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604章 那玩意很催眠
    因为她的身体还在康复中,这一夜,霍漱清抱着怀里的小妻子入眠,虽然身体被强烈的渴望充斥着,可他还是忍着没有动,甚至连吻她都不能,他很清楚,一旦自己吻了她会有什么样的后果,那是他无法承受的结果。这样抱着她已经很难受了,要是再吻了--

    还是乖乖睡吧!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着,霍漱清感觉这个夜晚,真是太快了,好久没有和她在一起,而现在又很快就要分开了。

    毕竟是心里不舍,天亮后,霍漱清一直陪着她吃完早饭,在疗养院的活动区散步,直到最后一秒钟才上车离开。

    苏凡送他到了车子边上,他轻轻亲了下她的额头,嘱咐道:“有什么事就立刻给我打电话,不管什么时间,明白吗?”

    “你别担心了,忙你的吧!说不定等你回来的时候,我就回家了呢!”苏凡微笑道。

    霍漱清怎么能放得下心呢?

    看着车子缓缓离开,苏凡长长呼出一口气,折身回了病房。

    一切都会好的吧,霍漱清心想。

    苏凡并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就像跟霍漱清时候的那样很快康复回家,可是,在疗养院时间久了,似乎就有种不想回到现实生活的感觉。一个人坐在窗前看着外面那几乎不动的花树,好像时间都静止了。

    住院这些日子,曾泉因为太忙都没有来看望过她,只是每天都会打电话和她聊天,两个人说说笑笑着,苏凡也觉得自己的心情轻松很多。曾泉总会和她说一些疗养院里好玩的事情,比如说某个护士说话的时候会不经意跳出来的口音,还有医生们休息时的习惯,比如说某个医生喜欢哼戏文,哼着哼着就跑调,也许是自己创作了一下,某个医生则是在办公室里放着贝多芬,然后激情满满地单手指挥。曾泉说着说着,还会在电话里很形象的给她表演,哼唱的调调什么的,苏凡就被他逗的大笑不已。她也不知道他说的是不是事实,也许是他为了让她开心而杜撰的,可是,她听着真的很开心,整个人都会轻松许多,好像他还是自己当初在云城认识的那个曾泉!

    “你不是骗我的吧?”她笑完就会问。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你还真是没良心啊!”他就很无奈地说。

    “好吧好吧,我相信你了。”她笑着应声。

    他不知道她是不是真的相信了自己的杜撰,可是,听着她在电话里的笑声,曾泉也就不禁笑了出来。

    那天和妻子约好了去办离婚手续,可是不知道是不是方希悠太忙了,还是什么缘故,她没有再给他打过电话约时间。

    越是这样,他就越是有种悬而未决的感觉,好像总是会不安,心情变糟糕,脾气也会不好。而似乎也只有每天晚上和苏凡的电话,才会让他轻松起来。

    苏凡开心了,他也同时开心了。

    “我发现你哄女孩子的水平越来越高了!”苏凡忍不住对他笑着说。

    “在你眼里,你哥就这点水平?我还用得着哄女孩子?”曾泉道。

    “那你这不是哄是什么呢?嫂子是不是整天都被你说的笑破肚皮了?”苏凡笑问。

    会吗?方希悠从来都不会为他编的这些笑话开心,甚至都不会笑,不管是结婚前还是结婚后。以前大家在一起玩的时候,只有孙颖之和叶璇两个被他编的瞎话唬的一愣一愣的,被他的瞎话逗的笑,而方希悠,仔细想想,好像她从来都是视若无睹吧!

    想到此,曾泉不禁苦笑着叹了口气。

    他喜欢玩儿,喜欢快乐,可是,他喜欢的快乐,他觉得好玩的欢乐的事,方希悠从来都不感兴趣,至少他们认识这么三十多年是这样!

    看来,他们离婚可能还是正确的选择,他们从来都没有在一个步调上,他们似乎连共同的兴趣都没有,至于共同的话题,除了圈子里的那点事儿,家里的事儿,朋友的事儿,似乎都没有了。他喜欢闹,她喜欢静。他喜欢去到处探险,偷偷开着空军的各种飞机在天上飞来飞去,被爷爷和外公抓到后臭骂一顿,有时候甚至是暴揍,即便如此,他也从来都不吸取教训。当年苏以珩去部队之后,他还借着去探望苏以珩的机会,两个人一起扛着枪比赛射击,当然他是比不了苏以珩的,要不然现在京通的老板就是他而不是苏以珩了。后来苏以珩去了中东,而他被留在了纪委,每天站在办公室的窗口看着外面那繁华的城市,心里就痒的不行,恨不得把自己装进京通飞去中东的飞机里--哪怕是装进货柜都行--飞去苏以珩那里,和苏以珩一起扛着枪在沙漠里和那些亡命之徒战斗。他觉得那样的生活,就算是冒着生死的危险,他比坐在办公室里要强。

    他和方希悠,虽然是相似的环境里长大,可是,他们,没有什么共同之处。

    在云城遇到苏凡之后,他甚至感觉自己和苏凡能聊的都比方希悠要多,苏凡懂得他的幽默,懂得他的胡闹,可是方希悠--

    这就是命运吗?苏凡是他的妹妹,而方希悠,是他的妻子。

    这么想着,曾泉的心,沉了下去。

    在方希悠说准备去办离婚手续的时候,他还觉得自己会不放心方希悠,会担心她不会幸福,这几天仔细想想,好像方希悠只要不和他在一起,别的男人都会喜欢她那样的个性,喜欢她的涵养。也许,她会找到一个愿意和她一起去听音乐会,和她聊加缪,和她聊巴塞尔姆的人,而不是他这样一个对这些东西没什么兴趣的男人。

    她会找到那样的一个男人的,不是吗?那个男人会明白她说的什么,会引起她想聊天的兴趣,会让她愿意敞开心扉,而不是他这样一个无趣的人。

    那些年少时想要自由飞翔的梦想,在现实面前一步步被击碎。那些想要驾驭战机,想要扛枪战斗的念头,已经彻底变成了记忆深处一张尘封的老唱片。他要做的事很多,他要做好这个市长,他要遵从父亲的愿望,一步步向上走,要为改变这个国家做出自己的努力。而那些梦想,曾经的梦想,就,这样埋葬了吧!

    梦想没有了,他现在有的也就是偶尔的无厘头,偶尔的幽默,偶尔的胡搅蛮缠,而这些,方希悠是不会懂的,他只能在别人面前这样,比如说苏凡,比如说表姐叶璇,比如说女汉子孙颖之。

    他是喜欢和女人在一起待着的,和女人在一起没有压力,可以肆无忌惮地说话。特别是苏凡和叶璇,以及孙颖之,他不用不用在意他说的话题是不是不符合身份,是不是不够高雅,他只要觉得好玩儿就行,而她们也会很开心。不是像方希悠那样,面无表情。

    是啊,离婚也挺好的,大家都解脱了,都解脱了啊!

    “你学习的怎么样了?”他问苏凡。

    “进展很慢就是了,是不是年纪大了学习就不如过去了?”苏凡问。

    “你还知道你年纪大了啊!我以为你一直当自己十八岁呢!”曾泉道。

    “去,有你这么说话的吗?我年纪大了,我是老太婆了,你以为你还年轻?”苏凡道。

    如果曾泉在跟前,她肯定一脚就踢过去了。

    他在电话那边“哈哈”笑着,道:“我可没说你是老太婆,你想自动进入老年人序列,我可不会拦着你。”

    “我也没让你拦着啊!改天要不要跟着我一起去跳广场舞?《最炫民族风》,我跳的可好了。”苏凡道。

    “怎么这歌现在还在流行?不是什么《小苹果》还是《小石榴》之类的吗?”曾泉道。

    “哇,原来你连这个都知道?看来我们还真是同道中人。改天咱们约起拼舞?”苏凡笑着道。

    其实苏凡是不跳舞的,曾泉很清楚,他也知道她这是在和他开玩笑,可是他很开心。也许,因为他从小就是一个长在大院里的京片子,不是什么领导的孙子外孙子,不是什么人物的儿子,哪家的孙女婿,他只是他自己。

    和苏凡胡侃几个小时,比看任何喜剧片都有趣,这是曾泉的感觉。对于苏凡来说,其实也是一样。

    心情再怎么差的时候,总是会被他的无厘头给逗笑。

    “哎,我说,你这市长怎么当的?这么吊儿郎当不正经,你就不怕被老百姓说?”苏凡问道。

    “你怎么知道我在老百姓面前不正经了?哥我也是很一板一眼的,新闻那一套,你哥我幼儿园就会背了。”曾泉道。

    苏凡笑着。

    “再说了,我这是与民同乐,关心老百姓的文娱活动,让老百姓可以开心幸福生活,就是我这个市长的职责!所以呢,搞不好什么时候你还真能看见我因为跳广场舞上新闻呢!”曾泉说道。

    苏凡笑了,道:“你是想让爸打断你的腿是不是?”

    “现在我力气比他大,他打不了我了。”曾泉道。

    苏凡笑着不语。

    曾泉敛住笑容,沉默良久,才说:“好好在那边休息,早点回家,我们都等着你。”

    “嗯,我知道。”苏凡道。

    曾泉微微笑了,看了下腕表上的时间,才和她说了晚安。

    “以后不要晚上给我打电话了。”苏凡道。

    “为什么?白天你不是要和霍漱清聊天吗?哪有我的一分钟?”曾泉道,“你这就是典型的重色轻友!”

    苏凡笑了,道:“我哪有重色轻友?我只是,只是每天晚上你这样,和你聊完之后我几乎睡不着,你知道吗?害得我只能听着催眠音乐睡觉。”

    是啊,太开心的话,大脑皮层过度活跃,是不容易睡着。

    “那,不如明天开始我给你读佛经?那玩意儿很催眠,你想听哪一部?我明天给你找?”曾泉道。

    “你什么时候能正经一点啊!哪有打电话给别人读佛经的?”苏凡真是哭笑不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