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563章 意味着什么
    叶敏慧想了想,直接伸手就去解他的扣子。

    覃逸飞一下子就按住了她的手,盯着她。

    四目相对,两个人谁都没有说话。

    都是聪明人,很多话都不需要直接说的,只要一个眼神一个动作都会明白。

    终究,是叶敏慧松了手。

    她没有哭,只是对他尴尬地笑了,道:“是我强迫了,抱歉。”

    可是,她为什么要道歉呢?他们都快要结婚了啊!做这种事不是很正常吗?现在的很多人,就算不是夫妻都随随便便解开了对方的衣扣和皮带,可他们,是即将结婚的人,为什么,她要道歉?

    这么一想,她的心里就会痛的不行。

    “抱歉,敏慧。”他说。

    叶敏慧抬头望着他,良久,才挤出一丝笑,道:“逸飞,为什么呢?你就这么,抗拒我吗?”

    他没办法回答。

    因为答案是伤人的,对于任何一个女性来说,他的回答都是伤人的。

    “是我不够好吗,逸飞?我--”叶敏慧道。

    “不是你的问题,你很好,敏慧,是我,我不想--”他说。

    她苦笑了,却依旧没有哭。

    在他面前,她不想把自己变成一个怨妇,不想被他可怜。可怜不是爱,她知道的。她也不想被他同情,她只想要他的爱。

    “逸飞,我要怎么做,你才会爱我?”她望着他,问。

    覃逸飞哑然。

    “当初,我和你说过,你等她多少年,我就等你多少年,现在,是不是我要继续等着你?”她的眼,蒙上了一层泪。

    那时候,在苏凡中枪昏迷之后,叶敏慧在苏凡的病房外面和他说过这样的话,她说,他等苏凡多少年,她就等他多少年。而现在,苏凡的事情已经过去两年了,而他--

    叶敏慧盯着他,可他回答不了。

    她的言下之意是他是不是还在等着苏凡,可是他等苏凡什么呢?他们这辈子都没有可能的,从他们相遇之初,他们就没有可能。可是,他一直都,都--

    “时间不早了,你休息吧,我先回去了。”他说。

    叶敏慧没有动,只是静静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或许,这个问题没有答案,可是,她不甘心啊!她--

    他们都要结婚了,可他都没有办法回答这个问题,她该怎么办?难道她和他结婚后,他们的情况就会改观了吗?

    覃逸飞一言不发,走出了她的公寓,头也没有回就走进了电梯。

    他们两个人住在一个小区,不在同一幢楼。

    覃逸飞下了楼,微微张口,胸腔里便被冷空气充满了。

    好清醒!

    他喜欢这种冷冽的感觉,冷风吹来,整个人都好像精神了起来。

    刚刚叶敏慧的行为,不管是举动还是语言,都不停地在他的脑子里回荡。

    苏凡对于他,究竟算是什么?他总是和自己说,要放下她,要忘记过去,可是,过去的事,每一点每一滴,他都没有办法忘记。和苏凡在一起的那些日子,现在只要有一点点线索,过去的场景就会立刻重现在他的脑子里。

    去了过去和她一起去过的餐厅吃饭,他就会习惯性的点了过去她常吃的菜。经过以前一起带着念卿去过的游乐园,就会忍不住走进去,眼里就会出现她和念卿的笑脸。公司里,依旧建有儿童活动中心,依旧聘请专业的看护人员来照顾那些孩子,而他,只要经过这里,就会停下脚步站在玻璃墙边,看着里面那些欢快玩耍的孩子们,当初念卿在地上爬的情形就会出现在他的脑子里。

    他的世界,早就被苏凡给侵占了,他生活的每一点都被苏凡和念卿渗透,想要忘记想要放弃谈何容易?他不是不知道叶敏慧的想法,可是,他现在,该怎么接受她?和她上床,然后呢?他怎么,做的了?

    冷冽的夜风里,覃逸飞的车子在榕城的大道上奔驰着,从闹市区一直到了一条小巷子,破旧的巷子里。这条巷子路不好,车子开过去有些颠簸,路灯也是残缺不全,仅有的几个,不是闪着就是灯光晦暗,可是他似乎很熟悉这条路,开的很顺。

    一辆车跟在他后面,一直跟着,可是他没有注意到,或许是因为在想心事,根本就不会注意到别的事情吧!直到把车子开进一个院子,他把车停在楼下,下了车上楼。而跟着他的那辆车,也停了进来。

    叶敏慧坐在车里,看着他走进了那个门洞,看着楼道里的声控灯一个个闪亮,看着某一个窗户亮了起来。

    这是哪里?他来这里做什么?

    她一直在车里等着,等了十分钟,都不见他下来。

    到底怎么回事?他拒绝了她,却来到这样的一个地方,这里--

    十五分钟了,他还没有下来,叶敏慧想要上楼去看,看看那个房子住着什么人--不过,应该是没有住人吧!因为他进去之前,那个房子是黑着的,是他进去开了灯。

    那么,他为什么要来这里?

    按照常理来说,覃逸飞来到这种和自己身份完全不协调的地方,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要怀念什么。可是,他能怀念什么呢?他小时候又没住过这里,不会是来寻找儿时记忆的。那么,应该就是别的回忆了,而且,应该是和这个房子的主人有很大的关系。

    叶敏慧是不会上楼去找他问的,刚才发生了那样的事,她不会在同一个夜里逼迫他好几次,那样做只会让两个人的关系更加的僵化。

    于是,在覃逸飞下楼之前,叶敏慧早就离开了这里。

    而这时,覃逸飞正坐在这间破旧的五十平米房子的客厅沙发上,静静坐着。

    眼前,好像是苏凡抱着念卿从里屋走出来,他拎着东西走进来,看见苏凡抱着念卿对他笑,还抓着念卿的小手跟他打招呼。他笑了,鼻子里却是一阵酸。

    这个地方,是苏凡当初坐月子,还有后来一直住的地方,是苏凡在搬去姐姐的房子,去罗家之前租的房子。他曾经看过苏凡在这里给学生补课,而念卿在里屋睡觉。那个冬天,那么冷的冬天,没有暖气没有空调的这个房子里,苏凡和念卿住着。为了念卿和那几个补课的孩子,苏凡当时买了两个电暖气,一个在卧室一个在客厅。可是,即便是有电暖气,也依旧无法驱散房间里的寒冷。后来想想,这对从小生活在北方的苏凡来说,是多么难熬的日子啊!

    可是,再怎么难熬,她不也撑过来了吗?

    此时,坐在这里,他打开了卧室里的电暖气。

    她和念卿,早就离开了,她们,也不会再经历那样艰难的生活了。

    这是好事,不是吗?他为她高兴。可是,心里--

    等到覃逸飞回到家里,已经是凌晨了,他没有给叶敏慧打电话,没有问她是不是已经睡觉。一走进温暖的家里,他就忍不住打了几个喷嚏,终究还是着凉了。

    他并不知道也想不到的是,自己今晚的行动已经被叶敏慧发现了,而身为一个积极行动派的叶敏慧,她立刻就给哥哥的手下闵敬言打电话,让闵敬言派人给她调查覃逸飞今晚去的那个房子的事。

    其实这种事,她大可以找榕城的私家侦探来做,可是,她需要尽快知道结果,而且是最准确的结果,这时候就只有找哥哥的人了。

    闵敬言一听叶敏慧的要求,也有点愣住了,尽管叶敏慧没有说那个房子和覃逸飞有关系,可是闵敬言已经感觉到了这里面可能有问题了。因为叶敏慧直接找的是他而不是别人,让他派人去调查一个普通私家侦探都能做到的事,只能说明这件事对叶敏慧很重要。

    现在,对叶敏慧最重要的就是她和覃逸飞的婚事,难道说,这件事和覃逸飞有关?

    毕竟叶敏慧是苏以珩的亲妹妹,闵敬言还是答应了叶敏慧。

    于是,在这后来的两天里,叶敏慧一直都好像什么事都没有一样,好像那一晚覃逸飞没有拒绝他,好像他们之间没有任何的尴尬事情发生,而是一如既往地工作,一如既往在众人面前表现他们的恩爱,一如既往陪着他去和他的母亲吃饭逛街。

    而闵敬言,很快就查到了叶敏慧想要的答案,而那个答案,让他--

    在苏凡到了榕城的这个早上,闵敬言把整件事告诉了苏以珩,苏以珩陷入了沉默。

    “那个房子,迦因当初住过?”苏以珩看着报告,问闵敬言。

    闵敬言点头,道:“是她生了女儿之后的那段时间,那时覃总已经认识她了。”

    苏以珩沉默不语。

    闵敬言也知道这里面的意思,覃逸飞要和叶敏慧结婚了,可他还大半夜去苏凡当初住过的房子里待着,甚至把那个旧房子高价买下了。这意味着什么,不用说也知道。

    “我怎么跟叶小姐说?”闵敬言问苏以珩。

    是啊,怎么说?总不能说查不到吧!

    苏以珩合上报告,道:“迦因是不是去榕城了?”

    “是,她昨晚飞机去的,和覃总还没见面,昨晚她住的是酒店,今天一大早就去了霍省长母亲那边。”闵敬言答道。

    苏以珩陷入了深思,道:“准备飞机,我要去榕城。”

    “您的意思是--”闵敬言问。

    “我要和覃逸飞好好谈谈。”苏以珩道。

    而就在苏以珩秘密飞去榕城的时候,苏凡和霍佳敏商量了下,决定把婆婆接去洛城居住。

    经过一早上的协商,薛丽萍也答应了苏凡和霍佳敏,她自己也想去看看自己的乖孙子了。

    “谢谢你,迦因,妈情况有点麻烦,过去了之后,就得辛苦你了。”霍佳敏对苏凡道。

    苏凡摇头,道:“别这么说,姐姐,这么多年一直都是你和姐夫在照顾妈,我和霍漱清也该尽一下我们的职责了,总不能把什么都推给你和姐夫。”

    霍佳敏笑着摇摇头,道:“这有什么辛苦的?自己的妈妈嘛!再说了,漱清一直那么忙的,就算妈过去了,他也不能做什么。还得麻烦你--”

    姑嫂两人聊了会儿,家里的午饭就准备好了。

    “我先去打个电话。”苏凡起身道,走到了院子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