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602章 终于可以放心走了
    “哦,谢谢。”霍漱清的眼前突然有一阵恍惚,他有些分不清现实和回忆。

    她的长发只是随意在脑后扎了起来,没有被扎起来的就散乱的垂了下来,那么的自然随性,连同她脸上的笑容,都如同冬日照样一般和煦。

    太久了,太久了,霍漱清感觉自己太久都没有见到这样的苏凡,没有见到自己记忆中的那个苏凡了,而眼前的这一切,让他--

    “他昨天才寄到的,我尝了下,感觉还可以。”她说着,给他倒了一杯,然后看着他。

    霍漱清好一会儿都反应不过来,好像在梦游一般。

    他木然地端起茶碗喝了口,鼻息间的香味,似乎和记忆中的某个瞬间纠缠了起来,在他的脑中炸裂开来,

    “味道怎么样?我昨天一直在试着调出最好的味道,这花啊,要是没有别的东西来搭配,味道真的不行。”她含笑望着他,道。

    他点头,却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苏凡倒也没有介意他一言不发,见他盯着自己放在茶几上的那些纸张,便笑着赶紧去整理了,道:“这里有点太乱了,我一个人总是不注意。”

    霍漱清静静望着她。

    这样的苏凡,熟悉又陌生,让他有点不知所措。

    他知道她还是她,可是,什么地方,不一样了?

    说不出来的感觉,有点不一样了,可他不知道。

    可是,有一点是肯定的,她在他面前没有那种亲昵了,似乎她在她的世界里,而不是他的。

    不能这样,霍漱清,你不能因为这点感觉就不和她说话,就忽视她做出的努力。

    看着她整理茶几,他轻轻咳嗽一声,帮着她整理,道:“你这是在做什么?笔记吗?”

    “嗯,我最近在网上看些东西,有兴趣就写下来了。”她答道,“不过我感觉写在纸上的话,思路容易整理,比电脑上好一点。看着很乱。”

    说着,她不禁笑了下。

    他把纸张放在茶几上,拥住她。

    苏凡一言不发,只是静静依偎在他的怀里。

    世界,安静极了。

    可是,霍漱清的心里,根本没有办法安静。

    “有件事,我想和你商量。”苏凡抬头,望着他,道。

    “什么,你说。”他注视着她,道。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霍漱清总觉得她的脸上有种异样的神采,他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担心,他,实在是有点搞不清楚了。

    如果说她的情况好转了,那肯定是好事,他也会很开心的,可是,时间呢?怎么会这么快?任何病都有个缓慢的治愈过程,而她的这种病更是如此。

    事实上,在这些日子里,他一直都会和她通电话,只是每次都不知道说什么。医生那边,他也是每天都问,当然也是没什么有用的消息,医生告诉他,一切都在好转,可是要耐心等待。

    他早就做好了耐心等待的心理准备,他会一直等着她,可是现在,今天这一幕,又该如何解释?是他的幻觉,还是新的不妙?

    苏凡住进这里的那天晚上,罗文茵就来照顾她了,可是住了一晚上就走了,罗文茵给他打电话说是苏凡让她走的,苏凡说想自己一个人待着,她也没有办法。

    “迦因的这个现状,还是顺着她吧!疗养院那边我都嘱咐过了,工作人员会悉心照顾她的。你也不用太担心了,这个事儿,咱们还得长期等着。”罗文茵对他打电话说。

    他是知道这是个急不来的事情,可是没想到今天--

    “好啊,你说。”他说道,苏凡给他的茶碗里加了茶,端给他。

    她眼里真的有种特别的光彩,霍漱清没办法忽视。

    他端着她给他的茶,注视着她的双眸,好像时空产生了错位,一切都回到了过去一样,回到了在云城的时候的样子。

    “我最近在研究香水。”她说。

    “香水?”他愣了下,道。

    她点点头,起身从书架上取来三本书,都是大部头的,有英语,有法语。

    霍漱清从她怀里抱过书,两只眼里全都是惊愕之色。

    “我昨天才拿到的,从网上买的书。”她望着他,把头发撩到了耳后,“我想学习,学习怎么做香水,现在开始从基础学。只是我不知道我什么时候可以--”

    “傻丫头--”他轻轻抚摸着她的长发,注视着她。

    苏凡望着他,脸颊绯红,好像有点不好意思,道:“我也不知道将来会怎么样,这一行该怎么做,我也不懂,不过,我想,自己慢慢学习的话,应该会,会有点,有点理解的。”

    他的目光温柔,一言不发,只是望着她。

    在他的温柔视线里,她的脸颊越来越红,好像一个小学生一样,在面对自己严厉的导师。

    “你说,我是不是,太,太自不量力了?”她望着他,问。

    霍漱清摇头,轻轻在她的额头亲了下,道:“只要是你想做的,就努力去做。我很高兴你告诉我这些,你要是需要我帮你,不管什么事,都要告诉我,好吗?”

    苏凡点头,却说:“我不想给你添麻烦--”

    “你这丫头,我们是夫妻,什么叫不给我添麻烦?”他打断她的话,道。

    “正因为我们是夫妻,我做的事,才会影响到你,我不想--”苏凡道。

    “傻瓜!”他叹道。

    “我知道你关心我,可是,霍漱清,我想自己来,我不能再依赖别人,不能--”她说着,他要开口,她抬手制止了他,“我不能再像过去一样,我要学会独立!”

    “你这样想,我很高兴,可是,丫头,独立,不是说拒绝别人的帮助。在现在这个社会,没有人可以单枪匹马的做成什么事,每个人都需要别人的帮助,你也是。”霍漱清道。

    “可是,过去我太依赖逸飞,我什么事都想着要依靠他,结果,结果变成了现在的样子,我不想再重蹈覆辙了。”苏凡道。

    “丫--”他说。

    “请你听我说完。”她说。

    霍漱清便不语了,望着她。

    “这些日子,我想了很多,我觉得自己以前真的是做了很多错事,我是平静在想的,没有任何的,没有任何的自暴自弃,你不用担心我会再去自杀。”她说,霍漱清不语,轻轻抚摸着她的头发。

    苏凡低下头,眼中泪花闪闪。

    霍漱清叹了口气,拥住她。

    “对不起,我让你担心了,对不起。”她说。

    “傻丫头,不要再说这种话了,不管你做什么,都是我的,傻丫头,明白吗?”他轻轻推开她,注视着她那流泪的脸,顿了下,“不过,我不喜欢你去自杀,我不喜欢你这样轻视自己和自己的生命,明白吗?”

    苏凡点头,道:“我,不会再那么做了,不会了。”

    霍漱清轻轻叹了声,抽出纸巾轻轻擦着她的泪。

    “丫头,我们是夫妻,不管发生什么事,我们都要共同面对。过去的事,不是你一个人的错,我也有错,我没有足够关心你,没有切身为你考虑,没有站在你的立场和角度去思考,我,”他顿了下,道,“丫头,你能原谅我吗?”

    苏凡抬头盯着他。

    “我,原谅你?”她重复道。

    霍漱清点头,道:“这些日子,我也想了很多。我和小秋聊过--”说着,他不禁苦笑了,“小秋她经常教训我,以前我和孙蔓在一起的时候,小秋就说我为什么不离婚。前几天,我和她聊的时候,她和我说了我的很多错误。我这几天仔细想了想,我觉得她说的对,我没有站在你的立场考虑,她是个女人,她观察的更仔细一些,她更能理解你。所以--”

    苏凡不语。

    “呃,你不要误会,我和小秋,只是朋友--”他赶紧解释。

    见他急着解释,苏凡笑了。

    “怎么了?”他问。

    苏凡摇头,抓着他的手,道:“不许和别的女人交朋友,要不然我会吃醋的。”

    他点头,微笑着搂住她。

    “逸秋姐真的非常好,不管是什么时候,她都很关照我。可是,这次的事,我,我都不知道怎么跟她解释,我,很对不起他们,对不起--”苏凡道。

    “没事没事,小秋她明白的,这次的事,都过去了,一切都过去了。”霍漱清道。

    苏凡不语。

    “那,我们继续你的香水话题?”他轻轻松开她,问道。

    苏凡对他笑了,道:“我现在也搞懂了一点东西,我想先从玫瑰花开始实验,让子杰过来帮我--”

    霍漱清注视着她,看着她那么认真,心里不禁轻松了下来。

    她真的在变好啊,她的情况,真的在好转!

    一切都会变好的,不是吗?

    霍漱清好像看到了过去的那个苏凡,看到了他熟悉的那个,丫头!

    他终于可以放心去出访了啊!

    “你还想在这里住着,还是回家?”他问她道。

    苏凡低头,道:“我,我不知道怎么面对,面对家里人,这次的事,我--”

    霍漱清想了想,道:“那,等我出访回来,就接你回家,怎么样?”

    苏凡抬头注视着他,却问:“你,会不会觉得我是个神经病?”

    “怎么会呢?”他微笑道。

    “真的,我觉得自己就是,就是个神经病,我--”她说道,语无伦次。

    他赶紧拥住她,轻轻拍着她的背,道:“傻丫头,不许这么说自己,明白吗?你要这么说,知道多少人会和你没完吗?”

    “什么?”苏凡不解,问道。

    “你要说你是神经病,不就说明我们这么多人,我,还有你父母,曾泉,还有那么多人,都有问题吗?”霍漱清道。

    苏凡笑了。

    “不许妄自菲薄,不许轻视自己,你是这个世上独一无二的人,独一无二的,苏凡!明白吗?所以,什么都不要想,按照你的想法来做,我们会支持你的。”他捧着她的脸,道。

    苏凡点头。

    “那么,你来告诉我,你需要我为你做什么,好吗?”霍漱清道。

    他的丫头,终于,回来了!

    可是,这个世上的事,如果真的可以这样如偿所愿就好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