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535章 我只是感激她
    “不要,那么重的,我抱不动。”他说完,把毛巾挂好,就要往外走。

    她一看他不抱自己了,赶紧扯住他的胳膊,开始耍赖了。

    “求你了,抱我嘛,好不好?抱我嘛!想让你抱!”她说着,脸在他的胳膊上蹭着。

    霍漱清真是无语了,觉得无奈却又很甜蜜。

    他的小妻子,跟个小孩子一样在他面前撒娇,真是--

    “好吧,抱你,抱你!”他说着,转身。

    她笑眯眯地松开他,伸开双臂等着他。

    天旋地转之间,他一下子就抱起了她。

    苏凡惊叫一声,随即哈哈大笑着。

    灯光在眼里流转,可是,她眼里唯一能看到的就是他,他那俊逸的脸庞。

    虽然他不再年轻,比逸飞要年纪大,可是,他的每一个表情,他的五官,在她的眼里是那么的完美那么的深邃,那么的,让她痴迷。

    “你啊,真是个调皮鬼!”他笑着说道。

    等把她放在了床上,霍漱清支着双臂,在她上方细细地注视着她。

    “怎么,这么孩子气,嗯?”他问。

    “人家缺少父爱。”她嗲声道。

    霍漱清哈哈笑着,捏着她那小巧的鼻尖,道:“难不成你是来找爸爸的?”

    她拉住他的那只手,放在唇边轻轻地吻着,一双眼睛如小猫的双眼一般瞟着他,霍漱清的心里,猛地一阵悸动。

    这丫头,真是,一个眼神都那么勾人,真的就是眼睛带着钩子的感觉,勾着他的心颤动着。

    他俯身,趴在她的身上,鼻尖磨蹭着她的,轻笑道:“叫一声爸爸听听?”

    “讨厌啦你,变态!”她低低叫道,脸颊红的如那成熟的樱桃一般,真是美极了。

    他呼出的热气,笼着她的脸颊,让她的脸越来越烫,连同她的身体。

    “叫一声听听,你不是说你缺少父爱吗?”他轻声道。

    血液在血管里快速奔腾着,如同火焰一般在燃烧,苏凡觉得自己都快要被他给烧死了。

    她的身体,软软的,就在他的身下,他轻噫一声,鼻尖在她那滚烫的脸上磨蹭着。

    “叫一声爸爸,乖宝贝。”他说。

    她才不要呢,可是,越是这样的拒绝,她内心里就生出一股禁忌的愉悦,那种禁忌带来的快感,在身体里奔腾着,叫嚣着。

    “你是个坏爸爸!”她娇声道。

    “你也是个坏女儿。”他的舌尖在她的唇边轻轻游弋着,大手已经开始伸进了她的衣服里,这句话说出来的还是,他惩罚性的掐了她一下。

    “讨厌啊你,疼--”她低低叫道。

    “叫,不叫的话,还会让你疼。”他说着,咬了下她的耳垂。

    “不要,这样,太变态了。”她叫了一声疼,道。

    “是你自己起的头,来吧!”他说道。

    虽然这样一直在蛊惑着她,可是霍漱清很清楚自己的忍耐力已经快要到极限了。

    他的声音里,带着丝丝的沙哑。

    “爸--”她小声地发出了这个音,霍漱清怔住了。

    她不敢抬头,不敢看他此刻的表情,她真是羞死了,真是,羞死了。

    讨厌,都怪他,怎么就--

    “爸爸来了!”他轻笑着,火热的吻袭上了她那已经滚烫的肌肤。

    苏凡从未想过,自己居然会做出这样羞羞的事,而他,居然会鼓动她,真是--

    怎么能想到他那样的一个人,骨子里却是有这种变态的念头呢?男人在床笫之间,确实是会变了一个人,变得完全陌生。

    可是她应该是知道的,这方面,他有什么做不出来的呢?

    这个夜,对于苏凡来说,是一种别样的经历,禁忌的一次次突破,让人的兴奋指数也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气喘吁吁的两个人并排躺在一起的时候,互相看着笑了,而他笑的更欢,苏凡被他笑的简直无地自容,刚刚半是逼半主动的和他做了那些,现在被他这么一笑,简直是要囧死了。

    原来在这种事上面,脸皮厚的总归是不会吃亏。

    “讨厌啊,不许再笑了。”她侧着身去打他,可是全身能动的现在也就只有胳膊了,即便是能动,也没有力气,打在他身上的拳头完全就是在挠痒痒了。

    霍漱清笑着拥住她,在她的眼角轻轻吻了下,道:“大晚上跑回来,就为了这个?儿子呢?你不管了?”

    “糟了!”被他这么一提醒,苏凡才想起来嘉漱还在家里。

    真是的啊,她真的不是一个合格的妈妈啊!怎么一个人跑来和丈夫偷欢,完全忘记了儿子还在襁褓之中。

    “好了好了,知道你是靠不住的人,张阿姨比你靠谱多了。”他笑着说。

    “我只想着来找你,真的忘记嘉漱了。”她的声音里,充满了歉疚。

    身为母亲,怎么能不歉疚呢?

    “没事没事,照看嘉漱的人可以替代,让你老公满足的人,可不能替代,还是说,你也打算找人来替代--”他拥着她,道。

    “去,你要是敢,我就把它给割了。”她说着,示意了一下她的话意,严重警告。

    他却笑了,道:“要是割了的话,你自己想要用的时候也就没了啊!”

    “没事,我可以找别的来代替。”她说道。

    他盯着她,神情故作严肃,道:“反了你了,苏凡。”

    她噘着嘴,哼了一声,道:“这就是给你的教训。”

    四目相对,两人谁都不说话,好像在等着对方先投降。

    “娘娘,让奴才来服侍您吧!”猛然间,他捏着嗓子,用一副太监的公鸭嗓说起来,苏凡惊呆了,旋即哈哈大笑起来。

    他好像很喜欢玩这个一样,一边说着,一边还在她的身上肆虐着。

    “娘娘,这样行不行?这里呢?这样喜欢吗?”他表演的好像很投入。

    苏凡被他这逆天反转给逗的实在是扛不住了,笑的眼泪都出来了,他随便一碰哪里她就痒的不行,等到她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再一次和她融在了一起。

    “啊,你怎么--”她惊叫道。

    “这样才能让娘娘舒爽啊!”他笑着说,依旧沉浸在一个太监的角色里。

    苏凡笑着,可是,他的强劲,让她身体里刚刚停歇的那股子热情再度燃了起来。

    她攀住他的脖颈,媚眼如丝,道:“看来那些人都没有好好做事,居然把你这个假太监给放进来了。”

    “娘娘感觉舒服吗?”他笑着道。

    苏凡哈哈笑着。

    屋子里回荡着两个人的笑声。

    或许,这是最搞笑的一次了吧!

    苏凡气喘吁吁地趴在他的身上,听着他那渐渐平息的呼吸,微微抬起头,伸出手指戳着他的脸颊,道:“你真是个坏太监!”

    “那你还想把我的割了吗?”他笑问。

    “讨厌。”她说着,脸贴在他的胸口。

    他无声地笑了,手掌轻轻抚摸着她那有些潮湿的发丝。

    “丫头--”他叫了声。

    “嗯。”

    “不管我做什么事,你要相信我最爱的只有你,唯一爱的人,只有你。”他轻声道,带着那沙哑的声线。

    苏凡抬头,望着他。

    “因为有些事,我是不能和你讲的,你也明白--”他说着,苏凡点头。

    他的手指,轻轻拂过她的眉角,温柔的视线注视着她,道:“也许有些事你会不理解,你也会听到一些和你事与愿违的风声,可是,你要记住,我永远都不会背叛我们的爱,不会伤害你!”

    “对不起,这次的事,都是我的错。我,对不起!”她望着他,道。

    “傻丫头,不是说不再说什么对不起的话了吗?只是,你这样做,我真的很难过,我不想我们以后继续这样。”霍漱清道。

    苏凡点头。

    “你只要记住,我爱你,爱念卿和嘉漱,爱我们这个家,这就足够了。当然,如果你有什么特别没法理解的事,就直接来问我,我不希望你离家出走去找别人,去和别人倾诉,我不想你有别的人来理解你。”他说,苏凡不语。

    “也许是我太霸道了,可是,我就是这样,我不相信什么红颜知己蓝颜知己,知己知己着就变成恋人了,这种事,我见的太多--”他说。

    “那么,江采囡呢?她难道不是--”苏凡打断他的话,道。

    他微微一愣,却陷入了深思,道:“江采囡,她,”他顿了下。

    这是事发以来,更深远来说,是从当初江采囡为他提供了那份江启正的犯罪材料开始,他第一次和别人,除了自己之外的任何人,谈及这件事。

    苏凡望着他。

    “丫头,我,其实是有些感激她的,她给我了一份有力的证据,很重要的东西,而她也因为那个背叛了她的家庭,远走他乡。从这一点上来说,我很感激她。”他说着,看着苏凡。

    “因为我感激她,所以有些时候,在处理问题上,会有些情感的偏移,我也是个人,我不是机器,就算我知道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可是感情上,我没有办法做到完全的切割,我能做到的就是用对待一个朋友的心态去对待她,加上工作的一些关系,这么一来,我和她的关系自然而然就会比一般女人要近一点,所以,你就会听到各种传言,可是,不管是什么,你要知道,我不是一个没有责任心的男人--”他望着她,静静地说。

    苏凡抬手堵住他的嘴巴,道:“我知道了,你说了这么多,不用再解释了,我知道了,我明白了。”

    说着,她收回手。

    认真地注视着彼此,两个人都沉默了。

    良久,苏凡伸手轻轻抚摸着他的眉角,沉声道:“霍漱清,我爱你,胜过世间的一切--”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