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574章 没什么对不起
    是啊,那个时候,孙蔓和陈宇飞的事情出了后,云城官场和江宁省也对他有各种议论,他也是心情很郁闷,那个时候,苏凡--

    “她是你的妻子,污蔑她的名声,就是污蔑你的名声,所以,这一次,你必须帮助她一起扛过去,这是为了你自己!”

    他记得她当时的话,记得她的表情!

    当时的她,明知借着那件事可以鼓动他离婚,可她鼓励他和孙蔓站在一起共同面对。

    苏凡--

    霍漱清沉默不语,姐姐姐夫哪里知道他在想什么?

    是啊,两件事不同,苏凡不是孙蔓,苏凡她,她很迷糊,可是,她知道什么事能做什么事不能做,她不是那种喜欢被男人围着、无节制地享受着男人的喜爱的人。她--

    “姐,我知道怎么办!”霍漱清道。

    他是相信苏凡的,如果他都怀疑她,这个世上,她还能指望谁相信自己?难道他真的要把她推到小飞那边去吗?

    不会,绝对不会,他绝对不会把她推到小飞那边去,绝对,不要!

    霍佳敏和丈夫待了一会儿就回家了,他们也知道霍漱清是不会回家的,苏凡只要不醒来,霍漱清就绝对不会离开,想想当初苏凡中枪住院的时候的情景就知道了。

    这一夜,霍漱清静静守着妻子,就像她当初住院的时候一样。

    往事重演,霍漱清的心,却是很难平静下来。

    医生说,苏凡可能会有脑震荡的情况,但愿只是脑震荡!

    霍漱清想着。

    时间,一分一秒在流逝着,等苏凡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天亮了。

    怎么回事?我,我在哪里?

    她想说话,可是声音在嗓子里就是发不出来,何止是声音,她的嘴巴都动不了。

    全身好疼,特别是头,她稍微一动,头就疼的不行。

    “醒了?”耳边,是那个熟悉的声音,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声音。

    她看着他。

    “没事,就是擦破了皮,休息两天就好了?哪里不舒服?医生很快就过来了。”霍漱清道。

    “我?怎么了?头好疼。”她说着,嘴巴不禁咧了下。

    “别动,千万别动。”霍漱清说着,医生已经进来了,赶紧给苏凡检查,霍漱清在一旁静静看着听着。

    “没什么大碍,霍省长,现在可以转到普通病房了。好好休养就好了,只不过因为病人以前有过严重的创伤,这次希望可以在医院里多住一些日子,让我们观察一段时间。”主治医生对霍漱清道。

    霍漱清点头,苏凡还没明白怎么回事,霍漱清拉住她的手,轻轻捏了下,苏凡就被推送到了楼上病房去了。

    “霍省长,您要不回家休息一下,这边已经安排了人来照顾夫人--”覃春明派来帮忙的人道。

    “没事,等我爱人情况稳定点再说吧!”霍漱清说完,就跟着苏凡的病床一起出去了。

    苏凡清醒的消息立刻就传了出去,很快的,榕城和华东省方面还有中央驻华东省的各个机构企业以及军队各方面都派人前来探望。

    霍漱清跟大家表达了谢意,却是什么礼物都没有收。没有办法,一早上就来了好多人,搞的霍漱清只能给覃春明报告,说能不能请覃春明武警或者警察过来在病房这边,他实在是挡不住人了。于是,覃春明早上过来的时候,就带了两名武警战士过来,守在苏凡的病房门口,并且下令说“除了医护人员,任何人不得接近苏凡”。

    “这么一来,肯定要得罪不少人了。”跟着覃春明一起来的齐建峰对霍漱清道。

    “唉,没办法,住个院都不让人清净。”霍漱清道。

    “迦因怎么样?”覃春明问霍漱清。

    “刚刚睡着了。”霍漱清说。

    “没什么大事就好。”覃春明叹道。

    看着覃春明,霍漱清就想起了覃逸飞,便问:“小飞呢?怎么样?”

    齐建峰听着有点尴尬,看了覃春明一眼,覃春明道:“我们准备去趟北京,和叶家说明一下退婚的事。”

    霍漱清没说话。

    “漱清,这次的事,不要怪迦因,逸飞那孩子--”覃春明说,可是能说什么呢?

    “覃叔叔,我知道该怎么办。没事的。”霍漱清道。

    覃春明只是叹了口气,这时,曾元进和罗文茵来了。

    “元进,文茵,你们来了?”覃春明起身,握手道。

    曾元进和罗文茵向覃春明问候,覃春明便说:“你们进去先看看吧!”

    霍漱清便陪着岳父岳母进了病房里间。

    罗文茵一看头上包着纱布的女儿,不禁靠在丈夫胸前哭了起来。

    曾元进轻轻拍着她的背,道:“没事没事,孩子没事的。”

    霍漱清便把医生的诊断结果和治疗方案告诉了岳父岳母,曾元进连连点头。

    “你看,我都和你说了,没事的!”曾元进安慰妻子道。

    “漱清,警察那边查的怎么样了?车祸怎么发生的?是不是有人故意?”罗文茵擦着眼泪,问。

    “没有,只是一起普通的交通事故。肇事司机当时精神状态很正常,没喝酒没吸毒,很正常。”霍漱清道。

    “那怎么会--”罗文茵道。

    “那个司机跟警察说,他只看见迦因过马路,他踩刹车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幸好当时车速慢,警察也测过他的车速,没有超速。”霍漱清道。

    市区里那一段限速是六十公里。

    “可是,她怎么会,怎么会突然就撞上去了?她,她怎么--”罗文茵道。

    霍漱清还没来得及回答,罗文茵就立刻掩面哭泣起来。

    “怎么了?文文,你怎么了?”曾元进忙问。

    曾元进扶着妻子坐在病床边的沙发上,罗文茵却只是哭泣,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霍漱清不知道岳母这是怎么了,在外面的覃春明和齐建峰都起身走了进来。

    罗文茵擦去眼泪,这才说:“昨晚,昨晚,我听说,逸飞和敏慧的事,就打电话问迦因怎么回事,我问她是不是和逸飞说什么了,要不然逸飞怎么好端端就退婚了。”说着,罗文茵看了眼覃春明。

    “你给她打电话了?”曾元进问。

    罗文茵点头,道:“我,我不知,我听着电话里不对劲,话一说完,迦因这边就断了,再打就一点声音都没了。”

    病房里,陷入了一片安静,在场的人,没有一个人不会知道苏凡为什么会发生车祸了。

    “都是我的错,是我--”罗文茵道。

    “你怎么可以这样做?”曾元进批评道。

    和曾元进结婚快三十年的时间里,曾元进从来都没有这样批评过罗文茵,也没有用过这样的口气和罗文茵说话,更别说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

    “元进,这只是意外--”覃春明忙劝道。

    “对不起,春明,漱清,你们出去一下,我和文茵,好好谈谈。”曾元进道。

    “元进,你别生气,这只是意外,不怪文茵--”覃春明却劝道。

    “是啊,爸,这是意外--”霍漱清也赶紧劝道。

    虽说清官难断家务事,不要管别人的家务事,可是曾元进这么生气,覃春明和霍漱清也不能看着这夫妻两个因为这个车祸吵架啊!谁都知道曾元进平时怎么宠着罗文茵怎么爱罗文茵的。

    “意外?什么是意外?迦因在路上走,她就不该和迦因说那件事,她明知道迦因知道事情会情绪失控的,她还说?”曾元进怒气冲冲,指着哭泣的妻子,其他人根本没法儿劝。

    “罗文茵,你是三岁孩子吗,啊?逸飞和敏慧的事,是他们的事,你怎么,怎么什么都要往自己女儿身上扯?你就不能让他们自己去处理吗?你跑出来掺和什么?哪里都不能少了你,是不是?”曾元进道。

    覃春明让霍漱清把曾元进拉出去,霍漱清和齐建峰两个人一边一个,拉着曾元进去了病房的外间。

    “文茵,这事儿--”覃春明坐在罗文茵身边,安慰道。

    “春明大哥,我,都是我的错,元进说的对,都是我的错,是我害了迦因,都是我--”罗文茵道。

    “元进他也是气糊涂了,这事儿,不是你的错,你别自责了。你看,迦因不是好好儿的吗?”覃春明劝道。

    “对不起,春明大哥,如果不是迦因,逸飞和敏慧也不会--”罗文茵道。

    “有什么对不起的?孩子们的事,让孩子们自己去解决,他们要在一起还是分开,我们做大人的怎么能管的了?你也是,不要再管迦因太多了。迦因是个很懂事的孩子,你那样说她,她会自责的。”覃春明道。

    “可是,她--”罗文茵道。

    “我知道逸飞他根本不爱敏慧,所以他现在这样,反倒是一件好事。你说,我们要是强迫他和敏慧结婚,你猜他将来会变成什么样子?他和敏慧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这么多年,他都没有办法爱上敏慧,你觉得他结婚以后会爱上吗?”说着,覃春明不禁有点不好意思地笑了,“我这个年纪说什么爱不爱的很可笑,可是,爱情是婚姻的基础,只有两个人真心相爱,才会有勇气和力量去面对和克服未来婚姻中的一切困难。我们这些做父母的,能照看他们多少年?将来有什么事,不是都得靠他们自己吗?要是他们两个人的心不在一起,还怎么在一起解决问题面对困难?谁都没有办法预见将来会发生什么,我们也不能给他们保证什么,唯一能做的就是交给他们如何解决困难的能力,这个能力,就是一个充满爱的婚姻,你说呢?”

    罗文茵望着覃春明说不出话来。

    “我真是不知道怎么说出这种话来,昨晚和逸飞谈的时候,都说不出这种肉麻的话。”覃春明说着,不禁笑了。

    罗文茵不语。

    “文茵,如果真是迦因和逸飞说了什么让逸飞有勇气去退婚,我反倒要谢谢迦因,她给了逸飞勇气去做这件事,而不是一直强迫自己做一件错误的事。”覃春明说着,看着罗文茵。

    罗文茵转过头看着病床上的女儿。

    “其实,人啊,经常都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是不是?有幸知道了,却不一定可以按照心意活着,毕竟,没有人是自由的。现在逸飞这么做了,我很高兴,他终于成长成了一个真正的男人,他知道自己要什么不要什么,想要而不得的,他会放弃,而他不愿要的,他也会放弃。能学会放弃,很不容易了,对不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