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591章 男人不能说的话
    “走吧,覃叔叔还在等着呢!”霍漱清道。

    说完,他就缓步朝着覃春明的书房方向去了。

    “还没去曾家吗?”覃逸秋问。

    “嗯,没去。”霍漱清答道。

    “他们知道你来了吗?”覃逸秋又问。

    “曾泉知道,我给他打过电话了。”霍漱清道。

    “我爸说小姑夫去广东视察工作要好几天才能回来,这边家里,唉!”覃逸秋道。

    “明天我送苏凡去北戴河,医生建议她去那边疗养一段。等我这次出访回来,就打算请假陪陪她,看看能不能好点。”霍漱清道。

    “慢慢来吧,你也别逼自己。迦因是个坚强的人,我想她的病可能也没有那么严重,你也知道的,医生总喜欢夸大事实。”覃逸秋道。

    “嗯,谢谢你小秋,我知道怎么做。”霍漱清道。

    两个人慢慢走着,走到了覃春明的书房门口。

    “爸--”覃逸秋道。

    “覃叔叔--”霍漱清叫了声。

    覃春明正在桌前办公,写了个什么东西交给了秘书。

    “漱清来了?逸秋,给漱清倒杯茶。”覃春明道。

    秘书便跟霍漱清打了个招呼,走了出去。

    “迦因怎么样?”覃春明问。

    “已经休息了,还可以。”霍漱清道。

    覃春明点点头,道:“明天要送她去北戴河?”

    “嗯,我已经和省里安排了工作,明天请假一天,安顿好她了就回洛城去,最近工作有点紧。”霍漱清道。

    覃逸秋给霍漱清泡了一杯冻顶乌龙端了过来。

    “我和漱清有些事要谈,你去看看你妈!”覃春明道。

    覃逸秋便关门出去了。

    房间里只剩下霍漱清和覃春明,霍漱清沉默不语,只是静静坐着喝茶。

    覃春明看着他,问:“吃饭了没?让厨房给你做点?”

    “不用了,没什么胃口。”霍漱清道。

    覃春明叹了口气,拿起电话给女儿打了过去:“漱清还没吃饭,你去厨房看着给漱清准备点吃的。”

    霍漱清没有再说什么,覃春明是自己的导师,又是父亲一般的人,他也没必要跟覃春明坚持什么。而且,他从洛城飞过来,下了飞机就直接去了医院,然后就来了覃家,别说吃饭了,连一口水都没喝。当然,飞机上是喝了点茶,却是什么都没吃,真的是没胃口。

    “关于逸飞和迦因的事,漱清,我知道你很为难,也让你受了很多的委屈,抱歉,漱清。”覃春明道。

    覃春明是极少会跟人说对不起的,特别是在地位越来越高的时候。当然不是说他不会跟别人认错,只是因为他平时做事都极为谨慎,不容许自己出错。因此,让他开口说道歉的时候简直太少了。当然,在他这个地位的人,更是极少跟人道歉的。

    霍漱清浸淫官场多年,自己也是省级领导,自然之道覃春明这个道歉说出来有多么不容易。

    人啊,地位越高,就越不会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即便是错了,也很少真的会去承认。

    于是,霍漱清摇头,道:“这件事,不是您的错,您不用和我这样说,覃叔叔。”

    “逸飞那孩子啊,我没想到他会这样。”覃春明道。

    “小飞他只是选了他想要的生活,没什么错,我们不该逼着他和他并不爱的人结婚,您别怪他了。”霍漱清道。

    覃春明看着霍漱清,良久不语。

    “你不用担心,迦因已经说她不会再和逸飞见面了。”覃春明道。

    霍漱清不可置信地望着覃春明,道:“小飞和您说的?”

    覃春明摇头,便把昨晚曾元进打电话请他和妻子去曾家偷听覃逸飞和苏凡谈话的事告诉了霍漱清,霍漱清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他没想到曾元进会这么做,这是为什么呢?为什么要让覃春明夫妇一起去偷听苏凡和覃逸飞谈了什么呢?是为了让覃家不怪苏凡吗?是为了让覃家知道小飞对苏凡的感情有多深吗?还是为了让大家都放心呢?难道说曾元进早就知道苏凡会和小飞说那样的话?

    “我相信迦因会遵守她的承诺,逸飞也不会再有什么问题了。”覃春明道。

    霍漱清沉默不语。

    那么,现在这是什么状况?

    苏凡要和他离婚,却又不和小飞见面,她要做什么?

    看着霍漱清沉默了,覃春明道:“漱清,这件事对你的影响不是没有,所以,我想知道,你打算怎么处理?你和迦因,打算怎么办?逸飞你不用再管了,等叶家这边处理完了,我就把他送出去,让他在国外待上半年,等事情平息了再说吧!”

    霍漱清双手十指交叉,静静坐着。

    沉默了片刻,他才说:“苏凡说要离婚。”

    “离婚?”覃春明也愣住了,“为了什么?”

    霍漱清摇头。

    “那么你打算怎么办?”覃春明道,“你和迦因,还是尽量不要离婚的好,要不然,你将来--”

    是啊,身为省部级干部,离婚两次,将来的上升空间可想而知,或许他的仕途也就差不多可以止步了。就算是有覃春明和曾元进两个人,再加上方慕白来力顶,不会让他受到离婚事件的影响,可是,在他要升任更高职位的时候,那是需要一个集体决定的,他的对手们肯定会把这个当做他的薄弱点来攻击他。而且,如果他和苏凡离婚了,曾元进还会像现在这样支持他吗?曾家有曾泉,曾泉现在已经是直隶某重点城市的市长了,年纪又很轻,曾元进要把曾泉推上去的话,更加轻松容易,毕竟方家也是对曾泉鼎力支持的,曾泉是方家孙子辈中最优秀的一个,也最有希望问鼎的。到那个时候,曾元进还会支持他霍漱清吗?就算支持,也不会倾尽全力了吧!

    霍漱清不语。

    覃春明接着说:“你很清楚现在的情况,曾泉在你之后,元进的想法,大致就是想先把你推上去,再让你来支持曾泉,毕竟元进和我,我们年纪已经这么大了,最多就是两届,撑死三届,两届就要退居二线了,就算两届不退,三届就绝对要退了。十年的时间,很多事情都会发生,变数很大。等我们退到后面,立刻就有人来顶上我们的位置了。我们的影响力,最多再持续十五年,十五年之后,我们就很难再像现在这样了。你现在四十二,十五年之后就是五十七,就必须进到圈子里面,如果进不去,你就再也没机会了。元进是想让你在松江省干完这一届,然后让你换个地方,不管是接替我,还是去上海,总之要给你一个一把手干一届,有了这个积累,才能推你入阁。”

    霍漱清静静听着,覃逸秋就敲门进来了。

    “给你做了碗鸡汤面,你尝尝。”覃逸秋把托盘放在霍漱清面前。

    面碗盖着盖子,毕竟是冬天,从厨房端过来很容易就变凉了。

    “来,尝尝。”覃逸秋把筷子递给霍漱清。

    “谢谢你,小秋。”霍漱清道。

    “说这种话干什么?”覃逸秋微笑道,她知道父亲和霍漱清现在是在谈重要的事,毕竟苏凡和霍漱清的事到了这样的地步,父亲不重视是不可能的。

    于是,覃逸秋就起身离开了,关上了房门。

    霍漱清揭开面碗的盖子,一股清香的鸡汤味道就扑鼻而来。

    “我和元进的想法是一样的,这个想法,方老爷子也是支持的。”覃春明道,望着正在吃面的霍漱清,“所以,漱清,我觉得,离婚这个问题,你要慎重考虑。如果你和迦因离婚了,我们这一切的计划,可能都要出现变故。”

    霍漱清点头。

    “我不是逼你维持一段你并不想要的婚姻,就像当初你和孙蔓离婚闹到我跟前来,我当时和你说我反对你离婚,那个时候,我是的确为了你的前途。而现在,漱清,迦因和孙蔓不一样,是不是?”覃春明问。

    霍漱清停下筷子。

    “漱清,覃叔叔知道你不会怎么贪恋你的地位,如果你真的把做官当成一切,当初迦因出事昏迷不醒的时候,你也不会想着要辞职照顾她了。覃叔叔知道你爱她,和她的婚姻,对你来说不是为了前途,所以,我想问你,漱清,你内心里,想怎么办?和迦因离婚,还是怎么做?”覃春明问。

    “我,”霍漱清顿了下,苦笑道,“我不知道,如果,如果她坚持的话,我不想勉强她。”

    覃春明望着霍漱清,长长地叹了口气,道:“你啊,这辈子,真是,唉!”

    “覃叔叔,迦因她现在有严重的抑郁症,医生和我说,要是继续发展下去,她可能会在我们不知道的时候自杀。”霍漱清放下筷子,道。

    覃春明愣住了。

    “事到如今,我都不知道她怎么会得这样的病,我以为她每天都很开心,我以为她和我在一起很开心,可是,现在看起来根本不是这样的。我没有很多时间陪她,我忽略了她的内心渴望,是我造成了她现在这个样子。”说着,霍漱清呼出一口气,道,“我一直在想我和她为什么会走到这个地步,我不知道是不是我们当初根本就不该结婚。我知道她和小飞在一起更开心,我很清楚这一点,小飞比我更了解她的内心,她在小飞面前根本不需要注意什么,她在小飞身边更轻松,他们之间--”

    “乱弹琴!”覃春明打断了他的话。

    霍漱清看着覃春明。

    “你身为一个男人,你怎么可以说出这种话?”覃春明道,“小飞小飞,你怎么可以把自己的老婆往别的男人怀里推?好,就算你说的这些都是真的,就算他们两个在一起更好,可是,现在,已经没机会了,漱清,你们三个人,都没有机会了,你不能把迦因从你身边推开,你不能再这样觉得是自己的错,你明白吗?”

    “难道像现在这样把他们两个硬生生分开,就对了吗?”霍漱清道,“就算现在苏凡说她不再见小飞,小飞也走了,可是,他们的心里,这一辈子--”

    “那就让他们一辈子在心里想着去好了,你,绝对不能离婚,你明不明白?”覃春明打断他的话。

    “覃叔叔--”霍漱清叫了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