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554章 不得不答应
    也不是说他小心眼还是什么,他很清楚,这种事一旦成为了习惯,她就会距离他越来越远。今晚,她可以找曾泉商量,然后做决定,然后告诉他。可是长期下去呢?她可能就连告诉都不愿意告诉他了。

    霍漱清深深叹了口气,好吧好吧,他这辈子就算是栽在她的手上了。

    “哎--”肩膀被他轻轻拍了几下,苏凡没有动。

    “生气了?”他在她耳边轻轻问。

    “没有。”她说,可是身体向距离他远的地方挪动了一下。

    好吧,嘴上说没生气,可动作表现是生气了,这丫头!

    既然决定要哄她了,那就哄到她完全高兴了为止!

    男人嘛,不会哄老婆高兴算什么男人?

    “哎,我们继续来聊聊你妹妹的事吧!”他依旧轻轻推着她。

    “不聊了,睡觉吧!”她说,依旧不转身。

    “我想聊一聊。”他说着,可是觉得自己脸好烫,怎么感觉自己八卦的不行啊!

    “没什么好聊的啊!”苏凡道。

    “聊一聊就有好聊的了。”他依旧坚持着。

    苏凡依旧不转身。

    “其实我觉得啊,你妈,可能是想给小雨找个正常的婆婆吧!”霍漱清见老婆不理自己,也就不再厚脸皮去拉她了,躺在枕头上似乎是在自言自语。

    这句话,果然够分量,苏凡立马就转过身了。

    “什么叫正常的婆婆?难道陆于同他妈有病?”苏凡认真地问。

    霍漱清一看她,嘴角不禁微微上扬,目的达到了,这丫头还真是容易哄。

    既然她的兴趣来了,既然他起了头,那当然要继续下去啊,总不能半途而废吧!

    唉,当男人还真是不容易啊!

    “陆于同的母亲当初第三者插足,其实也不能说她第三者插足,是以珩的父亲和苏阿姨没有离婚,就和陆于同的母亲在一起了,结果还怀孕了--”霍漱清道。

    苏凡“哦”了一声,道:“那就和我妈一样,是不是?”

    “后面就不一样了。”霍漱清道,“以珩和他父亲以前关系特别不好的,他改姓也是因为这个。陆于同的母亲怀孕后,就来到苏阿姨单位找她,和她摊牌。当时陆于同母亲大着肚子,苏阿姨一看就明白了,回到家里和丈夫一问,就离婚了。”

    “苏阿姨这么快就--”苏凡惊讶道。

    霍漱清点头,道:“其实也不是很快,是有一个过程吧!当时以珩还小,他爷爷很喜欢苏阿姨,不让他们离婚,结果很意外,那个孩子意外流产了,陆于同的母亲说是苏阿姨害的,以珩爸爸就很生气,夫妻两个闹得很僵。本来他们夫妻两个,也是属于父母之命结婚的那种,婚后感情也不好,再加上苏阿姨个性淡薄,一心就在教书上面,和以珩爸爸没什么话题。那些年,京通集团刚刚起步,事情也多,两个人就渐行渐远了。”

    “那苏阿姨怎么嫁给叶家舅舅的?我哥说小舅舅是世上第一痴情的男人,也是世上最幸运的男配。”苏凡道。

    “是啊,叶部长很早就喜欢苏阿姨,不过好像也是单相思,苏阿姨嫁给以珩爸爸之后,哪怕是以珩出生了,叶部长都没有结婚。最后苏阿姨和以珩爸爸离婚,叶部长就去追求她,两个人就结婚了,以珩也就跟着苏阿姨去了叶家。”霍漱清道。

    “哦,原来这样。”苏凡道,“怪不得我妈说于同妈妈的名声不好,原来是这样的!”

    “其实不光如此,于同妈妈以前的确是不怎么样,她嫁到陆家后就一心想生个儿子,于同出生后,那个时候以珩爸爸已经做了京通的掌门人了,于同妈妈就想着让于同继承京通,可是呢,以珩爷爷定下的继承人是以珩,哪怕以珩改姓了苏,也还是他。于同妈妈后来就想各种办法离间以珩和他父亲的关系,原本父子之间隔阂很深,于同妈妈从中一作梗,那就更加不好了。”霍漱清道,“虽说后来他们都没事了,以珩也帮助于同发展事业,可是,于同妈妈以前做的那些事,很多人都知道的,你妈妈也很清楚。”

    “那我妈不同意还真是有理由的,我没想到于同的妈妈这样--”苏凡道,“苏阿姨那么善良的一个人,也算是好人有好报了。虽然和丈夫闹成那样的地步,可身边还有一个人一直在默默等着她,真是--”

    身边有个人在默默等着--

    苏凡的话没有说下去,立刻换了个话头,道:“怪不得我哥说敏慧对逸飞那么执着是遗传,原来如此。”

    霍漱清不禁微微笑了,点头道:“是啊,从这一点说,叶部长和敏慧真是很像,都是很执着的人!喜欢一个人就不会改变了。”

    那么,好运气是不是也会遗传呢?霍漱清也陷入了深思。

    当初苏静是因为被陆允南伤透了心,而叶承秉在她最艰难最痛苦的时候,守护着她不离不弃,苏静这才嫁给了他。可是,叶敏慧呢?她能不能得到逸飞的心,如愿以偿呢?

    但愿吧,但愿叶敏慧也可以有她父亲一般的福气吧!

    “所以,你觉得我妈反对小雨和陆于同交往,就是这个原因?”苏凡问。

    “嗯,你妈妈和你爸爸是那样子的状态结婚的,她这么多年也是一直在努力让周围的人忽视她的那段过去,而她的确很成功,她的确得到了周围人的认可,不像陆于同的母亲,直到现在都--你妈妈努力了这么多年才洗清了自己的那段历史,要是再找个有同样经历的亲家母,这么多年的努力不就白费了吗?别人说起来,就会把她和陆于同的妈妈放在一起说。你觉得你妈妈会同意吗?”霍漱清道。

    苏凡这才恍然大悟,道:“原来如此,我还,还没明白。”

    “你有空多劝劝你妈妈,其实小雨不是个不懂事的小孩子。而且,她也不见得有多喜欢陆于同,要是真喜欢,至于等到现在才开始交往吗?”霍漱清道。

    “那你觉得是怎么回事?还是说,你晚上和小雨谈什么了?”苏凡问,“她和你说她不喜欢陆于同?”

    霍漱清摇头,道:“她和我谈了点事,但不是她的感情问题,她只是和我说她不知道未来做什么,她很无聊,又不知道自己可以做什么事。我们就聊了下。”

    苏凡点点头,道:“哦。”

    “感情的事很复杂,不过呢,我觉得你倒是要多找找机会关心一下你的妹妹,毕竟你就这一个妹妹,虽然她以前对你态度不好,可是,她毕竟是个孩子,被你爸妈宠了那么多年,你一来,家里的焦点全都在你身上了,小孩子都是那样的,都会排斥。这几年我觉得她变了不少,你多关心关心她,你们姐妹之间,有些话也好说,特别是你妈和她有矛盾的事,你就在中间多协调协调。”霍漱清道。

    苏凡笑了下,道:“我怕我搞乱了怎么办?”

    霍漱清看着她,她叹道:“我觉得我总是搞乱事情,总是--”

    “你和你哥,你们聊了什么?”霍漱清看她这样子也就知道她有心事,问。

    “他和我说,他有一个喜欢的女孩子--”苏凡道,霍漱清怔住了。

    苏凡哪里知道霍漱清为什么愣住了,便道:“是不是很意外?我也没想到,可是我更没想到的是,他对那个女孩子的感情深到影响了他和我嫂子的关系。今晚本来是我们三个人去的,嫂子突然不去了,而他,我见到他的时候就不对劲,他又把孙小姐训斥了一番,说孙小姐要是真和老公过不下去了就离婚好了什么的。我担心他和我嫂子--”

    “他是那么谨慎的一个人,不会无缘无故的发脾气说那种话,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才,”顿了下,苏凡道,“他和我喝酒的时候说他喜欢的那个女孩子,我感觉他真的,”说着,她看着霍漱清,“你知道我和我哥刚认识的时候,他给我什么感觉吗?”

    他看着她。

    “我觉得他很阳光,虽然有点痞痞的,可是他做事很分得清轻重。那个时候我不知道他的家庭出身就已经感觉他干活很拼命了,不嫌脏不怕累,救灾的那天晚上,我们两个去那个村里的时候,他还帮着农民垒猪圈。那么臭的啊,他根本没有说话,只是帮忙。当时我就想,他是不是以前就干过农活,可是看他的样子又不像。现在想起来,像他从小出生在这种优渥环境里的男孩子,能做到那样,真的是不可想象。”苏凡道。

    “曾泉,是个做大事的人!他从小就被按照一个领导者的要求来培养,如果将来要领导这个国家,他就必须知道这个国家的一切,亲身去体验,而不是坐在办公室里看报告。”霍漱清道,苏凡看着他。

    “从他读大学,大学毕业,到后来去地方锻炼,当初他到云城的时候,我也是后来才听覃书记说的。再后来他离开云城去云南,那么偏僻的地方,做镇长,到县委工作,熬了好几年才调到京畿。再说他的婚姻,他和希悠结婚,不仅仅是为了加强两个家族的联系,就算是他们两个不结婚,你们家和方家也是利益共同体,同生共死的。可是,这个圈子里那么多的女孩子,为什么你父亲非要让他娶希悠?”霍漱清道。

    “为什么?额,是因为我嫂子是最优秀的?”苏凡道。

    霍漱清摇头。

    “因为我嫂子爱他?”苏凡又问。

    霍漱清还是摇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