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552章 你是不是觉得我很没用
    “我想,在逸飞的事情上,我也是这样犯了错。哪怕是在和霍漱清重逢之后,我也,我也,没有办法彻底让逸飞离开我的生活。我真是个自私的人,害了逸飞,也伤了霍漱清的心。”苏凡说着,曾泉依旧沉默不语。

    “这件事,我妈和我说过好多次,可是,每一次,我都没有办法让自己真的,真的认识自己的过错,我--”苏凡道。

    “爱一个人,不是错!”曾泉打断她的话,看着她,“爱一个人,没有错。可是,因为这样的爱,而伤害了别人,就是错。”

    苏凡不语。

    “我们,都错了啊!”曾泉叹道,“好在,一切都还不晚,我们兄妹的运气好像都不是很差,我们,还都有机会,是不是?”

    苏凡看着他。

    “去见见逸飞,好好和他谈谈,把你这么多年都没有说出来的话告诉他,让他在结婚前好好思考一下,不要让他等到结婚了,才去后悔自己的决定。后悔也是没有用的,只会让他一辈子痛苦,而敏慧也不会幸福的。至于你和霍漱清之间,如果逸飞的事情不能彻底解决,你们两个这一辈子都只会回避逸飞的事,逸飞就会变成你们的一个避讳,你难道想一辈子这样吗?你想每一次你和逸飞通电话的时候,霍漱清就会怀疑你们是不是有什么秘密,敏慧就会怀疑逸飞是不是根本没有办法放下你们的过去吗?这样下去的话,受伤的,只会是你们两个家庭,你们四个人!”曾泉道。

    苏凡沉默不语。

    是啊,凡事都要有个了断了。

    可是,过去的那三年--

    那是最美的回忆,不是么?是逸飞让她人生最艰难的时日都变成了美好的记忆,是逸飞让她找到了新的人生方向,让她有了勇气去追求自己的梦想。是逸飞,改变了她,让她可以更有勇气去面对自己的未来!

    逸飞带给她的已经够多了,她还怎么可以再阻碍他去追求他的幸福?将他禁锢在过去的回忆里?

    “那么你呢?”苏凡望着曾泉,问。

    “我?”曾泉看了她一眼,“不知道,我,不知道。”

    是和方希悠继续平静生活下去,还是--他,不知道!

    “我们都要从过去的记忆里走出来啊!”她叹道。

    “可是,有那么容易吗?”他说。

    车子,平稳地开进了院子,警卫员把车子停好,曾泉和苏凡已经走进了后院。

    “早点休息,明天几点的飞机?”曾泉问。

    “呃,上午十点的。”苏凡道。

    “一路平安!”曾泉认真地注视着她。

    苏凡对他笑了下,道:“嗯,你也是,我们,都要好好儿的。”

    说完,她就和曾泉再见,走向了自己的那边院子。

    然而,等她到自己房间的时候,却不见霍漱清的影子。

    大晚上的,他去哪儿了?

    这么疑惑着,她就给他拨了个电话,他很快就接听了。

    “你怎么不在房间?”她问。

    “哦,我刚刚和爸去下棋了,马上就回来了。”霍漱清道。

    下棋?这么晚的?

    苏凡挂了手机,换衣服准备洗漱睡觉了。

    这么晚了,母亲是不会陪着的,早就睡了,母亲一直是信仰美容觉的人,过了十一点就别想和她说话,除非有特殊情况。而父亲呢,难得和霍漱清在一起,翁婿两个人就坐着下下棋聊聊天,国事家事聊着。

    “漱清的棋不行啊!你得好好练练才行。”曾元进笑着说道。

    “我已经很多年不下了。”霍漱清笑道,“以前和我爸下的比较过一点,下错了的时候,我爸就会拿个戒尺打我一下。”

    “不是吧?你爸爸真暴力!”曾雨坐在中间,托着腮帮子看着霍漱清道。

    “那是严格,不是暴力!”曾元进道,“你啊,就是被你妈给宠的一点规矩没了,我要教训你一下的时候,你妈就教训我!”

    说着,曾元进笑了,道:“这个教育孩子,还真不能是这样,要不然,教出的孩子就跟娇娇这样,无法无天的。”

    “爸--”曾雨不悦道,声音拉的很长。

    霍漱清看了眼小姨子,笑着道:“没有啊,我觉得小雨很活泼,很有趣!”

    曾雨得意的笑着,脸颊微微有些泛红。

    曾元进看了女儿一眼,道:“你别得意,你姐夫是不好意思批评你,你那哪里叫活泼?简直是--”

    “爸--”曾雨又叫了一声,曾元进笑了。

    “没有,小雨真是很活泼。女孩子活泼一点好!”霍漱清道。

    被姐夫这么一肯定,曾雨美滋滋地看着父亲,曾元进笑了,道:“好了好了,爸爸今晚不说你了。不过,你不要一天到晚待在家里,这么大了,要么就去好好谈恋爱,想想结婚的事,要么就找点事情做,总是在家里待着,人都发霉了。”

    “谁说人家不想做什么了?”曾雨道,“我只是还没想好嘛!”

    三个人聊着笑着,时间过的很快。

    下了一会儿棋,父亲就要去休息了,每天繁冗的公务,也就只有夜里回到家里这样的团聚轻松一刻方能消除。

    曾雨便和姐夫一起离开了。

    “姐夫,你能给我一点建议吗?”曾雨背着手,跟着霍漱清,问道。

    “什么方面的?”霍漱清问,“如果是你的感情问题,那我就,没办法了。”

    说着,他笑了下。

    曾雨的脸一红,幸好天黑他看不见。

    “我是想做点事,可是这么几年了,我都不知道头绪在哪里,什么都有兴趣,可是好像什么都没兴趣。”曾雨道,“希悠姐在家里待了几年也出去了,敏慧姐追着覃总去了,璇姐做她的那个工作室这么几年很有气色,她们都有自己的事,整个家里好像就我无所事事,我,我觉得自己挺没用的。”

    霍漱清没说话,就听曾雨继续说。

    “我妈为了这件事说了我好几年了,可是,我真的是找不到方向。去年以珩哥给于同投资弄了那么一个软件公司,于同是很喜欢啊,他自己向来就喜欢玩游戏,现在做那个就很顺手。可是我,我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曾雨道。

    “你小时候有过什么梦想吗?”他问。

    “梦想啊!”曾雨陷入了思考。

    她能有什么梦想?衣食无忧吃喝不愁,走到哪里都是特殊优待,就差空气都要特供优待了,她梦想什么呢?

    上大学,去的是美国,美利坚也没什么吸引人的,还不如在国内。和叶敏慧大学毕业后在美国工作不同,曾雨一毕业就回来了,然后整天和一帮人玩玩闹闹,母亲刚开始还说她,后来就完全由着她的性子去了,就等着她玩上两年收心,可哪里知道一玩就收不住了。

    没心情做事,没有事业心,那么,她能梦想什么呢?嫁个心上人,像方希悠一样做个完美太太?

    希悠嫂子是因为和哥哥相爱,所以有动力啊!可她呢,爱谁?敏慧姐姐为了覃逸飞变得跟个疯子一样,几天正常几天发疯,把一个家里都搅得鸡犬不宁。可她爱谁呢?

    从小到大,什么样的异性没见过?圈子里的都那个样儿,没什么新鲜,外面的呢?一听说她是曾家的女儿,那脸变得比翻书还快,就跪下来舔她的鞋了。男人,真是没劲,一点意思都没有。

    后来和于同玩着玩着有点感觉了,可母亲又不喜欢于同。

    她又不是傻子,怎么不知道母亲不喜欢于同的原因?可是,母亲越是不乐意,她救越是要做,反正母亲现在的心思都在姐姐和外甥女身上。

    可是,于同,也不过是个玩伴儿而已,她要嫁的人呢?

    如果没有事业,那就找个人嫁了吧!跟妈妈一样,把丈夫的事业当做自己的,继续为家族开疆扩土,其实也没什么不好的,整天就跟妈妈一样。可是,妈妈是因为爱爸爸才愿意,她呢?

    就算没有她,曾家该怎么发展还是怎么发展,哥哥和姐姐的两桩婚姻,已经给他们曾家老二这一脉打下了坚实的基石,家族发展其实已经没她什么事儿了。

    那么,她还能做什么呢?

    “我,好像没什么梦想。”曾雨说着,笑了下。

    第一次,她觉得没有梦想很尴尬,甚至有点可悲。

    霍漱清看着她。

    “你是不是觉得我这样,很没用?我知道我是挺没用的,读书的时候也不好好学,毕业了又跟个米虫一样,好像--”曾雨道,说着,曾雨脸上的神色黯淡了下来,尽管霍漱清看的不清楚,可是从她降低了的声音上就能听得出来,“感觉,感觉自己活在世上跟个废物一样。”

    站在廊柱边,曾雨深深叹了口气。

    霍漱清看着她。

    在他的印象里,曾雨是个刁蛮任性的小姐,对苏凡很不礼貌。可是这几年,自从苏凡出事后,曾雨的态度变了很多,虽说不像一般的姐妹一样的亲近,可是也没有像过去那样的排斥苏凡了。而且,曾雨对念卿特别好。从这一点上,霍漱清觉得曾雨实际上对苏凡应该也是很想亲近的,可能是因为之前对苏凡的态度太过恶劣而没有办法接近了吧。

    现在看着曾雨这样,霍漱清的心里也不免感叹。

    “你大学为什么去学影视专业?是因为喜欢吧!”霍漱清道。

    曾雨看着他,道:“我喜欢看好莱坞的片子,就,就想去学一下,可是,学着学着觉得好累好无聊,也就没学什么,混了几年而已。”

    “其实你可以在这方面试试,”霍漱清道,曾雨望着他。

    “以珩前阵子和我们聊起来还说想开展这方面的业务呢!你愿意的话,可以和他聊一聊,加入他的团队。这几年我们的文化产业开始走入了一个高速发展的时期,机会很多,你有想法的话,可以以珩,或者于同他们聊聊,试着做一做,做一阵子就会找到感觉了。”霍漱清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