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573章 谁遇上都不舒服
    如果,如果不是这一场车祸,也许,他已经在实施他的计划了。

    “你在为她设计这些伟大的梦想,在帮她实现梦想的时候,你有没有想过她最后会得到什么?如果你们成功,她会感到开心吗?”父亲问道。

    覃逸飞迷茫了。

    她会开心吗?

    他不知道。

    可能会,也可能不会吧!对于她来说,最重要的是霍漱清,可能,她不会开心。可是--

    “逸飞,爸爸不想看着你一厢情愿为她做什么,她如果爱你,当初就和你在一起了,不会在漱清出现后就和漱清结婚,你明白吗?”父亲道。

    “是啊,我知道,我知道她心里是清哥,可是,我总是控制不了自己的感觉,控制不了自己的习惯,好像,好像她一直都在我的生命里,她从没离开一样,我--”覃逸飞道。

    父亲叹了口气,给两个杯子里倒满酒,把儿子的杯子递给他。

    “来吧,喝一盅。”父亲道。

    覃逸飞端起酒杯。

    “敏慧的事,你打算怎么办?”父亲问。

    “我明天去京城,和叶家当面说,跟他们道歉。”覃逸飞道。

    “你是该去和敏慧的父母见面,不过,不是你一个人,我和你妈,也得去。这不是你一个人的事,我和你妈都得和敏慧的父母好好谈谈。”父亲叹了口气。

    覃逸飞望着父亲,道:“爸,您会不会怪我这么做?”

    覃春明笑了下,叹了口气,道:“我怪你管用吗?”

    覃逸飞道:“对不起,爸,我也知道这件事会对我们家有什么影响--”

    “逸飞--”爸爸叫了声。

    覃逸飞望着父亲。

    “你爸坐到今天的位置,位极人臣,虽然有一门强有力的联姻会好点,可是,你要记住一句话,你爸爸的位置,我们家的未来,不会牺牲你的幸福和自由来得到。你爸还是有能力做到这一点的!”覃春明道。

    覃逸飞鼻头酸涩,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爸爸不会牺牲你的幸福,爸爸希望你得到的是你真正想要的,你娶的人是你真正想娶的,你做的事,是你真正想做的。”父亲说着,覃逸飞的双眼,被泪水充满着。

    “从小到大,爸爸都没有和你好谈过几次,没有好好关心过你的事,是爸爸的错,爸爸一直都忙着工作工作,对你和你姐,对咱们这个家--”父亲说着,心里也变得沉重了起来。

    “你和敏慧的事,既然你不想和她结婚,那就不结了。叶承秉和苏静都是通情达理的人,不会怎么不高兴的。而且,为人父母的心都一样,都是希望儿女们获得真正的幸福。你说,到了我们这个年纪,这个位置,还需要牺牲儿女的幸福来成全自己吗?我们,不需要了。如果你和敏慧是两情相悦,那就没有问题,可是,现在,唉,不成就不成了,说明你们两个也是没有缘分,算了吧!”父亲道。

    覃逸飞说不出话来。

    “可是,你和迦因的事,”父亲看着覃逸飞,“你不能不考虑漱清的感受,他是迦因的丈夫。爸爸知道你是真心对迦因好,可是,你要知道,她是个已婚女人,是两个孩子的母亲,是一个省长的妻子。她的事,她和你的事,会直接影响她在社会上的形象。别人不会用单纯的眼光去看待她,不会考虑你们的真实状况。这个社会,人们最喜欢的就是八卦,只要刺激新鲜就行,够离奇复杂就行,最好还有些阴谋论什么的,你是做媒体的,你知道这个道理。所以,在别人的眼里,你觉得你和她的关系,和漱清的关系会是什么样的?我们都想要不去计较别人的眼光,不去在意别人的看法来活着,可是,有几个人可以不在意的呢?我们时时刻刻都活在别人的眼光里,你根本逃不掉。既然是这样的现实,你觉得你们不会承担社会给你们的压力吗?漱清不用承担吗?”

    覃逸飞知道,其实在这件事之中,在自己对苏凡的这件事当中,霍漱清是压力最大的一个人。

    “爸爸不想因此说你做的不对,人嘛,感情的事根本不受控制,你们还都年轻,这也正常。可是,你得为迦因想想,为漱清想想,为他们想,也是为你自己想,你明白吗?”父亲道。

    覃逸飞点头。

    “好了,我们不说这个了,来,喝酒。”父亲道。

    说着,厨房里的人端着下酒菜来了。

    “这么慢?”领导道。

    “刚才在外面儿听着您在说话,就等了下。”厨房的阿姨微笑道。

    领导摆摆手,厨房阿姨就出去了。

    夜色里,父子两个人在书房对饮着。

    而医院里,霍漱清一直坐在病床边,看着床上睡着的妻子。

    “你这个丫头,怎么动不动就把自己弄的跟个破娃娃一样的?你这是想要我怎么办?”他说着,把她的手贴在自己的脸上。

    霍佳敏和丈夫来了医院,看着病床上的苏凡。

    “漱清,你别着急,这次没事的。”姐夫安慰道。

    “是啊,我看啊,是上次那件事,把迦因这辈子的难都给挡住了,她以后不会再有事儿了。”姐姐说道。

    霍漱清叹了口气。

    “你姐说的对,人这辈子要受的难都是一定的,一次多了,后面就没有了。”姐夫接着说。

    “你们两口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迷信了?”霍漱清苦笑道。

    姐姐姐夫对视一眼,姐姐道:“什么迷信?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霍漱清笑了,道:“你们要说上次,不如说这次,苏凡流产了,车祸流产了。”

    “流产?她--”姐姐和姐夫都惊呆了,姐姐说道。

    “没看出来啊,漱清,你这么厉害?四十多了,还这么勇猛威风--”姐夫故意调侃道。

    霍漱清只是长长地叹了口气。

    “没事,没事,孩子嘛,你们,你们都有念卿和嘉漱了,已经够了,不用再生了。再说了,你把迦因当个生孩子极其,你岳父岳母怎么会同意?”姐姐道。

    霍漱清不语。

    “哦,小飞呢?回去了?”姐夫问。

    话音刚落,姐姐就深深地看了丈夫一眼,做了个暗示,姐夫这才反应过来,忙说:“哦,漱清,你别担心,妈什么都不知道,这次她是什么都不知道,没人和她说。现在迦因这个样子了,妈就先别去你那边了。我和你姐明天想个说辞把她留住,你就好好照顾迦因,等迦因康复再说。”

    “这次对不住你们了,说好的--”霍漱清道。

    “什么对不住的?一家人,不用说这种话。”姐夫道。

    “是啊,现在最要紧的是迦因。”姐姐道。

    可是,夫妻两个看着霍漱清的样子,道:“漱清,是不是有什么事啊?迦因怎么好好儿的就这样了?到底怎么回事?你知道吗?”

    “小飞退婚了。”霍漱清说着,双手抹了下脸。

    退婚?

    夫妻两个对视一眼。

    怪不得--

    可是,为什么苏凡出事的时候,是逸飞送她到医院的?

    关于苏凡和覃逸飞的事,榕城官场高层圈子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因为苏凡是以苏雪初的名义嫁给霍漱清的。就算是有个别人知道苏凡其实就是曾元进的女儿,可是,覃逸飞和苏凡那几年的交往,多少人不知道?只要知道,怎么会没有看法?现在逸飞退婚,苏凡出车祸,还真是,有够乱的。

    霍佳敏深深叹了口气,问弟弟道:“你打算怎么办?你不会以为小飞退婚是迦因的主意吧?你可不能犯浑,知道吗?”

    “我知道不是她的主意,不是她的,她不是那样的人。”霍漱清道。

    “那你什么意思?”霍佳敏问。

    “逸飞退婚的事,肯定会波及到苏凡的身上。如果她不出车祸,没几个人知道她来榕城倒也罢了,现在这车祸到处都知道,正好还是在这个节骨眼上。”霍漱清道。

    “就算知道了又怎么样?”霍佳敏道。

    霍漱清看着姐姐。

    “漱清,你要搞清楚,迦因,是你的老婆,任何对她的怀疑,也就是对你怀疑。你要吃醋要干什么,你回家说去,现在,你要知道你该做什么--”姐姐严肃地说。

    “我吃什么醋?”霍漱清道。

    “吃醋也正常,没事。你姐啊,就是这么小题大做。”姐夫说道,见妻子盯着自己,姐夫忙说,“你姐姐也是关心你。可是,老婆,漱清会没有这点分寸吗?你见过漱清什么时候不注意分寸的?”

    霍佳敏不语。

    “漱清,姐夫理解你,是个男人遇上这事儿都不舒服,可是,你要知道,现在迦因醒来后,她是压力最大的一个人。哦,对了,她是不是知道小飞退婚的事?如果不知道还好,要是知道--”姐夫道。

    “我不知道她了解了多少。”霍漱清道。

    “我们都知道你会处理好这件事的,你姐啊,也就是瞎操心。你别往心里去,漱清。”姐夫道。

    霍漱清知道姐夫是安慰自己,可是,心里--

    “漱清,姐姐知道你做事有分寸,可是,你是个男人,遇上这种事的,情感上不一定能过的去,可是,你要明白,迦因,她是你的妻子,你选的人,一个人在榕城苦熬了三年等着你的人,如果她对小飞真有那方面的想法,你不在的那几年里,她早就和小飞在一起了。现在,这件事发生了,你很被动,我们都明白,可是,你要支持迦因,要帮着她把这道坎儿过去。要是她知道小飞退婚,她肯定会以为是自己的缘故,你不能再让她出事了,明白吗?”姐姐按着霍漱清的胳膊,道。

    “我知道,姐,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霍漱清叹道。

    “这次的事,和孙蔓同陈宇飞那件事不一样,你要搞清楚--”姐姐突然想起来过去的事,说道。

    孙蔓和陈宇飞?

    霍漱清的脑子里,猛地一亮。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