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575章 是他自己的决定
    “他现在,终于学会对自己的真心负责,终于知道什么才是爱了。”覃春明道。

    “春明大哥,你这么说,我真是,真是无地自容。”罗文茵道。

    “文茵,这件事,就交给孩子们自己去解决,如果他们解决不了,我们做父母的再出来善后,你觉得呢?”覃春明道。

    罗文茵点头。

    “那我先出去了,你陪陪迦因吧!”说完,覃春明就出去了,罗文茵起身,覃春明却让她随意。

    “哦,对了,那个,你徐大姐她--”覃春明刚要走,想起来妻子的事,赶紧和罗文茵说。

    “徐大姐怎么了?”罗文茵问。

    “她身体不太好,你也知道她为了逸飞的婚事忙前忙后,这突然就这样了,难免会有点,接受不了。”覃春明有点无奈地说,“所以她就不来医院看迦因了。”

    “徐大姐要不要紧?我去看看她?”罗文茵问。

    “没事没事,她只要在家里好好休息就行了。今天早上让她妹妹陪着去龙霞山疗养院住着去了,可能过阵子才回来。”说完,覃春明就走了出去。

    事实上,今天一大早,覃春明要来医院的时候让妻子一起来,毕竟苏凡对于他们都是非同一般的人,不光是霍漱清的妻子,还是曾元进的女儿。可是,徐梦华依旧对苏凡生气,依旧没办法接受这样的现实,不愿来医院。只不过,他们谁都知道苏凡车祸醒来,肯定有很多人要去探望,徐梦华不去,霍漱清是不会说什么的,可是曾元进和罗文茵那里不好看,徐梦华便自己联系了疗养院,打电话把自己在榕城的妹妹叫过来陪自己去疗养院住些日子,也免得尴尬。

    此时的罗文茵,就算是覃春明这么解释,她也猜得出徐梦华心里是很不高兴的。想想徐梦华为了这一场婚礼花了那么多的精力,结果婚礼突然黄了--

    只不过,谁都不会把真实的情况说出来。

    看着女儿在病床上眼睛都不睁开,罗文茵心里依旧自责的不行。

    虽然他们都说这是意外,可是,她很清楚,如果不是她,不是她当时那么责备女儿的话,这件事也不会发生。

    拉着女儿的手,罗文茵满心愧疚。

    “迦因,对不起,妈妈,对不起你,对不起!”

    可是,熟睡中的苏凡怎么听得见母亲的声音?

    她好像在做梦,梦里,她来到那个和逸飞见面的花园里,那是他们的花园。逸飞说,我们要在这里做香水基地,我们要一起做香水!她笑了,她真的好开心,逸飞总是能知道她心里想的,逸飞总是会帮着她,不会像霍漱清一样说“哦,那你想做就做吧”,逸飞总是会给她建议,然后切实帮忙。当然,也不是说霍漱清不好,霍漱清真的很好,和很多对妻子的梦想当头棒喝的丈夫比起来,霍漱清真的很好。

    可是,有时候,很多时候,她真的需要霍漱清可以切实的帮助她,需要霍漱清帮她做那些她根本做不了的。他不会那么做,是不是?他--

    丈夫,和合作伙伴,终究是不同的!丈夫,你没有办法让他帮你做一切,你没办法让他弥补你所欠缺的那些。而合作伙伴,那个人可以,你们两个人合作,分工合作,就可以做好一切。

    梦里,她甚至都看到了覃逸飞建的香水基地,看到了山谷里那么多的花,好多美丽的花,在太阳底下对她微笑,她也对那些花笑了,对覃逸飞笑了。眼前的花海,好像不停地向远处延伸,延伸到了特别特别远的地方,这就是通往她的梦想的道路。逸飞说,她也是有梦想的,她是真的有梦想的。可是,她一个人做起来是那么的艰难。

    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就像是眼前的花海一样。

    可是,猛然间,不知道从哪里来了一股怪风,吹着花瓣四处乱飞。覃逸飞抱住她,她却看见从一阵乱风里走过来的叶敏慧。

    “苏凡,你把逸飞还给我,苏凡,你这个害人精,你把逸飞还给我!”叶敏慧冲她喊着,朝着她扑了过来。

    “不,不要,我,我没有,我没有--”苏凡叫着,脑袋不停地摇着。

    “迦因?”罗文茵猛地按住苏凡手,苏凡睁开眼,左右两边是自己的父母,父亲旁边是霍漱清!

    “你们,你们--”她看着他们,道。

    “没事没事,爸爸妈妈都来看你了,陪你了。”罗文茵拉着女儿的手,含泪道。

    苏凡一脸茫然地看着父母和霍漱清,好像有点搞不清楚状况,又好像在寻找什么。

    “迦因?你要找什么?念卿和嘉漱吗?他们都在家里,两个孩子都好好儿的,没事,没事。”罗文茵道。

    “是啊,孩子们都没事,你好好养病,等你病好了,出院了,再回家见他们。”父亲道。

    “逸飞呢?”可是,苏凡问道。

    她这句话出来,在场的三个人全都惊呆了,霍漱清不知道说什么,曾元进夫妇真是,真是有点尴尬死了。

    “逸飞呢?”苏凡接着问。

    “你还见他干什么?你想要干什么,迦因?难道现在还不够乱吗?”罗文茵生气了,道。

    可是,苏凡有点不明白母亲为什么要这样,她看着霍漱清,道:“能让逸飞来一下吗?我有事和他说。”

    “曾迦因,你是不是疯了?”母亲怒道。

    霍漱清赶紧安慰岳母,让岳母别生气了。

    “漱清,这丫头一定是脑子坏了,脑子坏了,你,你别理她,你,你别听她胡说,她真是,真是疯了!”罗文茵对霍漱清道。

    “妈,别--”霍漱清道。

    虽然是在劝岳母别生气,可是,霍漱清自己也心里乱糟糟的,他不知道苏凡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为什么她就想着见逸飞?为什么--

    “漱清,先陪着你妈去外面坐坐,我和迦因聊会儿。”曾元进道。

    霍漱清看了苏凡一眼,便领着罗文茵走了出去。

    罗文茵真是气的不行,不知道说什么了,之前心里那么多的自责,此刻真的是一点都没有了。

    等妻子和女婿出去了,曾元进才微笑望着女儿。

    他知道现在霍漱清心里也是乱极了,他也是乱了,可是,他知道,女儿只要不是精神出了问题,是不会这样做的。一醒来想见的不是老公孩子,而是,逸飞,不会的,一定是有别的原因的。

    “迦因,你告诉爸爸,你还记得发生了什么事吗?”曾元进问。

    “我,”苏凡愣了下,看着父亲,却问,“爸,我想见见逸飞,不行吗?”

    “行,当然行,可是,你见了他,要和他说什么呢?”父亲问。

    “我不想他为了我--”苏凡道。

    “你觉得他和敏慧退婚是因为你?”父亲问,“他这么和你说的?”

    苏凡摇头。

    “昨天他什么都没有和我说,我没想到--”苏凡道。

    “那么,你想和他说什么呢?劝他不要和敏慧退婚?”父亲问。

    苏凡不知道说什么。

    “逸飞的决定,是他自己做的,和你,没有关系,即便是有关系,你现在,也什么都不能再做,你不能再见逸飞了,明白吗?你再见他,只会让事情越来越复杂,让所有人以为是你让他和敏慧去退婚的,包括,霍漱清!”父亲道。

    苏凡望着父亲。

    “孩子,你不能不考虑霍漱清的想法和立场,现在事情变成这样,最难的就是霍漱清,你明白吗?”父亲道。

    苏凡不语。

    “逸飞的事已经这样了,而且这是他自己的选择,我们谁都没有办法改变。你要面对的是你的家庭,你的丈夫和孩子,你要想清楚,你和霍漱清怎么过下去?”父亲看着她,道。

    苏凡沉默了。

    “霍漱清,他不会无限制忍耐你,忍耐你和逸飞这件事。”父亲道。

    “爸爸,这一切,都是我的错,是吗?”苏凡问。

    “感情的事,没有谁对谁错,对错只是你们处理问题的方法。”父亲道。

    苏凡的眼里,蒙上一层水雾,她苦笑了下,道:“我现在感觉,好像一切都是我的错,如果,如果没有我,可能就不会发生这些事,霍漱清也不会觉得为难,逸飞也会和敏慧好好儿的,都是,我的错,如果没有我--”

    “傻孩子,不要把所有的错都揽到你的身上。如果你觉得自己有错,那么就在这段住院的时间里好好反省一下,想清楚过去,想清楚未来,想想未来应该怎么做,你和霍漱清,你和逸飞,你们应该怎么相处,你给你自己的定位是什么,这一切,你都要想清楚。”父亲道。

    苏凡点头,却说:“我现在不知道该怎么和霍漱清说话了,我不知道和他说什么,我--”

    “认真去看待你的心,看清楚了,你就知道你该怎么做了。现在你和漱清之间肯定会有一些问题,如果不知道该说什么,那就什么都别说。至于逸飞,在你想清楚之前,还是不要再见他了,明白吗?”父亲看着她,道。

    苏凡点头。

    “把眼泪擦干了,我让霍漱清进来,我和你妈就先回家一趟。”父亲道。

    苏凡点头,擦着眼泪。

    “我还有事要忙,今天下午就走了,你妈那个样子,还是我把她也带走吧,免得她那个火爆脾气再说你什么。”父亲道。

    “那您忙您的事,不用管我了。”苏凡道。

    父亲深深地注视着她,道:“迦因,不管你做什么决定,都不要让自己后悔,知道吗?”

    此时的苏凡,因为车祸的原因还没有那么快的反应,她的脑子也不够她来反应,以至于她根本不知道此时的父亲其实已经预见到了未来,只是她现在还不知道那是怎样的未来。

    父母离开了,离开前,罗文茵进来对苏凡道:“好好养病,有什么事就给我打电话,知道吗?”

    苏凡点头。

    虽然刚才母亲那么凶,可是苏凡依旧没有办法责备母亲,错在她的身上,不是母亲的错。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