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547章 欺负女人算什么男人
    “不管发生什么事,你都要照顾好自己,好好的和霍漱清在一起,明白吗?他是这个世上最爱你的人,不要轻易让自己的幸福从手中溜走。”他的表情那么的认真,可是,她--

    “到底,到底,怎么了?你不要吓我,好不好?”苏凡问。

    “没事,我只是,好像明白了什么,只是,呃,没什么。”他说。

    苏凡望着他。

    “好了,开车吧!”他笑了下,松开手,道。

    苏凡愣愣地转过身。

    “算了,咱们换个位置,我来开,快要到了。”曾泉笑了下,下了车。

    这时才发现警察骑着摩托车过来了。

    “你看,都是你害的,咱们被警察蜀黍盘问了。”曾泉笑道。

    苏凡下了车。

    到了和孙颖之约好的地点,孙颖之已经快要等疯了。

    门口的便衣警卫见是曾泉来了,便赶紧给他开了门。

    一见曾泉进来,孙颖之直接拿起自己身边的靠垫就扔了过去。

    曾泉反应快,直接一把抓住,苏凡却是从没见过这样子,难免惊呆了。

    “你这也太过分了吧!说好几点来的,现在几点了?一会儿一会儿是多久?”孙颖之道。

    苏凡以前也见过孙颖之,只是没想到她竟然是这样的一个火爆脾气,和方希悠,完全相反啊!

    “好好好,今天是我的错,我错了,成不,大小姐?”曾泉道。

    孙颖之看了他一眼,笑了,苏凡站在一旁,看着这两个人,还是没有说话。

    “迦因,来,坐吧!”孙颖之笑着起身,对苏凡道。

    “孙小姐!”苏凡道。

    “这么见外啊?”孙颖之笑道,说着,就揽着曾泉的腰身,对苏凡道,“当年,我可差一点就成了你嫂子的,现在叫我孙小姐?”

    曾泉简直无语了,道:“你能不能少说两句?什么有的没的都说?”

    “切切切,你这人,过河拆桥。”孙颖之说着,就松开曾泉,拉着苏凡坐在一起。

    曾泉坐在沙发上,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两个女人。

    “哎呀,今儿见了迦因,还真是,”孙颖之一面摸着苏凡的脸,看着曾泉,笑着说,“真是个美人儿啊,怪不得某人一直都念念不忘呢!要是我,我也--”

    说着,孙颖之看着曾泉笑着。

    曾泉完全陷入了窘境,这个颖之,怎么,怎么口无遮拦,什么都说啊!

    苏凡哪里知道孙颖之说的是谁,一脸莫名其妙的看着曾泉。

    被两个女人都盯着,曾泉真是要无地自容了,好像他从没进过这样的窘境啊!

    “你这张嘴,什么时候有个把门儿的?”曾泉对孙颖之道。

    孙颖之也看出来曾泉的囧样了,还好苏凡什么都不知道,要不然--要不然她也不可能这么说啊!

    “好了好了,我不说了,成不?”孙颖之对曾泉笑着说,然后又对苏凡道,“你哥哥,是个小心眼儿,我就没见过他这么小心眼儿的男人。”

    苏凡笑了,看着曾泉。

    孙颖之也顺着苏凡看向曾泉,笑了。

    “没有吧,我觉得,他,很好!”苏凡道。

    孙颖之一听,愣了下,随即哈哈大笑起来,指着曾泉道:“你赚到了,曾泉,她说你很好,哈哈!”

    “你给我消停会儿成不,孙颖之?”曾泉实在无语了。

    孙颖之的话外之意,他是很清楚的。

    今晚,这女人成心是来让他难堪了。

    孙颖之一听他这么说,赶紧抱住苏凡,露出一脸可怜的样子,道:“迦因,你看看,你哥哥欺负我啊!你还说他好,欺负女人的男人,是好人吗?”

    曾泉简直是无语了,孙颖之居然在苏凡面前这样,要是苏凡不在,他早就--

    苏凡被他们给逗的笑不可支了。

    孙颖之看着难得生气的曾泉,笑了,这才说道:“好了好了,我不在你妹妹面前揭你老底了,给你留点面子。”

    曾泉无奈了。

    苏凡憨笑看着他。

    孙颖之看着苏凡看曾泉的那个表情,怎么都是觉得不一样,却没有说出来。

    “好了,我们说正事儿吧!”孙颖之撩了下自己的头发,道,“希悠怎么不来?不是说要来的吗?”

    “哦,她--”曾泉也不知道怎么说,一时结舌。

    “我嫂子身体不舒服,刚才我哥在家里陪了陪她,所以就来晚了。”苏凡替他解释道。

    “不舒服?”孙颖之的笑了下,表情有点奇怪,看着曾泉,“她是不想见我吧!”

    说着,孙颖之就给自己点了一支烟,身体往后一靠,翘起腿。

    曾泉见状,赶紧起身把烟从她嘴里揪了出来,在烟灰缸里摁灭了。

    孙颖之看着他,美目一挑,笑道:“你现在这么喜欢管别人?”

    “你就不能稍微把这玩意儿扔一会儿?”曾泉道。

    “好好好,知道了!市长大人!”孙颖之说着,就窝进了沙发里面,躺着。

    “喝了多少了?”曾泉坐在她身边,伸手摸了下她的额头,问。

    “没多少,一点点。”孙颖之说着,就靠到了他的怀里。

    苏凡一看,不免有点惊到了。

    曾泉却好像一点都不意外,道:“今晚打算在这儿睡了?”

    “不想回家去。”她说,“没意思,一点都没意思。”

    “呃,要不,我给他打个电话,让他接你来?他在不在?”曾泉问。

    这个他,就是孙颖之的丈夫,孙颖之却摇头。

    苏凡起身,找了下水杯子和水壶,给孙颖之倒了杯水,坐在他们对面。

    “阿泉,你说,结婚有什么意思啊?一点都没劲是不是?你说什么,那个人根本就不懂,他只知道自己--”孙颖之已经开始说起酒话了。

    “你不是叫我们过来的吗?怎么把自己喝成这样了?”曾泉道。

    孙颖之看着他笑了,道:“是啊,我把自己给灌醉了。阿泉,你说,你后悔和希悠结婚了吗?”

    苏凡觉得这两个人简直是,这对话有点--

    呃,她没有想过这样的场景,现在坐也不是走也不是。

    “喝多了就睡着吧,别说话了,等你清醒了再好好说。”曾泉对孙颖之道,“让老刘送你回家去吧,我和迦因回去了。”

    “你干嘛又走?”孙颖之看着他,道,“走,走就走吧!你有希悠,她那么好的女人,一点缺点都没有,谁都说她好,你走吧,你去找她吧!”

    “好了好了,我陪陪你,听你说,行不行?”曾泉看了苏凡一眼,对孙颖之道,孙颖之点头。

    “不过呢,我们要把你送到你家再说,这里不是聊天的地方。”曾泉道。

    “切,你还真是没劲。”孙颖之说着,倒在曾泉的怀里不动。

    “想去哪里?”曾泉问她道。

    “随便。”孙颖之道,“只要别让我见到家里人就行。”

    于是,曾泉便弯腰拿起来她的鞋,给她套在脚上,苏凡赶紧过来帮忙。

    孙颖之看着他,嘴角一直都是笑意。

    “走吧,我扶着她,你把她的包拿上。”曾泉对苏凡道。

    苏凡便赶紧把孙颖之的手机装进她的手包,跟上了曾泉。

    门口,便衣警卫一看孙颖之被曾泉扶了出来,警卫的头儿便赶紧问曾泉:“曾市长,孙小姐--”

    “没事,我和我妹妹松她回家,你们开车吧!”曾泉道。

    “不要嘛,我要你送我!不要他们。”孙颖之抱住曾泉的脖子,叫道。

    要不是知道他们两个从小一起长大交情匪浅,任是谁看到这一幕都会以为他们之间有特殊的关系。

    “好好好,我送你,那我开车--”曾泉道。

    “不要,让迦因开。”孙颖之抱着他不撒手。

    曾泉看着苏凡,一脸苦相。

    苏凡对他笑了下,正好警卫把他们的车开了过来,苏凡就上了驾驶座,曾泉扶着孙颖之上了车。

    警卫们开着他们的车,前后开道护卫着,很快的,马路上就多了一串警灯。

    虽说被警灯围着坐车不是第一次,可被警灯围着开车,苏凡还是第一次,加上以前的经历,她对警灯这东西真是有点恐惧后遗症。

    苏凡的车子开的很慢,周围的警卫车辆也跟着很慢。

    “阿泉,她是不是还在恨我?”苏凡听见孙颖之的声音从车后座传来。

    她恨我?难道说的是嫂子?苏凡心想。

    是不是因为孙颖之刚才说的什么差点成她嫂子的话?

    “希悠不是那样的人。”曾泉解释道。

    “你总是偏心她,从小到大你就偏心她!有一个以珩护着她还不够,你也护着她!”孙颖之道。

    是吗?他也护着希悠吗?

    “阿泉,你说,咱们这结婚都为了什么?为了让父母满意,还是为了自己?我真他妈搞不懂,我到底是--”孙颖之说着,就哭了起来。

    曾泉有点担心醉了的孙颖之会把他和苏凡的事当着苏凡的面说出来,可是现在看起来,孙颖之只是想倾诉她自己不幸的婚姻。

    为了让父母满意,还是为了自己啊!曾泉的心里也叹了口气。

    “他不是挺好的吗?”曾泉说起孙颖之的丈夫,道。

    “好,是好啊,我爸妈觉得好,可是,我结婚不是为了找一个好男人啊,我只是,只是想找一个可以可以和自己交心的人,为什么,为什么会这么难?好不容易,好不容易我找了一个人,结果就落得那样的下场。”孙颖之哭着说道,眼泪粘在了曾泉的身上。

    是啊,想找一个可以交心的人,而不是看着对方连说话的欲望都没有。

    曾泉不语。

    “我真是羡慕以珩啊,你说,咱们怎么就做不到他那么洒脱?不对,是我没那么洒脱,你--”孙颖之说着,看了眼车子的驾驶座,叹了口气,道,“我觉得我自己难受,和你一比--”

    “你这也不够意思了,怎么,我活着就是为了让你找平衡的?”曾泉笑道。

    “我不说了,不说了。”孙颖之说着,坐起身,靠着车门,看着曾泉,“她,今晚--”

    “身体不舒服。”曾泉解释道。

    孙颖之叹了口气,不语。

    “颖之--”曾泉叫了她一声,孙颖之看着他。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