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557章 姐妹之间
    “那也是我们的责任啊!没关系的,我们接她过来,她要是待不习惯,我们就送她回榕城,两边待着总比把什么都交给姐姐姐夫的好。”苏凡道。

    霍漱清点头,道:“我姐前天和我说,我妈最近感觉老年痴呆的症状越来越严重了,上周末的时候,一个人打开家门出去了,保姆打扫卫生没发现,等发现的时候人已经不见了。幸好小区的保安把她出门的时候多问了几句,才发现情况不对劲,就把她送回家了。等晚上我姐回家的时候,保姆才和她说了这件事。我姐就又赶紧找了个保姆来,专门盯着她。”

    “既然这样的话,那我们还是接她过来吧,要不然姐姐上班也不安心。在咱们这边的话,至少我还可以看着她,而且和嘉漱在一起对她的病情应该会比较好点。”苏凡道。

    霍漱清望着她,沉默了好一会儿,才拉住她的手,道:“我就怕你受不了,毕竟我妈现在的状况,需要很大精力--”

    “没事,我知道,以前我奶奶也是老年痴呆,去世前那几年经常就找不见了,我知道怎么办,你不用担心。”苏凡握住他的手,“你和姐姐商量一下,是我们在这边给妈找一个专门的保姆呢,还是让榕城那个阿姨也过来,反正咱家里住的地方大,多两个人虽然有点挤,不过也没什么的。”

    霍漱清点点头,道:“好吧,那我和姐姐商量一下,你这次去榕城的时候,再和姐姐了解一下具体的情况,我不想让你太累了。”

    “嗯,我知道了。”苏凡应声道。

    车子,缓缓驶回了曾家,霍漱清接到了一个电话就赶紧离开了,也没和苏凡说是什么事,就让苏凡在家里等着他。

    大姑今天要去做一个什么检查,母亲一大早就去医院陪着了,苏凡想起来今天曾泉还在,准备去他那边看看,结果一问家里的工作人员曾泉也是一大早出门了,苏凡便准备回到自己的房间去看会儿书。

    可是,苏凡刚走到院门口,就碰见了从里面传来的曾雨。

    “小雨?你要出门?”她问。

    “出去有点事儿,姐,你回来了?”曾雨问。

    “嗯,你姐夫有事出去了,我等他回来了再去机场。”苏凡道。

    “哦。”曾雨对她笑了下,就从她身边走了过去。

    苏凡愣在原地,刚准备要说“再见”的,话在嘴边也没说出去。

    姐妹两个,总归还是有点怪怪的。

    她叹了口气,继续往前走,却听见曾雨叫了一声“姐”,苏凡回头,曾雨就走了过来。

    “什么事?”苏凡问。

    “哦,没什么,我就是,”曾雨想了想,道,“忘了和你说再见了。”

    苏凡愣愣地看着她。

    曾雨笑了,道:“姐,对不起,我,额,祝你和姐夫一路平安!”

    说着,曾雨伸手,准备和苏凡握手,可是还没等苏凡伸手,曾雨就拥抱了她。

    “姐妹之间,握手太见外了,是不是?”曾雨笑着松开苏凡,道。

    苏凡也笑了下。

    “姐,我很羡慕你,你真幸福,有姐夫那么好的人爱着你。”曾雨道。

    “你也会找到的。”苏凡道。

    曾雨却笑了,道:“这种事,谁知道呢?”说完,她的嘴巴凑近苏凡的耳朵,说了句“那么好的男人,就好好守住,别让别的女人抢走了哦!”

    苏凡看着妹妹,没明白她什么意思。

    曾雨笑笑,拍拍苏凡的肩,和她说了句“再见”就转身走了。

    苏凡望着妹妹的背影,心里未免疑惑。

    不过,很快的,她就反应过来了,妹妹一定是好心来提醒她的,毕竟最近她和霍漱清也是出了太多的事。

    看来,还是自己的家人最好了,真是这样!

    这么想着,苏凡就走回了自己的房间。

    曾雨开着车,一上车就打了个电话。

    “以珩哥,我已经出门了,你在公司吗?”曾雨问。

    “哦,我这会儿不在,我,在你家附近,有点事儿,你要不在家等一下,我过来接你?”苏以珩道。

    曾雨把车停下,便道:“那你在那里,我直接去找你好了。”

    苏以珩看了眼坐在自己对面的人,见他点点头,便对曾雨道:“我这边已经结束了,马上就过来。迦因要回去了,是吧?”

    “是啊,她这会儿还在家里呢!我姐夫不在。”曾雨答道。

    “我正好送送他们。”说完,苏以珩就挂了电话。

    曾雨只好把车又倒回家里,停在院子里等着苏以珩。

    “这件事,现在只能这样,我这边调查不出来什么。如果您怀疑是江采囡在密谋什么的话,只有这一个办法。”苏以珩对坐在对面的霍漱清道。

    “这个,会不会被她发现?”霍漱清拿起手边的一个小盒子,问苏以珩。

    “您不用担心,只要您按照我给您说的,把这个连接到她的手机上,这个装置就会自动破译手机密码,然后把木马程序装进去,而手机里的杀毒软件根本不会搜索到异常。”坐在苏以珩身边的一个男人对霍漱清道。

    霍漱清浓眉微蹙,看着那个小盒子。

    “好吧,我知道了。回去我就找机会约她。”霍漱清道。

    “嗯,只要这个程序装进手机,敬言这边就会实时进行监控,不光可以把她手机里所有的记录都传到我们的系统,还能把她的手机直接变成一个窃听器,只要在开机状态下,随时监控她。”苏以珩道,“这样一来,可能就会查清楚了。”

    “谢谢你,以珩!”霍漱清说完,就准备起身了,“咱们走吧,我快要去机场了。”

    于是,苏以珩和他一起走出酒吧,闵敬言和霍漱清告别,上车离开。

    “您不用担心,敬言在这方面是专家。”苏以珩对霍漱清道。

    “我知道,叶部长总说你把最优秀的人挖走了,就是敬言吧?”霍漱清道。

    苏以珩笑了下,道:“秉叔在这方面可贪心了,总是想把最好的都要到他那边去。就那个,您榕城那个,哦,逸飞公司的,叶慕辰,秉叔想要他很久了,为了把叶慕辰招募过去,亲自去了榕城,都被叶慕辰给拒绝了。叶慕辰,也是个很难得的人才,在这方面。”

    霍漱清点头,和苏以珩一起往曾家走,身后不远处跟着苏以珩的保镖暗中保护着他们。

    “慕辰现在是谁找他都不会出去了。”霍漱清道。

    苏以珩点头,道:“那件事对他影响太大了,我和秉叔也说过,叶慕辰多半是不会跟他的,可是他不死心,碰了几次壁还不死心,还想着把叶慕辰招过来帮他训练下面的人。”

    “叶部长是太爱才了。”霍漱清道,“像慕辰那样优秀的人,叶部长舍不得也是有道理的。如果我是叶部长,就算想尽办法也要去把慕辰招过去的。”

    “是啊,我也是,我这边也是很需要他那样的人。可是,我知道我是没办法的,所以,就只能作罢了。秉叔那个人,您也知道,执着的不得了,认准的事很难回头。我和他说,当初叶慕辰出事的时候,那么大的事,他也没出来帮忙,叶慕辰怎么会愿意跟他呢?不过,当初也是,”苏以珩道,说着,苏以珩望着霍漱清,笑了下,道,“要不,您帮我去找他说说?我真是很喜欢他啊!”

    霍漱清含笑不语。

    “真的,您看看,他自从那事儿解决之后,一天到晚就带着他夫人到处游玩,公司呢,已经交给逸飞了,至于他那帮兄弟,早就解甲归田了。”苏以珩道,“都是千金难买的人才啊,那些人,谁见着不爱?就这么归隐田园,太可惜了。有您和他的交情在这儿摆着,您一句话,肯定比别人十句管用啊!”

    “可是他早就说了不会再重操旧业了,毕竟林默的事--”霍漱清道。

    “是啊,我知道,他太爱林默了,可他们这不是在一起了嘛,现在--”苏以珩道。

    霍漱清笑了,道:“你还说叶部长贪心,我看你比他更贪心。”

    苏以珩笑了没说话。

    “你也是和他走过一样的路的人,别人不理解他,你应该理解的。能活过来就不容易了,何况,林默是不会同意的。你有空也就劝劝叶部长,你们一起死心吧!这话我不去说,你们啊,也就别想了。”霍漱清道。

    苏以珩叹了口气,道:“您说的没错,可是,有时候呢,真是,真是舍不得--”

    “对了,小飞的婚事,你这个大舅哥准备的怎么样了?”霍漱清问。

    “您这话就不对了,哪能是我这大舅哥准备呢?明明就是你们娶媳妇儿啊!”苏以珩笑着道。

    霍漱清笑笑,背着手继续往前走,沉默了一会儿,才道:“要是小飞他,他,要是这婚事,吹了,你们,怎么办?”

    苏以珩愣住了,看着霍漱清,道:“这,是逸飞和您说什么了?”

    霍漱清看了他一眼,道:“没有,我只是随口问问,要是这婚事没了,你们打算怎么办?叶部长和敏慧,还有苏阿姨,还有你们叶家--”

    后面的话,霍漱清没有说下去,苏以珩是聪明人,不用他点破,苏以珩也知道他要说什么。

    “您觉得他还是在过去的事--”苏以珩道。

    霍漱清没有回答,却说:“他对苏凡的那三年,那个逸飞,虽然我从小看他长大,可是那个逸飞,我都没有见过,我没有想到他会那样。这几年,他变了太多太多,和以前的逸飞已经完全不一样了。如果不是因为苏凡的事,他是不会变成现在这样的。”

    “那么您呢?您就不担心他和迦因--”苏以珩问。

    霍漱清笑了下,道:“担心也没用,那三年是我和苏凡的空窗期,我错过了太多,我没有办法改变已经发生的事。而且,人的感情是很复杂的事,不是说有就有,说没就没的。所以,我也理解小飞,越是理解他,就越是觉得,”他顿了下,才说,“觉得对不起他!”

    苏以珩跟着霍漱清,想了想,道:“那您怎么办?”

    “就这样吧!我已经强行干涉了一次,这一次,让苏凡和逸飞自己去决定。我,相信,他们都会做出最好的选择。”霍漱清道。

    “可您还是会问我万一婚约取消--”苏以珩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