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569章 为什么都要让她遇上
    “哦,没事,我在听。”霍漱清道。

    “我们只是大概商量了下,还没有具体设计,逸飞说他过阵子要去瑞士开会,我打算和他一起去法国那边考察一下香水的种植和生产。”苏凡道。

    霍漱清一言不发。

    “不过这些都是我们大概谈了的,具体该怎么做,要过些日子再谈。”苏凡接着说。

    久久的,霍漱清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他不知道苏凡去了榕城,见了小飞,怎么就想了这些?难道现在的念清还不够吗?难道她就--

    “你觉得怎么样?我觉得这样真的很好,我很喜欢--”苏凡说着,有点眉飞色舞了,好像她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开心了一样。

    “你明天就回来,回来再说!”霍漱清说完,就挂了电话。

    苏凡愣愣地听着手机里急促的鸣音。

    苏凡不知道霍漱清怎么挂了电话,以为是信号不好,也没有多想,等了下又给他拨了过去,可是他按掉了。

    难道他临时有事?

    也许吧,他总是很忙,苏凡也没有再去追问,就继续往婆婆家走。

    然而,苏凡还没有到家,手机又响了,这次来电话的,不是别人,而是自己的母亲罗文茵。

    “妈--”苏凡问。

    “逸飞和敏慧解除婚约了,你知道吗?”罗文茵不等女儿开口,就直接说。

    苏凡的脚步滞住了,站在原地。

    解除,婚约?

    怎么,会?

    “你是不是去榕城了?我刚才才给你舅妈打过电话,她说你出门了,你是不是见了逸飞?”罗文茵问道。

    苏凡完全反应不过来,不知道怎么回事,什么都乱了,乱的--

    她听不清母亲在电话里说什么,只听得耳朵里嗡嗡嗡的,脑子里连个头绪都没有。

    为什么逸飞会解除婚约?他不是,不是和叶敏慧好好儿的吗?怎么会,解除婚约?

    “迦因,你怎么回事?你说说你,你,你要干什么?你,你怎么回事?敏慧好不容易等到和逸飞结婚,你怎么可以--”罗文茵几乎要被气死了,坐在沙发给女儿打电话,真是要被气死了。

    李阿姨和她的秘书孙小姐在一旁要劝她,可是根本插不上话。

    而电话那边的苏凡,完全听不见母亲在说什么,什么都听不见。

    “迦因?你怎么不说话了?你--”罗文茵听不到女儿的声音,叫道。

    接下来,手机听筒里传来一声刺耳的刹车声,紧接着就是手机掉落在地上,被车轮直接碾了过去。

    “迦因,迦因?”罗文茵猛地起身,对着手机里叫道,可是回答她的只有急促的鸣音。

    “夫人,夫人?”孙小姐忙叫道。

    “迦因,迦因,出事了吗?”罗文茵木然地看着身边的两个女人。

    出事--

    “夫人,夫人,您千万别急,我这就打电话去了解情况,您别急。”孙小姐说着,已经掏出手机翻着通讯录,李阿姨赶紧扶着罗文茵坐在沙发上。

    “给,给漱清打电话,给漱清--”罗文茵道。

    “是,是,夫人,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李阿姨道。

    李阿姨刚拿起电话准备给霍漱清拨,却被罗文茵按住了手。

    “别打,别给他打了,现在,现在出了这样的事,不能,让漱清知道。”罗文茵道。

    那边,孙小姐已经挂了电话。

    “夫人,榕城那边已经有人去迦因小姐走的那条路上看情况了,医院和交警方面要是有消息就会马上给我电话的。”孙小姐道。

    罗文茵点头,可是,一颗心根本放不下来。

    怎么办,都是她太激动了,是她,她生气了,她--

    她忘了女儿现在在路上,忘了女儿听到覃逸飞这件事的心情,忘了--

    她只记得叶家可能因此对她和女儿的怨恨,只记得霍漱清那边的问题,只记得--她忘了女儿对覃逸飞的婚事有多么的在意!

    怎么办?万一迦因,万一迦因有什么意外怎么办?万一--

    “给我订机票,马上,我要去榕城!”罗文茵道。

    孙小姐和李阿姨互相看了一眼,孙小姐便赶紧打电话去订票了,李阿姨道:“夫人,要不给曾部长打电话说一下,这件事--”

    “我先去榕城,我去看看迦因的情况再说。”罗文茵道。

    如果迦因一切平安,那么再说这件事的后果,如果迦因--

    此时,霍漱清在按掉了苏凡的电话之后,心里烦乱至极,家里只有张阿姨和嘉漱还有保姆,苏凡不在,他--

    “停车吧!”他说了句,司机听见,赶紧把车停在了路边,秘书就赶紧下了车给霍漱清开门,霍漱清走下了车子。

    洛城的冬天,本来就冷,再加上这几天突然的降温,到了夜里这个时候,冷风吹来,让人只想穿羽绒服。

    可是,这样的冷风吹过来,霍漱清的脑子里倒是越来越清醒了。

    他其实一直都知道苏凡去见了小飞的话,小飞就会和叶敏慧解除婚约,可是他没想到他们两个人居然还想着一起发展事业。什么,把念清打造成一个时尚品牌?这个苏凡,脑子里都在想什么?她就不能,不能,安分点吗?

    难道转行和孙颖之合作还不够,非要和小飞扯在一起才行?

    念清,念清!

    霍漱清缓步在人行道上走着,秘书跟着他,警卫从车上下来也跟着他。

    人行道上,虽然天气寒冷,可是逛街的人还是很多,逛街购物吃夜宵看电影,一对对情侣和小夫妻挽着手挽着胳膊在路上走着,说说笑笑。

    而他--

    走着走着,他的眼前,好像看见一个人站在商场的橱窗边,他再看的时候,那个人回头对他笑着。

    苏凡?

    苏凡?怎么会--

    他快走了几步,可是,等他再看的时候,橱窗那里什么都没有。

    苏凡,他怎么会看到苏凡?

    是他想起以前的事产生幻觉了吗?还是他太累了?

    摇摇头,霍漱清继续朝前走着,不知不觉间,头顶飘起了雪花,从他的眼前落下来。

    是啊,当初,也是在这样的一个雪天,他在云城的街上走着,碰到了她。当初她看见他的表情,那样的意外,却又惊喜,直到现在还在他的眼前出现。

    他一直没有告诉她,其实那个时候他就已经知道她是对他有感觉的,而那时候,他的心里也有了不同的喜悦,那个雪天。

    雪,他们好像和雪总是分不开。

    他的雪初!

    此时,覃逸飞从父母家里出来,父亲不在家,母亲不知道说什么,一个字都没有讲,只是静静坐着,他要说话的时候,母亲就把他赶出去了。

    耳边,安静极了,什么声音都没有。

    他走着走着,不知觉就走到了苏凡家的门口。

    抬头看见伸出墙外的那干枯的紫藤花的花枝,覃逸飞长长地呼出一口气。

    叶敏慧的眼泪,母亲的沉默,他知道那都是因为他的这个决定。

    他亏欠了这个家,亏欠了叶敏慧,他只想在最后一次为他心里的那个人做件事,而不是一边和叶敏慧维系着婚姻关系,一边在心里想着那个人。

    他想要干干净净做人,想要纯粹做人,想要,找回曾经的那个自己!

    可是,他还有机会吗?

    不管有没有机会,他都要努力去试一下,他都要努力。

    走出巷子上了车,开着车子却不知道要去哪里。他想给苏凡打电话,可他知道不能。

    现在,知道这件事的人都会把责任推到苏凡的身上,明明,她什么都没有做,她什么都没有做!

    车子,在路上行驶着,却好像被堵上了,明明不是红灯啊,怎么这么多车都不走?

    怎么回事?

    “前面发生车祸了,有个女的不知道是不是死了。”有人从他车边跑了过去,然后好多人都往那个发生车祸的方向跑。

    覃逸飞坐在车上没有动,既然这边走不通,那就掉头吧!

    可是,车子被卡住了,根本动不了,现在只能等交警过来。

    这么多车堵在这里,也不知道交警什么时候过来。

    他下了车,鬼使神差地跟着人群往发生事故的地方走去。

    已经围了不少人了,可救护车还没有来。

    “这个女人好像很漂亮啊,真是可惜啊!”人群里叹息着。

    他转过身想走,却还是忍不住从人群里挤过去--

    双脚,像是被定在那个地方一样。

    地上,躺着是苏凡,是,他的雪初!

    “雪初--”他低低叫了声,一下子就扑了过去,推开了蹲在她身边做急救的人,抱起了她。

    “雪初,雪初?你醒醒,醒醒,雪初--”他抱着她,不停地搓着她的手她的脸,可是她的手冰凉。

    他赶紧脱掉风衣包住她,抱起她就放在自己的车上。

    “你们都把车给老子让开!”他边跑着边喊道。

    周围的人都惊呆了,有人还是反应过来了,警察恰好来了,看着这情形,赶紧把车辆都引导开来。

    “走,我给你开路。”警察开着摩托到覃逸飞的车边,说完就拉着警报领着车子走了。

    雪初,雪初,怎么会这样?雪初,怎么会--

    为什么,为什么又要这样,又--

    老天爷,老天爷,你到底要干什么?为什么所有的灾难都要让她遇上?为什么?

    当覃逸飞赶到医院的时候,急救室的医生已经推着车子跑了过来。

    “先生,先生,您在外面等一下,不要进来!”护士挡着他,不让他进去急救室。

    “让我进去,我要陪着她,我要,我要在她身边!”他推开护士,冲了进去。

    “医生,医生,一定要救她,一定要救雪初,一定要让她--”他说不出话来,一个字都说不出来,眼泪从他的眼里涌了出来,他--

    他看着她静静躺在手术台上,就像那一次,而他的身上,也同样染满了她的血。

    雪初,雪初,你一定要回来,一定要回来,好吗?

    他紧紧拉着她的手,医生劝不动他,保安进来,几个人把他架了出去。

    急诊手术室外面,覃逸飞靠着墙蹲在地上。走廊里来来去去的都是医护人员和急诊病人以及病人家属。

    可是,耳边,什么声音都没有了,他的眼前,也什么都看不到。

    他只听见苏凡在叫他的名字,看见她在对他微笑,看见她的泪。

    下午,下午,他们还见了面,还聊了很多,才几个小时,他们才分开几个小时,怎么就--

    雪初,雪初--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