵回到客厅,发现霍漱清正抱着女儿坐在沙发上和岳父聊天,曾雨也在,只是静静坐在一旁,一言不发。曾元进也觉得有点异常,毕竟女儿是刚刚送了男朋友出去的,这会儿不应该是相思满怀、娇羞不语的吗?怎么会是这样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看着妻子进来,曾元进也没有再问。

    “漱清,你去陪陪念卿,等孩子睡着了你再过来,咱们喝两杯。”曾元进对女婿道。

    “嗯,我知道了。”霍漱清道,说着就抱着女儿起身。

    念卿“咯咯”笑着,霍漱清也笑着说:“我家的公主又长大了啊!”

    “爸爸抱不动我了吗?”念卿抱着爸爸的脖子,道。

    霍漱清摇头,笑道:“只要公主想让爸爸抱,爸爸就能抱得动。”

    “漱清你也真是惯这孩子啊!”曾元进笑着道。

    “你忘了娇娇小的时候,你不也是让她骑着你的脖子满院跑?”罗文茵笑着说道。

    大家都看向坐在沙发上沉默不语的曾雨,曾雨依旧没反应,只是看着大家。

    “男人啊,有了女儿就跟傻了一样,智商通通下岗!”曾元进笑道。

    “所以都说女儿是爸爸前世的小情人呢!”罗文茵道。

    一家人都很开心地笑着,霍漱清就抱着女儿要走了,和外公外婆都说了晚安。

    “念念,跟小姨说晚安!”霍漱清对女儿道。

    “小姨晚安!”念卿很听话地说。

    “嗯,念念晚安。”曾雨开口道,说着,看了眼霍漱清,那种温润的笑容,让她的心不禁滞了下。

    等霍漱清和念卿离开,曾元进才对妻子和女儿说:“你们两个又怎么了?说吧!”

    罗文茵和女儿对视一眼,便道:“这丫头,真是越来越没谱儿了,随便乱说话,那种话,让别人听去了成什么了?”

    “娇娇,你说什么了让你妈这么生气?”曾元进问女儿道。

    “我说什么她都生气,反正她就是看我不顺眼。”曾雨窝在沙发里,道。

    “你看看她这个样子。”罗文茵道。

    曾元进轻轻拍拍妻子的手背,对女儿道:“娇娇,你陪爸爸走走。”

    曾雨便起身跟着父亲走出了客厅,罗文茵叹了口气,给自己倒了杯水喝了口,想起苏凡还在医院,也不知道怎么样了,便打电话过去,谁知是无法接通。

    “这丫头,又搞什么?一个两个的,没一个消停的。”罗文茵叹道。

    和父亲一起走在院子里的曾雨,一直是默不作声,曾元进有点担心,不知道是不是妻子太严厉了,让女儿这么难过。这个女儿,脾性乖张,有什么事就喊出来了,绝对不会憋着。每次女儿和妻子吵的时候,曾元进倒是一点都不担心什么,他知道母女两个的性格,一吵完就没事了,可现在女儿的样子--

    “娇娇,你是不是真的很喜欢于同?”父亲问道。

    “还好。”曾雨道。

    “爸爸也觉得于同不错,爸爸也挺喜欢他的。”父亲道。

    “哦。”曾雨应了声。

    父亲看了女儿一眼,道:“你妈她是很爱你的,只不过做父母的和孩子的出发点不同,考虑的问题也不同,就会有一些冲突,但是,你妈她--”

    “爸,我知道,您说的这些我都知道,只是,我妈她--”曾雨道,说着,却又顿住了。

    “你妈怎么了?你说。”父亲道。

    “我妈她,太偏心我姐姐了,我姐姐和姐夫的事,她就从来都不说,我姐姐和逸飞哥那样,我妈也都没有--”曾雨道。

    父亲停下脚步,双手按着女儿的肩。

    “娇娇,你要知道。”曾元进说道,“你姐姐从小就和我们分开,爸爸妈妈一直都没有照顾过她,爸爸妈妈很对不起她,所以你姐姐回来后,我们就要多照顾她一点。我们照顾你姐姐,不是因为我们不爱你了,是因为我们也爱你姐姐,你姐姐她需要我们的爱,你明白吗?”

    曾雨点头。

    “至于你说的你妈妈偏心什么的,不是你妈妈偏心,是因为有些事,我们身为家人要维护你姐姐的立场,当外界指责你姐姐的时候,也同样是在指责我们这个家。我们这个家,有我和你妈,有你哥哥和嫂子,有你姐姐姐夫、念卿和嘉漱,还有你,我们是一个整体,每个人都要维护这个家的荣誉。所以,你姐姐做了错事,我们会批评她,可是,对外,你不能说你姐姐的错,知道没有?因为一旦连你都站出来指责你姐姐,那么外面的人就会把一些莫须有的事情当成是事实,损害的不光是你姐姐和你姐夫的荣誉,也同样是我们这个家里每个人的荣誉。”曾元进认真地说。

    曾雨望着父亲,良久不语。

    “娇娇是个聪明的孩子,娇娇应该明白这些的。你妈妈她当初抛弃你姐姐,是我们对不起你姐姐,所以现在你妈妈对她的关注肯定会多一点,你理解的吧?”父亲道。

    曾雨点头,却苦笑了下,道:“姐姐没有得到你们的爱,却找到了那么好的一个姐夫,其实,这个世上的一切都是公平的,是不是?”

    曾元进看着女儿。

    “爸,我只是不想我妈那样敌视于同--”曾雨道。

    父亲哈哈笑了,道:“你知道吗?父母在选女婿的时候,要比选儿媳妇的时候要慎重要苛刻,所以你妈才会那么紧张你交往的每一个男孩。”

    “为什么啊?”曾雨问。

    “因为女儿是要嫁出去的,要是女儿不能找到一个好的女婿嫁的话,父母就会担心女儿嫁出去受苦,这是一辈子的事。可是儿媳妇是到自己家里来的,这个不用担心,女儿不一样,明白吗?女儿是父母养了二十多年的心肝宝贝,怎么舍得轻易找个男人就嫁出去?如果不能千挑万选,不能彻底放心,怎么敢把自己的宝贝送走?”曾元进笑着说。

    曾雨扑到父亲的怀里,道:“爸,我错了,对不起,我一直,一直都吃姐姐的醋,我羡慕她嫉妒她,虽然总是对自己说不能那样,可是总是没办法控制自己。”

    “好了好了,别说什么错不错,对不起的话了,你要知道爸爸妈妈有多爱你就好了。爸爸太忙了,对你的事没有办法顾全,所以一切都是要靠你妈妈来操心。你妈妈她啊,很辛苦的,咱们家里这么多人,每一个人都要她过问,你要是再动不动就和妈妈生气,妈妈不是会很伤心吗?”曾元进揽着女儿的肩,一步步往前走,道。

    “可是我妈也太苛刻了。”曾雨道。

    “那没办法,你是我们的宝贝,我们怎么能不小心呢?”曾元进笑着道,“你看看你姐夫对念卿的样子,爸妈小时候对你也是一样的。”

    说到姐夫,曾雨抬头看着父亲,道:“爸,你说,我姐姐怎么会遇上我姐夫那样的男人呢?”

    “缘分吧!人和人之间能不能相遇,能不能在一起,都要看缘分。”曾元进道。

    “我还是很佩服她的。”曾雨道,“不过,我也很羡慕她,能有一个人那样爱着她,她也能为了那个人甘愿受苦,真是--”

    如果我遇上那样的一个人,就算是刀山火海也会为他去闯!

    “每个人的人生际遇不同,所以也不用去羡慕别人什么或者歧视别人什么,用一颗平常心平等地去看待他人,换位思考,你就会明白很多。”父亲道。

    曾雨点头。

    “好了,回头和你妈好好聊聊,和谁交往,找谁做你的男朋友,是你的自由,可是,你要和你妈妈好好沟通,把你的想法告诉她,争取她的理解,她不是不讲理的人,她只是太爱你了。”父亲道。

    “我知道了,爸。”曾雨道。

    “好了,回去休息吧,明天是不是要和于同一起去榕城?”父亲问。

    “嗯,我想去榕城看看,不知道敏慧姐那边怎么样了。”曾雨道。

    父亲点点头。

    “爸,您说,逸飞哥还爱我姐姐吗?”曾雨问。

    父亲微微皱眉,道:“不是说不让你--”

    “爸,我知道,我不会在外人面前说这件事,我只是想知道真实的情况。如果逸飞哥还爱着我姐,却又要和敏慧姐结婚的话,敏慧姐不是太可怜了吗?她的丈夫心里爱着另一个女人,时时刻刻想着另一个女人--”曾雨道。

    “不用担心,任何事情都会顺利解决的。不管是你姐,还是逸飞,还是敏慧,他们都是有理智的人,他们会处理好这件事。你要做的,就是好好走你自己的路,想好你未来的人生要怎么做。”父亲道。

    “我知道啊,只是,有时候--”曾雨道,“人的感情,还真是复杂啊!不是所有的爱情都会善终的。”

    “不管别人怎么样,你的爱情善终不就好了吗?没有办法管别人的事情的。”父亲道。

    曾雨笑了下,和父亲说了晚安,就回去了自己的房间。

    曾元进看着女儿的背影,深深的叹了口气。

    霍漱清这边,他刚要准备给女儿讲故事,女儿就说:“爸爸,外公不是在等你吗?你不用陪我了,秦阿姨陪我。”

    秦阿姨是念卿的生活保姆,罗文茵请来专门负责照顾念卿的衣食起居。

    “好吧,那你乖乖睡觉,我和你外公聊会儿去。”霍漱清亲了下女儿的额头,跟保姆交待了一下,就给女儿压好被子走了出去。

    曾元进的书房里,罗文茵把今天去和苏凡谈的事同曾元进说了一番,曾元进听着,没说话。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