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564章 要去见她
    霍佳敏看着苏凡在打电话,对母亲道:“妈,去了漱清那边就好好玩儿,什么都别想,嘉漱那么可爱的。”

    “你爸活着的时候一直想看到自己的孙子,现在我们霍家有了后人,你爸却看不到了。”薛丽萍叹道。

    “妈,这都什么年代了,您还重男轻女?念卿不是咱们霍家的后人吗?”霍佳敏道。

    薛丽萍叹了口气,没说话。

    “这话啊,您可别去迦因面前说,要不然迦因心里会不舒服的。不管是念卿还是嘉漱,都是咱们霍家的孩子,都是您的孙子!您啊,可别犯糊涂。”霍佳敏道。

    “我知道,不用你说。”母亲道。

    此时,苏凡走到院子里,掏出手机,给覃逸飞拨了出去。

    而覃逸飞,正和叶敏慧一起同一个客户一起准备去吃工作午餐,今天早上一直在谈合作的事,这会儿才休息。

    看到手机上显示的名字,覃逸飞的心跳,猛地滞住了。

    他已经不记得有多久没有接到过她的电话,在她怀上嘉漱之前,在他决定和叶敏慧交往的时候,他们就再也没有主动联络过了。而上次在槐荫巷的遇见,只不过是偶遇,偶遇留给他的也只有遗憾。

    那么,现在,她--

    手机铃声响了好一会儿,他都没有按下接听键。

    苏凡站在院子里,听着手机里传来的鸣音,想着逸飞可能不方便接电话,就准备挂了,里面却传来他的声音--

    “雪初?”他依旧这样称呼她,除了这个称呼,他不知道该怎么叫她。

    “逸飞,你好。”尽管看不到,她还是对他笑了下。

    “嗯。”他应了声,可是接下来他不知道怎么说了。

    “我想问一下你下午有没有空?我们,见个面?”苏凡先开口了。

    覃逸飞愣住了。

    她要见他?有什么事吗?

    念清好像运行的挺好的,她和漱清哥,好像也没什么事儿,而且,前几天她来过榕城--难道是有什么事吗?

    “嗯,我有时间,不过要等会儿再和你约,我要安排一下。”他说。

    “好,你安排好了给我信息。”她说。

    还想问她点什么的,他还是没有再说,只说了句“那我们下午再见”。

    “嗯,下午见!”说完,苏凡等着他挂电话,可他没有挂。

    好像一直以来都是这样,他总是在等着她先挂电话。

    苏凡笑了下,道:“那我挂了,逸飞。”

    “嗯。”他应了声,就听着手机里传来连续的鸣音。

    她,来了?

    怎么回事?

    覃逸飞望着远处那烟波袅绕的玉湖,久久没动。

    “逸飞?”身边传来叶敏慧的声音,他收回了注意力。

    “怎么了?”他问。

    “我看你出来这么久,过来看看。”叶敏慧微笑望着他。

    看着她的笑容,覃逸飞的心里突然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堵在心上,怎么都说不出来。

    “嗯,我们进去吧,别让人家等久了。”他说。

    叶敏慧习惯地挽着他的胳膊,两个人一路无言。

    直到走到了包间门口,她才停下脚步,覃逸飞也感觉到了,也停下来,看着她。

    “怎么了?”他问。

    她本来想抬头对他笑着摇头说“没事”,可是,今天,她的心里也不知道怎么了,望着他,道:“逸飞,那天晚上,对不起!”

    他反应过来她说的是那个夜晚,其实,要说对不起,该是他说,可她说了--

    “以后不要和我说对不起这三个字了,你没有什么对不起我,敏慧。”他说。

    叶敏慧望着他,心里那种不好的感觉越来越浓了。

    可是,不管是什么事,都不该是她来说,她不想让一切没有挽回之地。

    “嗯,我知道了!”她依旧对他微笑了。

    走进了包间,两个人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在外人看来就是琴瑟和鸣的一对未婚夫妻。

    直到回到了公司,覃逸飞才让秘书把下午的安排推掉了,除了两点半的一个简短会谈,其他的全都推了。

    秘书领命,走出了覃逸飞的办公室,正在打电话的时候,叶敏慧走了过来,听着秘书在推掉覃逸飞的安排,看了眼办公室,便问了句“覃总怎么突然推了这么多安排?”

    “覃总没有说,只说是下午有重要的事,让我都推掉。”女秘书赶紧回答道。

    重要的事?可是他没和她说。

    叶敏慧看了眼覃逸飞的办公室门,对秘书道:“没事了,你忙吧!”

    女秘书的视线顺着叶敏慧走进去,见叶敏慧关上门,就赶紧坐回了自己的位置。

    “逸飞?”叶敏慧走进去,微笑着问了句。

    “你不是回家休息了吗?”他正在文件柜那里找东西,问了句。

    “没事,家里也待不住。”她说着,走到他身边,“哦,我妈中午打电话过来,问咱们周末有没有时间回一下京里。”

    “你看着安排,是有什么事吗?”他问。

    “嗯,是一个宋爷爷过寿,宋爷爷和我爷爷从一个部队出来的,老爷子这几年身体也越来越不好,可能这一次是最后一次过生日了。他对我爸特别好,每年他过生日我们全家都要过去。”叶敏慧道。

    “没问题,你安排好时间我们就走。”覃逸飞道。

    一转过头,他就看见叶敏慧盯着自己。

    她的眼神,让他猛地想起了苏凡,他,下午三点半,也就是不到一个小时之后就要去见苏凡。

    想到此,他放下文件,望着叶敏慧。

    她的眼睛眨了下,不解地看着他。

    “敏慧,我--”话到了嗓子眼,他却说不出来。

    可是,叶敏慧好像知道他要说什么一样,对他笑了笑,拥住他,道:“逸飞,我说过,我会一直等着你的,不管多久,都会等着你。”

    覃逸飞的心里,像是被什么压着,根本说不出来。

    她松开他,静静注视着他。

    也许,他们之间的这一场追逐,在今天,或许就有一个结果。可那个结果,会是什么样的?

    叶敏慧心里这样预感着,同时也担忧着。

    他抬手,轻轻拥住她。

    叶敏慧闭上眼,泪水充满眼眶。

    他什么都没说,只是静静拥着她。

    时间,很快就过去了,覃逸飞驱车去了和苏凡约好见面的地方,叶敏慧站在办公室高大的落地窗前,望着外面。

    有点雾蒙蒙的,真是不舒服。

    就在这时,苏以珩的专机降落在了榕城机场的专用机库。

    “覃总已经出门了。”下属报告道。

    “继续跟着他。”苏以珩道,走下了舷梯。

    覃逸飞到达的时候,苏凡早就到了约好的地方。

    远远的,覃逸飞看见那一片红色山茶花丛中的人,飘逸的长发,那如玉的面庞。

    他站在原地看着她久久不动,看着她抬手捧着花放在鼻尖闻着,看着风吹动着她的长裙。

    裙摆在风中摆动着,如同他心海中那不能平息的波澜。

    直到她回头看见了他,朝他挥挥手,他才把双手插进风衣的衣兜里,朝着她走过去。

    “抱歉,我来晚了。”站在她面前,他说。

    苏凡摇头,风吹乱了她的头发,她抬手把长发绕到耳后。

    “好久没来这里了,和以前还是一样。”她微笑着说。

    “嗯,这边的经营还是挺好的。”他说着,跟着她往花海深处的茶廊走去。

    “我觉得这边的花可以试着做香水了。”她对他说。

    “香水?”他看了她一眼,有点惊讶。

    苏凡也看了他一眼,道:“以前我觉得我们可以把这边变成一个香水的实验基地,可是那个时候空气不太好,就怕--”

    “现在可以试试看啊!”他说。

    “你觉得可以?”她看着他,问。

    覃逸飞点头,道:“这边距离市区有点近,要是种花的话还是不太合适。我们要做的话,我觉得可以把这个花圃移到山里去,龙霞山里面,那边更好。”

    “你去看过了?”她问。

    “嗯,那两年念清刚开始的时候,你不是说过要是做香水的话应该也不错,可是我看你婚纱店那么忙,就没和你说过,龙霞山那边的环境很适合做香水基地。你要是有兴趣的话,我们可以试验起来。正好下个月我要去瑞士开会,你要是想去的话,我们到时候可以一起去瑞士法国那边考察一下,毕竟我对香水这块儿也不是很了解。”他说。

    苏凡愣住了,她没想到自己一说出来,他就已经考虑了这么多,甚至在多年之前,在他们创办这个花圃的时候就已经有了做香水的想法。

    “逸飞--”她叫了他一声。

    他看着她。

    苏凡对他笑了,道:“我觉得你好像不适合做飞云集团的老板。”

    他不解。

    “你啊,不如直接去进军时尚界好了,想法这么多。”她笑着道。

    他笑了,没说话。

    事实上,他没有办法告诉她,只要是她想做的,他都会支持她。

    “这次你来,是有什么事吗?”他问。

    苏凡点头。

    “念卿怎么样?她好像对游戏很是在行啊!”他说。

    “她啊,一天到晚就是玩儿。”苏凡道。

    “念卿很聪明。”他说。

    苏凡没有接话。

    两个人走着,周围是各色灿烂的山茶花。

    当初覃逸飞把这里买下来做了花圃,种植了各种山茶花,几年下来,这里已经成为了榕城一个很重要的山茶花观赏园。平日里花圃里做一些山茶花的种植和研究,当然也有几个茶馆。冬天花开的时候,就对市民开放前来观赏。

    “哦,我哥,他在京里的一个院子里,种了不少的梅花,改天花开了就约你一起去看看。”苏凡突然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