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598章 我已经生气过了
    不要离开吗?

    苏凡望着他,良久不语。

    冬日的风,凛冽地刮着,似乎要摧毁这个世界,似乎又要让那些强大的心灵劫后重生。

    嗯,不离开,霍漱清,不离开了,再也,不离开了。

    她依靠在他的怀里,一言不发。

    霍漱清轻轻抚摸着她那柔软的头发,下巴在她的头顶摩挲着。

    时间,似乎就这样停止了,一直这样,停止着。

    直到霍漱清的手机声音把这一片安静打破。

    坐在前排的秘书接了电话--

    “是的,曾部长,霍省长在,夫人也在。”秘书道,他赶紧把手机给了霍漱清,“曾部长的电话。”

    苏凡赶紧坐回自己的座位。

    “爸爸,我们正在去疗养院的路上,很快就到了。”霍漱清对曾元进道。

    “漱清,迦因就先交给你了,等你办好手续,”曾元进顿了下,道,“晚上你妈就过去陪迦因,你就不用管了,你妈她会照顾好迦因的。”

    “是,我知道了,爸。”霍漱清道。

    “嗯,那你让迦因接个电话。”曾元进道。

    霍漱清便把电话递给苏凡,苏凡接了过来。

    “迦因,你妈晚上就过来陪你了,念卿的事,潘蓉会过来照看,你不用担心。现在你要好好休养,其他什么都不重要。爸爸妈妈和家里人永远都会在你身边的。”曾元进道。

    “嗯,我知道了,爸爸,您不用管我,您去忙工作吧!我自己可以照顾自己的,我妈也不用过来--”苏凡道。

    “傻孩子,你妈再怎么忙都要照顾你的,你是我妈的女儿啊!”曾元进微笑道,“有什么事比自己的女儿重要?”

    苏凡的双眼蒙上了一层水雾。

    “哦,我有事先挂了,有什么事的话就给爸爸打电话,知道吗?过两天我忙完了就去看你。”曾元进道。

    说完,曾元进就挂了电话。

    苏凡长长呼出一口气。

    霍漱清揽住她,一言不发。

    “我给大家添麻烦了。”苏凡低头道。

    “傻瓜,我们都是一家人。”他说。

    苏凡不语。

    是啊,她只有尽快康复,才会让一家人都高兴,才不会让大家分心,不会让大家担心。

    她,不能让大家担心。

    车子,到了疗养院,霍漱清带着苏凡去见了刘主任介绍的医生,带着苏凡去了病房。

    得知苏凡生病过来疗养,领导特意打电话让相关部门安排好苏凡的住处和医疗团队,霍漱清也接到了领导秘书的电话,让他安顿好苏凡再去上班。

    苏凡没想到自己这样一个小人物居然能引起领导的关注,心情复杂难辨。她知道这都是因为父亲和霍漱清的缘故,要不然,她这样一个没用的人,怎么配--

    不能,不能,不能再再这样想了,她不是没用的人,她要好好努力才行,一定,要努力!

    因为苏凡要做一些基本检查,霍漱清就一直陪着她,中午休息的时候,两个人一起在餐厅吃了饭。

    苏凡并没有来过这里,霍漱清以前陪着父亲来过,也陪着领导来住过一段时间。而苏凡的住处,被领导安排在一处极为幽静的地方,虽说是幽静,可是一点都不偏僻。院子里种着翠竹,苏凡很喜欢这里。

    “你回去吧,我没事的。”吃完午饭回住处的路上,苏凡对霍漱清道。

    “下午还有好几个检查,等你检查完了,你妈妈过来了我就走。”霍漱清挽着她的手,慢慢走着,道。

    苏凡低头,看着那被他挽住的手,良久不语。

    风,从竹叶间沙沙吹过来,有种沁人心脾的雅静。

    “这个地方,真的很好,我很喜欢。”苏凡和他走在竹林中的石板路上,道。

    “是不是有点像松鸣山?”他问。

    苏凡点头,却说:“更像沧海文学网馆。”

    他看了她一眼,笑了,道:“你啊,就像是从书里走出来的人一样。”

    她看着他。

    “当初在云城的时候,你和我说你会做什么花茶啊,做什么干花什么的,现在这个年代,很少有人会这么做了。”他说道。

    “你是不是觉得这样好傻?”她问。

    他摇头,道:“怎么会呢?这是生活的情趣。一个人啊,要是连生活的情趣都没了,只想着工作啊事业啊赚钱啊什么的,那和行尸走肉有什么区别呢?”

    “可是,如果没有自己的事业和工作的话,只是一味地享受所谓的生活情趣,不是也很堕落吗?玩物丧志一样--”她却说。

    原来总觉得自己的这些小乐趣很好玩,很有趣,给自己和他的生活平添了不少的情趣和愉悦,可是现在看来,好像也没什么用。她没有她的梦想和事业,只是一味捣鼓这些东西,不就是玩物丧志了吗?

    霍漱清怎么会不知道她说的就是她自己呢?

    “那你说,做什么不是玩物丧志呢?”他问。

    “我,也不知道,总之不应该是你刚才说的什么茶啊干花啊什么的。”苏凡道。

    是啊,就像她一样,根本没有做什么正经事,一天到晚跟个八旗子弟一样,躺在一家人的功劳簿上,被这样优秀的丈夫养着,被那样显赫的父兄罩着,还有什么呢?不就是行尸走肉吗?

    他停下脚步,望着她,道:“你这样说,就错了。”

    “错了?”苏凡看着他。

    “如果一个人不是对一件事感兴趣的话,他怎么会把这件事做好?”他说。

    苏凡不语。

    “如果不感兴趣,就不会想着去做,不会想着去做好,不会想着发展创造,就像你,你喜欢花,你喜欢做花茶做花艺,所以,你就会想着做香水--”他望着她,道。

    香水?

    苏凡愣住了,抽出手,道:“你不要再对我说这两个字了。”

    她往前走了。

    霍漱清大步走了几步就追上了她,一把抓住她的手。

    “丫头,你听我说。”他说。

    苏凡转过头,望着远处。

    “你,没有错,你想要做香水,没有错,你有这样的想法,我应该支持你,而不是,不是为这件事和你怄气。”他说着,苏凡缓缓转过头。

    “对不起,那天晚上,你和我说起这件事,说起你和小飞要一起做香水的时候,我,我生气了。”他说。

    苏凡别过脸,苦笑了下,道:“你没错,你生气,很正常,是我的错,我不该--”

    他拥住她,任风吹动着她的长发。

    “嘘,丫头,听我说完,好吗?”他说。

    苏凡沉默了。

    “其实,我没有好好考虑你的想法,我忘记了你是一个怎样的人,我想要用我的思想来诠释你定义你,这是我的错。你就是你,你和过去一样,和我初识时一样,你没有变过,你骨子里的那些,你的那些兴趣,根本没有变过。只是我忘记了,以前我觉得你有这样的想法很浪漫,我很新奇,我很喜欢,可是,现在,我没有在你的小想法和小兴趣演变成你梦想的原动力的时候支持你,哪怕是理解你,我都没有做到。所以,这是我的错,丫头,是我的错。”他认真地说。

    苏凡不语,静静闭上眼睛。

    他轻轻松开她,注视着她那消瘦的面容。

    “丫头,想要做什么,就去做,不管你做什么,和谁在一起做,我,都会支持你,因为那是你的梦想。我爱你,就要支持你去实现你的梦想,而不是顾及我的面子或者被的什么而阻碍你牵制你。”他捧着她的脸庞,柔声道,苏凡闭上眼摇头。

    “傻丫头,因为你是这样特别的一个人,有特别的爱好和想法,还有兴趣,这才让你显得与众不同,这才吸引了我。所以,你的这些小兴趣,也是我爱上你的原动力。我不能让你就此放弃的!”他说道。

    “可是,我--”苏凡抬眼望着他。

    “你喜欢什么,就把你这些兴趣认真变成你的事业,玩物丧志,并不是真的一无是处。就像我刚才和你说的,你只有喜欢某件事,才会有兴趣和力量把它做好,做到极致做到最好,这就是匠心。只为了做出最好的东西,只为了做出理想的作品,这就是你对某一件事爱到极致的结果。爱,喜欢,就去做,不要放弃。慢慢的,你就会发现你的志,其实就在你的玩物之中。”霍漱清认真地说。

    苏凡笑了,看着他,道:“你啊,我还真的从没听人说玩物丧志都是好的。”

    “凡事都有两面性,没有绝对。兴趣是最好的老师,这一点,你承认吧?”他说。

    苏凡点头,两个人继续挽着手往前走。

    “可是,我现在已经不想去做什么香水了。”苏凡道。

    “为什么不呢?你怕我吃醋?”他问。

    “我,我不想让你被别人说你老婆给你戴绿帽--”她把自己的真心话说了出来,霍漱清也是第一次听到她这么说。

    刘主任和他谈过,苏凡愿意敞开心扉和人聊,这就是治疗开始的最关键的一步。

    而她现在愿意和他聊--霍漱清的心里,怎么能不高兴喜悦呢?她不再排斥他,不再拒他于千里之外了,这不是喜事还能是什么呢?

    可是,他没有表现出来,他压制住了这份喜悦,这是个好的开端,而苏凡,一定会很快就康复的,他相信!因为她有很多人爱着疼着,她一定会康复!

    “原来是这样啊!”他好像是真的第一次知道这件事一样,叹道。

    苏凡看着他,道:“你,不生气吗?不恨我吗?”

    “我已经生气过了,现在,不会再生气了。”他笑着说。

    苏凡不语。

    “我老婆有这么多人喜欢,说明我眼光好,我要是为了这个总是生气,岂不是个蠢货了?”他笑着道。

    “你--”她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丫头--”他轻轻拥住她。

    苏凡抬头望着他。

    “我刚才说的话,是认真的,喜欢做的话,就好好考虑去做,我会支持你。”霍漱清道。

    苏凡不回应。

    霍漱清顿了下,可是,他接下来说的话,让苏凡惊呆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