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581章 你一直都做的很好
    毕竟苏凡是和医生商量后出院的,又要坐飞机去京城,身边没有一个人照顾是绝对不行的,虽然她自己觉得可以,可是医院不放心,家里人--当然是霍漱清,还有邵芮雪--也不放心。于是,邵芮雪和江津打了个电话说了声,就陪着苏凡上了飞机。

    江津一听妻子说要去京城,赶紧来了医院,他也是没有办法发表什么意见的,只有送苏凡和邵芮雪上飞机。只是,在送苏凡上飞机后,江津给覃逸飞打了个电话,把苏凡要去京里的这件事告诉了覃逸飞。

    “她要来?她还在医院,怎么--”覃逸飞一听,惊讶道。

    江津也知道覃逸飞要去和叶家见面,可是他总不能说苏凡去京里是因为叶敏慧来闹过了吧!这不是添乱是什么?

    覃逸飞的家事,他管不了,他也只能把苏凡去京里这件事告诉覃逸飞,仅此而已,至于怎么处理,他是没办法过问的。

    “她,她那个脾气,你也知道别人是劝不住的!”江津只好说。

    是啊,连她老公霍省长都没辙,别人谁还有本事把苏凡劝回来?

    “这个雪初,怎么,怎么--”覃逸飞说不出来,他想说,她怎么就不知道爱惜自己的?

    “呃,那我就先回家了。”江津道。

    “她是哪趟班机?”覃逸飞问。

    江津其实是想和覃逸飞说这个事,最重要的就是这个接机的事,可是他又不好直接说,现在覃逸飞问了,那就顺水推舟了。

    从榕城飞过去也就两个小时的时间,覃逸飞挂了电话就穿上外衣冲出了房间。

    “你干嘛去?很晚了。”姐姐覃逸秋道。

    “有点事儿。”覃逸飞说完,就跑进了院子里,跳上车子开了出去。

    覃逸秋看着弟弟那着急的样子,也依旧没有把这和苏凡联系起来。

    当然,叶敏慧去闹苏凡的事,此时不光霍漱清知道了,曾元进夫妇也知道了,尽管不是霍漱清告诉他们的。自然,曾元进夫妇也知道了苏凡在飞机上的事情。

    罗文茵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完全不知道要说什么,靠在沙发上,一言不发。

    而曾元进,正在和霍漱清打电话。

    “漱清,我派人直接把她接到家里来,不会让她去见逸飞的。这件事,咱们必须要有个强硬的措施,不能再让迦因这样糊涂下去。”曾元进道。

    “爸,谢谢您这样关心我们,只是,我不想强迫她,如果她不想回来,就算是把她绑回来也没有用--”霍漱清道。

    “你怎么可以这么消极?这件事,你不用管了,我和你妈来处理。”曾元进说完,就挂了电话。

    “处理?你怎么处理?她要去见逸飞的话,你怎么能拦得住她?”罗文茵道。

    “现在怎么能让她和逸飞见面?就逸飞现在这样子,搞不好他们立马就能私奔了!”曾元进道。

    罗文茵叹气摇头,道:“我真是,真是搞不懂这个迦因,脑子里在想什么啊?她,她的脑子是不是真的坏了,她怎么就--我不知怎么办了,你说,我们怎么和漱清说,我们怎么和孩子说?”

    “这件事可能还有什么是我们不知道的,等迦因回来,我们好好问清楚,看她到底想干什么。”曾元进道。

    事实上,曾元进不是早就预见到事情会变得很复杂吗?可是,他也没有想到会变成这个样子,没有想到覃逸飞居然会辞职,会--

    先是退婚,接着辞职,这个逸飞,到底要干什么?

    就在覃逸飞赶往机场的时候,却不知道曾元进已经让警卫团带人去了机场,只要苏凡下飞机,就直接把她带回家,绝对不让她和覃逸飞见面。

    事情,真是越来越乱了。

    即便是精明如曾元进和罗文茵,高瞻远瞩如霍漱清,都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个地步。

    霍漱清静静坐在书房里,手里拿着打火机不停地打着,咔哧咔哧,打火机里的火一明一灭,在空气里飘动着,像极了他此时的心。

    他不是不明白她飞去京城见逸飞的心情和初衷,可是,他现在,真的开始害怕了,她会不会离开他?一直以来的自信,在这个时刻突然崩塌。

    她说她不知道她是谁,她想要寻找自己,她没有自信,可是,苏凡,我也没有自信啊!我,没有自信,我已经完全没有自信是不是你还爱着我,我,不知道了,苏凡!

    他的心,越来越焦虑,他已经不能在这里坐下去,他想要去见她,想要去京城见她,可是,他见了她能干什么?把她从逸飞的手里抢回来吗?他已经夺走了一次让她选择的机会,也正是那一次,让事情变成现在这样的不可收拾,他现在是自食其果。

    可是,他该接受这样的现实吗?难道这就是他一直想要追求的爱情吗?这就是他想要的家庭吗?

    黑暗中,他的心,一点点裂开了。

    手机,响了起来,他没有看,只是接了。

    “哪位?”他问。

    他的声音听起来很是疲惫,江采囡的心里,陡然一痛。

    “霍省长,是我,江采囡!”

    “哦,江记者,有事吗?”他问。

    “霍省长,我是想问一下,明天的专访,还照旧吗?”江采囡问。

    “专访?”他愣了下,“哦,是,专访。”

    他这才想起来,下周一要和总理一起出访拉美五国,出访前会有一个官方媒体的专访,这次洛城和巴西东北部巴伊亚州的首府萨尔瓦多签订友好城市的协议,这也是专访的一个重要内容,友好城市的签订,标志着洛城将和巴西这座海滨城市在城市间合作上面更加深入。虽然这是政府方面的考虑,老百姓并不一定可以感觉到什么,可是也是一件大事。

    “霍省长,您,是不是身体不舒服?”江采囡问道。

    事实上,江采囡已经知道了苏凡和覃逸飞这件事,甚至连其中的种种内情都知晓了。

    “没有,哦,江记者,你,你的身体没事了吗?现在可以上班了?”霍漱清这才想起来江采囡流产那件事,问。

    “我没事了,谢谢霍省长关心。”江采囡微笑道,端着酒杯晃动了下。

    “那就好,还是尽量多休息几天,工作不在一时。”霍漱清道。

    他现在真是身心俱疲,说出来的话,也透着深深的疲倦。

    “谢谢,我知道怎么做。”江采囡道。

    是啊,很多人都知道怎么做,可是苏凡不知道,他,也不知道。

    那么,他们两个人,是不是真的很失败呢?

    “那就晚安,明天见!”霍漱清说完,就要挂电话了。

    “霍省长--”江采囡却猛地叫了他一声。

    “什么?”他问。

    “您想不想去酒吧呢?”江采囡问,“我知道一个地方比较隐秘,也--”

    “不了,江记者,谢谢,我很累了,要休息了,改天再约你喝酒!”霍漱清说完,就挂了电话。

    挂了电话,他突然苦笑了。

    只要他想,随时都有女人陪他,他想要什么样的就有什么样的,比如像江采囡这样才情丰厚的女子,他明明有很多机会,可是,他怎么就想都不想拒绝了?他怎么想都不想就和别的女人保持了距离?

    还是,因为爱她啊!

    那个傻丫头,怎么就是,就是--

    虽然,在整个事件里,逸飞做了很多错事,可是,不可否认,逸飞有句话是正确的。他,的确没有把苏凡当做一个独立的人来看待,他一直把她当做他身边的小宠物,他喜欢在疲倦的时候抱着她,看着她在眼前微笑,听着她那软软糯糯的话语,让他心神荡漾,让他身心放松。可是,那是因为他爱她啊!因为这个世上,他只有在她的面前才会这样放松,才会让他忘记工作的压力和困苦,只有她!

    难道,这不是因为他爱她吗?不是他爱她吗?

    爱这个词,真的是世间最难解释的一个概念,没有一个标准的定义,没有标准的形式,可是,他知道他爱的是她,是苏凡,没有第二,只有她!

    黑夜的另一端,思念的另一端,苏凡坐在飞机上,望着那茫茫的夜色,脑子里始终回荡着的是霍漱清那一天的话语,那一天的神情。

    你的快乐,就是我们一家的快乐!

    霍漱清,对不起,对不起,我已经,已经错了太多了,我,我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把一切修正到本来的位置,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

    泪水,从她的眼角流了下去。

    坐在一旁的邵芮雪,一颗心才是一直悬在胸中,根本不能平静。

    小凡啊小凡,你知不知道这一步踏出去,想收回来就没那么容易了啊!要是霍叔叔不能原谅你怎么办?要是你们不能再回去了,怎么办?小凡啊小凡!

    “哎,小凡,你看,这是我们的念清--”突然间,邵芮雪叫了苏凡一声。

    苏凡擦去眼角的泪,看着邵芮雪,看着邵芮雪手上的杂志。

    “你看啊,小凡,这是,这是,半年前的,你看--”邵芮雪指着那篇文章,苏凡接过来看了。

    那篇文章是一个女人的经历,她说了自己失败的婚姻,也说了念清,甚至还提了念清让她有了勇气去追求新的婚姻,后来她终于找到了一个真心爱她的人。她在文章里最后感谢了念清的设计师,重复了念清的理念“让每个女孩成为心里最爱的那个男人最美的新娘”!

    “小凡,你看,我都不知道还有这样的事啊!”邵芮雪道。

    苏凡的眼睛模糊了。

    “小凡,你一直都做的很好,哪怕我们只有念清,只有婚纱,其他什么都没有,不用做什么礼服,什么香水,什么时尚王国,都没关系,你有念清,我们还有念清!”邵芮雪道。

    苏凡的嘴唇颤抖着,她望着邵芮雪,邵芮雪也是热泪满眶。

    是啊,还有念清,她可以什么都没有,可她还有念清,她怎么就忘了?

    什么事都不用做,只要做好念清就好了,就这样,就好了!

    “雪儿,谢谢你,雪儿,谢谢你!”苏凡流泪道。

    邵芮雪笑了,含泪望着好友。

    她怎么会忘了她的初衷,怎么会忘了她最初的梦想?

    苏凡,不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