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600章 你就是个神经病
    曾泉并不知道方希悠心里的担忧,而他事实上也和她一样在等待着,等待着那一天的到来。

    洗了澡准备去睡觉,手机响了起来,他看了一眼,是孙颖之的。

    他按掉了,现在他真是没心情再和孙颖之聊什么。

    可是,孙颖之从来都不是一个那么容易就放弃的人,曾泉挂掉了,她的心里反倒是不高兴了。

    这大晚上的,难不成他在开会?在开会的话,应该是秘书接电话,而不是把电话挂掉。

    想想现如今,这九百多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还真没几个人敢挂她的电话的,这个死阿泉!

    孙颖之不知道曾泉和方希悠发生了什么,这会儿也正在气头上,想找曾泉聊会儿,却没想到这家伙--

    好吧,给你再打一次,死阿泉,你敢再挂断,姑奶奶直接杀到你家去!

    孙颖之这么想着,电话就打了过去,却没想到,依然是挂断了!

    不是吧?这个曾泉,还真是--

    越想越气,气是一方面,可是她心里也觉得奇怪,她隐隐感觉曾泉是有什么事,要不然曾泉是不会不接她的电话。

    到底,怎么了?

    她知道苏凡来了京城,而且住院了,现在据说是去了北戴河疗养。父亲很器重霍漱清,自然对苏凡也看重,甚至还专门安排了苏凡的治疗。难道说,曾泉是因为苏凡的事而心情不好?

    曾泉当初和苏凡的事,她很清楚,可是她没想到曾泉过了这么多年,还一直没有放下自己的妹妹。

    夜色,笼罩了整座城市,曾泉接了几个工作上的电话,这两天他去了京里,堆了很多工作,明天要去办公室处理。等到挂了电话,他才躺在床上看书。

    如果是平时,看会儿书也就睡了,可是今天,脑子真是越来越清醒。

    脑子清醒,却是非常乱,他不知道该想什么,方希悠,苏凡,方希悠,苏凡--

    把书放在一旁,起身下楼去给自己拿罐啤酒来喝,却听见了院子里很大的飞机的引擎声。

    不是吧?在他的院子里停飞机?

    这又是谁?

    会做这种事的,世上只有两个,苏以珩和孙颖之。

    苏以珩和顾希和好之后就完全变成了老婆奴,再也不会动不动就跑出来骚扰他。那么,现在只有一个可能--孙颖之!

    果然,他一拉开门,院子里被那些从飞机上射下来的强烈的探照灯照的如同白昼。

    一架直升机停在了院子里,把他院子里的那些树啊花啊,卷的没了影子--当然在这个隆冬季节是没有什么树叶和花瓣的,可是仅剩的那点常绿植物的叶子,也被直升机的螺旋桨给卷的没了。

    曾泉都快无语了,看着孙颖之从飞机上下来,看着她的警卫跟着她,曾泉直接扭头就往家里走,根本不理会。

    孙颖之赶紧跑步追上他,天空中盘旋的两架飞机已经停到了附近警戒起来,从孙颖之那架飞机上下来的警卫就在院子里警戒了起来。

    “曾泉,你干嘛不接我电话?”孙颖之追上他,道。

    “为什么我非要接你的电话?”曾泉气的不行,问道。

    “没有为什么就不接?”孙颖之道。

    “我不想接,没心情。”曾泉道。

    没心情?这也叫理由?

    孙颖之愣了下,道:“你神经病啊?知不知道人家会担心啊?我还以为你--”

    “我神经病?你大晚上不在家睡觉,让那么多飞机在我家头顶上飞来飞去,还说我神经病?你知不知道这样扰民?”曾泉起身,盯着她,今天心里所有的怒火,全都发泄在了孙颖之身上。

    孙颖之要开口,可是曾泉没有给她机会。

    “孙颖之,我不需要你的自以为是,我也不需要你担心现在,你,马上,给我出去!这回我家--”曾泉说着,指着门口的方向。

    曾泉的个子有一米八,可是孙颖之也比他矮不了多少,特别是她穿着高跟鞋的时候,两个人的视线几乎可以相平,当然,气势上面,孙颖之也是丝毫不输给曾泉的。

    “你丫的混蛋,曾泉!”她骂道。

    曾泉没有说出后面的话,盯着孙颖之。

    “我是神经病,我不是神经病的话,就不会大半夜的飞到你家里来,我就是想看着你是不是好好儿的。你丫的王八蛋,还说我神经病!我告诉你,曾泉,你要是以后不接我电话,不管你天涯海角,我孙颖之杀到你面前!你给我记清楚了!”孙颖之也是几乎喊出来的,盯着他,眼神丝毫没有躲闪,可是话说完了,不停地喘着气。

    两个人互相盯着对方,外面的院子里,警卫们一声不吭在那边警戒着,没有人知道楼里发生了什么,自然他们也不会去关心,除了孙颖之的警卫队长。

    孙颖之大半夜的坐着直升机飞到了曾泉家里,在飞机起飞的时候,她的父母就已经得到了汇报。没有人知道孙颖之跑去找曾泉干什么!

    屋子里的两个人盯着彼此好一会儿,突然都笑了起来。

    曾泉长长地呼出一口气,孙颖之笑的眼泪都流了出来,直接给曾泉几拳。

    “神经病!”他说了句。

    “还好,比你病的轻点儿。”孙颖之笑道,说完就坐在了沙发上。

    “你这大晚上过来,就不怕你家男人明天把我脑袋取了?”曾泉道。

    “他敢!”孙颖之说着,交叉双脚搭在他的茶几上,环顾一周,道,“你这家里怎么总是冷冷清清的?三儿呢?让姐给你把把关?别什么样的女人都往进来领--”

    说完这话,孙颖之的头顶直接被曾泉弹了一个脑瓜崩儿,孙颖之疼得捂住头。

    “你暴力狂啊,曾泉!”她叫道。

    “我去拿两罐啤酒,你喝完了走人,我可不想被人说成你的三儿。”曾泉说完,就去厨房拿了酒。

    她的三儿?曾泉?

    孙颖之听到这个称呼,不禁笑了。

    外界传说她和曾泉的关系,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可是她不在乎,有什么可在乎的?要是为了别人的那点嚼舌根儿,她就不活了。

    清者自清!

    可是,看着曾泉的样子,她可能还是应该来找他一趟的,他的状态,不好!

    “你的。”曾泉把一罐常温的递给她,孙颖之看了他一眼,接了过来,他便坐在她旁边的位置,中间隔了一个人的空间。

    “干嘛?离我那么远干嘛?怕我吃了你?”孙颖之道。

    “那我为什么要坐你旁边?”曾泉道,“你有男人,我有老婆,注意点分寸。”

    他说的是没错,虽然两个人从小就是在一起打打闹闹嘻嘻哈哈,可是曾泉从不会在她结婚的状态下和她有什么比较容易让人误会的举动。

    “你想撇清?”孙颖之道。

    “我和你有什么吗?要撇清什么?”他看了她一眼,往后一靠,靠着沙发背。

    孙颖之的心,不禁有点说不出的难过。

    “迦因,怎么样了?”孙颖之不再想这些情绪的事,她也没空去理,她只想知道曾泉的状态。

    “霍漱清送她去疗养院了,现在就是慢慢疗养吧,也没别的办法。”曾泉道。

    说着,他喝了口酒,也不看她。

    “没事的,你别担心,迦因一定会没事的。”孙颖之柔声道。

    “我知道,她一定会康复的。”他说,依旧不看她。

    “那你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孙颖之问。

    “我没事。”曾泉看了她一眼,道,“以后还是别干这种事了,对你不好,你应该知道!”

    他虽然那么吼孙颖之,可是他也知道孙颖之是关心他,声音也不禁柔了下来。

    孙颖之的心头,不知不觉被一把小锤轻轻敲着,她坐到他身边,头靠在他的肩头。

    “阿泉,我想,离婚。”她说。

    曾泉愣了下,他不该奇怪的,孙颖之的婚事一开始就是她自己不接受的,坚持了这么几年,也算是奇迹了。夫妻两个人各行各道,比他和方希悠还要过--

    “跟你爸妈说了吗?”他问。

    她抬起头,往后一靠,长长地呼出一口气,道:“之前说过,他们不同意,这次,我已经想好了,我不想再过这种日子了。”

    曾泉不语。

    “你知道吗?每次我听你说起迦因,我就觉得心里很难受,我就想,同样是人,为什么迦因就可以那么幸福,就可以和霍漱清那么相爱,而我非要一次次的,一次次把自己推向这样的深渊?”说着,她看着曾泉的侧脸,“阿泉,我们都会幸福的,是不是?只不过我们选错了人,只不过是选错了人,因为一个错误的人,才--”

    看着孙颖之,曾泉想说苏凡为了霍漱清付出了很多,可是他没说出来。

    “每个人的际遇不同,不用和别人比什么的。”曾泉道。

    “可是怎么会不比呢?你看看以珩,过去把希悠当命一样的,有了顾希,不是照样变了吗?我只不过是,没有遇到--”孙颖之道。

    是啊,曾经的以珩,把希悠看的比命还重要,后来也--

    等他和方希悠离婚了,方希悠还会遇到一个像以珩那样重视她的人吗?

    “对不起,我不和你说以珩和希悠了,希悠是你老婆--”孙颖之见曾泉不语,便这么说了句,之后把脚搭在他的茶几上,整个人躺在沙发里。

    “不用道歉。”曾泉道,继续喝着酒。

    孙颖之看着曾泉,道:“我不想在你面前挑事儿,不过,你知道叶黎最近对希悠--”

    曾泉不语,他知道的。

    “你要是真的想和希悠好好过下去,就早点想办法。你这性子,比不得叶黎那么会讨女人欢心。女人啊,总是希望有个人可以和自己软语温存的,你在这方面,的确是没有叶黎的手段,别--”孙颖之道。

    “她要和我离婚了!”曾泉的话,打断了孙颖之后面的话,还有她的思路。

    “离婚?”她一下子惊坐起来,盯着曾泉。

    曾泉没有回答,把自己那罐酒喝完了。

    “你,不会答应了吧?”孙颖之问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