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543章 他不喜欢了吗
    是的,她,她也想,她是也想。

    苏凡的那些奇怪衣服代表的事情,她也明白,可是,她一直强制自己不要去想那个,跟自己说,她和苏凡不一样,她,不一样。

    那么,今晚,是怎么回事?

    于是,当苏凡在客厅等着兄嫂实在等不来的时候,想过来找,可是又担心自己打扰了兄嫂的私生活,便想打电话过来问一下,霍漱清让她不要打,夫妻两个带着女儿回房间去等着了。

    结果,苏凡的电话没来,方希悠的手机在更衣室里不停地响着,这个电话,打断了在更衣室的第二次。

    “我要去接电话了。”方希悠气喘吁吁地道。

    “等会儿--”他说道。

    “可能是有急事。”她说道。

    虽然她也很不想结束,像今晚这样的场景,可是多少年才等来的一次,多少年都没有今晚这样--

    曾泉只好停下来,从她身上下来,躺在她身边,躺在地毯上,喘着气,看着妻子起身去放包包的架子上拿手机。

    她的背影,今晚看起来,突然,好像很,妖娆。

    他不禁苦笑着叹了口气,抬头望着更衣室的天花板,看着那块天花板的那块镜子。

    刚才,她也是躺在这里,那么她有没有从镜子里看到--

    当初结婚的时候,新房的装修都是按照方希悠的意见来的,从书房到客厅、会客室、更衣间、浴室、卧室,每一间房子,每一个细节,都是方希悠的意见。当时的他,哪有心情去管这些,去过问这些?再加上他结婚后很快就去了云南工作,在这新房住的日子简直是屈指可数,以至于他很久都没有发现更衣室的天花板上是一块镜子。

    没想到这样的一个无心的设计,居然也在这样的时刻多了一份的情趣。

    方希悠接着电话,从衣柜里取出一件丝质的长长的睡裙给自己穿上,回头看曾泉的时候,她正系着腰带。

    他正躺在那里,右手支着脑袋看着她,她的心不禁一顿,赶紧转过身背对着他继续讲电话。

    “嗯,就按照我说的做嗯,其他的,明天再说”可是,最后一个“说”字刚从嘴里出来,她就感觉到了耳畔那温热急促的呼吸,还有睡裙底下贴着她滚烫肌肤的那一双更加滚烫的手。

    她感觉到了他尚未熄灭的热情,那轻易就撩动了她渴望的热情。

    电话,很快就挂断了,刚刚穿上的丝质睡衣,也从她那如瓷一般柔滑的肌肤上滑了下去。

    而这一次,比之前的时间更长,直到他的电话响了。

    幸好,他的电话来的时候,这一场翻云覆雨已经结束,她正趴在他的身上大口喘着气。

    “我的电话,可能是颖之的。”他亲了下妻子的脸颊,道。

    看着妻子那疲惫的神色,曾泉不禁笑了。

    方希悠,其实,也不是那样木头的,其实,每个女人的骨子都是性感的,都是妖媚的,只是,只是缺乏一个人来调教。

    而他的调教,虽然只是第一次在妻子身上使用,却是很有成效,简直太有成效。

    也许,是因为她太聪明了吧!也许,是因为他们太熟悉了吧!又或者,也许,是他们在心底都在渴望着这样酣畅淋漓的融入彼此的骨血吧!

    他亲了下妻子的侧脸,轻轻抱着她躺在床上,下床去拿手机了。

    方希悠静静躺在那里,看着他打电话的样子。

    她没有想到他居然会那么多花样,而且,都那么的,那么的舒爽。

    其实,她也不该奇怪的,毕竟他是曾泉,就算是婚后没有别的女人,婚前也是体验了人间极致乐趣的人,会那些也不奇怪。

    只是,她没有想到自己也会那样的配合他。

    原来,她的骨子里,也是一个堕落的女人,堕落到了--

    “好,我们马上过来出了点意外耽搁了下一点小事,嗯,你别担心,我们马上就到,你再等等好啊,你要怎么罚都行啊!”曾泉讲着电话,回头看了眼床上的妻子,走了过去。

    挂了孙颖之的电话,他静静看着欢愉过后的妻子。

    原来,以前的每一次,她和自己一样都没有快乐,要不然,怎么现在会是这样呢?

    “冲个澡赶紧走,颖之在那边都等急了。”他拍了下她的腿,道。

    说什么肤白貌美大长腿,其实方希悠也是这样的。而且,她更多了一种知性的美,更加智慧的一种美丽。

    和苏凡不一样,她们,不一样!

    “每个人都有她的优点,你要用心发现,也许,她也是很值得你爱的一个人!”母亲的话,再度回荡在他的脑海。

    值得爱吗?

    也许吧!是吧!

    他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会爱上方希悠,就像是霍漱清爱上苏凡,父亲爱上罗文茵那样,或者是苏以珩爱上顾希那样,也许,每个人的爱情方式都不同,他还没有找到适合他的那一种方式。

    即便如此,他也觉得母亲有句话说的对,他要细心去了解方希悠,就当做是重新认识的一个人一样。

    “哦!”她慵懒的应了一声。

    曾泉笑了,她抬头看去的时候,正是他的笑容映入她的眼帘,那种久违的笑容。

    曾经,和他共同成长的那些青春岁月里,他这样的笑容让她的视线根本无法从他的脸上移开,她迷恋于他的笑容,只是,在他们结婚后,这么多年里,他从来都没这么对她笑过,一次,都没有。

    而现在--

    “出什么事了?”他见她眼神怪异,问道。

    “哦,没事。”她说着,这才发现自己的声音也有些奇怪。

    “我,怎么哑了?”她惊异地问道,说着赶紧清清嗓子,可是依旧--

    曾泉笑的更开了,他这一笑,她就囧了。

    “你,为什么要笑啊?阿泉?”她问。

    他看得出她的囧,赶紧收住笑,道:“没事没事,你还是赶紧去洗澡吧,等会儿就好了。”

    “真的?会不会是感冒了,或者嗓子--”她一边下床,一边猜测道。

    不愧是方希悠,遇事总是能去寻找答案理智分析,只不过,好像都不对。

    曾泉看着她,听着她这样分析,突然觉得她怎么跟个小姑娘一样,一个涉世未深的小姑娘啊!怎么会--

    “她只不过是在你面前想要努力表现的完美,害怕你发现她的缺点,因为太在意--”母亲的话,再度在他的耳朵里响起来。

    妈呀,您这辈子怎么这么英明??

    他在心里感叹着。

    方希悠去找自己的衣服,一边也在清着嗓子,可是怎么都没用。

    曾泉看着她的背影,笑了。

    他仰起头看着房顶。

    是他错了吗?还是她错了?

    他们,都错了啊!

    “没事的,冲个澡,等会儿就好了。”他走到浴室,对她说,她已经冲完澡在吹头发了。

    “真的?我刚才找了下,连治咳嗽的药都没有了,回头去文姨那边看看--”她关掉吹风机,道。

    “你又没咳嗽。”他冲完了,也是很快的速度,道。

    “不知道是不是最近太忙了,感冒了没注意到。”她还在心里疑惑,曾泉没想到她居然这么久都在纠结这个问题。

    曾泉擦干净身体,走到她身后,弯腰抓住她的肩,道:“相信我,你真没生病。”

    她转过头看着他,那眼神极为怀疑。

    可是,在盯着他的时候,她的脸突然又烫了起来,赶紧转过头,继续吹头发。

    见他要走出去,她赶紧起身。

    “阿泉--”

    他回头。

    “你,我给你吹一下头发吧,天冷了,出去容易着凉。”她说着,依旧望着他。

    四目相对,两个人久久无话。

    直到她意识到这个问题,才赶紧走到一旁,曾泉明白她的意思,低低咳嗽一声,坐在了椅子上。

    镜子里的两个人,谁都没有说一个字。

    曾泉看着她,也看着自己。

    曾经,年幼的时候,他们就这样在一起玩,那个时候,谁都没有想到将来会怎样,只是,当他们真的成了夫妻,却是那样的,冷漠,那样的,连往日的友情都找不到了。

    她的长发,微微有些卷,垂在胸前,曾泉看着她,不禁笑了。

    方希悠的心里,好像大海里的波涛在不停地翻涌着,看似平静的脸,实际上掩盖着她那颗根本无法平静的心。

    今晚发生了什么,怎么突然就--

    “好了吗?”过了会儿,他问。

    她的思绪这才回来,忙关掉吹风机,道:“我整理一下就出来,你先去换衣服吧!”

    曾泉起身,看着她收拾了吹风机拿出梳子梳头发,站了会儿,才说:“我来给你梳一下试试。”

    她彻底愣住了。

    他一言不发,按着她的肩膀,让她坐在凳子上,从一脸木然的她的手里拿过梳子,小心地梳着。

    她一直都在保养她的头发,实际上是全身都在保养,平时没事就是去做这些,以至于她虽然已经过了三十岁,可是身体素质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要小好几岁。吹弹可破的肌肤,比他市政府里那些新进去的二十多岁小姑娘要剔透。花了钱的,当然是不一样的。

    方希悠对自己的形象,向来是舍得投资的,每年都要花很多钱来保养身体,还有健身什么的。和苏凡完全不同,苏凡真是,其实就是个野丫头,到现在也是。

    想到此,曾泉不禁无声笑了。

    方希悠以为是自己怎么了,是不是刚才自己反应的有点太,太热情了,让他不喜欢了,还是--

    “阿泉?”她叫了他一声。

    “嗯?”他问。

    她的头发很柔软,梳子梳下去,梳子就会滑下去的感觉。

    “你,要是,觉得,我,我有什么问题的,话,可以,和我,说吗?”她是很小心的,看着镜子里的他,问。

    他愣了下,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这样问。

    “你有什么问题?为什么这么问?”他问。

    原来,没有啊!

    她突然放心了。

    “哦,那,没什么了。”她挤出一丝笑。

    镜子里,他在认真地帮她梳理着长发,尽管他真的是一点都没有经验,而且好几次都拔到她的头发了,头皮疼了一下,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喜悦。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