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545章 还有什么意义呢
    可是,后来发生的事,彻底让他不知所措。

    她出事了,霍漱清不能明着救她,她做了别人针对霍漱清的诱饵,可是,他不能看着她不管,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那么做,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为了她而答应了这桩婚事。

    “只是,只是想让她平平安安的,就这样而已。她是那么好的一个女孩子,我没有办法看着她出事,没有办法看着她受伤,明明自己可以救她--”他说着,看着方希悠,“对不起,希悠,我,不该为了,为了她而娶你,对不起!”

    方希悠转过头,嘴唇颤抖着,泪水涌出了眼眶。

    “如果说我们的婚姻出了错,那么,最根本的错在我的身上,是我开了这个头,是我,让这个错误发生,是我,利用了你!”曾泉道。

    方希悠闭上眼,任由泪水滑落。

    曾泉的心里,也是潮湿一片,他转过头,望着前方。

    “我承认,后来的那些年里,我一直没有办法放下她,我知道我没有办法和她在一起,她的心里只有霍漱清,她看不到别人,不管是我,还是覃逸飞,不管是谁对她好,她都看不见,她只爱霍漱清,她只会为霍漱清去付出她的感情,哪怕霍漱清会让她遍体鳞伤,她都不会回头。”曾泉说着,苦笑着叹了口气,“很可笑是不是?她真的很蠢,是不是?世上没有像她那么蠢的人,真的--”

    “你的眼里,不是也只有她,看不到别人吗?”方希悠打断了他的话,道。

    曾泉转过头看着妻子。

    “你只能看见她,你只觉得她好,你看不见我,看不见颖之,看不见其他的人,哪怕你知道她心中只爱着霍漱清,你也只看见她。难道你不蠢吗,阿泉?”方希悠道。

    曾泉露出凄苦的一丝笑意。

    好像眼前这个女人,和他说话,和他谈论他曾经爱过的人的这个女人,不是他的妻子,而是,他的挚友,是他从小到大的朋友,不是妻子!

    “你觉得她蠢,可是,我们每个人都很蠢,你,我,我们,都很蠢,都那么执着地坚持着自己心里最初的念头,只盯着那么一条路,明明眼前有很多路,却都看不见,唯独选择了最难走的一条,选择了最艰难的一条,我们,不是都很蠢吗?”她看着他,道。

    此刻,他,好像也不是她的丈夫,而是,她的挚友。

    是啊,她也很蠢,她看得见的只有他,从小到大都是只有他。苏以珩守护着她,那么多年,从京城,一直到英国,到伦敦,她读书,苏以珩就守着她,可是,她能看见的,只有曾泉。苏以珩明明那么爱她,她却--

    她一直都觉得,苏凡要是嫁给覃逸飞会更幸福一些,因为覃逸飞个性简单,没有霍漱清那么大的压力,没有背负那么多人的期望,关键是,覃逸飞的生活很简单,对她的爱很单纯,不像霍漱清。嫁给一个爱自己的人,总归是要比嫁给一个自己爱的人要幸福,不是么?话不是都这么说的么?这不就是退而求其次的幸福么?

    可是,如果不能和自己爱的人在一起,这样的人生,怎么会是完美的?哪怕和那个人在一起要经历千辛万苦,哪怕自己的爱并不一定能够得到对方的回应,哪怕自己可能一辈子都是单相思,如果不能和那个人在一起,不能用自己的眼睛看到他,不能牵他的手,而是只能在梦里相见,这样的人生,又有什么幸福可言?退而求其次的幸福,有什么值得去拥有的?

    人啊,终究是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感情啊!在情感和理智面前,总是被情感带着走了。宁可选择最艰难的路去走,只为了寻找自己认为的那种完美的爱情。

    所以,她,曾泉,不都是和苏凡一样愚蠢吗?

    “是啊,我们,都,很蠢!”曾泉长长叹了口气。

    直到这时,看着曾泉,方希悠才意识到,自己,或许根本就没有爱过他,她根本就没有对他的痛苦感同身受。

    爱一个人,不就是因为他的喜悦而感到喜悦,因为他的悲伤而感到悲伤吗?

    如果真是这样她根本不能对他的遭遇感同身受的话,她还爱他吗?她还爱过他吗?

    颖之和她说,最苦的人就是曾泉,可是,她不理解,甚至因此而对颖之心有怨结。而现在,当曾泉和她说出这些话的时候,她才真的意识到,自己对他的情感的感受,居然还不如颖之!

    亏她还一直说爱他,爱他,爱他却不能理解他,这样的爱,到底是不是爱?她到底是爱他这个人,还是爱这种爱着他的感觉?

    方希悠,迷茫了。

    “希悠,这么多年,我一直,都欠你一句道歉,你,为我做了那么多,你容忍了我那么多,而我却,却连一句感谢的话都没有,连一句道歉都没有和你讲过,”曾泉望着妻子,“对不起,希悠,我曾经爱过她,甚至一直都爱着她,我,对不起你。”

    方希悠,看着他。

    “那么,现在呢?你,还爱她吗?她回来之后,你知道她是你妹妹之后,你还是和过去一样的情感吗,阿泉?”她问。

    是啊,成为妹妹之后呢?

    他还爱她吗?

    曾泉看着妻子,良久不语。

    “我或许不该怪你,”方希悠道,曾泉愣愣地看着她,不明所以。

    “这些年,我,这些年的种种,我也不该怪你。你说,我们的婚姻是错误的话,是你造成了这个错误。可是,如果真是错误,这也不是你一个人造成的,是我自己造成的。”方希悠道。

    曾泉看着她。

    “我一厢情愿地想要爱你,想要和你在一起,所以,那次,”她顿了下,道,“不是你利用了我,是我,利用了你,我利用了你的艰难,嫁给了你。所以,一开始,是我的错!”

    曾泉不敢相信她居然会把话说到这样的地步,这样的坦诚,是方希悠吗?

    “颖之和我说,最难的人是你,可是我不明白,我不明白你为什么难,我只觉得你,不可理解,我没有办法理解你爱着她这个事实,我没有办法--”方希悠道,“所以,阿泉,请告诉我,在她来到这个家之后,你是不是还像过去那样,用一个男人的心态爱她,而不是身为她的哥哥?”

    她一直盯着他,问道。

    他,能分得清吗?到底是用一个男人爱着女人的感情对待苏凡,还是哥哥对妹妹?他怎么分得清楚?

    她盯着他,却得不到他的回答。

    方希悠低头,良久,她苦笑了。

    现在知道这一切有什么意义呢?去追求有什么意义呢?

    可是,她不恨他,不因为他没有给她答案就恨他,因为他说的这一切就恨他,因为他的坦白就恨他,她,不知道为什么。

    没有恨他,心情,却是那么的平静,那么的平静,那么的轻松,真的,她突然感觉到好轻松,这种轻松,不是刚刚在那一场畅快淋漓的欢好之后感受到的,而是,此刻的轻松更加的真切,更加的纯粹!

    她笑了,抬头,望着曾泉。

    “阿泉,谢谢你和我坦白,我,一直都没有办法面对你和她,这样的感觉,真的好奇怪,我觉得自己真的要变态了,我觉得自己快要被这样的感觉逼疯了,所以,我才去工作,我想要逃离这个环境,逃离总是围着你转的这个状态,我想要摆脱。可是,不管我离你多远,离开你们有多远,我的心里,根本没有办法放下这件事,我一直被这件事困扰着,我的心好像被藤蔓缠着快要窒息,我,没有办法。其实,你也是一样的,是不是?不管你离她多远,你都没有办法放下她,是不是?”方希悠道。

    曾泉不语。

    是这样吗?

    “我们,不要再说谁对不起谁,不要再说谁的错造成了今天的局面,”方希悠拉住曾泉的手,注视着他的眼眸,认真地说,“阿泉,我们,分开吧!”

    曾泉愣住了,不可思议地盯着她。

    之前是他提出的离婚,却被她束之高阁,而现在,在两个人前所未有的欢好之后,她居然说,分开?

    “阿泉,我们,我们两个人,都需要一个时间,一个安静的环境,来思考我们的未来。我想要好好想想,你也是,不管过去是对还是错,不管现在你是不是还在爱着她,我们都要好好思考一下,如果,如果,我们想好了,我们还想要在一起,我们,就在一起,我们就重新开始,如果,我们都不想要在一起,”方希悠说着,顿了下,“我们,就离婚吧!好吗,阿泉?”

    房间里,前所未有的安静,两人注视着对方,视线没有丝毫的移动。

    似乎,他们从未这样认真地看过彼此,从未如此,好像,他们今天才认识,却又好像认识了好久好久,久到比一生的时间还要长。

    苏凡实在是等不住兄嫂了,念卿也睡了,她便和霍漱清说:“他们两个怎么还没动静啊?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应该不会吧,他们也是好几天没见面了,可能是在谈什么事吧!毕竟是夫妻,可谈的事情不是一件两件。”霍漱清说着,看了她一眼,“你啊,就别去打扰他们了,等等再说。他们要是不去,会和你说的。”

    苏凡便只好坐下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