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583章 静观其变
    覃逸飞拥着她,却被她推开,他却还是拥住她。

    一次又一次,直到她没了力气。

    在覃逸飞三十多年的生命里,第一次将他爱的人紧紧拥入怀里,没有松开,第一次,他没有顾忌,或许,也是最后一次距离她这么近吧!

    此时,她只是他爱的人,是他愿意牺牲一切去爱的人,不是他亲爱哥哥的妻子,只是他爱的人。

    雪初,如果,时间可以永远停止在这一刻该有多好,如果可以就这样让我死去,我也愿意。

    暖阁里的那两对父母,都沉默不语,罗文茵不停地擦着眼泪,徐梦华也是,两个女人紧紧拉着彼此的手。

    曾元进和覃春明深深叹了口气。

    苏凡擦去眼泪,轻轻推开他,覃逸飞便松开了她,可是双手依旧抓着她的胳膊。

    “逸飞,谢谢你这么多年为我做的一切--”她说。

    “不要这么说,雪初,我不想听你跟我说什么谢谢--”覃逸飞打断她的话。

    “不,我要说,你也必须要听,逸飞!”苏凡道,覃逸飞静静注视着她。

    “你为我做了那么多,你那么爱我,说真的,我,我特别,特别感动,我也,我也特别感谢你。可能,我这个人很自私,”说着,她笑了下,“不是可能,是真的,我这个人是非常自私。那几年在榕城,你那么帮我,那么照顾念卿,我,我并不是不知道你的心意,可是,我没有办法,没有办法回应你,我的心里是霍漱清,我,我不能在爱着他的时候,带着他的女儿嫁给你--”

    听到她说“嫁给你”,覃逸飞手不禁微微用了下力。

    是啊,她是可能会嫁给他的,她,不是,没有想过。

    苏凡咽了口唾沫,望着他。

    “逸飞,我不能那么做,我,不允许那么做。霍漱清说,是因为他当初没有给我选择的机会,才造成了今天这样的局面,才让我们大家的关系、让我们大家变得这么糟,其实,不是的,不是他没有给我机会,而是,”她顿了下,低头,片刻后又抬头,注视着他,“逸飞,不管在什么时候,我选的人我想嫁的人,只有霍漱清一个人,我,只会嫁给他,只要他愿意,我只想嫁给他一个人,一辈子和他在一起,如果,如果,我们,还有机会的话,如果,他还愿意给我这个机会的话,我只想一辈子和他在一起!”

    覃逸飞的嘴唇颤抖着,可是,片刻之后,他微微笑了,道:“我知道你会这么做,我知道,可是,今天,听到你这么说,雪初,我很开心,真的,哪怕,哪怕我们未来什么都没有,我也很开心,至少证明这么多年,我不是一个人在,在单相思,你的心里,也曾经有过我,你也--真的,我,很开心,我,很开心。”

    徐梦华闭上眼睛,泪水从眼里不停地涌出。

    “可是,逸飞,我,不想再见你,你,也不要再为我做任何事,我,不想要你为我做什么!”苏凡道。

    覃逸飞不语。

    四位长辈在里面面面相觑。

    “就让我们,一切,到此为止,好吗?过去的事,不管是谁对谁错,我们,到此为止好吗?如果我们继续下去,如果你继续这样对我,我们继续见面,继续联系,只会让我们身边更多的人受伤,让更多的人尴尬,好吗,逸飞?”苏凡抓着他的衣襟,抬头望着他。

    覃逸飞,沉默了。

    “其实,我想,想为你最后再做一件事,实现你的梦想,然后,然后我就可以离开这里,我才可以放下你。至于退婚和辞职,”覃逸飞顿了下,注视着她,“我不想欺骗敏慧,也不想欺骗自己的心,我不想在做了她的丈夫的时候还想着你,还为你做事,那样的话,我没有办法原谅那样的自己,那样自私的自己。”

    “你没有和她说吗?”苏凡问。

    “在你那天和我谈香水那件事的时候,我就想好了,我就这么想了,我当时就想,覃逸飞,你可以了,现在是你最后的机会,只要这么做了,你就,以后不会再爱着她,不会再深陷这样无望的爱里无法自拔。于是,我就和敏慧说了退婚,可是,她不会听我说为什么,当然,我也没有办法和她这样说,这样说了,只会让她更恨你。”覃逸飞道,“当然,现在好像我没有那么做,她还是,还是一样恨你。对不起,雪初!”

    苏凡摇头。

    “辞职的事,那天我和四哥也说了,就是咱们见面之后,我当时做了决定,我只想全心全意为你做那一件事,其他的,我不想再去过问,只想做一件事--”覃逸飞接着说。

    “你,你怎么,这么,傻啊?”苏凡落泪道。

    他是这么爱她,这么为她考虑,这样的情--

    “只要是为了你,我做什么都是值得的!”他微微笑了,安慰道。

    “我,该怎么还--”苏凡摇头道。

    “傻瓜,你还什么?”覃逸飞说着,双手擦着她的泪,“我爱你,是我的事,你不要有什么负担,而且,”顿了下,他捧着她的脸,苏凡睁着雾蒙蒙的眼睛望着他。

    “如果有来生,雪初,你能等着我吗?”他说。

    苏凡闭上眼,嘴唇颤抖着,却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暖阁里,四位父母沉默不语,从侧门走了出去。

    院子里,冬天夜晚的月亮是那么的明亮。

    可是,四位父母谁都说不出一个字,谁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事情到了这一步,也许,已经有了结果了吧!

    “但愿漱清和迦因可以重归于好吧!”覃春明首先开口道。

    “孩子们的事啊,还真是够让人头疼的!”曾元进叹道。

    “徐大姐,逸飞这孩子,真是,个,好孩子,我们都很喜欢。”罗文茵道,徐梦华叹息着摇头。

    “对不起,徐大姐,如果不是迦因的话,逸飞也不会,不会这样,对不起!”罗文茵道。

    徐梦华摇头,道:“不是迦因的错,感情的事,谁能说的清呢?”

    “现在就希望漱清可以过了这道坎儿,要不然,迦因也--”覃春明道。

    “该怎么处理,我们也只能静观其变了。漱清做事有分寸,而且,”曾元进顿了下,道,“他会处理好的,他是爱迦因的,迦因也爱他,这就足够了,哪怕现在一时之间他们没办法好好面对彼此,可是,时间长了,他们会发现彼此的心。”

    覃春明点头,不禁笑了下,道:“咱们四个在这里为了孩子们的事烦心,还真是,从来没想到的事。”

    “为人父母,什么都是难免的!”曾元进笑道。

    “明天你们去叶家,要不要我也过去和他们解释一下?”罗文茵问徐梦华道。

    “不用了,我们能解释得了。叶部长和苏老师都是讲道理的人,不会,”徐梦华说着,不禁笑了下,“有点难堪,可是,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罗文茵点点头。

    “对了,文茵,我,要向你道歉,迦因的事,我,我对迦因,有点看法--”徐梦华道。

    罗文茵挽着徐梦华的手摇头,道:“我理解的,我理解,那孩子,有时候真是做事不过脑子,我也总是被她气的半死。而且,要说道歉的话,我应该和迦因道歉,这次的事,都是我的错。”

    “跟自己的孩子,还道什么歉?”徐梦华拍拍罗文茵的手,笑了下,“拿出点当妈的威风出来。”

    罗文茵笑了。

    “那我们就先回家了,你们也早点休息吧!”走到前院,覃春明对曾元进道。

    “你们路上小心。”曾元进道。

    “嗯!”覃春明和曾元进握了下手。

    主人夫妇就送着覃春明夫妻上了车,等他们的车子离开,依旧站在院子里。

    “你说,如果真的有下辈子,迦因,她是想和漱清在一起,还是和逸飞呢?”罗文茵问丈夫道。

    “这个,我不知道,你呢?”曾元进挽起妻子的手,问。

    月光下,罗文茵看着丈夫的脸庞,虽然比她初见时苍老了,可是,依旧那样的,迷人。

    “如果有下辈子,我想早点遇见你!”罗文茵道。

    而这时,覃逸飞走了出来。

    “曾伯伯,文姨?”覃逸飞问候道。

    “哦,逸飞啊?要走了?”曾元进倒是很平静,含笑问道。

    覃逸飞微微愣了下,没想到曾元进会这样客气,却马上说:“嗯,时间不早了,不打扰您和文姨休息了。”

    “改天有空了就来家里玩!”罗文茵微笑道,“以后也别老在榕城窝着,换个地方,来京里待待。”

    “嗯,我知道了,谢谢文姨!”覃逸飞道。

    和曾元进夫妇道了晚安,曾元进让警卫把覃逸飞送回去了。

    自从覃春明入阁,组织给他在曾元进附近这片“官邸”区安排了一个住宅,以便覃春明来京参与处理国是。可是,覃春明毕竟是华东省的领导,长期居住的还是在华东省,京城的官邸便只有覃逸秋和罗正刚夫妻还有外孙女娇娇在住。从曾家走路过去也就十来分钟的路程,曾元进还是派人送了覃逸飞回去。

    看着覃逸飞离开,曾元进和罗文茵走回了客厅,苏凡还坐在那里。

    罗文茵走过去,坐在女儿身边,一言不发,拥住了苏凡。

    “先不着急回去,在家里养好伤,正好这几天念卿也事情有点多,她们学校艺术团要去美国出访,孩子整天忙着排练,你陪陪她,给她准备一些要带去的东西。”罗文茵对苏凡道。

    苏凡点头。

    曾元进端了杯水放到女儿的手里,望着女儿那哭红的双眼。

    “不管事情怎么样,总会有个处理的办法,不要着急,先养好身体再说。”曾元进道,苏凡不语。

    “周末漱清要来--”父亲又说,苏凡抬头盯着父亲。

    “一个高级学习班,他要过来学习几天。”父亲道,苏凡又低头。

    一家三口都没说话。

    “迦因啊!有些话,爸爸以前没和你说,现在要是再不说,就怕以后,不一定有机会了。”曾元进打破了这片沉默,苏凡望着父亲。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