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544章 我喜欢和她在一起
    此时的他们,好像是从未如此过,从未如此亲近过。

    她没有想到,有朝一日,他,会帮她梳头发,真的,没想到。

    看着镜子里的两个人,方希悠的眼中噙满泪水。

    她闭上眼,想起和曾泉结婚之前得知他和苏凡那件事的时候,父亲对她的告诫,想起自己的义无反顾,想起这些年的过往,泪水控制不住地涌了出来。

    曾泉本来是在很认真地给她梳着头发,却没想到她居然哭了起来。

    本来是无声落泪的,变成了低声啜泣。

    “怎么了?”他放下梳子,不解地问。

    她,在他面前哭过很少的几次,很多时候,她都是微笑面对他的,他了解她的。

    “希悠?”他又叫了她一声。

    方希悠转过身,抱住他的腰身,泪水粘在他的身上,曾泉愣住了。

    他静静站着,感觉到腹部她粘着的泪,轻轻抱住她的头。

    她哭了出来,浴室里,久久的,只有她的哭声。

    “阿泉,对不起,对不起,阿泉,对不起--”她喃喃道。

    曾泉松开她,蹲在她面前,望着她那落泪的脸。

    “对不起,阿泉,对不起,我,”方希悠没想到自己有一天竟然会这样,会--

    曾泉抽出一张纸,轻轻擦着她的泪,就像那个她跑到他家的夜晚一样。

    他是那么的有耐心,那么的--

    方希悠抱住他的手,贴在自己的脸上,久久不动。

    泪水,止不住地从她的眼里涌出来,她的嘴唇止不住地颤抖着。

    “呃,我们能不能去里面说?”他问。

    她没有回答,曾泉抽出手,起身抱起她。

    这是第一次,婚后第一次他这样抱她,结婚典礼的当时,他这样抱过她,而今天,是第二次。

    她闭上眼,泪水依旧不断。

    方希悠没想过自己会流这么多的眼泪,会在他面前哭成这样,好像长久以来的坚持全都崩塌了一般。

    曾泉抱着她坐在床边,给自己穿上了一件睡袍,拿着纸巾盒过来,一张纸一张纸抽给她。

    方希悠望着他。

    其实,他不是不温柔了,他不是变了,是她,她的心变了,是她变了啊!

    “阿泉,对不起,这些年,我,对不起你,真的,对不起!”她喃喃道。

    “别说这些了,没什么--”他说。

    方希悠却摇头,道:“当初,当初,我不该,不该逼着你结婚,我明知道,明知道你,你是为了迦因,为了迦因才答应和我结婚的,我知道你喜欢她,我却,却假装什么,什么都不知道,看着爸爸他们逼着你回来,逼着你来娶我,逼着你--”

    曾泉的鼻腔里,涌出一股液体。

    “对不起,阿泉,都是我的错,一切,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她抱着曾泉的手,泪水从她的眼里流到他的手上,一直流到了两个人的心里。

    曾泉的眼睛,有点模糊了。

    当初啊,当初--

    “这么多年,我知道你一直忘不了她,放不下她,哪怕是她回来以后--”她依旧说着,“对不起,阿泉,每次看到你和她说话,看着你对她笑,我真的,真的很嫉妒很生气,我真的很嫉妒她,我不该那么做,我知道,我的心里很难过,看着你和她说说笑笑,我很难过,很伤心,看着你在医院里守护她,我的心好痛,可是,可是--”

    方希悠泣不成声。

    之前,他们两个还因为苏凡的事大吵了一次,后来谁都没有再说那次的争吵,可是,那件事,在两个人的心里留下的疙瘩,根本没有消失过。

    她是什么都知道,方希悠,什么都清楚,这世上有她不知道的事情吗?

    他了解她,甚至比她自己更了解她,三十多年的相处,她心里想的什么,他会不知道吗?她的每个表情,甚至是面无表情,他都知道是什么意思,她说的每句话,他都知道弦外之音。可是,他没有想到,她今晚会这样,会在他的身下那样妩媚,会在他面前哭,会和他说这些。

    他苦笑了,这,算什么?

    “对不起,阿泉,一直以来,一直以来,我只想着我自己有多苦,想着自己有多难,可是,我,忘记了,忘记了你,你才是最苦的一个,忘记了你心里的苦,忘记了你说不出来的,说不出来的--”她的泪,不停地流着。

    曾泉闭上眼。

    “阿泉,对不起,对不起,我,对不起你,对不起--”她已经泣不成声了。

    这么多年,似乎这么多年以来,结婚这么多年以来,或者说两个人认识三十多年来,方希悠第一次这样表达自己的情绪,而这一个个对不起,在曾泉的心里--

    他,该如何应对?

    今晚,是他失控了吗?一件床事就引出了这样的变化?是方希悠的问题,还是他的问题这么多年,是他错了,还是她错了?

    她明知他为了苏凡才和她结婚,可是她可以一直假装不知道,可以一直平静地做他的妻子,做她那个完美的没有边儿的方希悠。

    今天--

    方希悠再也说不出话来了,她只是抱着曾泉的手哭着。

    “对不起啊!”他长长地叹了口气。

    方希悠抬头看着他,泪眼蒙蒙中,她看到了他那苦涩的笑容。

    “你和我说对不起,可为什么呢?我也,也对不起你!”曾泉说着,转过头看着她。

    方希悠眼里的泪,猛然间滞住了。

    曾泉转过头,望着前方,好像在看着很远很远的地方。

    “我不知道为什么喜欢她,说不清为什么,在云城的那些日子里,我一个人,其实,一个人也没什么,我也喜欢一个人待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好像时间很长很长,好像可以脱离这个世界一样,我喜欢那样的感觉。我到外事办的时候就认识她了,只是我们从来都没说过话,她对每个人都是面带微笑,可是,她的笑容和你不一样,不一样的感觉。”曾泉陷入了回忆。

    这是他第一次和妻子正面谈起苏凡,第一次。

    在那边的日子很无聊,偶尔姚西林省长会请他去吃饭什么的,可是他并不是每次都去,他知道分寸,姚西林为的什么,他也很清楚。有时候覃春明会请他,毕竟覃春明和他的继母罗文茵是亲戚,用这样的名义请他去。

    即便如此,他也是孤身一人。

    他不怕孤独,甚至还享受这样的孤独,享受这种没人知道他是谁的生活。可是,时间长了,还是很无聊的,他不喜欢无聊。

    因此,那次芦花镇水灾,外事办要派人下去救灾,他就主动去了,却没想到和苏凡是一组。即使是在车上,一起去芦花镇的路上,他都没有正眼看过她。

    她是那么的不出众,顶多算是清秀吧,可是清汤挂面一样的人,不是他的喜好。

    可是,到了赈灾点,他的视线,才一点点被她凝聚了。

    他见过各种各样的女人,各种各样的男人,却没见过她这样--

    为了什么呢?难道她不知道下来赈灾只是在这里坐着完成任务吗?就像同组其他两个人一样?怎么那么认真?

    于是,在看着她努力工作的时候,他才偷偷查了她的履历,原来她是一个花农的女儿啊!农民的女儿,可能就会对这样的场景感同身受吧!可是,现在很多人都会避及自己的出身,特别是家境贫寒的人,生怕别人知道自己出身于怎样的家庭。为了达到各种目的而掩盖自己原生家庭的人,在这个社会不是少数。

    这个苏凡,看起来真的不怕别人知道她出身于怎样的家庭!

    只不过,一个花农的女儿,能在市环保局很快晋升,然后就调动进了市政府外事办,这不是一般的关系可以办到的。好奇之时,他才想起来关于她的传言,比如她上过市政府副秘书长、市府一秘冯继海的车,不止一次,还有成功集团的小郑总高调示爱送花。这个苏凡,不是个普通人,肯定是有特殊背景的人,要不然她不可能有今天的地位。

    再看看她的模样,清汤挂面的模样,衣着朴素,也不化妆,平时做事又极为低调。真的不知道会是什么人的关系--

    而且,她根本不怕吃苦,看看她现在的样子就知道了。同组另一个女人,却是好像生怕把自己累着一样,生怕把自己的鞋子弄脏一样。

    真的,是很好奇!

    苏凡,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很多时候,对一个人产生好奇,就会距离产生好感不远了。而曾泉没想到,自己为了打发无聊的时间而产生的这种好奇,居然会影响自己那么多年。

    于是,他就和她一起给灾民发放物品,和她一起搬东西,甚至还主动和她一起去给那个小山村送赈灾物资。

    和她一起骑车在那被水灾破坏过的路上,尽管行程艰难,可是,他现在回想起来,依旧觉得很快乐,那是很快乐的旅行。

    只是过了那么一夜,他才发现,她就是照亮了他死水一片的人生的星辰。她的活泼,她的坚持,甚至连她额头流下的汗珠,都让他感到新奇。

    这才是年轻的生命不是么?这才是鲜活的人生,不是么?

    和她在一起,不管是说笑还是拌嘴,他都觉得很开心,看着她的时候,他甚至会不自主地笑,发自内心的笑。

    “我喜欢她,我知道我喜欢她,当时,我很清楚这一点,我从没像那个时候那么清楚自己喜欢一个人的心境,她总是能让我感到快乐,哪怕是聊天都很开心。”曾泉说着,脸上不自主地露出微笑。

    方希悠静静坐着。

    她,不生气了,真是好奇怪,她听见他亲口说喜欢苏凡,她居然不生气了!

    因为他从没说过,是吗?因为他一直把那份感情压在心里,是吗?

    他愿意说出来,其实并不是坏事,至少,和他藏着那份感情相比,说出来更好一点,哪怕,哪怕她并不能肯定这样坦白的结果是什么。

    “我喜欢和她在一起,希悠,哪怕,我当时知道她和霍漱清的事,我也,没有办法控制自己,没有办法让自己远离她。哪怕是看着她,哪怕是和她说句话,我都好开心。我以前没有这样的经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