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586章 没有办法原谅自己
    “你,怎么可以这么傻?你怎么就--”曾泉真是要气疯了,从来没有对她这么生气!

    苏凡看着他在地上走来走去,不知该和他说什么。

    “不对,你为什么要这么想?是因为覃逸飞退婚,别人和你说什么了?是敏慧找你去闹了?”曾泉猛地盯着她,问。

    叶敏慧的确是找她闹了,可是,她不想让曾泉因为这件事找叶敏慧的麻烦,她知道曾泉对她好,曾泉会去找叶敏慧的。事情已经这样了,就没必要再惹什么麻烦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和这个没关系,你别瞎想了,真的。”苏凡道。

    “那就是,就是,霍漱清?你去找覃逸飞,出了车祸,霍漱清只是看了你一眼就去了洛城,是不是?他是因为这件事和你发火了,是不是?”曾泉问道。

    “没有,没有,都说了你别瞎想了。”苏凡劝道。

    “如果不是霍漱清,谁还能让你连求生的欲望都没有了?你说,还能有谁?”曾泉盯着她,追问道。

    除了霍漱清,没有别人,这个世上,没有别人!

    苏凡知道曾泉说的是真的,可是,她,低下头。

    “真是,看错他了,居然--”曾泉怒道。

    “和他没有关系的,你不要怪他,都是因为我,因为我做了错事,我不该去见逸飞,我--”苏凡见曾泉气的又在地上走来走去,赶紧拉住他的胳膊,道。

    “你去见覃逸飞之前,是不是和霍漱清说过?”曾泉问。

    苏凡点头。

    “他明知道你见了覃逸飞,覃逸飞就会退婚,可他还是让你去了,这个,霍漱清,真是--”曾泉真是气的不行了。

    苏凡盯着曾泉,猛地怔住了。

    霍漱清,他早就,知道会有这样的结果吗?他早就知道逸飞会退婚吗?他早就,知道--

    苏凡的身体,猛地一震。

    曾泉看她这样的反应,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说了不该说的话。

    苏凡,不知道这些,是吗?她根本什么都不知道,一切就发生了,让所有人都觉得她才是一切错误的根源,让她来承担如今的这些混乱。

    “究竟,发生了什么,能告诉我吗?”曾泉轻轻揽着她的肩,搀着她坐在中式沙发上,柔声问道。

    苏凡木然地看着他。

    她的一切,一切信任,一切美好的幻想,都在这一刻崩塌了。

    原来,霍漱清是知道这些的,霍漱清什么都能预见到,可是他没有阻止她--这件事,她不能怪他,他可能也是希望她和逸飞能解释清楚,能把这件事了结了,然后大家好好过日子--可是,现在成了这样子,他竟然,竟然不接她的电话,他,在想什么?难道真是像父亲说的,霍漱清要和她了断这段感情吗?还是说,他真的早就,其实早就放弃了她,因为她和逸飞这些事,他不能原谅她,就从心底放弃了她,就像当初他放弃孙蔓一样,哪怕是孙蔓和别人传出绯闻,他都无所谓。他也同样放弃了她,不是吗?

    “苏凡?迦因?迦因?”曾泉轻轻摇着她的肩,叫着她的名字。

    苏凡望着他。

    “我,我们,没,没什么事,什么,事都,都没有。”她说着,可是心上像是一把刀在割着,心,痛极了。

    “对不起,迦因,我刚才,刚才,说话,说话没有分寸,我气糊涂了,我--”曾泉赶紧解释,他不想苏凡因为他的话而产生什么想法,他不知道霍漱清在想什么,他也不敢相信霍漱清会真的让苏凡一个人来承担这一切。当然,最重要的是,他知道苏凡爱霍漱清,他知道霍漱清对苏凡来说有多重要,他不能让苏凡伤心,不能让苏凡失望。

    苏凡摇头,苦笑了下,长长地叹了口气。

    “你没说错,其实,呃,好像,就是我的错,如果没有我的话,就不会有这些事,就--”苏凡道。

    “闭嘴!”曾泉真是要气死了,如果不是舍不得她,真想扇她一个耳光。

    苏凡看着他。

    “你要是再说这种话,再有这种念头,我头一个不放过霍漱清,我,绝对不会放过他!你给我记好了,迦因,你要是随便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我就让他姓霍的这辈子身败名裂,我让他永世不得翻身!你给我记住了!如果,我的妹妹,我曾泉的妹妹,我们,曾家的女儿,因为他轻生,我曾泉,哪怕是拼了这他妈的什么破官不做,拼了这命不要,我也会让他陪葬!所以,迦因,你给我记住了,你要是想让霍漱清给你陪葬,你大可以随时跳到马路上去,你,给我记清楚!”曾泉抓着她的双肩,道,那么用力,那么,激动。

    她从未见过他这样失控,这样的,情绪失控。

    是的,他从来都不会这样,他,从来都没有这样,他从来都没有为任何人失控,唯独,为了她!

    他的声音,在这个房间里很快就消失了,只有他的喘息声在苏凡的耳边。

    “你,何必,你又何必,这样?”她低声道。

    “何必?”他反问道。

    “是我配不上他,我一无是处,我只会闯祸,只会给他添麻烦,我什么都不能为他做,我,我在他身边,我什么都不是,我不知道自己是谁,我,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怎么面对自己,面对孩子,我,我,我不知道怎么办,我--”她说着,捂着脸哭了起来。

    曾泉轻轻掰开她的手,注视着她。

    “迦因,你要记住,不是你配不上他,是他,霍漱清配不上你,你要记住!”曾泉的火气,似乎已经没有了,他压低声音,认真地说。

    “为--”她问。

    “你是我们曾家的女儿,你是曾元进的女儿,你父亲,掌管着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上几乎每个官员,将近八千八百万党员的升迁,掌管着他们的福祉。我当年和你说过,就算是你带着个孩子,就算没有覃逸飞霍漱清,想要娶你的男人,从咱们家门口能排到天津。你想要什么样的丈夫,你都可以找到。”说着,曾泉,顿了下,“所以说,他霍漱清能娶到你,是他该感谢他家祖宗保佑,你,没有配不起他,明白吗?”

    苏凡苦笑了,道:“说到底,如果我不是曾元进的女儿,我就什么都没有,说到底--”

    “好,你觉得你配得上他只是因为你是曾元进的女儿,是吗?”曾泉打断她的话,问。

    “难道,不是吗?”她说,“在所有人眼里,我配得上他,就是因为我是曾元进的女儿,就是因为我有一个那样的爸爸--”

    “你,真的,就这样看待自己吗?”曾泉问。

    苏凡不语。

    “如果你觉得自己这样一无是处,要靠父亲和家族来提高自己的地位,来保证自己的幸福,来加强存在感,来寻找一个让别人爱你的理由,那么,我想问你,覃逸飞,他是傻了吗?你当初带着个孩子在榕城,无处可去,他依旧爱你帮你,爱了你那么多年,他是傻了吗?他是因为知道你是曾元进的女儿才爱你?才为了你和敏慧退婚?如果,他是那种人,那种趋炎附势的人,他当初为什么要喜欢你,现在又为什么和敏慧退婚?”曾泉道。

    “你别说逸飞了,好吗?我和他,我和他已经不会再见面了,再也,不会!”苏凡道。

    曾泉愣了下,道:“好,那我们不说他,我们说霍漱清。”

    苏凡微微张嘴,不说话。

    “霍漱清当初,没有因为你是花农的女儿而嫌弃你,因为爱你而和前妻离婚,哪怕他父亲因为他的草率决定而去世,他还是选择了离婚,选择了和你在一起,那个时候,他知道你是曾元进的女儿吗?”曾泉道。

    苏凡不语。

    “迦因,你,不能这样否认自己的价值,不能看不到你自己有值得别人喜欢和爱的地方,哪怕你不是曾元进的女儿,你一样值得别人爱--”曾泉道。

    “我没觉得,我只觉得我,一无是处。”苏凡道。

    本来,曾泉想说,我当初就喜欢你,可是,现在事情到了这样的地步,要是他再说这样的话,只会让事情更加复杂。

    “那你觉得你怎么做,才不是一无是处?”曾泉问。

    “我,我,不知道。”苏凡道,“这次我去榕城找逸飞,和他说起来香水什么的事,逸飞就说他和我一起在榕城,或者其他什么地方找一个合适的地方来种花,然后做香水。当时,我很开心,我觉得我们可以一起做事,可以实现梦想,可以,可是找到我的价值,可以--可是,没想到,逸飞退婚辞职,他,”说着,苏凡顿了下,望着曾泉,“昨晚他和我说,他要为我做最后一件事,他要帮我实现梦想,最后一次。”

    曾泉愣住了,道:“他,这么和你说的?”

    苏凡点头,长长地呼出一口气,道:“他说他想做最后一件事,然后,他就可以放下对我的感情,他就可以重新开启他的生活。”

    “那么,你--”曾泉问。

    “我,不会再见他了,我和他说,我不需要他为我做什么,我,不想他再为了我而被别人说,不想让他陷在过去的感情里走不出来,他,需要新的生活,我不能再让他的生命停滞不前。”苏凡道。

    曾泉沉默不语,良久之后,他才说:“就算是你拒绝了他,霍漱清也不见得会--”

    “他不会原谅我的!”苏凡说着,苦笑了下,“我也没有办法原谅自己。”

    “迦因--”曾泉叫了声。

    苏凡摇头,道:“我以为我找到了自己的方向,我以为我找到了自己的位置,我以为我可以改变现状,让自己,自己可以心安理得的接受他的爱,可是,经过这几天,我才知道一切都是我的一厢情愿的想法,霍漱清根本不会在意我想做什么,他--”

    “那你怎么办?难道你以为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就一切都可以结束吗?”曾泉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