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556章 你还真是个孩子
    霍漱清陷入了深思。

    苏以珩那边还没有查出什么蛛丝马迹,江采囡和很多男人过从甚密,这个孩子到底是谁的,很难查出来。不过,这个没有关系,关键是,设计了这样的一个局,为的是什么?如果就想凭借这个来影响他和苏凡的婚姻的话,也太简单幼稚了。别说是江采囡背后的人,就算是江采囡自己,他觉得也不可能事情到此结束。

    可是,江采囡--

    霍漱清的思绪,有点波动了起来。

    苏凡哪里知道霍漱清在想什么?她只是为自己的哥哥和妹妹的婚姻而感叹。

    原来,她才是这个世上最幸福的人啊!她如愿以偿嫁给了自己爱的人,拥有了自己想要的幸福,她,才是最幸福的啊!

    “万一小雨不爱将来我爸给她选的那个人呢?”她问,“难道我爸要让他的两个孩子都--”

    “感情的事很难控制,也许那个人会让小雨一见倾心呢!就算不会,如果说结婚,小雨很明白和你父亲安排的人结婚的好处,她在这方面比你聪明,她从小生活在这样的环境里,她知道利益对于家庭和自己来说意味着什么。”霍漱清道。

    “我情愿她和我一样笨一点。”苏凡叹道,偎依在他的怀里。

    两个人谁都不说话了。

    良久,苏凡才说:“我真的好想自己还是江渔种花的人啊!种花,还是简单多了。”

    霍漱清不禁笑了。

    “在种花的人家里该怎么生活,怎么处理人际关系,我懂,可是,在现在这样的家里,我都不知道别人在想什么,我甚至不知道别人说的话是不是单纯的那句话的意思,还是有其他的意思,我--”她说着,顿了下,抬头望着霍漱清,“霍漱清,我,不知道怎么办!我,想离开这样的家庭,我,想回到过去!”

    霍漱清看着她。

    “我想回到和你在云城的那个时候,我想回到过去,我想做过去的那个苏凡,而不是现在的曾迦因!我,不是曾迦因!”她拥着他,道。

    他微微笑了,抚摸着她的长发,道:“如果我的苏凡能回来,那就好了!”

    苏凡猛地起身,看着他,一脸不解。

    “我,怎么了吗?”她问。

    他摇头,道:“没什么,只是,”他顿了下,“最近发生太多的事,我们两个重逢之后发生了太多,你没有时间反应,我也没有时间来和你交流,只是一味的强迫你来接受我的想法--”

    说着,他轻轻抚摸着她的脸庞,道:“对不起,丫头,我,我一直以来都,很担心会失去你,我知道你会有很多的选择,起码,在你找到亲生父母之后,他们可能会为你选择更好的男人,和你年纪相当的,而不是我这样一个--”

    “别说了,你,别说了。”苏凡抬手捂住他的嘴巴。

    当初,她和罗文茵一相认之后,曾泉就去榕城找她,和她说了结婚的事。至今,曾泉的话还会在她的脑子里,可是,她一直都把那些话当做是曾泉开玩笑的话,因为曾泉老喜欢开玩笑,她知道的。可是没想到,霍漱清--

    “你让我说完,其实,我们两个人,也需要好好谈谈,在你去找小飞之前,我想和你好好谈谈。”他轻轻拿开她的手,道。

    “丫头,我没有给过你选择的机会,即便是当初我知道你和小飞的事情了,我也没有给你选择,我害怕失去你,在这一点上,我真的是很自私,可是,我必须要这样的自私,如果不这么做,我没有自信会和你有今天。可是现在看来,我当初的决定,当初的逼迫,让你变得不知所措,让你,让你变成了一个连你自己都不认识的人,这些,都是我的过错。”他拉着她的手,道。

    苏凡不语。

    他静静注视着她,良久,才说:“既然想去找小飞谈,你就好好去和他谈,不管是谁,我们都要继续生活。明白吗?”

    苏凡点头。

    “谢谢你!”她望着他,道。

    “我们是夫妻,对不对?”他微微笑了。

    他该有自信呢,还是没有?

    “我知道该怎么做,我,我会好好谢谢逸飞,然后,就这样!”她说。

    “该怎么做,由你自己决定,不用跟我汇报。”他望着她,道。

    苏凡靠在他的怀里,良久不语。

    “等逸飞结婚了,我们也去哪里度假吧!”她突然说。

    “好啊,你想去哪里?”他问。

    “我想和你一起回云城。”她答道。

    霍漱清点头。

    “我想和你去我们以前去过的每一个地方,我想去看看。”她说。

    “好,我们一起去。”

    夜色,渐深。

    望着身边熟睡的妻子,霍漱清却是久久难眠。

    到底是谁没有安全感呢?他,还是她?

    因为没有安全感,她怀疑他和江采囡,她离家出走。因为没有安全感,他总是担心她和小飞--

    其实,又有什么大不了呢?也许,换个角度来看待这些问题,危机也并非不是什么坏事。婚姻之中,有一些危机感不是也挺好的吗?至少,会让大家都珍惜彼此,不会觉得什么都是理所当然,有压力,才会有动力!

    霍漱清深深叹了口气,关掉了台灯。

    他起身,轻轻亲了下她的嘴角,躺下睡着了。

    半夜里,苏凡起来了,她给霍漱清盖好被子,静静坐在窗口。

    窗外,月色如水,一片静谧,只是,她的心,根本没有办法平静下来。

    未来,该怎么做?

    她的家庭,她的事业,她,该变成一个什么样的人?怎么样做才算是做自己呢?

    “怎么又起来了?”一个声音突然传进她的耳朵,她一回头,就看见床头的灯亮了,霍漱清已经下床走过来了。

    “哦,我--”她还没说出来,霍漱清就走过来。

    “赶紧睡觉。你这是又怎么了?”他问。

    苏凡起身,钻进了被窝。

    “霍漱清,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她拉着他的手。

    “傻丫头,什么都不要想了,不管什么事,我们慢慢来,你以后还有很多年的路要走,不急在这一天两天,如果一天两天想不通想不明白,那就用一个月两个月,一年两年。”霍漱清捧着她的脸,“不管多少年,我都会等着你,好吗?”

    苏凡闭上眼,泪水涌了出来,用力点头。

    霍漱清拥住她,叹了句“你啊,真是个孩子”!

    可是,她这个孩子,总是被他宠着爱着。

    “你这样子,会把我惯坏的!”她小声抽泣道。

    “惯坏就惯坏吧!你是我老婆,我不惯着你,难道要让别人惯着你?还是说,我去惯着别人?”他望着她那流泪的脸庞,微笑道,“你说,你要选哪一样?”

    她知道他这是在逗她,抬手轻轻捶了他一下,霍漱清笑了。

    “好了好了,别哭了,大晚上的,你要是把眼睛哭肿了,明天你妈看见了,还以为我怎么你了呢?”他笑着擦着她的眼泪,道。

    苏凡自己抽出一张纸巾,擦着脸上的泪。

    “乖,睡吧!”他亲了下她的额头,苏凡点头。

    苏凡窝在他的怀里,静静闭上了眼睛。

    他说他没有给她机会选择,其实,她并不需要机会,不是吗?她只要有他,有他就够了!

    “霍漱清--”她叫了他一声。

    “嗯。”

    “我爱你!”

    “我知道!”他亲了她的嘴角,却被她的香舌趁机遛了进去。

    爱他,是吗?这一辈子,就只爱他!

    夜色,蒙上一层旖旎的色彩,渐渐走向了黎明。

    第二天一大早,霍漱清和苏凡一起送女儿去上学,一路上,念卿和父母说着这个那个,当然还是和父亲说的多一些。

    看着女儿被老师接进教室,苏凡的心,突然觉得好难受。

    “我们,是不是该把念卿接回洛城去了?”望着女儿和其他小朋友说说笑笑,苏凡问霍漱清道。

    “你觉得你可以吗?”霍漱清问。

    “我--”苏凡不知道怎么说了。

    念卿生命的前两年一直都和她在一起,之后她和霍漱清重逢结婚,紧接着就发生枪击,然后她就昏迷,念卿就一直被母亲带在了京城。后来有了嘉漱--

    “我一直都很想和自己的父母在一起,小时候,虽然不是亲生的父母,可是总和他们在一起,我爸特别疼我。家里虽然穷,可是,我爸总会给我买漂亮的头花啊什么的--”苏凡说着,心里难过了起来。

    霍漱清拍拍她的肩。

    “我爸出去卖花的时候,我就跟着他,他在路边摆着花盆儿,给我拿个小板凳,我就坐在马路牙子上写作业--”想到过去的生活,苏凡不禁流泪了。

    “你养父特别心疼你啊!”霍漱清道。

    苏凡点头,道:“可是我没有给他尽孝,我--”

    “其实做父母的,就是希望孩子幸福。你养父看到你现在这样,一定也会很开心的。”霍漱清安慰道。

    苏凡擦着眼泪,点头。

    “你弟弟现在生意还做的不错,我没想到他年纪轻轻就可以做成这样,跟过去的他,真是不一样了。”霍漱清道。

    “是啊,子杰他变了很多。我爸不在了,家里的担子都在他身上,前几天打电话的时候,我妈和我说,我弟弟谈了个女朋友,人家女方想结婚,他还不愿意结婚,我妈愁死了。”苏凡道。

    说着,不禁笑了。

    一会儿哭,一会儿笑,这丫头啊,还真是个孩子!霍漱清在心里叹道。

    “没办法,你妈想的肯定是抱孙子,我妈以前也是一样,老催着我。”霍漱清说着,两个人转过身慢慢走向车子。

    “真的啊?”苏凡问。

    “当然啊,我以前不是和你说过嘛,要是有个孩子的话,我妈会更容易接受我们。”霍漱清道。

    苏凡笑了下,上了车。

    车子,缓缓驶离幼儿园。

    “妈身体不好,你说,我们要不要接她来洛城?你一直在外地工作,妈交给姐姐姐夫照看,总觉得很对不起姐姐姐夫。”苏凡道。

    “我和她提过,可是她不习惯北方的生活,还是喜欢在榕城待着。而且,她的老朋友啊亲戚什么都在榕城和南京那边,让她到洛城去,她没有认识的人,也不舒服。”霍漱清道。

    “你不是说她喜欢孙子吗?她可以和嘉漱在一起啊!有嘉漱在逗着她--”苏凡道。

    “我再和她商量一下吧!只不过,我妈要是来了洛城,你可能就更忙了,没时间做其他的事。我妈现在老了,人老了就很固执,再加上我妈那个人本来就很固执。”霍漱清说着,不禁有点无奈地笑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