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588章 吵架关键要气势
    “嗯,我知道了。”霍漱清道,顿了下,他又说,“谢谢你!”

    “她是我妹妹,你知道的!”曾泉道。

    妹妹--

    霍漱清不禁苦笑了。

    一个小飞,爱了苏凡那么多年,现在出了事。曾泉又在这里说妹妹,真的,是妹妹吗?

    苏凡啊苏凡,你这些年都干了什么啊?

    “嗯,我知道了。那先这样!”霍漱清道。

    “嗯,再见!”说完,曾泉就挂了电话。

    霍漱清听着听筒里的鸣音,不禁闭上了眼睛。

    苏凡苏凡,你这丫头,你--

    这一刻,霍漱清才知道,爱与恨之间,其实距离很近,好像爱一转身就是恨,而恨一转身,就是爱!

    可是,他又该怎么做?

    他的苏凡--

    此时的霍漱清,并不知道苏凡的状况有多么严重,他想给苏凡打电话,可是,电话打过去和她说什么?

    今天他没有接她的电话,是因为不知道和她说什么。而现在,他依旧不知道。

    他害怕她做了选择,害怕她要和他离婚,害怕,她离开。

    苏凡依旧在医院,等她醒来的时候,身边依旧是曾泉。

    “你怎么还在这里?工作怎么办?”她问。

    “我已经把事情交给别人去做了。”曾泉道,“现在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苏凡摇头,问:“我,怎么了?是不是我的脑子出了问题?”

    “没有,你只是车祸后遗症,要不我找医生来和你说,医生的话,你肯定相信。”说着,曾泉就按下了呼叫铃。

    苏凡看着医生护士们进来。

    “刘主任?”她叫了声。

    这位刘主任是苏凡上次中枪住院后参与治疗的一位医生,是她当初那位主治医生的老师,同样也是医院的权威人士。

    “现在感觉怎么样?”刘主任问,态度和蔼。

    “头还是有点疼。”苏凡道,“刘主任,我是不是脑子有什么问题?”

    “没有,你现在这是车祸后遗症,脑震荡造成的。因为你一直没有好好休息,情绪上受了比较大的刺激,才会延迟了你的康复。”刘主任道,“我和曾市长谈了,建议你去北戴河疗养一阵,曾市长明天陪你过去,我已经在那边给你安排好了治疗组,等过几天我再过去那边给你治疗,要是有什么问题,你随时可以给我打电话。”

    疗养?

    苏凡看着曾泉。

    “这边人太多,事也多,去那边休息一阵,你也会恢复的快一点。”曾泉柔声道。

    苏凡点点头。

    “不过,我要批评你一句。”刘主任道。

    苏凡愣住了,批评?

    曾泉立马满脑袋黑线,刘主任在医界地位尊崇,很多现任和前任的领导人都是他的病人,因此他经常只要一说批评就会没有一个时间节制。曾泉是见过方希悠爷爷被刘主任批评的,那位老人家不管走到哪里都是人人敬仰的人物,在刘主任这样的医生面前,也是听起批评来一声都不反驳的。医生都是为了病人的健康,谁都知道这一点。

    可是苏凡是不知道这些的,她愣愣地看着刘主任。

    “不说你之前那么重的枪伤,就说你刚刚发生了车祸,又流产了,你怎么可以不好好在医院休息,到处乱跑?你是不是一点都不在乎自己的健康?”刘主任严厉地说。

    苏凡低头不语。

    刘主任看着她的样子,想起曾泉说的那些,不禁心里也有些难受。

    让其他的医护人员都出去,刘主任才对苏凡道:“你还这么年轻,要好好保重自己才对。你们这些年轻人啊,有这么年轻的生命,有无限光明的未来,怎么可以这样不负责任地对待自己呢?等你们到了我们这个年纪,看着每天的夕阳,你都会不自觉地感叹自己的生命就像那一点点消逝的阳光一样。”

    曾泉听到刘主任说这话,都不禁愣住了。

    “上次你从死亡线上回来,应该更珍视自己才对,是不是?”刘主任道。

    苏凡苦笑了。

    “我曾经有个病人,她和你一样,是个很年轻的妈妈,可是她得了很重的病,在当时那个时候,哪怕是现在,都没有办法根治。她自己也知道自己的情况,于是,有一天,她找到我,跟我说,她其实根本不怕死,她只是怕以后再也见不到她的儿子。”刘主任道。

    苏凡和曾泉都望着刘主任。

    “那个病人,真是非常坚强,那个时候的治疗很痛苦,可是每天她都在努力坚持,每次她的儿子来医院看她的时候,她都是努力对儿子微笑,好像是要把所有的一切都记住一样。”刘主任说着,不禁叹了口气。

    曾泉听到刘主任这么说,不禁别过脸,望向窗外。

    苏凡看着他。

    “直到现在,我都记得她当时的笑容,我很少在病人的脸上看到那样灿烂的微笑。”说着,刘主任也不禁叹了口气,笑了,“她啊,每次听说儿子要来,就会给自己化妆,后来身体虚弱到没办法自己动手,就让护士帮忙给她化。她和我说,要让儿子记住妈妈最美的样子,她不想让儿子看到她惨白的脸,不想让儿子伤心。”

    曾泉闭上眼,泪水在眼里打转。

    刘主任看了曾泉一眼,对苏凡道:“人只能活一次,好好珍惜上天给你的这个机会,好好爱自己,爱你的家人。”

    说完,刘主任轻轻拍了下曾泉的肩,对苏凡道:“我要下班了,孙医生会照顾你。”

    “谢谢您,刘主任。”苏凡道。

    老医生走了出去。

    苏凡望着一旁坐着的曾泉,她看不到他的脸,只看到他的肩膀微微耸了几下。

    她轻轻把手放在他的胳膊上,曾泉赶紧抬手擦了下眼角的泪,转过头看着她。

    “怎么了?”他忙问。

    “你,没事吧?”她问。

    他笑了下,道:“没事,刘主任总是喜欢这样,我应该早点告诉你,他批评起来会没完没了。”

    苏凡还没有开口,他小声说:“其实是唠叨,啰嗦,是不是?”说着,他不禁笑了。

    看着他强作轻松,苏凡问:“刘主任说的那个病人,是不是--”

    曾泉望着她,良久,才长长叹了口气,道:“是我妈,没错,是她。”

    他这么回答,苏凡的心头不禁一痛。

    她的手放在他的胳膊上,不禁微微用力了一下。

    曾泉知道她的意思,轻轻拍拍她的手背,微微笑了,道:“她得的是卵巢癌,和很多人的癌症一样,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在她发现得病之前,她一直都生活在一种很压抑的感情世界里,得病之后好像变得轻松了一样,至少我是这么感觉的。她和我爸的感情不好,可她还是一直在努力想着去爱他,最后逼得--”

    “对不起!”苏凡道。

    苏凡知道,是因为她母亲的出现才让曾泉的母亲这样--

    曾泉摇头,道:“都过去的事了,她的个性太要强了,她爱我爸,所以一直想要和他在一起,结果--”

    不就跟他和希悠一样吗?

    “我妈一直都在写日记的,所以这些事,我都从她的日记里看过了。她说,是她的病情让她改变了,是病情让她原谅了我爸和你妈,是她的病让她决定支持我爸和你妈在一起。”曾泉道。

    苏凡望着他,什么都说不出来。

    “迦因--”他叫了她一声,苏凡静静望着他。

    “不要轻易的放弃自己的生命,好吗?你不只是有霍漱清,还有我们,更重要的是,还有你自己。要是没了生命,什么都来不及了。”他幽幽地说。

    苏凡闭上眼睛,泪水流了出来。

    “霍漱清,他,他恨我,他不会原谅我。”她说着,擦着脸上的泪。

    曾泉拿着纸巾轻轻给她擦着,道:“你为什么这么说?他和你说了?”

    苏凡摇头。

    “那就不要这么想,你又没有听他说,怎么就--”曾泉道。

    “我给他打了好几个电话,他根本不接,他,他就是恨我,他--”苏凡道。

    “他恨你?”曾泉道,苏凡点头。

    “不要瞎想了,可能是他很忙呢?他的工作,你知道很忙的,不可能你每次打电话他都会--”曾泉解释道。

    “我知道现在不一样的,真的,不一样。”苏凡摇头道。

    “现在最重要的是你的身体,你要养好身体,就算霍漱清不接电话也没关系,你身体好了,就去走到他面前,对他说,去质问他,不就什么都知道了吗?你现在这个身体,吵架都没法儿赢的。”曾泉劝道。

    苏凡擦着脸上的泪。

    “你知道吵架最关键的是什么?就是气势,你现在这样子,哪有半点气势?连大声喊都没办法做到,还怎么用气势吓住他?吵架最高的境界就是,不怒自威,知道吗?”曾泉说着,故意摆出一个架势,像是大公鸡一样的架势,苏凡不禁破涕而笑。

    “真是个傻丫头,鼻涕都出来了。”曾泉道。

    傻丫头!

    这个称呼,让她想起了霍漱清。

    霍漱清--

    兄妹两个人在病房里没一会儿,罗文茵就赶来了。

    “迦因,迦因,你怎么样?”罗文茵拉着苏凡的手,左看看右看看,看看她有没有事,一脸担忧。

    “我没事,刘主任让我明天去北戴河疗养几天。”苏凡道。

    曾泉起身,道:“文姨,您坐。”

    “谢谢你,阿泉,”罗文茵道,“真是,真是吓死我了,你这孩子,怎么就,怎么--”

    罗文茵说着,不禁双眼迷蒙。

    “文姨您别担心,迦因她没什么大事,去疗养院好好住几天,心情好点就没事了。”曾泉道。

    “今天麻烦你了,阿泉!”罗文茵望着曾泉,道。

    曾泉摇头,道:“我爸他打过电话了,他没时间过来,明天迦因去疗养院,我送过去。”

    “你是不是还有很多工作要忙?现在这个节骨眼儿上,还是别让家里这些事影响你了。”罗文茵道,“明天,呃,我去吧,我明天好像没事。”

    “没关系,文姨,我送。迦因安顿好了,我就回去上班,我已经请过假了。”曾泉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